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S

 

我好想你,你過得好嗎?

雖然我們從來就不是朋友,只不過是打過了幾場籃球,我卻自顧自地的寫了一本詩集送給你,結果是如何?水有水要奔流的方向,即使壩提如何阻擋挽留都沒有用,該向東流去的,該日落西山的,終究會來臨。

 

只是我還是好想你,也許正因為是人類,才比較會受到情感的囹圄,反觀動物界裡其他野禽,好像就比較沒有這方面的問題。你消失之後,那一刻開始,我就想要離開台南,因為總覺得每天面對這些,曾經上映過你身影的公園、球場、街道,我就會感到特別的孤單,你沒有做錯,錯的往往都是我,我不應該愛上你,還主動出現在你面前,想要帶給你驚喜,可是只帶給你畏懼和害怕,那樣的結果是我所不願的,可是我總是控制不了自己,真得很對不起。

 

說來慚愧,你的翩然消失,帶給我影響,遠比我自己所想的還要劇烈,那之後我完全不知道自己留在台南做什麼,日出工作,面對日復一日勞苦繁重的工作,雖然是自己選的,可是還想不懂,為何要離開台北,就一定要跑來做這樣看不到未來的粗工,也因為你的離去,心中湧現龐然的空虛感,讓我想找其他東西來填補,花了一筆錢,去報名我只去過幾次的健身房,不然就是夜晚騎著車,到處亂跑,什麼小巷裡的咖啡廳,還是昂貴的茶室,都給他去了,夜裡不想待在家裡,不過是不想一個人孤零零,面對那個你永遠不會再出現的球場。

 

歷史難回溯,何況緣分,解鈴還須繫鈴人,可是繫鈴人又在何方。

總算熬過了暑假,學生開學,我也確定你應該不會在台南,只是那混亂的過程,已經過了三個月,現在回想起來,我還真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度過那種每天度日如年,不再期待下班的日子,因為下班也不可能再一次與你相遇,我依然一直買書,看著一本又一本過去未曾讀過的書,但詩、散文、小說,卻是進度緩慢,我只有在想要寫給某個人看的時候,才有辦法短時間激發出潛力,如果那個對象不再,所寫的都是即興,不再精采,也不再激的起自己的熱情。

 

我向你承認,那之後,我有試著想要喜歡別人,讓自己脫離那種失去的傷感,寫了一篇短篇小說,送給對方,想要進一步認識他,可是也被禮貌的拒絕了,那之後到現在,我都沒有再寫過小說了,我也不知道為何要跟你說這些,反正你根本對我沒有興趣,當你知道我喜歡你的時候,所選擇的不過是慢慢的疏遠,讓我自己去消化那種澎湃的情感,我不會怪你的,反正那是我自己自作孽,死好,活該。

 

以前沒有網路社交或通訊軟體之前,應該不會,但是現在這樣的時代,對不喜歡或是不擅長使用這些工具的人說,比以前還要寂寞孤單,以前雖然會有孤島的感受,但是人與人和島嶼島之間,距離並不會如此遙遠,反觀現在不使用這些工具的人,就像活在自己的孤島上,前後左右東南西北,完全都看不到任何外人,當然也因為這樣,我能夠發現自己想要,想要盡可能褪去這個科技時代和資本社會,所附加在我身上的諸多束縛,回到那可能的人性原始。

 

我也不知道為何,每當我想要找人說話的時候,就會想起你,也許因為你距離我最近吧?只差了幾條街道的距離,現在大學生開始放寒假了,我會小心的,刻意避開一些,你可能會出現的地方,以前我很想要看到你,現在我不願你看到我現在的樣子,那是被工作磨難不成人形的外表,你看了也只會覺得噁心。

 

我多麼希望人生旅途裡,你我既相望於江湖,也將相忘於江湖。

一如重和輕能自由地存在,烈焰如火,瀟灑如風,溫柔似水,篤實如木,真心就是金阿!

你遇到你想要遇到,對的人,我則趕快到達終焉之時。

但命運可會如我們所願呢?

珍重、健康依舊,我還是會想著你、戀著你、愛著你。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岳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