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敗的領導》 

「卡丹大人,萬歲!卡丹大人,我們永遠支持你」、「卡丹大人,我愛你,請你快來娶我吧!」羅切斯特的街道上,聚集了成千上萬的百姓,男男女女此起彼落的歡呼聲,簇擁著受他們愛戴的,皇家騎士團有史以來,最年輕的領導,他叫做錫爾‧卡丹‧提古,正因為他親民的形象,讓所有人都喜歡直呼他的名字──卡丹。



英姿挺拔的騎士團領導,從高大威武的駿馬上耍蹬下馬,我藉機靠近他,對他說明我的來意「英勇的卡丹大人,您好,我是新樂園報社的記者,你叫我小堂就好。」

卡丹大人看了看我,露出燦爛的微笑「小堂,羅切斯特歡迎你」,隨即伸出手拍了拍我的肩膀,我繼續說下去「我們報社要推出您的專題報導,不知道有沒有這個榮幸可以訪問您」

卡丹大人頓了頓問道「是嗎?當然歡迎」,轉頭跟旁邊戴著頭盔的副官講了幾句後,回頭對我點了點頭,轉身走進騎士團事務所,戴著頭盔的副官走近我,引導我進入騎士團的會客室中,倒了一杯茶「請你稍等一下,卡丹大人馬上就來。」,接著走出會客室。

約略過了十分鐘,身著輕型軍服的卡丹大人,走進會客室,我很自然地起身以示尊重,他舉手示意我坐下,隨即坐到我位置旁邊,以很輕鬆的口吻說著「不用太拘束了 ,問吧!你們想要訪問什麼主題?」

「首先,先謝謝大人願意接受我們報社的訪問。嗯,我想大家都跟我一樣好奇,大人究竟是如何成為騎士團最年輕的領導,而且人氣始終居高不下,只要認識你的人,都對你讚譽有加,這其中是否有什麼秘訣嗎?可以分享你是怎麼做到的嗎?」

卡丹大人又露出那親民的笑容說著「這裡面說真的一點訣竅也沒有,如果真要舉的話,那可能與我剛開始帶兵時,所遇到的一件事件有關吧?」

接著卡丹大人就開始述說著他的故事──

在這件事情發生前,我是個做任何事都一意孤行的菜鳥領導,但由於這個事件使我真正的脫胎換骨,無論是帶兵打戰,還是待人接物都有很大的改變。

在那時我還只是庫漢卡布蘭傭兵團的代理隊長,原隊長艾旦,因為個人家庭因素,暫時請假停職休息,而羅切斯特的騎士團就指派我來擔任代理隊長,處理傭兵團的一切事宜。

一開始都非常順利,直到某一天,原本居住在附近廢墟的狼人,發瘋似的開始攻擊村莊,傷害百姓,而我們駐守在庫漢的卡布蘭傭兵團,當然就出動防禦。

那時我是第一次帶兵打戰,再加上又是初次真正上陣,顯得特別興奮,處處表現意氣風發的氣魄,總是身先士卒的迎戰進擊的狼人,也因為如此好戰的作風,讓我很快地就得到所有人的支持,很願意跟著我一起衝。

傭兵團的大家,都很樂意聽從我所下達的命令,也不管那個命令在現在看來有多可笑。今天進攻這裡,明天包圍那裡,後天部隊進行轉移,可說是每一天都有勤務,一點休息時間都沒有。

雖然我每天在集合會場的例行集會上,都會詢問台下的官士兵『是否需要休息?』、『有沒有其他要求?』但大家不曾抱怨過幾句,我也就照著原定的作戰計畫進行,很快地便將狼人,全部趕回廢墟去。

村莊裏的重建工作,很快的就開始進行,只是沒過多久,探子回報,庫漢西邊的小村莊阿尤倫,所聚集的魔族正在蠢蠢欲動,有襲擊庫漢的危機;阿尤倫原本是以南瓜田聞名的美麗村莊,某天,村子因為不明的原因遭受攻擊,生還者都逃散至庫漢或羅切斯特。

最初皇家騎士團下令禁止任何人接近阿尤倫附近,當時收到命令心中就感到很疑惑,為何不舉兵為百姓收回故土,放著他們流離失所,這到底是什麼命令?如今沉溺在庫漢保衛戰勝利的氛圍下,我想要表現出我與皇家騎士團那班人不同的地方。

那晚的戰情會議上,聽著參謀們所提供的建議,腦海中想到那些逃離阿尤倫的難民們,他們那段時間所承受的恐懼,以及對故鄉的懷念,很快地我做出決策「出兵阿尤倫」,只是用一種狡詐欺騙的方式,先公布要進行演習,最後再直接將部隊帶到阿尤倫。

這是一場不能輸的戰役,一方面為了防患於未然,另一方面則為了奪回阿尤倫,當然私心是想要證明我這樣做才是對的,騎士團的命令是錯的。村莊裏的傭兵團又再一次集結,誓師向阿尤倫附近前進,準備進行演習,只不過在出發的時候我就感覺到,這一次士官兵的士氣,並沒有像上一次庫漢保衛戰,那般的高亢、那般的凝聚。

最終阿尤倫奪回戰役還是開打了,這次的敵人雖然長得很像哥布林,卻又難以想像他們是哥布林,因為表現出的戰鬥力威猛異常,不只傷亡人數持續飆升,而且最慘的是因為戰情陷入膠著,騎士團高層知情這次的行動後,不斷派人催促我趕快班師回庫漢。

那時我內外承受著極大的壓力,一直要應付敷衍騎士團所派來的特使,同時想要加快收復阿尤倫的戰略,可是戰情始終未見好轉,反而有一股不祥的氣氛,在士官兵之間蔓延開來。

例行的早點名,是用來鼓舞士氣最好的時間。我照常在台上高聲疾呼「請你們將力量借給我,讓我們解救阿尤倫吧!」、「愛我的,就請跟我來吧!」最初反應還是相當熱烈,可是隨著戰況轉趨不樂觀,台下的聲音也越來越小聲,但我還是依然故我,照著當時在庫漢作戰的風格,繼續下達一道又一道壓迫人的作戰命令。

直到那一天,我們好不容易擊退虛無親王,眼看離收復阿尤倫的榮耀,就只差最後幾步了,可是也因為敵人頑強的抵抗,讓傭兵團死傷慘痛;當天夜晚,開完戰情會議,我一連又下達了好幾項進攻的命令,等各級人員散去後,一個人還對著作戰地形圖,思考接下來的戰術時,這時兵團指揮所外,傳來一陣陣嘻笑怒罵的聲音。

走出指揮所才驚覺,兵團裏所有的班排連級以上的軍士官,全部聚集在指揮所外,臉上滿佈著憤怒和怨恨,大聲地呼喊著他們的要求「我們要回庫漢!」、「我們要休息,不想要再打戰了」、「我們不想要面對騎士團的處罰」、「我要回家種田」、「我要回家捕魚」。

這樣的情況,在我帶兵至今,還是第一次遇到,一想到我以往的高人氣,聽著他們的指責,看著他們臉上的不安表情,讓我感到臉上無光,大聲地斥責他們的行為:「這麼晚了,一群人在這邊做什麼?是想要造反嗎?再不快就地解散,全部抓起來移送軍事法庭。」

軍士官裏一位叫做馬利的,他是過去和我一起在庫漢長大的朋友,這時走出來當面反駁我的命令:「偉大英勇的卡丹大人,你這麼厲害,怎麼不一個人去收復阿尤倫啊?卻想要拖全卡布蘭傭兵團的人下水。」

這時我對他的話感到相當懷疑,問到「你在說什麼?說清楚一點!」

馬利看著我,一副毫不在意的態度,接下去說:「既然你要我說,我就直說了,你假借演習的名義,將部隊全部拉來阿尤倫作戰,皇家騎士團好幾次要求你退兵,你全部置之不理,反而加快進攻的速度,旁邊的參謀們提供給你的建議,也都完全聽不進去,老是喊著為了阿尤倫,我看實際上是為了你自己吧?我現在只想要回家舒舒服服的耕我的田,出海捕我的魚,要收復阿尤倫?你自己去吧。」

馬利說完後,全場響起認同般的歡呼聲,聽完這段話,我頭腦裏有些東西破掉了,體內的血液開始快速流轉,拔出我的劍指著馬利喝到:「大膽馬利,這些話你是聽誰亂說的,竟敢在這邊造謠生事,你那什麼態度,想以下犯上嗎?來人啊!快將這個叛徒綁起來,送回庫漢候審。」

「等等!」這時站在我身旁的副官璐希說話了,搖一搖手示意衛兵退下,走到我和馬利中間,面對著那群怒火不斷上升的軍士官們,輕聲細語的說著「大家作戰了一整天也都累了吧?先下去休息吧,我來勸勸大人,保證會給你們滿意的答覆。」

璐希原本是傭兵團中僅次於艾旦的副隊長,在團中資歷相當久,平常負責和那些官士兵溝通,所以比起我,大家反而比較聽得進她的話,如今她說話了,大家平復了一下情緒,慢慢地從指揮所前散去。

我還無法脫離剛剛惱怒的情緒,瞪著眼前的副官問著:「璐希,妳現在到底是在幹嘛?陪著他們一起造反嗎?」璐希搖著頭苦笑說:「大人,先把劍收起來,那應該是對著敵人用的,你先冷靜下來,進指揮所喝口水緩和一下情緒,我再慢慢跟你解釋。」

回到指揮所,開始回憶這段時間內,我所下的每一道命令,思考著為何會走到,如今人神共憤的局面,璐希在我對面坐下來,打斷我的思緒:「冷靜下來了嗎?有想出什麼嗎?」

我丟出我的疑問:「為何在庫漢和阿尤倫的戰役中,我所下達的命令大多類似,可是結果卻差這麼多?原本愛戴我的士官兵們,現在反而開始對我的命令,感到如此不耐煩?」

璐希想了一下,然後回答說:「你想過嗎?你覺得兩次作戰的當下,你的人或心有變嗎?整個作戰的目的,有沒有因此改變呢?」

頓了頓,思考過後,我回答說:「我想我的人都沒有變,只是想法上多了一絲絲的私心,想要去證明自己和騎士團那班人不一樣,至於作戰的目的,應該都一樣,沒有改變過,都是為了人民。」

聽完我的答案,過了一會兒,她接著說:「既然你自己也發覺到有了私心,自然別人多少也感受的到你的想法,如果你真的想證明自己與騎士團的人不一樣,不應該是用這種方式,這樣利用傭兵團的人力,來達成自己的目標,那你跟你所厭惡的那些人,又有何差別?還有一個最重要的問題,你想錯了。」

我驚訝地問說:「你是指作戰目的嗎?我哪邊想錯了。」

璐希雙眼注視著我,回答說:「你一直大喊為了阿尤倫,你想過馬利剛剛為何會說你是為了你自己,為何他會這樣想呢?,其他人附和他不就代表同意這種想法嗎?在庫漢保衛戰,那是自己身家都受到威脅,很需要極大的勇氣之人,來帶領他們度過難關,而你的出現,剛好填補他們心中的空洞,也因為這樣他們很喜歡你,願意跟隨你的腳步,服從你的命令;反觀現在的阿尤倫呢?在他們眼中就是外地,雖然其中還是有當時的難民,可是再怎樣還是少數。對庫漢的居民來說,這種作戰就好像是為別人打,根本一點意義也沒有,再加上戰時一拉長、傷亡人數一增加,他們心中的怨氣累積只會越多,也就慢慢懷疑這種作戰的目的,最後當然開始懷疑,過去自己所愛戴的卡丹大人。」

我不服氣地回問說:「可是我每天都有很關心他們的生活起居,定時去巡視他們睡覺、休閒等活動與環境,我都對他們這麼照顧了,怎麼還會生出怨氣呢?」

「唉。」聽完我這句話,璐希嘆了一口氣,無奈地說:「我想這就是你所犯下最致命的錯誤,正因為你能力強自視不凡,很容易以自己主觀的想法去看事情,以為大家都應該跟你一樣,『你以為』是為了別人著想,『你以為』自己關心他們,『你以為』是對別人好,但是你真的有站在他們的位置,去思考他們真正想要什麼嗎?」

聽這段話我愣住了,因為璐希說的一字一句都是那般的真實,她口中所描繪出的那個人的想法就是我,我一直以來都自以為很為部下想,實際上原來是如此,舌頭完全打結,不知該如何接話:「我......」

璐希也沒有就此放過我,一臉嚴肅的,接這說出一句句讓我感到很刺耳的話:「你自己是一個戰爭狂,武藝精湛的劍術高手,並不代表別人也是啊!他們很多人,原本都只是從事耕作捕魚善良的百姓,一下子要求他們上戰場打戰,會有怎樣的反應?心中得面對多大的壓力?你三兩下就可以收拾哥布林,但他們每一次作戰都是在拼命,你可以一個人打十個都不怕,但他們可都怕死了,所以別再『你以為』了;『你以為』那樣每天關心有用嗎?回想自己以前當兵時候的心情吧!」

「難道你會想要長官每天都在那邊問『自己過得好不好?』、『今天心情如何?』,那壓力反而更大吧,不也會很有壓迫感嗎?以那種上對下的詢問方式,永遠問不出一個所以然,他們所期待是長官不用問,就可以明白他們心中的想法和渴望,他們不用表示什麼,長官就會站在他們的角度去思考,然後自己會了解,並且給予他們所想的,這樣不但讓他們感到驚喜,而且還會認為自己受到尊重以及重視,懂嗎?」

腦海中浮現兩場戰役之間所發生過的種種,浮出一個疑問,問說:「璐希,那這段時間的共事,以妳的觀察,覺得我是怎樣的人?」

璐希臉上終於露出淺淺笑容,說著:「我想你確實跟以往那些騎士團派來的人不一樣,有理想不甩傳統權威,又願意身先士卒的苦幹實幹,而且不擺架子,願意聽取每一個人的意見,親和力很高,這點也讓你深受庫漢的居民歡迎,他們都很注意你的一舉一動;只是那些是人民的角度,實際上跟你共事壓力真的很大,好勝心強,又求好心切,太過認真嚴肅,對自我要求那麼高,也用同樣的標準在看別人;或許是因為太年輕,急著想要證明自己的能力,常會有暴衝的行為出現,當然你的出發點是好,只是很多想法和決定還不夠妥善,你要明白你並不是一個人在作戰,你一個人會影響全部居住在庫漢的人民,要一直在心中反省,人民他們並沒有對不起你,但你是否對得起人民呢?至於你的未來發展,我想大家都等著看。」

聽到她所說的評語,讓我心中有點撥雲見日的感覺,接著問說:「那再來我該怎麼做?你願意給我一點建議嗎?」

「你應該也不需要別人建議吧?反正也聽不太進去,現在你只是一時卡住,需要旁人提醒一下,最後送你一段話『以軍人來說,你絕對是一個優秀的軍人,但如果換做領導,那你是一個很失敗的領導』,如果這句話你想通了,我想你會知道自己該怎麼做的。」說完話後,璐希就笑著看著我,不再繼續說下去。

「而我的故事就說到這邊結束!」,那之後我很快的班師回庫漢交出兵權,回到羅切斯特接受騎士團的處罰,看在我過去作戰的表現,他們讓我從騎士團的基層重新做起,最後才慢慢地走到如今的地步。

一邊記錄故事的重點,一邊抬頭又在一次端詳眼前這位,英姿挺拔的騎士團長「原來卡丹大人,也有這樣衝動的過去啊?還真看不出來。」

卡丹大人臉上露出很無奈的表情,回說:「這也沒辦法,大家看我現在這樣,當然很難想像我以前的樣子,都以為我天生就這麼厲害,如此受歡迎真的讓我很困擾,只不過庫漢的居民們,應該都還記得過去的往事,誰知道他們反而更加瘋狂地支持我,甚至影響到附近各村莊。」

我馬上表達同意,接著說:「嗯!前幾天我才從庫漢搜集完資料過來,只要逢人隨口問一下卡丹大人的事情,大家無不是豎起大拇指,搶著好好地歌功頌德一番,讓我更期待一見他們口中的卡丹大人。」

「哈哈,居民們所說的有些過於誇張了,你可別當真啦。」接著卡丹大人傾身向前靠近我,小聲地對我說:「最後再跟你說一個秘密,剛才帶你進來的那個戴頭盔的副官,就是馬利他本人,我也好多年沒看到他真正的面目,你等等也可以找機會去訪問他一下,看他會有怎樣的反應。」

聽完後我點點頭,回答說:「好,等等我就去請求他是否可以脫下頭盔來讓我訪問,只是我這邊還有一個問題,那個給予卡丹大人當頭棒喝,拉了你一大把的副官璐希,她人之後又去哪裡了?你怎麼沒有邀情她來當你的副官呢?我也想要好好地訪問她。」

「.....…..她啊!」我在卡丹大人的臉上看到難得靦腆的笑容,聽他很輕鬆地說著:「璐希後來變成我的夫人,因為我真的很感謝她,如果沒有她那一番開導,我想我永遠都只會是個失敗的領導。」





The End...

全站熱搜

岳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