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餐完,我很主動地,將餐具和廚餘拿到廚房去處理,當我在洗盤子時,前頭傳來初音帶點怒氣的抱怨聲,我趕緊將手邊的工作做到一個階段,走到客廳看是發生什麼事,原來是綠牛派人來邀請初音和巡音去開會,初音表現出很不樂意,一直抱怨著自己才剛回來第二天,馬上又要去參加基地的會議,總感覺有什麼不好的事情,將要發生似的。

 

那幾位使者,不管如何勸說,初音她還是很不願意,最後還是仰賴巡音在一旁敲邊鼓,跟初音說:「去聽聽又不會怎樣,反正如果真的有任務,到時候再想辦法推脫即可。」初音此時才發現我站在旁邊看了好一陣子,像是突然想通什麼,便答應使者的邀請,請他們先去門外等一會,她準備好就跟他們去。

 

初音走向我,對我說:「等我一下,我先換衣服,等等有事要交代你。」說完後留我和巡音在客廳,一個人往後面走,我也是這時才聽巡音說那幾位來找初音做什麼:「綠牛一般都很放任我們兩個,從未特別找我們去開會,今天會這樣,一定是有需要保密的事情,希望我們幫他出主意。」

 

我馬上聯想到是什麼事,輕聲細語說:「該不會是因為亂碼區的事,才找你們去。」

「我想也是,初音也是因為這樣,才表現出怎樣都不想去開這個會,她自己多少已經猜到了,以現在的距離來推算,我們出去一趟到回來,可能需要半個月。」說到這她對我神秘一笑,才又接著說:「現在離開基地,是她最不想的。」我也是到很久之後才知道,為何巡音會衝著我笑,以及那時的初音,為何不想離開基地,如果那時我能夠早點察覺,結果是否能夠有所不一樣?

 

那時的我,聽到巡音這樣說,沒有多想什麼,認為初音可能只是因為剛回到基地不久,根本還沒有休息到,現在又有新的任務,疲憊和懶惰的想法同時湧現,初音很快的換好衣服,她又穿上那套初次見面時,所穿的皮革風衣,不同的是這次裡面套了件寬鬆的白色工作服,她來到我旁邊坐下,很慎重的對我說:「阿寶,我跟巡音現在要去指揮所開會,這個會可能會開到很晚,我出去時,會將大門關起來,你可千萬不要亂跑,看時間早點洗澡睡覺,不用特別等我回來。」

 

初音像是把我當成小孩在照顧一樣,想歸想,嘴巴上還是乖乖地說:「沒事,妳放心去吧,我等下應該就看一會書,看累就睡了吧!」初音沒再多說什麼,示意巡音出發,她們和我道別之後,走出房子,我聽到大門關上的聲音。

 

也不用她特別指示,現在我對基地的一切,經過今天一整天下來,已經有初步的認識,再來也只是隨著時間去熟悉它而已,我現在心裡的注意力,都在大圖書館,為我準備的三本書上,回到廚房,很快地結束剛才未完成的部分,便回到房間看起那三本書來。

 

我在現界時,是很少看書的,因為有太多放鬆壓力的方式,可供我選擇,書本往往是被排到最末位,但如今來到這陌生的異界,書本反而成為我最熟悉的事物,只是邊看書,邊覺得大圖書館在選書的品味,真的不怎麼樣,《回到現實》和《尋找現實之門》居然是小說,而且是那種當異世界真正問世後,玩家實際進入異界後,從中得到不一樣的想法,推翻過往異世界小說的套路,所寫成的反異世界的小說。

 

原來只是我不知道而已,那時早就有人設想,那些非玩家控制的異界居民,都擁有自我意識,且在沒有玩家的時候,行為模式也與平常我們所看到的不一樣,我反而替他證實了這樣的猜測,可如今也只有我一個人知道罷了。

 

那兩本還是長篇小說,看來可以拿來消磨很多時間,看書看累了,我去做簡短的梳洗,洗完又認真的繼續看,終於將《回到現實》看完,躺在床上回味剛才那本書的內容:

 

書中的主角,他本來是玩家,原本在自己的異世界,玩得很愉快,當防沉迷機制跳出來時,並沒有去在意它,當被系統強制傳送的當下,系統發生錯誤,被丟到那時剛推出的,曾經火爆的異世界「天上人間」當中,之後到那本小說結束,作者都在描寫主角到那個如今已經沒落的異世界,所發生的事情,類似在賣情懷的作品,整本讀完我還是沒看到,作者寫到主角是如何回到現實世界的,看來只能下集待續。

 

又翻了幾頁《尋找現實之門》,酸臭的戀愛芬芳撲鼻而來,沒想到這本是以愛情為主,異界生活為輔的作品,看得我哈欠連連,沒過多久把書收在枕頭下,喬好姿勢做好睡覺的準備,說實在今天過得很充實,把整個基地都逛了一遍,還了解了他們異界之間的顏色之爭,也到大圖書館借了書,最後才想到,不知綠牛找初音她們兩個過去,是否和亂碼區有關,又胡亂想了一陣子後,才真正沉沉的睡著。

 

半睡半醒之際,感覺好像有人開了我的房門,沒多久便離開,隱約之中聽到初音嘆氣的聲音:「為什麼是現在...好不容易...」後來她說了什麼,我也沒聽到,又繼續昏睡了過去。

 

隔天早上睡到自然醒,整理完儀容後,往客廳走,只見初音坐在圓桌前,桌上早已擺好了可口的早餐,她身穿著和前晚一樣的皮革風衣,只是內襯換為較為合身的棉質衣物,整個人透著一種沒精神、很落寞的感覺,她看到我走出來,招呼我過來吃早餐。

 

和昨天的她不同的是,初音今天變得相當安靜,偶而看向我這邊,可是很快又移開目光,大部分時間,都在整理她放在腳邊的包包,我秉持著她沒主動開口跟我,我也不會刻意打聽,即使很想知道她們開會內容,早餐在兩人都沒打破沉默,各忙各的狀態之下結束,吃完我照舊動手收拾桌上的餐具,並且將沒吃完的食物,打包起來拿到廚房放,初音忙她的事,也沒多說什麼,一直到我整理完,想回到房間繼續看書時,才聽到初音她喊我:「阿寶,你可以來鞦韆椅這裡,陪我一下嗎?」

 

來了我心裡這樣想,嘴巴同時做出回應:「好,我馬上過去」很快地來到後面,初音已經坐在鞦韆椅上搖啊搖,看我過來,才稍微用腳尖減緩椅子的速度,直到靜止,沒聽到她的許可,我很自動的坐到椅子的另一端,剛坐定她便開口說,口氣很強硬的指責說:「你就不會好奇我昨天開會內容嗎,就一個人默默的把早餐吃完,什麼話都沒說,你是豬嗎?」原來她在等我開口問她,我整個判斷錯誤。

 

我嘴上解釋道:「不是阿,我看妳忙著整理背包,也不好意思打擾妳,如果妳想說,妳自己會跟我說。」初音想了一會,語氣軟化下來:「我前天才跟你說我不忙的,可是現在我又必須出外忙一陣。」

 

「怎麼了?」我問道。初音很快地跟我交代她們開會內容。

 

綠牛找她們去,正如事前猜想的,是為了那在南方侵蝕的亂碼區,她們兩位是他交情很深的朋友,亂碼區的事,目前越少人知道越好,原本巡音就是調查隊的一員,之所以要找初音,是由前線調查隊回報的消息,說他們在調查的途中遭遇攻擊,從亂碼區當中竄出一大批亂碼怪。

 

就算異界居民,各個都擁有基本的格鬥能力,可是還是被亂碼怪纏上,聽那些目擊者所說,被亂碼怪碰觸到的調查隊員,就這樣從被接觸的地方,一點一點的被同化為亂碼,還好隊中有人手腳很快,立即將變為亂碼的部分切斷,才沒讓變異處擴大。現在調查隊因為這些怪物,後退了接近一半的距離,所幸那些怪物受限亂碼區,只要脫離一段時間,便又回歸虛無。

 

初音有點無奈的說:「綠牛的意思是將調查隊全部派出去,互相支援,而找我來是做調查隊的保全工作,預防其他魔物的騷擾,並且設法找到對抗亂碼怪的方法,畢竟在我們這個基地裡,我的槍法和格鬥技是最好的。」

 

初音她的槍法和格鬥技我是知道的,只是不解她為何會如此無奈,試探的問說:「那你會離開多久?」

 

「半個月,而且回來整備的時間,也只有半天。」初音說到這,表情泛起異樣的抽動,彷彿真的很不願意接受這樣的任務,可是又不得不由她來保衛那些調查隊。

 

我小心翼翼地接著問說:「所以什麼時候出發?」

「等巡音來找我,我們便會和其餘的調查隊上路。」

    文章標籤

    愛在異界 戀愛 異世界

    全站熱搜

    岳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