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侯文詠/著
出版社:皇冠
出版日期:2002年07月01日
語言:繁體中文 ISBN:9573318792
裝訂:平裝

嘉言賞析

一個人生命中能達到最了不起的成就
無非就是發現自己,並且勇敢地成為自己

莫泊桑說過,如果小說的場警安排了一支槍
那支槍就應該被發射

一時之間,全世界最有趣的風波都發生在我們的校園裡

你這麼聰明,為什麼不做點別的更有用的事?

被打的壓力是全民性的

學生怕打怕威脅

花了一點心血研究,怎麼樣用最少的時間,得到最好的成績

總有一天,我會屬於那裡

有用與沒用這樣的命題對我的困擾愈來愈嚴重

自己害自己常常陷入某種激烈的衝突之中

將來做一個現世安穩的工作,完成一個合理的夢想
勝過千百個不安的狂妄而不切實際的想像呢?

迷迷糊糊走著人生,你還可以有種迷迷糊糊的興致和樂趣。

你開始徬徨了
一條呼應著你的內心的路,從不許應你任何未來
一眼望去,遙遠而看不到終點
另外一條路,遊戲規則清晰而明確,你只要保持領先
很容易就聽到了外在的掌聲


To be or not to be? 你在乎的又是什麼?

小兒科的病人雖然是小孩,可是我們服務的對象卻是大人

你已經看完了,現在是開始治療父母親的時候了
你得先緩解她們的焦慮,再治療小孩的病

知識與經驗是那麼地有限,苦痛與無知卻是永遠地無邊無際

你冷酷無情,沒良心地把病治好了,大家都感謝你
你充滿愛心、同情心,卻治療失敗,他們照樣去告你

當一個醫生愈客觀、理性、無情、殘忍時
那隻看不見的手,就會讓病人獲得最大的利益

因為那個孩子是血癌的病人,時間往前走,病情惡化,愈寫愈不忍心
有一次我突發奇想,我可以把時間到著寫,這樣小孩就可以康復了

最好的東西其實是在文字之外的

我竟然利用我的醫學權威
不斷地這個孩子有限的生命需索更多的信心與成就感

當我還是年輕醫師時,我曾經覺得不舒服或者試圖抗議過什麼
可是不知不覺,我自己已經變成這個理性的專業體系密不可分的一部分

我發現自己竟只變成了一個無情自私
只看到自己,卻看不到別人的醫療從業人員

彷彿不管發生了再壞的事,只要我還繼續寫著
就沒什麼好真正擔心的

一般人並不了解這些細節

為什麼你非惹出這麼多麻煩不可?
你難道不能像別人一樣,乖乖地做你該做的事
好好地保持成功並且受人尊敬嗎?

真實的人多無聊啊?

這裡有這裡的規矩,這些規矩也有這些規矩的道理

幻滅是成長的開始

我自己什麼都想做的結果,就是灰頭土臉

我吃飯沒有滋味,活著也沒有太多心情

我到底做了事情換來這些熱情?

如果我竭盡一切,參加了我該參加的所有競爭並且完成了大部份的領先
為什麼我沒有得到應許的幸福與快樂?

為什麼當我愈努力,我愈遠離這些本來我可以輕易擁有的一切?

你們那麼急,到底都在急什麼呢?


不管我攻克了多高的山峰
我生命中所能擁有的不過是那段美好的經驗
山一直在那裡,所有的景物也一樣
它們不被誰所征服,我也征服不了什麼


如果我們一定非競爭不可、非計較不可
我們可不可來競爭誰的人生擁有了更多幸福
比較誰的人生擁有了更多的快樂呢?

或許我必須先停下來
暫時跳脫此時此地的自己、自己熟悉的環境或者觀點
直到那個時間與空間的距離足夠了
我才可能有寬廣的視野看到更多真實的本質,或者是自己深藏的內在

生命是下一秒鐘還持續呼吸的前提下才成立的假設
可是下一秒中卻無可捉摸

我何不暫時放掉必須掌握一切的不安
讓未知的一切帶我去看看會發生什麼新鮮事呢?

既然蓋壞了,我們重來


人生的無常與挫折往往是生命中最珍貴的老師

成功的人最大的遺憾是不知道自己錯過了什麼

原來我試圖想表達的,與其說是外在故事
還不如說是內在的改變,而那些真正的改變
其實是不可能有什麼精彩情節的
每個人都得去尋找自己的故事,為自己發現不同的鑰匙

讓我開始用不同的眼光審視我周圍的人際關係
重新思考那些讓我覺得委屈的一切。

一個孩子,也是因為當了父母親而真正能夠體會到自己的父母

我們常常把自己的失落怪罪到別人頭上
可是大部分的時候,是我們遺失了自己

人老了以後,忽然發現過去那些自以為偉大的行徑多半是愚不可及的行為

現在我在乎的事情都是我年輕時候最不以為然的

公主或者王子的夢想最後並沒有成功
因為這只是我自己的人生

小孩之所以是小孩,就是因為他們有犯錯的權利

每個生命都會給自己找出路。父母親要對自己的孩子有信心
這樣孩子自己才會對自己有信心。


人最渴望的是自由自在地為自己活著

不管我怎麼期待,怎麼要求我的孩子,那都是我的期待
我的要求,這裡面無論如何,不會是小孩自己的期待與要求

每個人早晚都得選擇自己的人生

繞了半天,什麼都沒有改變嘛!其實是有改變的


凡是他自己真心想要的事,哪怕再平凡無奇,再奄奄一息
那件事立刻就出現了閃閃的光芒

每個孩子的生命都有自己的想望與挑戰
他們得自己享受、自己承擔,就像我們自已不也一樣
跌跌撞撞走過了青澀的歲月?

有一天,孩子長得夠大時,他們會了解
不管他們經歷了再大的困難,是那樣的想望與熱情
讓他們敢再重重的束縛之中,想要成為自己
也只有哪樣的想望與熱情,人才有能力去愛、去承擔、去享受並且超越

歡笑的時光比外在一切的擁有還要珍貴

輸贏與成敗都只是遊戲的一部分

我們得和自己和解
每一次我們原諒了自己,也就原諒別人

讓我們覺得挫折的不過只是我們的預期,不是真正的對與錯

或許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只是一種歡喜在一起的狀態吧

我們沒辦法要別人走我們期望的路
更不可能分擔或者是替別人活著

一個人喜歡和另外一個人在一起,這就成立了一種關係
這個動力不存在,人跟人之間就沒有關係了
不管再親密的父母子女、兄弟姊妹、夫妻伴侶
男女朋友,再怎麼用力綑綁、期待、要求
少了那樣的高高興興,沒有關係就是沒有了

爸媽,謝謝你們,為我所做的一切

學科學的人常有一種莫名其妙的驕傲,儘管浪漫不是什麼壞事
可是任何想法一旦和『不切實際』有了牽扯,那簡直就變成了低級下流

每個寫作的人都自認為有才氣
可是有沒有才氣不能只是主觀的一廂情願
必須有客觀的認定才可以


我懷疑是命運之手在那個轉彎處,粗糙地動了手腳拉我一把
讓我走上它要我走的路

我要成就一個怎麼樣的生命?
我想要體驗一個怎麼樣的人生?
我內心真正在乎的又是什麼?


天是藍得透明的天,地是大塊大塊的山陵起伏
雅魯藏布江的水緩緩地流動著

或許人生能按照自己的希望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事吧
一個人生命中能到最了不起的成就無非也就是發現自己
並且勇敢地成為自己

我只是覺得自己不年輕了,想做一些內心真正想做的事

我抱怨既得利益者可以不在乎別人的時間
別人的心血和疼痛

其實我正需要這樣的困頓
讓我平順的人生有機會稍微停下來思考
可是那時候我並不知道

其實人生很單薄,而人存活著
也就倚靠內心那麼一點點的熱情

大部分時候,讓我們恐懼的對象並不真的那麼可怕
真正讓我們覺得害怕的,其實是那些捉摸不定的未知

如果勇敢地做了最壞打算,選擇自己所愛
放膽伸手進恐怖箱去摸索,未來又能把我們怎麼樣呢?

就算人生的恐怖箱摸來摸去
摸出了一個潦倒怨艾的作家結局,那又如何?


如果我因為恐懼而不敢選擇自己所愛,那樣的人生走到底
我該拿自己怎麼辦,又該怎麼跟自己交代才好呢?


想望與恐懼同時構成了推動生命前進的最原始的兩種動力
大部分的時候,我們因為害怕未知,壓抑自己
重複做著我們自己不喜歡的事,可是想望卻給了我們勇氣和承擔
讓我們豐富的內在生命因而開展,宛如花朵必須迎風綻放

當我們決心讓自己活在想望多於恐懼的生命時
看到你對自己的未來有想望與熱情,我覺得放心

我們所接受的教育,一直是一種追求答案的教育

問題似乎只是為了顯耀答案而存在的配角
我們先有了標準答案,再創造出附和答案的問題

空間並沒有變小,只是時間改變

我不要這個世界每天都是同一個樣子

長大累積了很多東西,但也會失去很多

我愈長大,愈想念你


我的未來是豐富的想像與許多的問題

原來生命真正的本質是時間,而不是擁有


等我走遠了,回頭去看
才知道我只是離開了那些不屬於我的一切
我從來沒有真正放棄,或者失去過什麼

生命這麼地渺小,亙古的時空卻浩瀚無垠

在這一齣生命的大戲裡,沒有一件事情是簡單的


人的一生,光是要成為自己都那麼不容易
更何況生命的時空中有那麼多不可逾越的界限

藉著文字,我得以穿越時空,超越生命中所有不甘心的侷限
引領我看見轉彎之後的那個未知、美麗而動人的世界

全站熱搜

岳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