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遊戲產業之後,我又成了工地的逃兵,【臺灣水電工】系列好久沒動了,我會整理一下中間記錄的,然後把他完結。

 

這次加入了一家叫做『星樂傳播』,是負責提供東台有線電視台的20頻道,每天播放的地方新聞,應徵的職位是採訪記者。

原本來台東的時候,很快的找了一家水電行應徵學徒,雖然沒有大型的建案,但是自己感覺做起來比在台南的時候,還要辛苦,或許是因為人少吧,四個師傅+我一個學徒,所以每個人的工作量都很大,做了兩個禮拜的過程中,我總是會問自己想要一輩子都做水電工嗎?答案是否的話,那我又在撐什麼?

就這樣馬上辭職說我不想做了,開始在網路上找工作,這時便搜尋到『星樂傳播』在招募採訪記者,我之前曾經應徵過自由時報的文字記者,和公視《我們的島》文案記者,結果都是沒有答覆。

為何會對記者有興趣,即使知道工時長,但好像算是少數靠寫字能夠維生的,至少在我應徵之前是這樣想的,所以我就投履歷了。

我是中午投的,接近晚餐的時候,電視台的人就打來約面試了。實際面試的結果,導演也只是跟我介紹工作內容,休假方式和薪資等,特別問了我有沒有車,因為公司會希望,每個記者都能夠獨立作業,每個人都有車,這就讓我有點猶豫了,在怎麼說我根本還沒有足夠的能力養一台車,所以我請導演讓我思考幾天。

回家後,我便打電話父母,請他們幫我出點主意,我媽是很快就說「既然沒有車,那就不要做了吧!」我的想法也是如此。掛了電話之後,沒多久家裡打過來,媽媽說爸爸那台就的車,可以讓給我開,他在去貸款買台新的,聽到這樣,當然很開心有車可以開了,但是我還是回爸媽說,我要再想想。

記者工作,除了需要車以外,另一個我會考慮的重點便是它的工時真得太長了,目前這家列出來的時間是8:30~18:30,實際好像要等到每天新聞播出之後,才能夠回家,這就代表每天要待在公司十幾個小時,兩份水電,臺南的八個小時打死,準時下班,臺東的每次都超過八個小時,加上回倉庫下貨的時間,從來就沒有在準時的。

當然,這兩份都是室外且粗重的工作,光是太陽、淋雨、蚊蟲的叮咬,就不是記者工作,所能夠相提並論,最後,我選擇先去做看看再說吧!

2015/05/23 六 雨

臺東的水電太累了,換了,應徵上在地電視台的採訪記者,第一次拿攝影機拍攝,第一次撰寫新聞稿,第一次發現原來記者可以光明正大的看咩,正咩還會對著你微笑

早上八點半到公司報到,導演帶著我和另外一位新進人員,為我們講解記者的工作,以及有哪些要注意的,像是每天出發前要確實檢查好自己攝影機、麥克風的電池,並且要準備預備的,然後是介紹一則新聞大概是怎麼組成的,不外乎人事時地物,學習去抓重點拍攝,懂得分辨誰是主角誰是配角。

地方電視台,和台北那種大型無線、有線電視台不同的是,從拍攝、寫稿、剪接各流程,都是由記者一個人負責,雖然很辛苦,但這樣一次就可以全部都學,我想這也是只有在地方電視台才有的機會吧!

導演也強調,我們地方新聞,最主要是在交代事情、被動接受別人給的活動資訊,以及一些公關活動的拍攝,未來每一位記者,每天要產出兩則新聞,自己去發掘在地的新聞,公司能不能多接一些案子,多賺點媒體、廣告費,都是需要我們這些第一線的採訪記者,當導演講到這些的時候,我想到這不就跟業務差不多,而我們在交際的應酬的也全都是business!

講得差不多到某個活動要開始前,導演拿了一台攝影機給我,叫我要好好保管,接著就出發前往現場,23號的現場是在娜魯灣酒店,由教育處舉辦的「愛在五月天 國際家庭日」一個表揚典禮的場合,到了現場早就做滿了準備領獎的家屬,有些人還穿著他們部落傳統的服裝出席,導演就叫我們自己去學著取角度、拍攝畫面。

出發前,他就有強調要「一景一景拍」,我第一次拿攝影機,怎樣說還是很興奮,所以就到處亂拍,拍拍人群啊!拍拍兩側展出的圖文徵選得獎作品,拍拍表演活動啊!之後長官談話拍個片段,接著的就是頒獎活動,因為不知道怎麼辦,就每一個都給他拍一下,幾秒幾秒的畫面這樣紀錄著,他們頒他們的獎,我攝影機按record之後,就開始看台上的正咩了。

那時,我才發現當記者的好處,原來光明正大的看咩,咩就算發現,她還是會對你微笑,如果今天我不是記者,哪有可能會有這樣的待遇,頒獎活動一直進行著,其中穿插的一段得獎者感言表演,特別令我印象深刻,他以舞台劇的方式,訴說一個爸爸擁有四位寶貝千金,在不同的人生階段,所扮演的角色,有製作人、路人甲、司機、財務長、護士、守衛等,不只我覺得有趣,台下得觀眾們也都哈哈大笑,掌聲不斷。

拍著拍著臺東縣長黃健庭來了,原本次教育處秘書長在頒獎,再來就換成由縣長親自頒,一樣是拍拍,拍縣長致詞、到最後的接受訪問,到這邊活動結束,我們的記者工作也算告一個段落,準備回公司進行後製的部分。

活動是在中午結束,我們稍微吃了一下晚餐之後,先是把自己路的母帶轉到電腦裡,然後便開始學著撰寫自己今天所拍攝的這則新聞,他的主播稿和新聞稿,主播稿是由主播唸,比較像故事的前言,讓觀眾立即的知道,接下來所要看得這則新聞內容是什麼,而新聞稿呢,就是需要由記者自己錄,做為新聞片段當中的旁白,因為除了現場收音、長官貴賓的致詞專訪之外,畫面在切換的時候,還需要加上旁白,傳達這則新聞你所希望傳達給觀眾的訊息,兩個都是最基本,但也最重要組成新聞的元素。

下午,我都在忙著,電腦裡面有前輩們所寫的範例,然後以自己的理解程度,學著去寫主播稿和新聞稿,我想的怎樣呢?因為新聞稿要由記者自己錄製成旁白,在錄旁白的時候,才發現自己真的寫太多字了,光是念那些字,舌頭就打結,動不動就念錯從來。

一開始念稿,真得很害羞啊,因為從來就沒有自己聽過自己的聲音,然後同時又會讓大家聽到我念的,所以我一方面念得很小聲,另一方面又念得太快,之後被新聞部主任點出錯誤後,就反覆一直練習、錄製,去聽自己有哪些缺點要改進,然後找前輩們所錄的,一直到下班都是在學這個。

第一天上班,學到很多,也深刻的體會到做記者的好處,因為如果不是做記者,我根本不可能走進娜魯灣酒店,也不可能有機會可以近距離去面對政治人物,也要感謝自己勇於去作嘗試。

今天都還沒有碰到剪接的部分,感覺光學如何操作使用那個剪接軟體,就已經會學很久了。而自己在新聞畫面拍攝、什麼該全部拍、什麼拍一下就好,怎樣的角度比較好看,主播稿、新聞稿該如何撰寫,念稿的技巧等,都還有許多不足的地方要學,接下來的每一天,應該都會過得非常充實。

最後講一個地方新聞台的優點,不用去搶讀家,準備可以插播即時新聞,好像對國際新聞也不用太顧慮,就專注在地發生的大小事情,從行政、警消、司法、觀光、醫療、人文、藝術、交通、農業等,和當地人息息相關的領域,這樣也好,至少壓力不會像台北那些大電視台那麼大,我就趕快練會基本功,多拓展一些人脈,多聽一些人的故事,增加自己的視野和歷練,這樣的一份記者工作,對我的幫助,絕對是繼續做水電工還要來的寬大深遠的。

2015/05/24 日 雨

星期日,縣長沒有行程,臺東的雨一陣一陣的下著,也沒什麼新聞好跑。

去到公司,我先處裡攝影機和腳架的問題,進公司第一天就被分配到一台專業攝影機SONY HXR-NX5N,對一個只會拿手機到處拍,拍的時候還是調成自動的相機懶人來說,就好像沒練過武功的人,撿到一把神兵利器一般,對雙方來說都是壓力,攝影機恐懼我對他胡亂操作,而我害怕自己根本沒辦法,完全發揮NX5她全部的實力。

弄著弄著,資深同事就先替我們講解公司的剪接軟體該如何使用,在處理新聞畫面上,我們公司主要用了兩個軟體。
收音:AudacityPortable
剪接:Edius

收音軟體我不知道,但是聽說Edius台灣新聞界,有八成在用吧。Edius的畫面如下:

 

edius_6_gui.jpg  


最上面從左到右,所選素材的內容,你目前剪接影片的內容,素材庫。
下面的欄位
V:無聲畫面,可放畫面、跑馬燈、底框
T:文字,如稱呼人名、字幕
A:聲音來源
VA:有聲音的畫面
常用的還有混音器和特效,入點/出點、快捷鍵C切斷、ctrl+shift+S另存F11等,特效我還沒學到。

從資深教完後,一直到現在就一直在玩Edius,因為還沒帶進特效,以目前拉素材、拉音源,剪接、拖曳,照著自己昨天寫的新聞稿,編排出自己心目中的那則新聞,當成果出來,試撥放之後,感覺還真有那麼一回事啊。

當然,是自我感覺良好而已,拿成品請資深的看,馬上被點出一大堆缺點,到下班前還有一段時間,自己反覆又錄了幾次配音,在聽聽別人的,我就很像在念稿,非常的平,其他人所念的就聽得出音揚頓挫,光配音就難搞了。

而攝影方面,幾個缺點,1.天空太多、2找到點在按Record、3攝影要靠在身上,不然畫面會非常晃、4.要懂得找有梗、趣味味的,以及重點拍攝、前後留3-5秒、5.正面照、6.全景中景特寫、先從定卡開始,別滑,自己在剪接的時候,就會發現自己拍了好多素材都是垃圾,活動的重點都忘了拍到。

在剪接的時候,要記得「依照活動類型,絕對新聞的節奏」,我在剪的時候,發生了喧賓奪主的情況,而到最後新聞片斷出現立即切掉的情況,還有目前配音的Key要再高一點。

不管是平面,電視,還是網路新聞的記者們,都被所有人批評得一文不值,實際上又有多少人,真的敢進來做看看的呢?做過一天,或是一個禮拜,我想應該嘴巴就會閉上了,因為記者真的不是上批踢踢,還是U2上面找新聞而已,當然我還不夠深入,可能等以後講法又會換了,至少我現在覺得當一個記者,真的沒那麼簡單。

2015/05/25 一 雨

今天,早上的拍攝是臺東桂田酒店,他們從去年底開始試營運,選在今天舉辦正式的開幕典禮,老闆帶著我和另外一位新進人員去拍,到了現場就放我們自己去找東西拍,因為表演活動還沒開始,我看到有什麼政治人物出現,就搶著跟拍,有看到立委劉櫂豪、陳亭妃,臺南縣議長李全教,臺東縣前縣長吳俊立、鄺麗貞,還有桂田酒店的董事長,當然臺東縣長最後也來了。

聽說這麼熱鬧的開幕,在臺東算是第一次,為什麼臺南的立委和市議員會跑來臺東呢?因為桂田集團是從臺南過來投資的,所以臺南政商關心良好,而桂田的臺東酒店開幕,他們都跑來站台了。

表演活動有鑼鼓起舞、祥獅獻瑞、原民傳統舞蹈、還有砸金鑰的儀式,剪綵就是一群政商人物排排站,手持剪刀把彩帶剪斷,當然臺下的記者就不是這樣,各個使出渾身解數搶到最好的鏡頭,出發前,老闆就要求我們把自己當做是主機,拍出來的就是新聞要用的。

剪完還有禮炮施放,和希望氣球放生,我注意力被這兩個活動吸引,走進大廳才知道,原來臺東縣長在接受訪問,趕上去拍了一下子就沒了,所以我搞錯重點啦,這種活動東道主和縣長才是主角。

之後就轉到三樓的宴會廳,因為我們的腳架老早就放在那邊佔位子了,所以我們只是把攝影機放上去,等活動開始,這種政商界的場合,我是第一次參加,在等待的同時,東張西望觀察著,突然感覺到這種場合,對上個禮拜還在和烈日決鬥的我來說,如果繼續做勞工,一輩子都不可能踏得進來。

來得都是些由人民選出來的地方首長、民意代表、公務人員做到最頂的,局處校長等,而其他來得都是大老闆們,幾個都是身價好幾億的,看著他們互相交換名片,還有接受別人介紹認識的,慢慢的我發現自己身處在資本主義的極致表現之前,那一個封閉型的宴會廳,就可以視為一個business的交際場合,留個名片,多一個朋友以後還有合作賺錢的機會。

那是絕對封閉的空間,社會底層的人,還是資產不足、人脈不廣的還沒辦法走進來,而他們就在這個正商圈裡面轉啊轉,越變越有錢,手上擁有的資產也越多,難怪大家都會想往上爬,因為只要有機會踏進這樣的場合,就可以認識到非常多的人,幫助別人就是幫助自己,反正有錢大家賺嘛,這些少數人便越來越富有,多數的勞動者就算幹到死還是不能賺到他們所擁有的千分、萬分之一,難道這就是所謂真正的現實,我以前還沒有意識到那一天工作的差距,現在算是真正見識到了,大老闆吃個飯局就好幾筆生意在等著,勞工就算工作一輩子還賺不了,其中一筆生意所賺錢的,贏家和輸家的差距,從未有過縮短。

也在會場中,看到很幾位年輕人,原來這就是富二代啊!出身的時候就比別人強了,然後隨著父母來參加這樣的聚會,認識和自己年紀差不多的人,又是同樣圈子的延續,當一個人身分地位不同的時候,所遇到的事情,所交到的朋友也全部不一樣,當然記者身分比較特殊,對這些人來說,算是一種互利的角色,記者可以從他們身上獲得資金的援助,而記者就可以為他們在媒體上說好話,不然就是拍攝正面加分的廣告,我才做第三天,當碰觸到這些生態的時候,總是在心中丟出一個問題。

「我要怎樣讓自己脫離那些失敗組合,進入到所謂的上流社會,我有這個能力嗎?」

在我還在思考的時候,活動開始,這場拍起來就很簡單,我有腳架,主要需要拍的就是縣長致詞和東道主----桂田酒店董事長講話,他們在講話的時候,按Record就可以發呆了,拍完兩段談話後,就準備離開,離開的時候,老闆給我們一張桂田酒店的百匯自助餐的餐券,說是媒體招待,這又是另一個我從沒有過的經驗。

第一天去娜魯灣的時候就有感覺,今天又在一次印證那種想法,如果當勞工我根本不可能會來吃,沒想到今天我只不過是來拍幾個鏡頭,實際上也沒做什麼事情,卻可以吃這種免費的大餐,有人可能會覺得這沒什麼,可是對之前還是1k~1k2的我來說,那種酒店的自助餐就是大餐,我根本不可能去吃。

邊吃邊心虛,因為只不過幾鏡頭而已,卻可以受到這種招待,我這還是剛入行的菜鳥,那麼哪些入行多年的人呢,送禮、招待券應該拿到不想拿了吧?而不只媒體會被招待,還有客戶廠商也常被招待啊,相對於久久一次的員工旅遊,或是尾牙、春酒以外,有聽過酒店會無緣無故的招待勞工的嗎?當然沒有,就算要招待,也要視面子要做給誰,有沒有做的價值,當然一人份的自助餐對大酒店來說,絕對不算什麼,可是他們也不可能平白無故的請你,當然是在妳身上有投資報酬率,才願意招待妳,這就是資本主義吧!

1.封閉的上流社會
2.投資報酬率
3.錢、權、人脈產金大三角。
這是我今天意識到的,我只會寫作閱讀,有可能擠身其中的一分子嗎?

因為免錢,不吃白不吃,我也就很盡責的一點都沒有浪費食物,挺著大肚子回到公司,就開始撰寫今天的新聞稿、錄製旁白,到最後剪接,因為有前兩天的練習,今天很快就進到剪接的步驟,在剪的時候才發現,自己所拍得畫面不夠有趣、而且一點都不豐富,除了表演以外,就是一大堆政治人物,和兩段致辭了,依自己當做觀眾的角度來看,這種新聞怎麼會有人想看,在下班前就把新聞剪好了。

老闆看過之後,除了上述我自己講的缺點以外,還是點出旁白太過平淡,沒有高低起伏,這真得要慢慢訓練了,平常我講話得對象就已經很少了,也不是一個愛講話、愛唱歌的人,所以一點都不了解自己得喉嚨,是怎樣發聲的,這部分自己會一直訓練。

做記者真得可以讓我看到很多,原本當勞工看不到的,雖然薪水沒有特別多、工時又特別長,但是有機會認識到各階層的人物,拓展我很欠缺的人脈,我想我應該會一直做下去,當然寫作也不會放棄就對了。

2015/05/26 二 雨

今天去上班時,發生一件事情,原本跟我差不多時間進去的,另外一位新人跟我說他要離職了,之前私底下就有聊到了,我和他有不同的考量,他可能考慮得比我多,只是沒想到這麼快,聽到老闆宣布他做到現在,那當下真的有感到孤單,因為只剩我一個新人了,每個都會盯著我,當然我又不是沒當過菜鳥,所以這一關我應該還是過得了。

收起失落感,今天臺東縣議會將舉行第十八屆議員縣政總質詢,一般只有在新聞、網路上看到,而這一次我是親身有進議事廳,近距離聽取地方首長和局處長官接受備詢,台東縣是一個非常藍的縣市,現任縣長和大部分的縣議員都是車輪黨的,出發前就會覺得這種質詢,怎麼會有什麼精彩的,到了現場拿著攝影機旁聽的結果,還真是平淡無奇。

聽資深的前輩說,精彩的議員已經過去了,我們會來拍,主要的新聞點是因為等下的縣議員,是原本金峰鄉鄉長,如今轉換身分,從一直等待備詢的,到如今的質詢首長,只是之前可能跟縣府團隊太好,今天問政的感覺真得是太柔軟,沒什麼可看性,也沒什麼火爆的場面。
而現場聽縣議員不斷點出來縣政的問題,縣長代表回答,幾個重要議題,如何讓台東變成宜居城市、觀光下一個新亮點、南迴段的開發、鐵路電氣化和雙軌的計畫,而縣長也例舉好幾個台東縣成功的案例,鹿野熱氣球、金峰鄉的洛神花、金樽的國際衝浪活動,可是這些活動有許多都是時間性的,沒想像台南那樣有許多持續性的景點。

我在現場聽他們講,真的會覺得她們的講得太好了,我的未來不是夢,可是實際上低收入戶比例居還是全台之冠,平均約廿人就有一人是低收入戶,不用縣議員點出問題,我想縣府也都自己知道哪邊有問題,人口外流、貧富不均、城鄉差距等都是全球性的,並不是只有台灣獨有,而在現場越聽越覺得,要治理一個鄉鎮市縣,絕對沒有電視機前觀眾所想的那麼容易。

拍完就回公司,進行剪接,因為畫面數量太少,實際上人能放的真的不多,也東湊西湊的吧他做出來,每剪接一次,就更能體會出自己有什麼東西少拍了,而今天也學到『換帶』。

我目前當的只是一家小小的傳播公司,標到東台有線20地方新聞頻道的權力,每天晚上7點半撥放當天最新的新聞,放完之後就開始重播,後面節目編排上就是託播的廣告,或是縣長的縣政報告,算是相當單純的,沒有像台北那種大型電視台24小時那麼複雜,算是應該非常好的新手村,當然這是我現在的想法,之後就不知道。

今天,就沒有發生其他事,繼續熟悉Edius,看其他新聞台攝影師的構圖設計,和學習他們播報新聞的音調,如此而已。

2015/05/27 三 毛毛雨

今天還蠻忙的,早上去議會拍縣政總質詢,主要是要拍綠島劃設為單一選區後,選出的第一位綠島出身的縣議員謝賢裕,他質詢的內容是關於綠島的社會福利-復康巴士、醫療設施的缺乏等,再來就是富岡、南寮等港口每到休假日人車爭道的亂象,以及綠島建地開發金額較台東市還要高,綠島觀光等議題。

我連綠島都沒有去過,所以很多根本沒有辦法體會,也有可能是因為我剛來,完全對台東各鄉鎮所面對的問題,完全不了解,也就盡可能吸收,然後拍我想要的畫面,因為昨天拍過,聽前輩們說這種新聞畫面會很乾,所以要各種角度要豐富一點,我就嘗試多角度去拍議員和各局處首長。

下午,縣長行程有兩個,一是在縣政府內導護志工的表揚活動,二是活水節龍舟試划,縣長到場祭拜、開光、點金,第一場我有使用腳架,而且是在室內,所以拍起來比較輕鬆,第二場就很累了,全程都手持機動,雨雖然一陣一陣的,但還是令人感到很煩。

回公司就是配音、剪片的工作,因為這幾天都是跑議會,可以近距離觀察這些民選出來的民意代表,和大量的政務官。

上網查政務官的定義:與民選首長同進退, 他們待遇比照簡任官及公務人員福利, 但不受公務人員身份保障. 像部會首長、縣市政府局處長都是,所以如果縣長這任下了,他們就走了嗎?

再來面對他們的時候,所想到的問題是,為何他們月收入,可以超越一位將近工作二三十幾年的老師傅的薪資?縣議員領最多,不要查很恐怖,再來的縣長、縣府的局處首長一個月都超過十幾萬,當然這些人所佔在那個位置,所擁有的附加價值,絕對不是帳目上的數字可以計算的。

舉一則新聞為例,「中研院前副院長 被騙2千萬積蓄」,受害人七十三歲,當我看到這則新聞,就有一個疑問,受害人是一位搞研究的公務人員,怎麼會有2千萬的積蓄?

我的父母是勞工,過去一年我接觸的也都是基層勞工,他們月收入大概4,5萬,問他們這樣一個月夠不夠,他們都回說常常透支,粗重的工作是又能做到幾歲,我想就算做到退休,勞工也不可能在銀行賺到2千萬的積蓄啊!

我的朋友並不多,目前認識的人當中,薪資最高的是程式工程師、業務分紅,自行創業這三類,其他的上班族、服務業、勞工都是低薪資的族群,我所謂五萬以下就是低薪資了,是問他們要如何賺到人生的第一筆一千萬,甚至縮小為一百萬。經營副業、學習投資是我所能想到的,這就有趣了,公務人員能夠賺到那麼多錢,為何工農服完全是不可能?

真的只能反求諸己,怪罪自己能力不足嗎?我只是覺得沒這麼簡單,還不想下結論,因為還需要時間觀察和思考。目前有個想法是,臺灣從未經過馬克思共產主義的洗禮,也沒有遭遇過無產階級的革命,所以政商界對於勞工總是抱持著非常不尊重的態度,而勞工們長久以來,也讓自己的罷工權睡著了,自己的權力不靠自己爭取,等到政府像牛被鞭似的打一下修一點。

現在我們這一代所面對的問題,都是456這一代的勞工,在經濟起飛的時候,從未站出來爭取過自己的權利,所以讓那些大企業食髓知味,習慣於壓低成本、延長工時、吃苦當吃補,而前幾代人有把自己沒有反抗的責任,直接怪罪在我們沒有認真讀書上,這間接造成目前普遍的世代仇視。

我參加過太陽花,然後仔細觀察之後的發展,認為的確有新思維的出現,但是還不夠,我們還需要更多類似的思維衝突的運動出現。

因此,我不會覺得年輕人抱怨有什麼不對,抱怨完之後更應該思考自己能夠做什麼改變,改善自己也造福別人的生活,這是我的想法。

記者這份工作,可以讓我看到許多自己過去無法接觸的,光是這份附加價值,就已經不是這份工作所提供的薪水,所能等量計價的。

2015/05/28 四 晴

做了六天,今天終於休假了!
這份工作月休六天,工時非常長,但是疲勞度並不能和水電工相比,而我自己目前也做得很有興趣,覺得有挑戰性,水電工就常常被念『不用心』了,我想是我對水電根本沒有興趣,而自己強迫自己,但我不會認為那是浪費時間,當我感覺做水電像是地獄一般時,換了其他工作,而又是室內的時候,真的會覺得是天堂。



岳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