我是在2/10號考完乙級室內配線的,2/28號就找到工作並搬到台南來了,為何要跑到台南,身邊的親人、朋友都感到不解。

 

也沒有太多想法,一開始純粹是想要保持自己那種「想到什麼,就去做」的習慣,人的年紀越來越大,會變的越來越懶,再加上在一個城市越久,也越難離開他。

 

台北,從我出生到現在,除了當兵的時候,曾經到高雄岡山做基地訓練,接著下屏東車城去進行聯勇演習,剩下的幾個月則是在駐地桃園楊梅高山頂營區度過,扣掉這段時光,我「從來」就沒有長時間離開台北過,這對我來說是極大的憾事。

 

讀大學的時候,居然沒有想過要離開台北過,或許這跟我自己原生家庭保守的傳統觀念有關吧?雖然讀過兩家大學,還是脫離不了大台北地區,一所是陽明山上的,另外一所則是林口台地上的。

 

出社會工作第二年,我也選擇搬出去,只是因為工作地點的關係,最多是租到中和的房子,原本是要練習獨立的,只是自己當時的心態,還沒有從失戀的低迷情緒之中走出來,甚至在搬出去三個月的時候,還遇到女朋友和她的新男朋友,整個永和生活就垮掉了!

 

熱炒和高粱常常陪伴我,再來是隔年的三月在無雙春麗總部遇到FiFi,雖然我不後悔我所做的事情,只是那樣瘋狂的事情背後,是需要大量銀彈的,我明明沒賺多少,還那樣花,真的心裡不夠成熟阿!

 

『心裡不夠成熟,無論給我多少錢,都會很快的被我浪費掉』,這是我開始做水電後,自然而然的領悟出來。為何會有這種領悟呢?應該要歸功於這份工作,真的比我之前所做過的工作全部加起來,還要辛苦,也正因為辛苦,才會不斷思考,為何自己會搞到如此困境。

 

大概介紹一下我目前的工作,對「台南」我是完全陌生,既沒有親人,也沒有很熟的朋友在這邊,當初在上職訓的時後,腦海中就只是「我想要離開台北,到台南工作」再苦惱著我,那段時間,雖然準備證照考試的壓力有影響,但我知道,大多是因為這個念頭,讓我持續一段時間晚上失眠的,後來我找上了曾經在台南當替代役的堂弟,希望他能幫我問問,一直到我考完試後的一個禮拜,才敲定時間下來和業主面試看看。

 

說是面試,其實也不算。就是先跟堂弟之前的同事喝茶聊天,同事是在從事室內設計,所已有認識一些台南從事水電的大小包商,因為我只有考證照,完全沒有實作的經驗,下定決心要從學徒開始磨練起,很幸運的,我就透過堂弟的同事的介紹,來到我現在的公司「西富水電」是一家大的水電承包商。

工作和住的地方找好之後,放完2/28連假之後,我就正式到公司報到了,報到完就去工地,經歷過三家大型的遊戲公司後,相較之下,我還是比較喜歡傳統產業這種感覺,不需要xxx的自我介紹,直接救上工吧!管你會不會,反正是學徒,都是要學的,先做就對了!

 

我工作的地方是在台南市林森路上,目前非常顯眼的「耘非凡」建案,我加入的前兩天,正在綁12樓頂的模板和埋設水電的管線,問的結果是,1層樓大概會花兩個禮拜的時間,未來它的目標是26樓頂,加上後續的裝潢等相關,應該可以忙到今年底吧!

 

上班後的第一天,馬上到12樓頂,去幫忙埋設管線,只不過是一開始而已,就要接受烈日的試鍊和鋼筋腳底按摩的試煉。烈日顧名思義,就是免錢的超大太陽,台南的日照天數比台北多上許多,而且比較靠近赤道,那種長時間曝曬,讓我又感覺回到了菜兵時,在岡山基地訓練時,去割草的時光,這還只是3月天的太陽,就如此了,我不太敢去想像。

 

而腳底按摩則是因為,綁模板的時候,鋼筋會左右交錯,中間會大小不一的空隙,而且大多是浮空的,走在上面要特別小心,一失去平衡就很容易跌倒,而腳底在鋼筋上踩久,會感覺非常的痠痛,或許跟我第一天作,還沒有適應也有關係。

 

熬完前兩天之後,我被叫到去幫忙做水管,這就比較輕鬆了,因為不用一直曬太陽。在幫忙的過程當中,更是感覺考證照和實作的相關性,考證照的題目,訓練我們對長度精準的掌握程度,和對噴燈的使用基礎,以及膠合劑的運用,這些以我旁觀師傅在作的時候,都有用上,所以考證照的題目,還是有一點用的。

 

做了一個禮拜自己感覺,除了太陽的問題以外,搬重物就當作是在上健身房吧,原本我還在想要去附近的健身工廠去鍛鍊一下,只是作這段時間來看,還是讓自己的腳和膝蓋有多一點的時間休息;我遇到的師傅人都蠻好的,並沒有像之前聽說,拿鈑手之前丟安全帽的情況出現,我有問題問,他門工作不趕有空也願意回答,也越越來越適應工地的生活。

 

最後,談一下我的工作時段和薪水吧。早上七點半開始工作,一直到中午十一點半休息,休息到下午一點繼續做,做到五點下班,休息和下班時間都很準時,因為師傅自己本身也要休息阿,是還沒有遇到加班的狀況,這算是我離開上班族生活最主要的原因之一,所以工地這樣的文化,我是很喜歡的。

 

休假方面,並沒有特別的休假天數,也就是一號到三十號,工地都會運作,都有工可以作,如果自己覺得累的話,就跟工地主任說一聲,就能夠休假了。錢是公司的,身體是自己的阿!千萬不要因為工作賺錢,痕打壞自己的身體,在怎麼說身體也算是本錢之一。

 

薪水,我是學徒,日薪一千,當然比台北低了許多,跟我一起從職訓畢業的朋友,投入職場後,我所聽到的都在一千五左右,只是現階段,錢對我來說並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可以學習到我想要學的技術,另外最重要的則是,因為它是「台南」啊!

 

 

 

 

我可終於離開台北了。

岳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