描寫人

拍行老么,也因為這樣,我從小就比較任性,令父母十分頭痛

「我不管那麼多了!我就是想去航海,沒有人可以阻止!」

從小,我對航海就十分著迷
雖然我從來也沒有坐過船,更不曾獨自離開出外旅行
但是浪跡天涯的浪漫情懷,一直在我腦海裡勾勒著

高中剛畢業

對於航海,心裡也沒有答案

你已經不小了,這種不切實際的想法只會讓你愈陷愈深
最後落得一事無成

表情->內心的感受

父親的眼淚、母親的疼愛,使我暫時打消航海的念頭

因為她了解我的個性-不達目的絕不甘休

我不在乎他的反對,只想實現自己的理想-遊歷世界

上船後,馬上面臨良心的譴責
旋又將所有的懺悔、誓言,拋到九霄雲外去了

船長的一席話,給我莫大的鼓勵,也讓我重新燃起了信心

連最有經驗的老水手也面露驚駭

我無助的躺在床上,心想這次一定完了,心想這次一定完了
不但我的航海美夢破滅,恐怕連性命也要永遠結束在無情的大海裡

現在說任何後悔的話都來不及了,死神已經伸出雙手
向我召喚

內心強烈的掙扎
「要是我這樣落魄的回去,真不知道該怎樣面對父母親
更不知道要遭到多少人的嘲笑?」

「年輕人!繼續往前吧!不要回頭!我年紀這麼大了,又失去了我的船
不過我還是離不開大海。這裡才是我的戰場,離開了它,我的人生就毫無意義了
而你呢?還這麼年輕,更應該堅持自己的理想。」
船長的話激勵了我,熾烈的航海夢想,經過這場浩劫
原本已經被澆熄了,現在又重新被點燃。

就在我幾乎放棄一切希望時,漸漸的主人比較信任我了。

我的心跳加速,想著即將發生的一切
但是表面上,我還是裝作若無其事。

看他爛漫純真的模樣,我不自覺地相信了他

唯一缺乏的,也是最必須的,那就是淡水

現在我只能盡力做下去,只是這和我的本意著實不同。
我感到苦悶極了,這裡沒有人和我交往,我感到更孤獨了
覺得自己真像一個被棄置在荒島的人。

大家躲在艙內沒出聲,每個人的臉色都很蒼白!
我們互相對視,似乎每分鐘都在等待死神的光臨。

夜晚來臨了,消極傷心又有什麼用呢?

現在,我只能盡力保護自己

有誰能拯救我呢?我只有鼓起求生的意志,和大自然搏鬥了。

我知道在這世界上或任何情境中,很少有絕對的痛苦
因為不幸之中,有時也有僥倖的成分。
我們時常在最痛苦的經驗哩,找到能安慰自己的事務

我不曾記掛辛苦養我成人的父母
我不曾好好思索他們的苦口婆心
我完全把自己沉陷在一種愚笨、毫無良知的境地
我可以說是最固執,最沒有腦筋的人

我好像聽見父親在責備我,母親因思念我而哭泣
當初我一意孤行,不理會親友的勸告而跑了出來
以致落到今日不幸的遭遇。

「不要悲傷,孩子。」忽然
有個懇切地而柔和的聲音在耳根響起:
「你能忽視你從危難中奮鬥出來的可貴生命嗎?你沒有死在強盜的手中
你沒有被非洲的野獸吞食,你沒有死在觸礁的船上.....
經歷了這許多危難,你仍然活著,你的生命是何等的可貴!何等的光榮!
你應該善自珍重啊!」

我把憂愁心情設法轉變了
體驗生活的樂趣比起當初上岸的時候,已經完全兩樣了。

我盡量樂觀的來面對自己,覺得在這種孤寂的環境之下
可以得到比世界任何地方更多的快樂。

除了我自己說的話外,這句用嘴說出來的「話」
在這島上我還是第一次聽到。

想起來容易,做起來就難了

我的心情愈來愈平靜,開始覺得這種孤獨的生活
比無謂的交際還要好些。

我極力約束自己,把好奇、好動的天性隱藏起來。

現在我才知道造物者待人是何等的慈善!
最初我身處在荒野中,除了餓死外,根本沒有任何活路;
誰能想到現在的我,非但沒有餓死,還會有吃不完的食物堆在面前。

思想經過無數遍的騷動,我竟把自己弄得像個無知的人那樣不知所措起來

無論我怎樣自我安慰,總不能祛除心裡的恐懼
我幾乎一步一回頭的觀察背後的情形,有時候我真想丟掉身上的東西逃跑。

可憐的我,心靈被恐怖占據時,理性也被無形的惡魔奪去了。

我所有的思想完全被野人的恐怖籠罩住,幾乎昏暈過去!只
覺得肚子異常的難過,渾身寒顫不停
直到腹中的氣體排泄出來,才稍微清醒。

我究竟有什麼權利,有什麼資格把他們當罪犯一樣殺害?
或許在野人的眼哩,吃人肉是正常的。它們既沒有侵犯我,我又有什麼權利去干涉他們呢?
於是我又自我辯駁了一番
他們不知道吃人肉是一種罪過,就同我們殺一隻羊一樣,只不過它們吃的是人肉,我們吃的是羊肉罷了
它們雖然這麼殘暴,卻和我一點關係也沒有。我還沒有被他們發現,其實它們也不知道有我這樣一個人,所以對我沒有任何加害的心思。

目前我必須為自己的安全設想,這比獲取食物更要緊。

擔心災禍發生要比忍受災禍還來得痛苦。

他們愈是不來,我愈是渴望看見它們。

我的野人身體強壯,年齡大約二十六歲
它的面貌非常端正,隱隱之間有一種大丈夫的氣概
。他的頭髮又黑又長,額角闊而高,眼光銳利得像流星一般。
它的皮膚不但不嘿,反而帶點棕黃色。

到了海邊,那種驚駭可怖的景象使我的血管一時都凍結起來
勇氣也完全消失了

星期五是這樣一個忠心、可愛的老實人。
他沒有複雜的情慾,也沒有慓悍的性格,更沒有害人之心。

我的舌頭現在又有用處了。

態度非常真誠,我看見他的眼淚已經從眼眶中滾出來了
這是最深湛的感情流露,同時也表明了他堅決的意向

他回故鄉的慾望,完全是基於愛護族人,希望我教導它們過文明生活啊!

只是我的精神突然受到狂喜的刺激,幾乎陷於昏亂,忍不住流下淚來

他好像是上天派下來拯救我的,每件事都是奇蹟!
那無所不能的上帝,能搜尋到世界上最遠的角落
只要他歡喜,他就給不幸的人無限的幫助。


描寫物

那波瀾壯闊、一望無際的海洋,不正像我年輕的生命
充滿著無限的可能嗎?我一定要完成我的夢想

一輪火紅的太陽,正緩緩的降在海平面上
微微起伏的波浪,泛著美麗的金光;天上的雲彩,更是美得像一幅畫。

黑壓壓的海浪像面目猙獰的魔鬼,不斷地撲向我們的船

我們的船就像一個力竭的老人,吐出最後一口氣
葬身海底

木匠的工具箱,這箱子比什麼都可貴
就是眼前有成千上萬的金幣也不及它的價值。

「廢物啊!」見了這些錢,我不覺好笑起來:
「你們在人類的世界,能主宰眾生的命運
然而落在荒島上,不過和沙泥一樣」

缺乏工具,使得我做每件工作都很困難。

有幾件是我絕對半不到,譬如
我就做不出一隻籃子,因為我找不到柔韌可以彎曲的枝條

雨每天總是下個不停,一連幾天都不能到洞外去

現在我已經推算得出乾季和雨季的時節

世界上的一切東西,除了適用的以外,其餘都是沒有價值的。

那些號稱萬能的錢幣,放在我的抽屜哩,可能都已經發霉了。

飢餓可以使所有動物馴服。


劇情發展


荒島前

1632年生-1651年出海冒險-暈船(打擊)-船難(驚恐)-灰心-受到鼓舞-遭遇海盜-奴隸生活(消沉)-逃亡-巴西(四年)-1659離開巴西,再次登船-颶風不斷-觸礁沉沒-來到荒島

荒島生活

夜晚(危險)-船、材料庫(希望)-絕處求生-發現青麥(無價之寶)-生病(恨不得死了算)-心情轉變、獲得啟示-出海冒險-迷路-足印-陷入恐懼-發現食人肉的地方-驚恐-思考食人肉的正確性-其他船拋錨-作夢-渴望遇到野人-夢想成真-獲得僕人(星期五)-猜忌-釋懷-大軍壓境-救人大作戰-意外收穫(救到星期五的父親)-平定叛亂的水手(離島的曙光)-1686年離開荒島

回到故鄉

1687年回到英國(完全不識世事)-意外繼承巴西的事業(無後顧之憂)-報答恩人-1689年再次回到英國-1694年重遊舊地,住了二十多天即離開我的島。

細部設定

寵物
狗、貓、鸚鵡、山羊、海禽

天氣變化、氣候、季節改變

敵人-野人、叛變的水手

全站熱搜

岳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