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編至:周杰倫《牛仔很忙》

嗚啦啦啦挖土機 
隨著貪婪的官員 大財團吹著口哨 寒冬掩埋了哭泣
我用抗議寫日記 介紹完了環境   接下來換介紹我自己

我雖然是個公民 在7-11只吃涼麵 為什麼不吃麵包 因為麵包傷身體
很多人不經思考 投票都靠眼睛   選戰結束就躲在家裡

不想忍受了 不想忍受了 不想忍受不想忍受了 不想忍受了
你們一起上 我在趕時間 每天新聞觀眾都累了 鄉民也累了
不想忍受了 不想忍受了 任期太長你們那幾個 快下台好了
正義呼喚我 台灣需要我 公民很忙的

我啦啦啦騎單車 因為汽車買不起 散步都到凱道散 因為可以抗抗議
我有顆善良的心 都只說真心話   喔疲勞時盡量不倒下地

鞋子它沒長眼睛 我曾經答應自己 除非是萬不得已 我盡量呼口號
朋友先來點個讚 要關閉前請你   順便聽聽大家怎麼說

不想忍受了 不想忍受了 不想忍受不想忍受了 不想忍受了
你們一起上 我在趕時間 每天新聞觀眾都累了 鄉民也累了
不想忍受了 不想忍受了 任期太長你們有幾個 快下台好了
正義呼喚我 台灣需要我 公民很忙的

後記:

在這個禮拜的哲學星期五結束前,所聽到的靈感「公民很忙的」。回顧2013年,我從選擇離開遊戲產業之後,真的過得很充實,因為當我將注意力,從遊戲界轉移到台灣社會,很快就可以發現各個領域都淤積了大量的問題,個人的習慣是直接去看個社會議題的資料,而不是看ptt網友的討論,不急著下結論,慢慢地觀察和思考。官員有官員的說法,人民也有人民的訴求,不想被媒體模糊了焦點,最直接的做法,就是直接早進人群當中,去參與去凝聽,只不過因為這短短的一句話,讓我終於踏上街頭了。

很奇妙的是,我居然在這樣的公民運動之中,發現到自己找了三年多的答案,退伍後,心中懷抱著「為了我心愛的遊戲一戰吧 」、「我們自己的遊戲界」,完全不顧旁人怎麼想,自己堅持自己的信念,這過程我失去很多,同時也得到很多,如果這就是成熟所必須面對的無奈和放棄,其實我是一直不想接受,只是好像不得不,那也就來吧。那為何這樣的信念,怎麼又會和公民運動扯上關心呢?思考邏輯並沒有太過困難,就順著相同的脈絡而已,當我發現到在遊戲公司和員工玩家之間,許多問題都是存在已久,一開始遇到三方都是初次面對如此問題,大家都不知道該怎麼解決,相關規則都是遇到再增修,有些甚至完全不說明不面對,最後轉變為大家都默認潛規則,而違反這些潛規則的人就是白木,會需要處罰的,這樣的結構形成下列這樣的公式:

遊戲公司+股東+員工 VS.  玩家

將公式裡面的角色替換一下,就可以變成以下:

政府+財團+公務人員  VS. 人民

好了!答案非常明顯,我所面對的對手都一樣,想做的事情其實差沒多少。一開始進入遊戲產業的時候,我自以為可以從體制內改變,目標先放在我想成為一個遊戲企劃,因為任何經驗,就從一個測試員開始做起,測試員的英文是(tester),在那個崗位上,我不斷地要求自己、無時無刻地充實自己,期望自己可以成為一個專業級的測試員,藉著自己測試的經驗,轉換為企劃的能量,最後嘗試的結果,我根本沒有成為一位遊戲企劃的資格,但是那樣的訓練和能力卻一直跟著我,別人如何搶都搶不走,後面就是我自己發現的,台語裡面「專業」「高手」用英文念可以念成PRO,然後專業的測試員,兩個字一組合變成另外一個字---Protester
,意思是反對者、抗議者,想一想自己過去的成長背景,這樣的發展果然是最適合我的,我現在所學所想,大部分都是遊戲公司培養我的,現在我不過是將這樣的能力,拿來對著社會議題思考而已,從中發現BUG之處,並且設法找出其他解決辦法,從源頭到結果,從上層到基層,牽涉很多環節,但是我對那裏面的秘密蠻有興趣的,所以阿公民運動算是對到我的口味了,在遊戲中沒有玩家打倒不了的BOSS,那在現實當中呢?是否也沒有人民推倒不了的政府和國家,我很期待那一天的來臨,從現在就成為其中的一份子。

說真的,至從接觸公民不服從運動,我平時在北區職訓中心受訓,周末遊行集會都去參加,現在也增加去多聽一些關於「公民與社會」的講座,惡補一下從國中畢業後就出現的斷層,就像那天聽到的「公民很忙的」,真得很忙,雖然大部分所做的事情都不會有回報,但是我找到了歸屬感,也找到當初心中所想不到的答案,既然體制內無法做很大的改變和抵抗,那就從體制外開始著手吧,目前所想的到就是組織一個遊戲人工會,將玩家和遊戲從業人員涵蓋進來,一起去向公司爭取本來就屬於我們的權利和福利,這中間還有很多環節需要思考的,慢慢來比較快,手邊早到許多可用的材料,先將整個工會組織架構寫出來吧,還是要感謝過去那些經歷,才會成就今天的我。

公民很忙的。一起努力改變台灣吧!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岳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