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馬總統談話全文:
 
 

 
「各位電視機前的國人同胞大家好,自從最高檢檢特偵組揭發立法院長關說非法個案以來,已經進入第三天,經過三天的思考,我決定發表這份沉痛的聲明。
 
立法院長為了最大在野黨黨鞭的司法案件關說法務部長及台高檢檢察長,這是侵犯司法獨立最嚴重的一件事,也是台灣民主政治法治發展最恥辱的一天如果我們不能嚴重面對這樣的弊案,台灣將走上無限沉淪的處境。
 
曾經,我呼籲王金平院長盡快回國說明之後,人在國外的王院長打電話給我,除了說明他無法立刻回國的原因外,也解釋他並沒有關說司法個案,他只是在安慰柯建銘總召,並且曾勇夫部長幫忙處理,這個作法談不上關說。
 
我們可以問自己,如果這不是關說,那什麼才是關說? 如果有權勢的人都可以關說影響司法,那麼一般平民要如何期待司法保障公平正義? 有人說,政治關說的文化存在已久,但政治關說本來就是台灣民眾深惡痛絕的行為,尤其當關說的事情是司法個案的時候,我們更應該堅守那條紅線,在抗拒政治干預、關說司法案件這件事情上,沒有任何灰色地帶,也不容我們猶豫妥協。如果這件事情沒有一個交代,那豈不是意味著司立法院長關說個案沒有關係,如果立法院長可以關說司法,那麼立法委員,市府議員乃至於公司同事等等是不是也都可以關說司法個案?
 
此刻,我的心情沉重無比,我充份了解這是台灣民主法治何去何從的關鍵選擇,此時此刻的台灣已經站在一個價值選擇的關鍵時刻,這件事情接下來的發展,對台灣未來民主發展將會有巨大而深遠的影響。我們是要讓關說司法成為常態,還是破解關說司法?我們要眼睜睜看著台灣司法淪入有權判生,無權判死的情境? 還是要藉著這個事情樹立一個典範?讓後人知道我們堅持民主法治的價值? 這個事情沒有和稀泥的空間。
 
如果立法院長涉入司法關說,妨害司法公正,將是民主政治非常嚴重的恥辱,足以摧毀國人對司法的信心在這個關鍵時刻,全體台灣人民必須選擇,我們要繼續容忍這樣的行為,還是要勇敢的站出來說,我們站在拒絕關說司法文化的一方,身為總統,我無從迴避,必須挺身而出,也呼籲全國民眾堅定護衛台灣的民主化。
 
謝謝大家。」
 
--------------------------------------------------
 
朋友?敵人
 
他當選了五年,我們可曾看過,總統如此強勢指責別人的?我們可曾遇過,總統特別針對國外的事情,特別召開記者會的?我們可曾記得,原來總統是跟我們人民站在一起的?如果在面對中日台的釣魚台爭議,有如此強硬就好了;如果在處理核四存廢,有如此傾聽民意就好;如果在美國的牛肉及豬肉大軍壓境之前,有勇敢說不就好;如果在廣大興後針對菲律賓的言詞,有如此凶狠嚴厲就好了,如果服貿協議在制定的過程,有如此公開就好;如果洪仲丘事件,有如此挺身而出就好;如果林益世、賴素如、張通榮、劉政鴻的新聞事件裡,有如此憤怒不恥就好了;可是在這些事件中,請問總統你在哪裡?請問你又做了什麼選擇?是誰讓台灣沉淪?是誰先與人民為敵的?
 
總統的朋友,即是人民的敵人。這次事件,證據還沒有完整確實,而且監聽本身的合法性,都還需要檢視,可是我們的總統就在此刻,先發制人的要先對人民進行「思維喊話」的工作,對美國、對日本、對菲律賓、對南韓,對所有真正有傷害我們台灣人的,總統從未如此清楚乾淨的發表自己的想法,總是躲在灰色的地帶,該對人民說話的時候,你不說你敷衍你打官腔,反而,在人民沒興趣的議題上,你義正嚴詞、迫不及待、大聲疾呼,深怕人民沒有在聽你說話,甚至沒有將你說的話聽進去,面對這種前後不一、變化莫測的個性,在台灣,還會有人相信你的話?這也不禁讓人好奇,可以讓總統有這樣變化的當事人,他究竟做了什麼?以及沒做了什麼?
 
目前所公布的證據都是由特偵組,和總統府方面流出來的。一個是完全聽命於政府的單位,另一個則是早就失去人民信賴的人,無論你的用詞如何煽動,也無論他偽裝的如何誠懇,我只選擇相信我所相信的,一個長時間無視民意的訴求,一個始終如一地向左邊走,突然做出和平時不相符的作風,怎樣都讓人懷疑他背後的居心,當全台灣人都是很好騙的嗎?讓你一騙再騙,都騙了五年了還不夠?當我看到他的演講,就在思考演講內容背後,他還有什麼話沒有說。過去人民所關心的議題裡,總統從未這樣重大的發表意見,像是國民年金改革、勞工保險與福利、公務員制度的修改、教育改革、核四存廢、服貿協議、軍審法、很多都是未審先判,充斥著一意孤行、不管民生疾苦,反倒是這種牽扯到少數人的政治關說事件,不但總統府很快就做出回應,總統也立馬親上火線直接展開抨擊,真正與人民有關的,讓人民感到難受的事情,他總是不聞不問,裝做一副事不關己的冷漠態度,而這次立法院長疑似關說門,卻如此大動作且積極面對民眾,這樣前後兩種嘴臉,總統你真的敢自己照鏡子看一看嗎?
 
孫中山當初所提出的「五權憲法」分出了行政、司法、立法、考試、監察等五種權力,雖然我們平時最常用到的只有考試權,但慢慢會發現到其中的立法院是與人民最息息相關的,而其中組合份子的立法委員更是最直接可以影響人民生活的,國家如果是一台機器在運轉,裏頭的就可視為螺絲與齒輪,而人民即是這台機器的使用者。如果螺絲和齒輪出了一些小瑕疵,整台機器都會產生異常,而受害最深的將是人民。立法院長即可視為統領全體立法委員的象徵,如此的位子,並不是隨便的人就可以坐的住,我對現任這位王院長的豐功偉業並不了解,也不想要了解,只是看到在核四和服貿的的這兩個爭議議題上,炮口對中央、對高層的行政部門,我就相信他是人民的朋友,是少數站在人民這邊的政治人物,很自然的,這樣的人,當然就被總統視為敵人了,因為他阻撓了他所想要通過的法案,當行政部門可以干涉到立法這是很恐怖的,讓人感覺到,我們國家只有行政院而已,其他院根本形同虛設,因為完全唯總統是瞻,再透過一次次的修憲過後,他們關起房門,創造出了一位終極總統和超級立院,當這兩個站在一起想要為非作歹的時候,人民又會有怎樣的日子過呢?
 
--------------------------------------------------
 
9/10王金平的聲明全文如下
 
金平現在以嚴肅沈重的心情,宣讀以下聲明:
 
一、司改會近年來每年都會公布一批檢察機關濫權上訴的案例,由於檢察官草率失職,當事人的名譽、家庭、工作等等皆因此毀滅難以挽回。人民的痛苦,政府知道嗎?人民對司法的不信任,政府有感嗎?人民期待司法改革,政府瞭解了嗎?
 
二、立法院於審查今年中央政府總預算時,曾作成決議,為解決檢察官濫權上訴問題,建議法務部高檢署等相關單位,應就上訴問題,定期向立法院提出改善專案報告,所以有關濫權上訴的問題,是立法院通案關切的議案,並非針對個案。因為有此決議,本人打電話給法務部長曾勇夫及高檢署陳守煌檢察長,目的是要提醒法務部及高檢署依法不要有濫權上訴的情形,沒有要求不要上訴,所以本人與曾部長及陳檢察長的通話,並非關說。
 
三、根據法院組織法第63條之11項規定,特偵組可偵查五院院長的部分只限於貪瀆案件,本件不是貪瀆案件,特偵組並無調查權。再依法院組織法第111條第2款規定,最高法院檢察署檢察總長的行政監督權,僅限於監督該檢察署,對於其他機關,並沒有行政監督權,亦即最高檢對立法院並無行政監督權。特偵組在未有本人說明的情形下,片面認定事實,趁本人出國期間,召開記者會,指控本人涉及司法關說之行政不法事件,等同未審先判,根本違反程序正義,特偵組實屬濫權。
 
四、憲法第12條保障人民的秘密通訊自由,刑事訴訟法第245條第3項明訂「偵查不公開原則」,檢察官偵查中因執行職務知悉的事項,不得公開或揭露。通訊保障及監察法第18條也規定,監察通訊資料不得提供給其他機關或個人。無故洩漏或交付監察通訊所得的資料,法律亦明文規定應處3年以下有期徒刑。而且我國已通過人權兩公約,保障人民自由權利,本次特偵組提供監聽資料,顯然違法又違憲,對我國保障人民自由權利的努力,更是造成莫大的傷害。
 
五、金平是中華民國立法院長,必須維持民主法治和國會的尊嚴,當然不能接受由少數不肖司法人員依照違法偵查、片面認定為關說行為的報告來定罪。但是,金平也能明辨大是大非,捍衛民主法治的決心更與馬總統的決心同樣強烈。先前因為女兒婚事未能及時澄清,只是遲延而非默認,追求和諧不代表軟弱,非法的指控,我不能接受。
 
六、金平是中國國民黨的黨員,從政多年以來,不論黨遇到多大的挑戰和險阻,金平始終與黨同舟共濟,不離不棄。任何一任黨主席交代的任務,不管有再大的杯葛,或許有時間的落差,但金平一定會設法完成目標。今天,如果因為片面認定金平違法,錯失了全黨團結的契機,甚至造成黨的分崩離析,而導致執政優勢完全失去,支持本黨之民眾將無法接受此一後果。據聞本黨將在近期召開考紀會,金平希望勿重蹈特偵組片面認定事實之惡例。
 
最後,金平出國這段時間,連榮譽主席及各界朋友的關心,金平深表感謝。
 
政治人物在說話的時候,越害怕人民不相信他的話,越會在言談話語中,強調自己是和人民站在一起,和人民同一國的,這些話如果出自平民,或是平常就忠於人民的口中,大家會覺得很理所當然,而且會得到許多認同;相對的,如果這些話,從一個平日就忽視民意的總統,任何事都一意孤行,不去傾聽人民的想法,那他到底在強調什麼?他又在畏懼害怕什麼?
 
從兩段聲明,我們應該很容易就可以看出誰才是人民真正的朋友,而誰又是和人民的敵人站在一起,一件事情在一開始就違法了,並不會因為最後的證據,而將整件事情合理化,違法違憲所獲得的不法蒐證,居然是這一次他們所仰賴的武器,我相信全台灣的人民,都是有思考能力,到底誰說的是真話?誰又說了謊話,就交給你們自己思考吧。
 
我們人民的朋友真的越來越少了,就像王院長的聲明中所說的「人民的痛苦,政府知道嗎?人民對司法的不信任,政府有感嗎?人民期待司法改革,政府瞭解了嗎?」既然都不瞭解、毫無感覺、不知道,那我們要這種政府做啥?對我自己來說,最恥辱的就是放任這樣的人繼續當總統,在2010ECFA簽訂的時候,並沒有勇敢的站出來,而這樣的恥辱是每一天。
 

 

再來只要有學運、社運、工運,可以參加我都不會再缺席,我沒有黨派包袱,更沒有被色素沾染,我只是一個普通的台灣人,而且是每一個人民的朋友,大家一起走上街頭吧!台灣有你真好。

全站熱搜

岳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