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嘯》

簽了服貿。明天
從早上到晚上,
太陽 一樣要上班下班;

從歷史到新聞
潮流 一樣要賺錢花錢;

從當下到將來
雲彩 一樣要結婚離婚;

什麼都改變不了?
什麼都是徒勞無功?

不如
此時此刻
讓大海全部帶走…
包括中國。

《什麼時代》

對中國人來說
這是最好的
時代
對台灣人來說
也是最壞的
時代

對成熟人來說
是智慧的
時代
對年輕人來說
也是愚蠢的
時代

對貪婪者來說
是信仰的
時代
對節儉者來說
也是懷疑的
時代

對台灣人來說
也是光明的
時代
對中國人來說
這是黑暗的
時代

冬天已經綁架希望走了
春天夾帶絕望還會遠嗎?

我們看似,擁有一切
我們卻又,一無所有

我們已經墜入地獄之門
我們已經迷失天堂之路


《超譯詩詞/朱熹‧觀書有感》

半畝方塘一鑑開

是誰做主丈量土地
是誰刻意切割水塘
自然
會依照這些數字和形狀去做區分的
是由誰開始
又會由誰結束

天光雲影共徘徊

無論經過
多少太陽和月亮的引導
多少白雲和影子的伴隨
我還是一直為了這些
不斷的猶豫
反覆的徬徨
看你們那麼自在的流動
令我羨慕
真希望這一生也能像你們
一般

問渠哪能清如許?

水阿水阿!
我該如何修行
才能像你一般清澈透明?

魚阿魚阿!
我該如何磨練
才能像你一般悠遊自在?

石阿石阿!
我該如何韜光
才能像你一般不動如山?

為有源頭活水來

冥冥中有一個聲音
施主,這就要問你自己了
從什麼地方來,就回什麼地方去
在哪裡跌倒,就在哪裡爬起來
那麼
你就有機會像我一般
永遠充滿活力

《哭笑不得》

台北,是中華民國的陪都
而台灣的首都是,台南

我甘願身為勇敢的台灣人而哭
才不願委屈當一個中國人而笑

全世界只聽到
中國人,笑
還有誰會去聽
台灣人,哭


《窮鬼》

我是一個窮鬼
窮到只剩下繆思和靈感陪伴我
日以繼夜追殺我的繆思
奪命連環叩騷擾我的靈感
賺不了錢
吸引不了春天
守護不了土地
捍衛不了人民
只能委託大貨輪幫忙載運
全部丟到蘭嶼去
等待它
自行揮發,對人無害的一天

《寫就對了》

文學是不分東西
要相信自己
的筆

好看就是好看
難看就是難看

不一定要有人看才寫
先寫給自己看
總有一天
世界會看得到

《一定有些》

一定有些問題
是我怎樣都想不透的
不然    大人們怎麼都
換一個位置就換一個腦袋
而國家機器還能運行如此順利

一定有些現狀
是我所無法改變的
不然    潮起與汐落怎麼轉換得
那麼快
悄悄的衝上來
默默的退回去

一定有些什麼 在成熟之時
是我所必須面對的
是大家都知道的事實
還是那些心中不能說的秘密
那些待放的如向日葵般的
理想

仿作:席慕蓉-如歌的行板

《街頭的饗宴》

是少數人密室條件交換的結果
是多數人站在太陽底下的盛開
是高舉公民不服從的暴力
是過程黑箱作業的和平
是被迫日漸模糊的焦點
是立院前一場不散的饗宴
是明知不可為 也要嘗試的
一頓

仿作:席慕蓉-愛的筵席

《為何寫詩》

若未來的我這樣問自己
為什麼開始寫詩
為什麼  不和大家一樣
去做些
能夠賺到錢的事

其實 我早就知道
那個答案
我伸出雙手 細心守護愛惜
只為把薪火茁壯成
高如大傘的榕樹

自以為這樣的努力
把恐懼的未來刻畫成
驚天地氣鬼神的詩篇
有沒有機會  換來一種
不一樣的明天

仿作:席慕蓉-詩的價值

《要求》

我的能力真的很微小
也不過只是想替你做些事情
我知道你不會給我回報 我知道
不需要你要求 我會給你
我的一生

如果能在開滿了向日葵的街頭上
與你擁抱 如果就這樣
激烈地愛過一直到天長地久

那麼 易逝的青春
就讓它過去 它過去
衰老時
那溫暖的一握
此生足已

仿作:席慕蓉-盼望

《年輕的我》

不再後悔
不再徬徨
不再顫抖
不再自責
你未去實做的
你未去樂讀的
你未去記錄的
你未去經歷的
我幫你

雖然 夜深人靜仍會
翻閱歷史
每個日正當中 仍會
會有過去的陰影

但是 又是些什麼
已經回來了
在古老的府城裡
在逐漸沸騰的晚春
年輕的我啊
哈囉 你好嗎 衷心感謝

仿作:席慕蓉-年輕的心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岳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