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春,偷偷佔據府城林森路,台南大學,南英商工周邊,和億載金城裏面,一波波由鮮黃色小花,所堆疊起的海浪,隨風吹拂,彷彿搖盪出叮噹!叮噹!的旋律,飄入路過的行人,使他們無不停下來欣賞,高舉相機,自私地想保鮮她短暫得每,這些花叫做「黃花風鈴木」。

去年,剛來的時候,新環境,新職場,新心情,什麼都在重新適應,完全沒有閒情逸致,去注意周遭,隨氣溫改變的街景,即使沒有那個心,還是在有意無意的情況下,趕上風鈴木逃跑的尾巴,先鋒似的大夥,都已經凋謝,府城內,只剩下零星的,些許的在那邊孤高自賞,花季過了,就必須在等待明天,看著月曆的紙張,一頁頁地翻過,一月過去了,一季過去了,一年到最後,即使不願意,他還是要求去。

很快地,我便有機會,真正的親身站在花團錦簇的樹下,品味這帶著黃燦燦色澤的春之序章,看著大家都停下來,不停地拿出相機拍照,突然感到很悵然,這個問題也是我思量很久的,科技發展所帶來的3C產品,究竟是使人進步呢,還是退化,到不如以前的人?

這不是復古病症,也並非懷舊感傷,而是對自身所處的時代,進行反省,相機很方便,面對這樣的金黃色春朝,隨開即拍,拍完上傳臉書或IG,和朋友分享,花的美到了這邊,就停留在一個個讚之前,如果是部落客,至少還會整理照片,認真的發一篇文章,可是其他人,也包括過去的我,就沒有對美感繼續,深入的再追求。

斷了,對於美的省思、沉澱、追尋,就被科技硬生生的打斷了,只舉我自己本身的例子,我寫不出像王維那樣有畫的詩歌,更寫不出有畫面的戲劇,角色造型完全不及格,聽不到他們的聲音,聞不到他們的氣味,觸碰不到他們的體溫,感覺不到他們的心跳,這都是因為,我對藝術上的喜好,完全被科技所短暫迷惑,而忘了向前學習下去。

對文字的運用,對藝術的了解,各方面,都遠不如古人。從什麼時候開始不畫畫,因為相機太好用了,什麼時候不再玩黏土,積木,其他較具創作的玩具,因為電玩,比較有刺激;身處在黃色的自然中,我驚覺到,人對科技毒藥般的依賴,以及他對人體內,那股喜歡美,想創作美的消滅破壞,是不是,在面對自然美景之前,設法不借助科技的力量,就算沒有學過,就算沒有天才,也試著用文字、用色彩、用音符,用動作,用話語,讓美得以寄宿其中,傳承下去,轉化成不同的形式,永久地存活下來。

黃花風鈴木是大自然的產物,而3C產品是人類運用科技,所設計創作出來的,科技會有其極限,而大自然和人類是無限的,怎麼能夠讓一張張片刻的影向,限制著,框架住,擁有變動且永恆的創造的能力。
風鈴木,季節到了,自然會綻放、凋謝、結果,這是自然法則在背後推動,但人就沒辦法,必須歷經探索、鍛鍊、萃取、提煉,日以繼夜,反反覆覆,就算做到這樣,還不保證能夠開出生命之花,但並不因為,就不嘗試去做去追尋。

大自然控制的春暖花開,很美很令人陶醉其中,欣賞之餘,別遺忘那一顆,深埋在每一個人體內的種子,無論遭遇多大的風風雨雨,都要讓其燦爛出,驚艷出署於他自己的風景。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岳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