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太清楚西方是否會有這樣的問題,但是凡受過儒家孔孟思想的國家,諸如中日韓,以及我所處的台灣,這樣的情節都非常嚴重,過去我一直無法了解,同樣是人類,為何在行為、思維模式上,會出現如此強烈的差異性,也一直透過閱讀在尋找解答,慢慢從枝葉處向下摸索,終於讓我明白了一些道理,之所以眼前所見的結果,會產生這樣的變異,可能要歸因於,我們起始所受的教育的不同。




先從西方說起,希臘的三哲,蘇格拉底、柏拉圖、亞里斯多德,他們所採用的是類似於對話方式,很強調溝通和思辨的過程,他們會讓讀者看到他們所有思考、尋找答案的過程,而且不會一下就丟答案出來,雖然讀起來很長篇大論,但至少是完整,延續連貫性的思考曲線,以樂器來說,就如同弦樂、吹奏樂器那樣,讓讀者可以同步進行思考,也能享受自己找答案的樂趣,如果是東方的話,就比較像是敲擊樂器,斷斷續續且很強烈。

再者影響西方文化最深遠的書籍,無庸置疑的就屬「聖經」了,他分為舊約、新約,如果不是信徒的話,那倒是可將這部經典,視為故事書來翻閱,因為其中深刻描述許多我們耳熟能想,但並不一定能知道其出處為何的故事,正因為是故事性質的傳道書籍,裡面看不到教條式的規範,而且在撰寫時還會添加撰寫者個人的見解,這樣的書不就像我們現在市面上許多的暢銷書嗎?寫法非常類似,只不過他是古老的經典罷了;我們都知道,聖經流傳這麼久了,個人解釋經文的角度都會有所不同,在古代那些人可能會被視為異端,但現在也比較能夠接受那些不一樣的見解,這樣包容性,也創造出之後西方真正百家齊鳴的光景,他們提供了那樣自由的環境,也更能孕育出會獨立思考,對事有自己想法的人。

反觀我們東方,孔孟的經典,大家都有讀過,那是怎樣的感覺,死板板說一就是一,兩位大師很快就丟給我們答案與結論,中間的思考過程完全被省略掉,以前讀著時候沒什麼感覺,現在就會興起不痛快的反感,完全是命令式的口氣,「我所說的都是對的」、「聽我的,去做就對」、「別懷疑真理」,這樣只認為自己對的想法,可以從現在很多現象看出蛛絲馬跡,面對如此強勢的老師,我想大概只能培養出一些規矩、聽話的好學生,至於希望他們突破傳統、有所革新,那怎麼比的上西方的人啊?

接受這樣的教育,老師們大多很難容忍「不一樣」的意見,我所想要強調的「不一樣」的意見,並非一定是正確、完美的,而是可以導引我們進入思考、討論的階段,這樣難包容的形象,讓我聯想到漢武帝罷黜百家、獨尊儒術的樣子,除了儒家以外,其他的意見都不是意見。以前就如此,來到現在情況也很嚴重,因為少數的意見很難被接受,甚至會被受到排斥,而這樣獨立思考的訓練,在華人圈需要等到大學才開始培養,而且夭折得特別快,一出社會,進入不同領域的企業中,所面對的老闆、主管、同事,很多都是長時間受制約的人,就算他們本身也有感覺,可是大部分都是選擇靜默,靜默並不代表完全沒有意見,反而因為隱忍,造成意見特別多,現實中不敢宣洩,開始將那些想法傾瀉在虛擬世界中,那種感覺就像是男人帶著保險套做愛,美其名尊重對方,實際上是保護自己,怎樣做都不用負責,只追求抽插過程、以及射精的快感,射後更可以完全不用去理會,只為了排出而行動。

這種情況,當然國外也有,只是我們中台更嚴重,觀察西方他們的年輕人,常常會有示威遊行、更激烈地就會有武裝暴動,站出來對政府進行革命,前幾年一連串的突尼西亞茉莉花革命、埃及革命、利比亞內戰等所謂的阿拉伯之春,那樣激烈的反抗行為,根本很難在華人圈上演,先來看看中共那邊,應該是最悲慘的區域,人們網路是受到強大的約束,只要稍微尖銳的言論,都會有相關機關進行關閉封帳,甚至是使用者也會被進行約談,如此恐怖的前車之鑑在前,後面的人在做任何事情的時候,反而會更加三省而後行;至於革命方面,更是面對更龐大的壓力,烏雲密布罩頂,很容易就形成雷聲大雨點小,前些年的茉莉花革命,那種萬人響應、一人到場的慘狀,起事者的下場更是完全被抹除。中國的興起、中國的強盛,大家都知道,世界也看到了。可是,習近平上任後所倡談的「中國夢」,那到底是多數人的想法,還只是少數的夢想呢?如果目前這些成果,以及那所謂的「中國夢」,是建立在成千上萬無辜的平民百姓身上,這樣的情況兩廂比較過後,人民真正會想要那個呢?可惜的是,我們聽不到。

大陸那邊的民眾,尚且會想盡辦法要突破包圍網,拿他們來跟我比較,那種感覺好像是家犬vs.流浪犬,家犬被關起來,行動範圍都受到控制,看到外面的流浪犬都會很羨慕,那種自由自在的氣息,有機會就會想辦法衝出去柵欄玩,可是流浪犬,反而又會羨慕起家犬有固定的食物、溫暖的家,這只是粗略的思考一下,應該可以再深入一點。

現在先來說說我們台灣,從民國76年7月14日解嚴至今,初期,還常常會有學運、遊行等社會運動,可是最近幾年,頻率開始大幅度下降,而且社會運動所訴求的主題,也常被政府、媒體、財團模糊焦點,大規模的罷工、罷課活動更是完全沒有,為何以前有壓迫在的時候,人們會一直起來反抗威權,之後那個壓力一消失,就很自然的鬆懈下來,這樣的狀況,讓我常聯想到一個大自然的意象,就是兩株同樣的小草苗,一株任其自由發展,另一株有大石頭壓著,給予相同的陽光、空氣、土壤、水,第一株或許會長得很快,但莖部卻不會有特別的成長,反而是大石頭壓住的,莖部會發展成更厚大粗壯的模樣,最後甚至可以將石頭舉起來,完全反抗它所帶來的壓力。

當然,單舉這個又會與前面我所說的初等教育有所衝突,但有一個關鍵不同之處就是,我們人類是動物,而小草是植物,人會一直活動,想法也會隨時改變,會不會是因為我們緊繃壓抑的太久,一放鬆就像彈簧一般,忘記自己到底真正想要什麼,想要的東西,就是需要一直想才有機會找的到,其他的我不想談太多,單就「台灣獨立運動」這個,就能看出前後差別有多大,我可以很快地舉出很多有名的台獨份子,如雷震、盧修一、施明德,還有許多人我沒有提到,很多都已作古,只是觀察那些活下來的人,怎麼這些台獨運動好像只存在於他們年輕,為何當那最大的敵人倒下之後,沒有繼續推動下去,並非實行民主之後,台獨運動就沒有意義了啊?而且也未見6、7、8、9年級的後繼者,緊接著替補上去,繼續傳承他們手中的棒子,這是我從出社會,一直觀察思考的最核心問題,只是已經碰到瓶頸了。

再向前走下去就是革命了,流血暴力的武裝革命,應該是最後不得已的選項,那些前人所走過的路,能拿來當作借鏡,每一步都需要很長時間的觀察、思考,並不是隨便就能開幹的,我還需要更多事情和時間來淬鍊自己的想法,從東西方文化的不同點,也讓我越來越明白現在所能做的事情有那些,我應該學習的是莊子和禪宗的方式,說一個又一個故事,反覆進行思想改造,或是清理舊思維的工作,帶著讀者們思考,我所寫所想,並不一定對,但我很願意持續進行探索的工作,人生所發生的每一件事、每遇到的人、每讀過的一本書,都是有意義的,勇敢向前,才有機會發現更多不一樣的。

全站熱搜

岳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