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沒有時間了-南斯拉夫當代詩選(1950~1990)

者:張香華、覩山.弝引

譯者:金曉蕾、張香華

出版社:九歌文庫907

出版日期:1997/03/10

 

一、前言

 

我果然是一個外貌協會的榮譽會員啊,在圖書館閒逛會被這本詩集所吸引,完全是因為他的書《我沒有時間了》,沒錯越是去在意越是去珍惜,越覺得自己沒有時間,過去所浪費的再去懊悔,完全於事無補,所能做的就是在現在當下,盡可能得去把握時間而已。

 

南斯拉夫對我來說是很陌生,也很遙遠的一個國度,國中高中的世界地裡,應該曾經有讀過,可是早就完全忘光了,根本不知道在我出生至今,他發生過什麼事情,透過維基百科很快的了解到,到如今(2014),南斯拉夫早就已經解體了,不存在這個世界上。前南斯拉夫的領土現在分成以下七個國家:斯洛維尼亞克羅埃西亞波士尼亞和黑塞哥維納塞爾維亞科索沃(未獲國際普遍承認)、蒙特內哥羅共和國馬其頓共和國,還蠻特別的是解體後得有些國家,會被國際所承認加入聯合國,而有些則無法,當然會讓我聯想到中國和台灣的關係,到底中國有沒有可能解體啊?我是很希望有生之年可以看到中國解體,那台灣就不會困在統獨問題當中了,如果有機會實現的話,那樣最好,習近平的「中國夢」所謂的中華文化復興,在我看來不過是另外一種霸天下的復辟罷了。

 

本書是翻譯,也沒有附上原詩的英文版本,翻譯和原詩難免會有所差異,因為翻譯往往取決於譯者的文學造詣和對原詩的了解看法,最後影響他的用字和修詞,可是這又是很矛盾的問題,如果沒有翻譯本,對於想要讀世界各地詩人的作品的人來說,在語言的隔閡上,就像是立於高牆之前,不知該如何越過它,所以還是要感謝這些譯者的辛苦,因為他們為我們帶來了讀不同文明民族的詩的機會。

 

特別提一下,此書同時身兼編者和譯者的張香華女士,本身就是一位著名的女詩人,我認識的台灣詩人不多,但是因為他是柏楊的最後一任老婆,所以我讀柏揚回憶錄的時候就認識她了,她在本書的前言「融化冰雪的火焰」當中,帶給我了三個關於文學的想法,以下是我所做的記錄:

 

一、塞爾維亞文學到底是指不管生活在哪裡,只要是塞爾維亞人所創作的文學?還是只用塞爾維亞文所寫的文學?或是不管他們的國籍是什麼,只要是住在塞爾維亞的人所創作的文學都叫塞爾維亞文學?事實上,過去住在南國而寫好詩的,不一定就是塞人或蒙人,而卻都是南斯拉夫人。

 

我大學沒有修過中國文學或台灣文學的課程,只是當我開始立志要在文學這條路,不斷向前探險之時,我心中就遇到了幾個問題,諸如:『我要為誰而寫?』、『我要為何而寫?』、『我想要寫些什麼?』、『我想以什麼方式書寫?』這些問題算是想法上的問題,當然我後來選擇直接寫就對了,只是在寫的過程,持續在思索自己到底為何,選擇在出社會後開始寫作。

 

當然,對我來說,我自認自己就是一個台灣文學的創作者,對於所謂的中華文化傳承一點興趣也沒有,雖然古中國各朝代的文學作品看過不少,也下過一點心去研究,可是我從小就在台灣這座島嶼成長,即使在求學的過程中,一直受著中國化的教育,最熟的歷史還是中國史,但是從我退伍之後,開始看了大量的西方文學,認識到了許多文學的前輩,南美洲的作家和愛爾蘭、蘇格蘭,以及其他曾經受過殖民統治的國家,他們在當下所面對的困境和心中承受的壓力,拿來和現在的自己一起思考。

 

大概在2012年的下半年,我遇到了一個問題,那就是我到底要繼續用所謂的「北京話」創作,還是開始試著用「台灣話」寫作,會有這樣的想法,純粹是看了施達樂的武俠小說《小貓》之後,非常喜歡那種用台灣話歇後語穿插在文章當中的表現方式,那時也看了很多台語方面的書籍,可是馬上就有兩個問題出現在我眼前,那就是①我的文學造詣沒有很好,如果對本身長久就有在下工夫的人來說,只不過是換一種創作方式,但是我現在根本還不知道自己,到底真正喜歡的是哪一種文體,對於各文體的認識也還很生疏,所以要像施大俠那樣創作,以現階段只能想想而已,並不是想作就能做的。這方面我只能選擇先加強自己對文學的認識和主張,當然是先嘗試創作各種文體的作品,直接以作品來摸索出自己的未來,這就是我現在所作的努力,另外②點就是,台灣話說實在的只發展到語言階段,還沒有進化到文字階段,我知道現在有許多學者作家,一直在努力要讓她慢慢進化,可是我打開小學生用的閩南語,那裡面的文字絕大部分還是由北京話去轉化的,這和其他國家所謂的母語真的很不一樣,像是愛爾蘭即是被英格蘭所統治,但實際上他們還是有他們的愛爾蘭語,菲律賓、古巴的狀況也是一樣,等於他們先發展出屬於自己的母語之後,才被外來的統治者所殖民著,這些和我們台灣的情況很不一樣,我本身台語能力就很不好,即使會說會聽,也沒有像長年生活在南部的人一樣,如此流利順口、知道很多俚語,如果我真的要加強台語,等於又要學新的一種語言,我真的有那麼多時間嗎?就像這本書名,我沒有時間了。

 

我現在是照著愛爾蘭詩人-葉慈的腳步,專注在創作之上,他曾經也遇過要以英語還是愛爾蘭來創作煩惱過,結果他選擇繼續鑽研前者,我能力相差他太多,還妄想學會新的語言再來創作,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還是先讓自己的文筆練的更強大,等那一天之後,再來考慮下一歩要怎麼走。

每一場戰爭使每一件事從頭來過。戰爭是一種結束,又是一種新的開始。有些人在戰爭中受害,有些人則因戰爭而致富;有些人失去家庭、父母或子女;有些人失去了身分認同,而另一些人獲得新的身分。有些人在戰爭中喪命,又有些人在戰爭中出生。

 

在一連串的否定中,詩歌仍然存活下來。當詩側重於個人命運時,基調是富於感情的。當側重於抒發對大自然的感受時,詩歌是充滿象喻性的。當寫家園時,基本主題往往是為自由而戰,當關懷社會時,則內容是社會批判和反對不公義。當記述歷史時,受害犧牲的人們就成了主角。當時過境遷,我們忘掉了誰反對過誰,也忘掉誰曾屬於那個流派。誰曾是、或不是。那時,剩下的僅僅是詩。

 

 

 

 

二、 內容心得感想

 

詩人為自己、也為讀者給詩下定義。他們說:詩,是神聖的一刻,是世上永恆的青春,是最高層次的自由,是人們永遠的懺悔,是時代的良心。是兄弟間的祝福和祈禱,是融化冰雪的火焰,內心的對話,是人生最充分的表達

 

波波維奇:詩可以抗拒孤獨和寂寞

 

斯米量尼奇:他認為詩的定義很難下,只有用詩本身來說明,最重要的特徵是詩富思想和隱密性。寫詩是生活的冒險,換言之,來自生活的素材,一旦寫入詩裡,都可以達到某種深度。

 

西蒙維奇:詩是文化、文學、語言之源。

 

挨里奇:他說大自然才是他最親近的詩人,和最深刻的愛情,沒有了它,他失去一切思考和語言。

 

司代伊希奇:他認為人類通過詩歌才能戰勝短暫易逝的生命。

 

伍卡第諾維奇:他認為詩歌的音樂性很重要。同時,詩又是一種多重意義的產物。

 

百科維奇:他認為寫詩和語言關係密切,而詩的語言是人類精神的食糧。

 

里索耶維奇:他認為詩永遠與當代不協調,然而卻是秩序和規律的代言人,也是自己民族語言的創造者。

 

那戈:他認為寫詩可以安慰人生。

 

西蒙諾維奇:他認為寫詩是因為「不滿」。

佐本諾維奇:他認為詩歌是呼吸的間隙。

 

拖恩提奇:詩歌對我來說比以前更有意義,它是我用來抵抗全世界罪惡的保護傘。它不只是語言的遊戲,而且是一種精神力量和心靈的呼聲。

 

克拉斯尼:詩是腦海中的歌唱,是一種脫離地心引力的飛翔。我們在詩的鏡子中,重新認識自己真實的真我。

 

米蘭可娃:她認為自己之所以寫詩,是因為聽到聲音。

 

達尼羅夫:他認為詩歌是自我純粹的體現。

 

 

向日葵的一瞬 維那瓦

 

像一首大家熟知的歌

每一株葵花都令人銷魂

讓人感知世紀以來脈搏的跳動

和一剎那間擁抱的滋味

 

金陽的火焰融融

自旋轉的冠冕,流淌而下

炎炎午日種植的夢

使絢爛的火光竄昇

又遠遠拋擲而下

 

上窮碧落,下達黃泉

在至遠、最極處

每一顫動,都是

無限力量的一握

 

火熱的向日葵

激情的融入天地

癡迷陶醉

閃亮發光

我沒有時間了 瑪西維摩奇

 

我沒時間再做長篇大論

沒時間用來談判

留個字條像電報

我沒時間搧風點火

現在只有用手摀住火炭

我沒時間再去朝覲

生命的出海口已經很近

我沒時間掉頭走回程

我沒時間張羅瑣事

現在該考慮永恆與偉大

沒時間再在十字路口猶豫

我只能去附近的地方

我沒時間再考慮

也沒時間再分析

對我而言,水僅僅是水

是我從泉源汲取的

我沒時間劃分天空了

孩子怎麼看它,我就怎麼看它

我已沒有時間膜拜上帝

就連自己都沒好好認識

沒時間來接受新的戒條

原來的十誡對我已經夠多

我已沒時間和人交往

甚至那些闡明真理的

我沒時間與獵殺者抗爭

沒時間邁緩步,做一場清夢

 

人生 巴甫洛維奇

 

不知從而來的人

坐上小舟

湍急的順流而下,打漩渦旁經過

沿河一路覓食

有時,是幾枚鮮果

有時,是一片鹿肉

他匆忙吞嚥

之後,穿行在一座座礁石間

轉眼,消逝了蹤影

 

以前如此,以後也一樣

 

詩囊 彼德羅夫

 

我,是一個詩的園丁

只要可能,無時無地

我無不研讀東方的園圃

那兒有押韻的樹和石

枝幹卻保證自由發展

四時和倒影

構成詩篇的內涵

決定詩句的排比

園中的奇石

使詩的想像閃燦發光

像停泊港口的船隻

只要你持有船票

就一律自由開放

觀賞者隨意瀏覽

這理的詩情、詩境

自己取捨

你編織自己的花環

用你摘下的桂葉

一邊走,一邊投入詩囊中

 

三、 結語

 

現在很喜歡讀詩,在讀詩的過程中,會同步進行思考,思考作者為何會這樣寫,他是想要藉此表達什麼,有思考之後就會有學習模仿,也就會照著他所用的架構,帶入我所關心的事物,以及對於時事的所思所想。

 

我現在寫詩大概可以分為兩種類型,一種就是上面所說的仿作,這對我本身來說是一種考驗,也同時是練習,練習用詩的方式表達自己的想法,也學習「所謂的詩,可以怎麼寫?」因為我在求學的過程中,上一次動手寫詩已經是國一的時候,這中間我從來沒有寫過一首詩,更沒有對詩的格式寫法,以及形容象徵的表達方式,下過該有的苦心,就等於我沒有學過一門技術,卻妄想藉著自己天真的摸索,就可以在這一門技術當中闖出名號,當然現在我為了這個念頭,可是很拼的,盡可能一直廣泛地讀詩,依照自己的想法去寫詩,在我幾位老師當中,我寫詩的起步的時間算是最晚的,累積創作量也是最少的,唯一勝過他們的就只是我活在這個,想要取得知識和資訊最便利的時代,我可以很輕易的看到各國各地過往詩人所寫的詩,除了這個還不錯的環境以外,我想不到我有什麼可以追上他們的地方,但是我還是想要盡我所能去追尋,『到底什麼是詩』。

 

另外一種是就是我自己偶然之間的原創詩,和上面仿作不同的是,我不會在詩下面壓上我所仿作的對象,因為全部是我自己在日常生活中所得,那算是我最真實純潔的部分,雖然某些自己讀起來,真的寫得不太好,但是還是要求這個世界給予我一點『寫爛詩的權利』,正因為我現在寫下大量的爛詩,未來才有可能慢慢從爛轉變成好,也才能永遠保持自己詩心當中的真善美,求你給我這個權利吧!

 

今年寫到現在,越來越喜歡寫詩了。我是一個很樂於挑戰自己考驗自己的人,也就在心中立了一個今年度的目標,那就是在這一年當中,我想要寫一千首詩,包含原創和仿作,扣掉白天的工作時間,我應該會把所有的時間放在閱讀和寫作上面,當然這只是詩的部分,另外小說和劇本我也有目標啊,真不知道這會不會太過艱巨,無法達成?

 

2013年算是我人生中,最自在也是有最多時間沉澱和充電的一年,我看了大量的書籍,也買了一本又一本的二手書,吸收和消化早就失去平衡,讓自己長成文學上腦滿腸肥的胖子,希望這未來的一年,是我為自己打下基礎和開創未來的第一天,那種對文學追尋的急迫感,就像這本詩選的題目一樣,「我沒有時間了」真的,拼就對了!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岳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