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人的可恥》

 

關掉這座城的光明

能為偏鄉地區

點亮幾盞鄉間小到的路燈

又能為多少弱勢兒童帶走黑暗

 

這不是什麼大道裡吧?

 

連續五十一天會消耗多少公帑

新北特區已經夠繁榮了

把那些資源分配給需要的人吧

不用你們來強調政治與商業掛勾在一起

 

我以生而為板橋人

眼見地方政府浪費資源

卻無能為力,感到羞恥

 

2014.12.19

 

《童年終結者》

 

在政府認同下

建商開始玩他最擅長的

堆積木遊戲

 

先在山坡上

一層蓋過一層

一棟旁邊再放上一棟

他一個人玩太寂寞

還找來其他好朋友一起

再來就換河畔、重劃區,到新徵土地

他真的玩得不亦樂乎

 

才不會去省思他的行為

壓痛了大地

戳傷了天空

摧殘了人人的童年

 

原本可以存活一輩子的記憶

在他們高調的休閒遊戲裡

短短幾年之間

被拍賣,被打掉,被更新

 

每一個人的童年是最美好的

我的童年早已不在

只剩下高不可攀的摩天大廈

 

2014.12.20

 

《創作是抵抗》

 

觀光景點的簡介上

新黏貼的中華民國(台灣)

好自然

無接縫且零傷痕整容

 

早報頭版的廣告上

錢堆砌的中華民國台北市政府

好愛國

無時無刻掛在嘴邊卻沒放在心裡

 

新聞節目來賓嘴邊

口頭禪的中華民國台灣

好習慣

無須思考當然也不思改進

 

這外來政府不會平白無故贊助藝文

灑大把大把的錢

誘人無知 、冷感、盲從

才會沒察覺到

這座島嶼上最強的文創者

捨牠中華民國其誰?

 

2015.01.20

 

《對不起,謝謝,我還是愛你》

 

想念你不是兩三天

我慢慢開始忘了當初是怎麼開始

卻遲遲一直不願意結束

直到十月九日才有放下的坦蕩

是的,月光之下公園裡的身影

我一眼就認出來那是你

即使我們四個月未見,但對於

自己曾經喜歡過的人怎麼可能看走眼

我猶豫是否要出現在你面前

夜深人靜的大街,奔跑的人所圖為何?

發現,確認,上前,開口

「可以跟你說幾句話嗎」

再次受到驚訝的你,只想快步通過

無視旁人的眼光「你讀哪間大學?」

簡單的題目,我只想探聽你過的好不好

「外縣市,正修」冷冰冰的答案

沒半點高興,沒半點煩躁

只是平淡淡的轉身離去

 

 

對不起,謝謝,我還是愛你

再見,我的台南

 

2014.10.09

 

《我需要的不多》

 

我需要的不多

只是這個社會一直強迫我

去接受一些我不需要的東西

當然也不是我想要的

我需要的不多

 

最苦惱的就屬工作,我想要的

就是一份不特別勞動不偷懶

能夠養活自己人間軀體

可是他總是強迫我接受過多的

我不知道該跟誰告訴

又能跟誰訴苦

 

在我之前,便是如此

在我之後,依然故我

 

政府制定的法律

基層勞工看得到,享受不到

公司體制的傳統

是每一個人都要遵守,違背了就該死

 

我需要的不多

別再這樣壓迫我,你們有家庭小孩

我什麼都沒,養活自己就夠了

不知道有誰能夠幫我,趕快脫離這種困境

我需要的不多

 

2015.01.29

 

 

《時間,別跑》

 

輸是一開始便注定要輸的

從哭聲響起他就已經遙遙領先

從未回頭,從未留情

什麼少時覺得它跑得比較慢

什麼老時覺得它加快速度

那些都是無稽之談

他的速度一職都一樣

每一秒每一分每一時

每一天每一月每一年

每一人每一次每一生

大家都是一樣,沒有誰快誰慢

更不會有誰多誰少

對不知道要做什麼人來說

同樣四季輪迴同樣生老病死

對知道要做什麼人來說

照樣改頭換面照樣春夏秋冬

怕了?就不要出來混

場上才不會少你一個缺席

他需要得是一個值得一戰的對手

明知道會輸,還是願意卯足全力

和他一起賽跑到最後的人

 

2015.02.08

 

《我此生的追求》

 

我是這地球上

僅有的詩獸

傲慢的文氓

天橋底下的說書人

上半身是人類

下半身是禽獸

禽獸最誠實人最愛說謊

 

一首詩讓你濕

一篇小說讓你記得我

一幅素描讓你歡笑

 

你無意我離去

你上鉤我享用

女人是人我是獸

不吃你們我吃什麼

 

2015.02.16

 

《三好加一好》

 

這廂學徒做得半死

那些學長喝得半死

 

這些學弟操得半死

那廂師傅醉得半死

 

後來者晚出生者不反抗者

活該死好

 

Shadow of Formosa

 

這個被商業文化奴役的時代

善良大舉卑賤賣身給墮落

正面思考反到最容易失控

光明的背後,有著最大的黑暗

 

君不見,最易發生問題的是誰?

慈悲為懷的功德無量的善良

始終善用人心,蓋著一間間高聳的廟堂

樂觀進取的慷慨激昂的正面

最終自欺欺人,不面對問題的本質

眾所期盼的夾道歡迎的光明

脖頸上,都被政府企業綁上一條束帶

 

政府歌德吹捧的台灣之光

媒體包裝撰寫的群神演藝

鄉民高舉的正義,不是正義

要鬧要吵,你們請便

 

我便是那不群的不害人的

吸吮絕對的邪惡

懷抱不見光的漆黑

帶著悲觀的眼鏡看待現實

冷靜的思考這一切虛假的

福爾摩沙黯影

 

2015.02.28

 

《味道》

 

無論發生什麼都會變成"昨日"

世界依舊繼續轉著

太陽也好 月亮也好

永遠會劃分著令人擔憂的平衡

 

又有誰會去記得...

民主 到底是什麼樣的形狀?

自由 究竟又是那樣的色彩?

正義 舞起來是怎樣的節奏?

一,一點,一點點的被時間沖淡

 

憶起那場鬧轟轟的街頭嘉年華

纏繞在腦海中

只剩在濟南路上物資站領到

那餅乾、麵包、礦泉水的味道

一口一口,是這樣台灣

我這輩子都不會忘記

 

2015.03.16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岳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