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我沒有優秀的學歷,但我有心。步入社會的三份工作都是遊戲相關的,出於一個「我喜歡遊戲,希望能夠變好」的想法,從一個約聘和最底層的員工做起,所以我很能夠瞭解跟我同是產業螺絲釘的人,心中所要承受的壓力和心酸。

 

 這幾年台灣遊戲產業的情況一直都不是很好,各家都有程度不同的裁員,我很幸運地在三家都遇到了!那種心被懸在空中、腳踩不到地的感覺,逼迫著我趕快成長,也在那時體會出勞方在面對資方的各項決策時,是絕對的弱勢是被壓迫的,那般無助那般無奈,很渴望可以找到有願意幫助我的人,只是在當時並沒有找到,反而讓我自己開始閱讀有關勞工相關的法律。

 

 換了一家公司,重新適應公司的文化,但唯一不變的就是產業的弊病,是會傳染是會傳承的,每一家都很嚴重,表面好像有在照法律執行,實際都是在鑽法律的漏洞,上班打卡制下班責任制沒有一家逃得過,看著年紀比我年長的同事們,私底下抱怨幾句,但還是為了生計默默承受加班的痛苦,「難道沒有辦法改變現狀嗎?難道要讓產業的惡習繼續傳下去,荼毒後面進入這個產業的人?」心中浮現無數的疑問,有了疑問就開始尋找解答,我也在今年決定離開遊戲產業,體制內我無法改變它,那就試著從體制外來改變吧。

 

 吾愛公司,吾尤愛遊戲,是我自己的中心思想,也正因為如此,讓我對公司所做的許多決策,產生非常嚴重的衝突,那種衝突是在我裡面的,我無法允許自己嘴巴上說喜歡遊戲,實際卻在做傷害遊戲的事,離開公司後,讓自己消息了一陣子,好好沉澱自己的想法,也思考下一步該往那裡去。目前我是在北區職訓局接受水電空調的訓練,訓期到明年二月,結訓之後應該也會從事相關的工作,在職訓中,我遇到來自各行各業的勞工,每個人的工作經歷都更有不同,但有一件事是共有的,那就事都曾發生過勞資方面的糾紛,我想我們勞工所要的一直都很單純,就是一份工作,能夠養活自己和家庭,一直越過界違法的往往是財團和企業,勞工可以保護自己的只有法律,可是法律真的是勞工的護身符嗎?還是被汙染成資方的屠刀呢?這是我對法律產生好奇及興趣的起點。

 

 回到社運上,同樣是勞工同樣是被壓迫者,可以很輕易地感同身受那些站在街頭抗議的團體,和他們站在一起連署和呼口號的同時,我一直在思考我所能為這些人做的,難道就只有這些嗎?政府願不願意面對問題,很多時候都是看參與社運的人數,即代表著很多時候政府對他們的訴求,根本不做任何回應,我希望能夠幫那些和我有同樣遭遇的人爭取權利,希望能夠為弱勢及少數人發聲,這時候我心中就想起法律,也想起那些充滿正義感的律師,該如何報考律師呢?也正因為這個問題,所以我想要進入台大推廣教育所開的法律學分班。

 

  每個學生心中多少曾經會做台大夢,我當學生的時候台大離我很遙遠,現在出社會了還是會有想要圓夢的念頭,既然現在有這個機會,就來挑戰看看,這只是一個機會,但並代表唯一,我一定會想辦法修滿學分,並且去參加律師資格考試的,現在我心中認為法律可以幫助弱勢的人,最後會不會是我自己想錯了呢?這世界根本不是如此美好,更非童話那般都有快樂的結局,但那也是以後的事情,以後再去煩惱吧,現在我只想和玩家、勞工、少數被壓迫者站在一起,幫助和資方對抗爭取應得的權力,並且監督政府機關,不讓法律變成有心人和有錢人所褻瀆的玩具。

 

 我沒有優秀的學歷,但我真的這樣想,而這個想法驅使我去做現在這件事,籌組工會只是第一步,修法律學分是下一步,一步步往我心中想成為的那個人邁進。

 

 在上面說明我提到,想要來報考法律學分班學法律,完全是因為對法律感到好奇,並且取得報考律師的資格,至於未來想要做什麼?這應該不是我能控制的,應該要問問政府機關和企業財團為何那麼違法?那麼愛鑽法律的漏洞?會發現漏洞的人,通常都是那些最瞭解它的人。法律是人定的,人並不完美,同樣法律也不完美,時代潮流一直在改變,法律條文也需要一直修改,當然這是我一個不懂法律的外行人的想法,或許讀法律之後想法可以更有所成長,重點還是自己讀和有老師講解還是有一段距離,所以我很想要能夠有進修的機會。

 

 在過去幾年的工作中,我並沒有什麼值得說嘴的成就,身為一個測試員,我也當到了一個專案的負責人,負責人的工作,就是和研發那端的人做溝通,安排好測試時程,分派任務給下面的測試員去進行測試,並且把結果向上報告給主管。可能是我自己想法不同吧,因為我只想專注在測試工作上,並不太想要去碰太多管理的工作,當然也因為這樣的想法,註定我沒忍受上班族的生活,選擇走出辦公室去現場工作。

 

 還有一點就是我覺得人應該是動物,本質上是要到處活動的,怎麼能夠因為一份工作,一種穩定的感覺,就將自己綁在同一個公司太久,可是這樣的想法,並不能被傳統企業和主管們接受,為了穩定,而出賣自己所有的好奇性和無限可能,我真的做不到;人應該是不斷往上成長的,就拿水電工和律師來說,相對於我之前的測試員來說,是比較需要理論技術的,那種能力是學會之後,別人怎樣搶都搶不走,不需要時時擔心自己會不會是下一波裁員名單中的人,因為身懷一種專精的技術,走到哪都找得到工作,只要能夠養活自己,從事什麼工作對我來說都一樣。

 

 工作輕鬆每個人看法都不同,因為第一份工作被裁員的經驗,讓我產生極大的危機意識,「我是沒有能力的、我是會被社會淘汰的」正因為這樣的念頭,使得我更加鞭策自己往前,遊戲夢的終止,並不代表失敗,而是對於自己的夢想有重新的定義,如果我堅持下去,很容易最後什麼都得不到,並且在過程中被自己的夢想所傷害,我選擇轉換跑道,開始學習真正能夠養活自己的技術,這也是我去參加職訓局的原因。

 

 我曾經考過平面記者,如今想要來修習法律,有這樣的發展,在我的觀點是很必然的,我對於大家都批評都指責的職業,心中會感到好奇「真的是這樣嗎?」當然我不會去考公務員,因為公務員真的是像人家所說的那樣。當水電空調的課程結訓後,工作的同時,我想要來學習法律,法律對勞工來說,就宛如看得到卻穿不到的棉襖,因為不知該如何運用,只能繼續忍受寒冬無情的摧殘,想要運用就要懂得該如何運用,事實上,我最感興趣的是消保法、勞基法,以及勞動三法,因為那對我來說是最直接的,當我身為玩家的時候,面對遊戲公司是絕對弱勢,當我身為勞工的時候,面對資方又是絕對弱勢的,將眼光擴大,少數人在面對多數人,一樣是絕對弱勢,我並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會變成弱勢,但過去的歷史經驗教會我,並不是只有我一個人在受苦,我應該還能為其他在受苦的人做很多事情,而法律就是目前我所想到的答案之一。

 

 律師有這麼偉大?法律有這麼好用?我不知道,未來我會想要帶著自己水電方面的技術,到台灣各個鄉鎮去工作,瞭解各地低層人民所面對的問題和痛苦,再回頭以自己懂法律的能力,設法減輕他們的痛苦,就算做不到也要和他們站在一起,以上這些是我想要學法律的初衷,一及對自己未來的期望,最後就以證峰法師 林秋梧的一首詩做結,期許自己未來能真正做出像詩中所形容的人物那般,站在人民之前保護他們為他們發聲。

 

 〈贈青年僧伽〉 林秋梧

 「菩提一念證三千,省識時潮最上禪;體解如來無畏法,願同弱少鬥強權。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岳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