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330反服貿大遊行和平落幕,民眾並沒有太過暴力的舉動出現,過程都是非常理性和平,服貿在講些什麼,大家應該都很清楚,太陽花學運訴求是哪些,有在追蹤和參與的大家都知道,我想談些不一樣的。

 

媒體又造神?

 

從最近的新聞報導當中,大家應該都會注意到,有個黑影在媒體後面操作,讓學運相關的新聞中,一定會出現某兩位研究生的身影,事實上在上禮拜,他們就有安排媒體發言人,並且說出來讓其他人出面,可是現在看來,媒體還是一直追著他們訪問,並且邀情他們上政論節目發表意見,甚至參與辯論,以旁觀者來看,真的會覺得媒體要操控觀眾的情緒是多麼容易的一件事,他們很清楚觀眾們想要看到什麼,你們想要什麼,我們就提供給你們,想要看學生流血、警察驅離,無間斷地播放,想要看學運領袖,我們幫你們調查,從身家背景、過往經歷、最後連他們身上穿的衣服,也不放過,讓那些迷哥迷姐為他們衝高點擊率。

 

 我來不及參與野百合學運,前幾年的野草莓學運更是完全無知。可是當我們打這兩個學運的資訊,我們並不會知道學運的領袖是誰,只會知道那些年學生們的訴求是什麼,就以年輕一代最常使用的維基百科來說,人名就大辣辣地打在上面,這難道就是我們這個世代的習慣嗎?完成了什麼並不重要,人怎樣都要紅。

 

 今天活動結束的時候,他們又再一次強調「不要再聚焦再他們身上,因為成就屬於每一個人」問題是無論他在媒體前面怎樣的強調,媒體都不會聽他的,因為媒體如果不把重點放在他們身上,這樣長期抗爭的戲碼,很容易失溫,觀眾也很容易失去興趣。所以我認為之後謀體還是會不斷追著他們不放。

 

 這樣的情況,就讓我聯想到陳水扁和馬英九,這兩位是李登輝卸任之後,曾經在台灣擁有非常高人氣的總統候選人,當初也是在媒體慢慢的造神,一步步推上總統的寶座,可是結果不如預期,那秋後的算帳,大家都有經驗吧?2006年紅杉軍百萬人倒扁運動,不正有一大堆人高喊著「阿扁下台,阿扁下台」,過了幾年後,當馬英九跟中國越靠越近的時候,我也一直聽到要「馬英九下台」的聲音,大家都會要求別人來負責,怎麼沒有想想,真正該負責的,會不會是我們自己?假設一個公民具有高度素養的國家,誰來當總統都一樣,因為人民才是頭家,總統不過是一種對外、對國際的人民代言人,實際上並不會有太大的權力。

 

 我只是從過去造阿扁、造英九的路數,發現到現在媒體又開始造神,問題是你明明知道媒體在造神,你卻又無能為力,因為迷哥們視那些人為英雄崇拜著,迷姐們看到那些人的名字出現,或是他們在電視上講話就潮吹了吧?以現在來看湊熱鬧的比例太高了,真正願意長期關心的還是少數。當然我將全部的責任都只向媒體應該也有些錯誤,對於當事人來說,高人氣對他們未來在推動其他抗爭活動的時候,只會有助力,它們應該也是樂觀其成,也讓這樣造神運動,呈現出一種互利共生的模式,我想這在過往的社運當中,是相當少見的。

 

現在因為臉書和PTT的關係,讓原本很單純的社運,從一開始慢慢地被這個社會所腐蝕,大家關注的漸漸縮小特定人身上,也有部分是因為大家看膩了那些政治人物的臉孔,現在看到年輕學子,反而興起另一種見獵心喜的感覺,這部分也只能繼續看媒體會不會自我收斂了。

 

遊行靜坐人數很重要?

 

再見媒體操作。這應該也是我們這個世代的產物吧?因為現場如果沒什麼人,會讓人覺得CP值很低,也就不會願意撥時間去現場,反之現場人數很多,一窩蜂慣性所驅使,也會到現場去湊熱鬧,而大家接收資訊的管道,除了PTT、新頭殼,其它新興客觀媒體以外,絕大部分還是由四大平面和電視媒體來看,而各台的立場非常鮮明,對於處理遊行問題,早就形成一種默契了。

 

事實上,我自己去年在參加的時候,也曾經落入同樣的迷思當中,會很在意到場的人數,多少會在心中默默的計算,之後將照片PO在網路上,也會備註上有多少人,這多少也是受到媒體的影響吧?因為只要有抗議的遊行活動,媒體一定會不斷更新現場有多少人,可是冷靜下來想想,人數對於整個改革來說很重要嗎?還是政府完全是依照遊行人數來判斷,民意的走向?要不要處理問題?是否急迫?是否可以拖延怠慢?真的會是如此嗎?如果不是這樣,那麼這般在意參與人數又有什麼作用?

 

重要的是民眾的訴求內容是什麼、到底有沒有被執政者聽到,雖然它們都已經習慣忽略掉,可是花那麼大的篇幅去討論有多少人來參加,真的有必要嗎?又不是在玩遊戲,有多少兵上陣,調兵遣將的意味,就只是人民為了自己的權利站出來,去對政府討,這種稀鬆平常的事情,卻一直把注意力放在前兩項雞毛蒜皮的小事,有前兩項更會發現,媒體的力量有多大,因為台灣地小媒體多,只要它們刻意偏向其中一邊,觀眾們的情緒會很容易受到牽引,前年之所以出現反媒體壟斷的聲音,也是因為如此。

 

現在越來越感覺,如此進步的媒體,根本是一種無形的雙面刃,好的是它可以為我們帶來國際上的新聞,讓大家可以知道此時此刻,國外到底發生哪些事情,壞的大家一定都有感覺,它不需要明目張膽的公開自己的立場,卻可以在節目及新聞片段中,倒入自己主觀的想法,形成一種「文化干擾」的效果,這在對未來任何事情判斷,對會自然的帶入那些曾經看過的想法,對於遊行人數的迷思,我也曾經有過,現在還再慢慢解脫。

 

 

少數菁英集團?

 

這個問題,是從政黨政治所延伸出來的,這幾年的地方首長、總統、內閣,學歷都非常高,陳水扁「臺灣大學法律學系學士」,馬英九「臺灣大學法律學士、紐約大學法學碩士、哈佛大學法學博士」,一個比一個更誇張,當然不只政治界,加上商業圈,也是一大堆高學歷的人士,而它本所組成的少數菁英集團,聯手欺負一般民眾,已經不是一兩年的事情了,這些人想必讀最多的書,也比一般人都還要聰明,可是它們卻不把那聰明放到正途,許多時候只看到自己私利,無論嘴巴上說再好聽,可是實際上做的差了十萬八千里,現在看來也只有聰明人才有辦法騙的了自己,因為愚笨的人,根本連怎麼說謊都不會。

 

 24年前的野百合學運,發起的人上網路看是「台大」的,後來那些人也陸續進入政界,擔任政務官或是民意代表,可是一個社運人士和政治人物,所面對的問題背負的壓力是完全不同的,政治人物多少肩上都需要背負政黨包袱,而這個政黨包袱又是最會荼毒一個原本立志為民服務人的熱情,最後反而越來越虛與委蛇,甚至是狐朋狗黨狼狽為奸都出來了,經過這麼久了,當大家關注這一次學運的時候,是否曾經發現到那個領導階層,同樣是出自「台清交成」所謂的明星學校,第一時間看到我真還蠻無奈的,心中浮現「怎麼又是這些名列前茅的學生,為何不是後半段學校的」,我們已經吃了多少這些少數菁英的虧了,為何經過這麼多年,還是會看到這些人冒出來,未來他們長大進入政壇,又會有多少人成為邪惡的國家機器其中的小螺絲,我不敢想。

 

 或許,對一般人來說,政治和商界都是很遙遠的,連帶的造成它們是很封閉,範圍也沒有我們想像中那麼大,裡面的成員大家都互相熟識,道同則合,道不同不相為謀,應該是很顯而易想的,連貫到社會運動團體,最近幾年有年輕化的趨勢,造就許多高中大學生的投入,以前的年代中,聯絡途徑並不比現在方便,訊息傳播的速度更是很緩慢,相較之下,現在這樣的網路資源,算是給了社會運動一個很容易發展的培養皿,問題是有些活動很多人注意,也有些乏人問津,我是兩者都有參與過,可能跟該團體,之前給人的印象有關係吧。

 

這次學生奪回人民議場的行動,我對於之後的訴求和堅持都給予肯定,唯一一個讓我比較無法苟同的,就是學運團體,一直在媒體前面強調他們的行動是理性和平不暴力,甚至有譴責暴力的意味,可是這裡有一個很大的矛盾之處,就是我在立院會場外所聽到的,我們之所以會聚集在立法院外,就是因為裡面那些學生以偷襲的方式,奪回人民議場,當事情發生之後,大家的以往對立法院的怪力亂神,行政權壓過立法權,以及馬總統的各種惡行,長期所累積怨氣,一瞬間就被挑起來,全台灣的鄉民和學生,全部不約而同的聚集到立法院外聲援,可是在他們高喊著公民不服從的同時,是否曾經想過,立法院裡面的那些學生,是使用過暴力才進的去的,就算沒有動手打警察,可是他們以多數壓少數的群眾暴力,即便沒有出手,也令那些原本值班的員警心生恐懼,更不用說之後的幾次攻堅,那不是以暴力反抗暴力那是什麼?就算暴力的對象不是人,可是他們對現場的各種物品施加了暴力,這樣的行動過後,在冠冕堂皇的給自己冠上公民不服從的名義,極力合法化自己的行為,這樣的言論,是我最聽不慣的。

 

 在到之後的攻佔行政院,無論帶頭的人是誰,怎麼讓我會有一種,有是同一批激進的人所做的行為,好像是「現在只有我可以使用暴力,那種暴力叫做公民不服從,其他人使用的叫做真暴力」,我對於目前還留守在立法院裡面的這批少數菁英集團,也因為這樣的言論,畫上了疑問號,要嘛就直接一點不用一直說公民不服從,要嘛就從頭到尾都是公民不服從,這樣前後不一致,引起大家對政府對政黨對總統對行政院對中國的不滿,藉機暗渡陳昌。

 

 到現在看來(31),這次奪回人民議場的學運,還沒有要落幕的一天,現在就繼續看這些形成中的少數菁英集團,最後到底會為台灣,帶來怎樣的改變。

 

為何是黑色島國青年連線?

 

公民運動團體那麼多,為何是黑島青凝聚這次積怨已久的民意,那前面的人做那麼多,為何總是引起不了媒體和大眾的眼球?是什麼讓成立不到一年的黑島青,在此刻成為英雄呢?因為我沒有特定參加某個社運團體,而是只要有活動都會去參加,所以這些問題讓我感到好奇,尤其是從去年服貿爭議出來之後,經過了多少場公民運動,辦過了多少場演講會,而黑島青本身在也都有一些激進的行為,為何到這次,反而會將炸彈引爆?

 

比較後的結果,一般的公民運動,不外乎在特定的地方遊行靜坐,路權還需要申請,抗議還要繳錢才可以抗議,這是一件多麼弔詭的事情阿?該說民主嗎?還是該說可笑?我相信在這次318太陽花學運之前,大家對服貿的認識和注意是非常低的,當然這也要感謝這次的運動,他使得那麼多人願意去了解服貿了,當然這不是我的重點:我打開黑島青的粉絲頁,去年一連串的活動和動態,按讚分享的人數都很少,代表著事實上他們並沒有受到太多的討論和關注,在之後慢慢有越來越激進的行為,如在雙十節的時候,突破警察的包圍圈,雖然媒體有報但很快就過去了,這中間的轉變,也造就他們現在在立法院裡面。

 

黑島青和其他公民團體,最大的差別,我想只有一個「激進」。公民團體大部分成員都是社會人士居多,社會人士很清楚什麼事該做,什麼事不該做,即便出發點是好,他們真的很充滿理性,反倒是其中的年輕人,常常出現一些激進的行為,如去年的夜襲內政部和丟鞋的行為,我想除非是年輕人起的頭,那些長年參與社會運動的人,並不會一開頭就如此,而「激進」的行為,也讓黑島青慢慢的超越其他年輕人所參與的公民團體。

 

去年洪仲丘事件後,聲勢最高的絕對是公民1985聯盟,可是這一次黑島青完敗了他們,他們只能成為陪榜的,而不是鏡頭前的主角,我相信公民1985聯盟是一個非常理性和平有秩序的團體,他們辦活動的能力從去年的萬人送仲丘、天下為『公』就可以看到,可是他們之後在網路上所接受到的雜音太多,大家對他們背後的金主和成員組織有太多疑問,也就慢慢流失了民意,我相信民意就跟媒體一樣,是喜新厭舊的,不斷改變,很難捉摸。

 

 而這次黑島青應該算是壓對寶了!因為他們去做前面公民團體不會去做的事情,他們在媒體面前說了公民團體不會說的話語。在台灣美國英雄的電影,每一部都很熱賣,連帶的造成我們國內對於英雄主義的崇拜,面對這樣黑箱作業政治,無能為力的反對黨,大家心中應該一直有人可以出來改變這一切,就算無法改變也不能讓執政者睡得那麼安穩,大家一直忍耐,同時一直期待,所謂「時勢造英雄」,我想就是這種感覺吧?黑島青可以說是一戰成名,或許歷史最後會忘記他們曾經所用的手段,只會記得他們站出來,但是身為一個創作者,我想我應該不會忘記,該怎麼記錄這次事件,我還在構思,同時觀察進一步的發展。

 

台灣加油!

 這是一場最好的嘗試,也是最壞的示範。人民本來就應該站出來反抗那麼政府,這是我一直抱存的想法,台灣對我來說還是太過保守,看到現在那股反動力量慢慢浮現,真的會讓我搖頭阿!台灣 之所以靠大陸那麼近,就是那些人太多了。台灣之所以無法獨立,也是那些人比例太高了,太想當中國人的人太多了。而這樣的嘗試,也算是一種引蛇出動的行為,讓大家去思考看看那些人所說到底對還是錯,無論是這次失敗還是成功,革命已經開始了,我所說的是「打破舊有思維、改變慣性思考邏輯」,這對於公民覺醒是很重要的,可是公民覺醒之後又能幹嘛呢?

 

在這個只有選舉權的島上,選上之後就由他爽四年,公投無效、抗議無用、罷免無法通過、協商無視、靜坐無力、遊行無止盡,在這樣奪回立法院的行動中,我想不只是我,其他公民團體都看到了,到底要怎麼樣讓自己抗爭的議題讓大家看到,現在不管合不合法,只要支持自己的人多,那就是正確就是正義,這時想要做什麼就去做,因為公民才是主人翁,人民至上,的確這次的事件不可能是結束,而是源源不絕的人民抵抗運動的開始,應該會一次比一次激烈吧?我是非常樂見這樣的發展啦,因為政黨不可能會自己變好,領導者也不會突然頭腦就打開,中國更不可能短時間內轉入民主,全世界處在一種變與不變的恐怖平衡當中,與其這樣,還不如我們人民自己站出來,設法換掉這個從外地來的流亡政府,衝破一個中國的魔障,讓我們真正可以成為地球村的一份子。

 

 我是這樣幻想著,所以對於學運也好、各種反抗運動也罷,我是很樂觀支持的,只是還是希望大家可以說真話,不要像女孩子們臉上的濃妝,過於美化自己所有的言語和行為,來隱藏心中的企圖心。

岳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