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的紀錄片「十二夜」,重新喚醒社會大眾對流浪狗的關注與討論。從片名的十二」,我聯想到中國與地支相互對應的「十二生宵」,即是鼠、牛、虎、兔、龍、蛇、馬、羊、猴、雞、狗、豬,這應該是大家都耳熟能詳的,也將大自然中常見的動物包含進來,動物本來在自然界中活的好好的,卻因為遇到了地球上最兇狠殘暴的恐怖分子---人類,而各有各悽慘萬分的遭遇,上從天上飛的、地上爬的、水中游的,在人類無知貪婪的好奇心之前,無一倖免得都變成餐桌上的盤中飧,我想「龍」應該會感到慶幸自己已經滅絕不存在世界上,不然也逃不出煎煮炒炸的命運,由「十二夜」的點出發,結合我之前在關注動物保育相關的議題,我做了以下的思考。

 

當我們在新聞看到有人虐待貓狗的時候,會由衷地感到痛心,並且起同仇敵愾的精神,在網路上肉搜聯署,以粗魯的言語攻擊當事人,要為那些小動物出一口氣;另一方面,看到有人偷偷飼養保育類動物,將們當作商品販賣、宰殺、烹煮的時候,動保團體和法律會立即跳出來,以強悍的作風制止並處罰那些人,而在這些新聞事件背後,讓我對人類在保育動物上面,所表現出來矛盾的態度,產生了許多疑問。過去那些我們所熟知的「保育動物」規則到底是如何定的?所憑藉的條件又是哪些?族群的數量多寡?是否具有研究的價值?在地球上是否是獨特存在的?還是完全看人類自己的習慣喜好而定,有可愛外表的判生,普遍且不討喜的就盡量殺來吃,真的是這樣的嗎?

 

貓狗只因為神在創造物種的時候,偏心給了牠們可愛的模樣,而逃過人類的屠刀,也藉此得到特別的對待,極盡享受,有些比窮人過得還要好。反觀十二生宵中其他動物的命運呢?外貌相對地普通,在數量上也比較多,牠們的境遇卻沒有前面的動物那麼好,難道我們在不知不覺中,也將人類的階級帶進了動物界,用我們人類主觀的眼光去分類動物了?

 

我所指的即是那些由人所飼養的牛羊豬雞鴨鵝魚等「農場動物」,牠們為人類提供了穩定的肉類來源,寒冬中暖和的皮毛,和本來是用來孕育下一代的乳品,可是那些飼養牠們的人,只為增加些許產量來獲得更多利潤,在牠們身上施打多少化學藥品,被集體關進狹窄的鐵籠當中,所能感覺到只有同類所散發出來的恐懼,我們人類還能夠對自己生命的意義產生好奇,而那這些農場動物呢?牠們的誕生就是為了經歷成長、宰殺,最終化為人類所需的營養來源,那生命對牠來說,到底有什麼意義?生活環境差、待遇又不好、常常需要熬夜加班、老闆卻不懂地體諒,無所不用其極地壓榨所能創造出來剩餘的價值,遇到這樣的工作,我們人類還可以反抗可以辭職不幹,那牠們這些弱勢的勞動者呢?有罷工的能力嗎?有足夠的勇氣對飼主的屠刀說不嗎?牠們過去為了我們的成長,默默付出了生命,而我們又能為牠們做些什麼,這是值得思考的,當大家在為流浪的貓狗說話爭取權利的同時,是否可以暫停一下,想想這些不曾抱怨,每餐還是光臨你嘴巴前的其他動物。

 

流浪狗是一個長久以來存在的問題,該思考該改進的,在電影當中都做了探討。我所想要強調的是思考層面,當我們關注這個議題,並不是因為本身愛狗,而是將每一條狗都視為動物,都是地球上獨一無二的生命,透過對生命一視同仁的態度,讓我們發自內心善待愛護牠,有了這樣的體悟,也就不會再做出傷害遺棄那種反生命的行為,只是這樣夠了嗎?面對大自然,我想是不夠,人類對動物的保育態度一直有在討論,並不是只有那些我們所能喜愛的貓狗在受苦,其他的動物也同樣過得不好,站在生命的角度,應該是眾生平等,沒有誰優誰劣的差別待遇出現。既然要改變,不要只做流浪貓犬這一塊,試著也改善對其他動物的思考模式吧!好好的思考我們人類該如何與地球上的其他動物,真正的和平相處。

 

從「十二夜」所關注的流浪犬出發,思考到這邊就遇到最難以解決的一環。在金錢至上的資本主義之下,那些動物所帶來的龐大的商業利益,養活了許多人,甚至是某些國家的經濟命脈,要他們放過那些動物,叫那些仰賴牠們賺錢生活的人類怎麼活?資本主義與人道主義所形成的矛與盾對決,前面已經有好多專業學者想設法找出解決辦法;我所感興趣的是,雖然目前地球的上人類總數已經超過七十億的大關,但是以現在生物科技的進步,還是會出現糧食短缺的情況,也就代表著在富有的國家中,糧食的浪費是每天都在上演著,那麼如果設法改善這種問題,重新在糧食的分配下功夫,根據供需原則,是不是就可以減少飼養和屠殺的動物數量?如果整體糧食是足夠的話,那肉類的需求也可以慢慢降低,我們人類也可以不用再去傷害其他動物?當然問題沒有我想得這麼多,光想到那個傳承了數千年的「人類本位沙文主義」,就讓我覺得想要解決人類與動物之間的戰爭,根本沒有那麼容易,還需要再深入去閱讀相關的書籍。

 

我也是在過去幾則人類與保育類動物的衝突新聞當中,慢慢察覺到有這樣的階級之分,和因喜好所表現出來的差別待遇,也驚覺到自己過去在無意識之下,做了許多助紂為虐的事情,「沒有買賣,就沒有殺害」這是一個很容易想到的口號,在如此思考的過程中,發現個人所能做的改變就是吃素食。我這邊所想的吃素,並不是因應節能減碳的產物,更不是宗教性質做善事的行為,只不過是因為我把萬物眾生,都等同視為與我自己一樣是生命,我尊重生命盡可能不去傷害另外一條生命,要從完全的肉食主義者,改變為素食主義者,這需要一些時間慢慢適應,並不是要大家都跟我一樣,只是由流浪犬身上,我看到有更多受苦受難的動物。

 

不只貓狗,其他動物在面對人類的時候,是絕對的弱勢。同是這座海島、這顆地球上的生物,為何一定要干戈相對,搞得血流成河不可?愛不應該只用於特定對象或物種,現在開始慢慢將愛放大,去愛天地間的眾生吧。

 

 

岳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