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網路「施達樂」受訪文章


施達樂:我所開闢的「臺客武俠」


施達樂,本名施百俊,1970年3月19日生,台灣屏東人。
台灣大學商學博士、康乃爾大學電機碩士。
創辦科技文創事業數家,中年悟得「謬作京華名利客」
封劍歸隱,返鄉教書至今。
好打電動,妄議嘲世,寫俠寫志,樂此不疲。
第六屆溫世仁百萬大賞首獎得主、兩屆溫世仁百萬大賞評審獎得主
自創「臺客武俠」一係,著有《小貓》、《本色》等作品。




據說武俠小說領域有所謂「金庸黑洞」。
金庸之後的武俠小說創作者,都好像小行星被金庸黑洞給吸得一乾二淨。
但是依然有眾多的武俠小說迷們,心有不甘地樂意做一顆小行星。

「金庸是黑洞、是喜馬拉雅山。但是,沒人規定你一定要闖黑洞、爬高山呀!
前面的山那麼高,無法踰越;
那麼,我們當轉身向後,面向大海!」 他說。

讀書報:
網路遊戲發展迅猛
據說根據金庸先生經典著作改編的武俠類網路遊戲
獲得網遊愛好者的癡迷與追捧,金庸小說改編的網遊消息也開始頻現
使得武俠題材網遊的復蘇態勢初見端倪
你擅長多媒體,又喜武俠小說,會參與其中嗎?

施達樂:
我自己也搞網遊的,還得到科研項目補助呢!
《小貓》的網遊也在製作中。
在大中華市場,武俠網遊的確有搞頭,因為歐美搞不來嘛!
然而,就我最近的觀察,網遊廠商爭相大手筆投
,推陳出新的速度太快,獲利率越來越低。這是武俠網遊發展的隱憂。

讀書報:
能介紹一下自己嗎?你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喜歡武俠小說並從事創作的?

施達樂:
在台灣,我們這一代的男孩子
大都是少年十二三歲就讀武俠小說,讀金庸。
不過由於課業壓力,從沒想過要創作。
我是到了三十五歲,看到我很崇敬的溫世仁先生突然過世
後人繼承他的遺志辦武俠小說比賽。
我才想說,好吧,不然自己來弄一本,共襄盛舉
專寫台灣英雄的故事,因此才開始動筆寫武俠。

讀書報:
你最崇拜的武俠小說家是誰?為什麼?
對於金庸、古龍、梁羽生等幾大武俠小說家,你如何評價?

施達樂:
從嚴定義「武俠」的話,最崇拜的當然是金庸囉!
無論主題、形式、故事性、技巧性、藝術性、銷售量、影響力……
金庸都達到了看不出有誰能超越的高度。
金庸是喜馬拉雅山。但如果把定義放寬一點的話
我可能會選司馬遼太郎;再放寬一點,雷蒙·錢德勒。

古龍整個地刷新了武俠世界的語言
把東西洋的好東西都引進來,這是劃時代的大貢獻。
而且,他真的做到了文如其人,活得就像個俠客。
這是後代武俠作家的一個典範。

梁羽生大師等於是把中國歷史都重頭梳理了一次
捕捉其空隙,填之以武俠元素。
他路數與我比較不合,但不損我對他的崇敬。

讀書報:在武俠小說的創作中,你獲得什麼?

施達樂:
獲得發牢騷的機會吧,哈哈!
創作的人總是有滿腹的話想說
總是對這荒謬的世界不滿到了某個程度
就找到某個適當形式把作品搞出來了,沒有什麼偉大的理由的。

這次頒獎典禮上,主辦單位放映「武俠60年」的紀錄片
倪匡老師笑呵呵地說:武俠小說總是會有人看的
因為到最後,壞人一定會死,好人會有好報……在場來賓都笑了。

沒錯,就是這樣啊,武俠是最合理的文學形式。
因為有時候這世界實在太「不合理」了——
這就是我寫武俠小說所獲得最重要的東西。
有人一定會說:少假清高,溫世仁武俠小說大獎的獎金高達百萬耶!
告訴各位一個小秘密,我主業是搞IT、搞創業、搞炒股。
一早上輸贏搞不好就超過那些!

讀書報:
聽說你連續幾屆參加溫世仁大獎賽,是一個「資深參賽者」
為什麼對溫世仁大獎賽這麼感興趣?僅僅是希望獲得認可嗎?

施達樂:
起初參加溫世仁大賽,是因為傾慕溫先生的為人。
但是,那一年我的《小貓》明明最高票入圍了卻宣佈首獎「從缺」。
我就跳起來了,不甘願了。
台灣人就是這樣,輸人不輸陣,吃了虧絕對要討回來的。
非把想要到的東西要到手不可,否則永不妥協!
所以,接下來我連續參加了四屆、七次投稿。
直到這一次,首獎的「天明劍」才被我拿到手。
不單溫武,我也參加別的比賽的。
台灣每年出四萬本書,每年台北書展選十本年度之書
《小貓》就被選進去了;
上個禮拜剛從北京回來,我的《流民本色》也得了電視劇本創作獎
七十五萬獎金……我相信我所開闢的「臺客武俠」這條路子
終究會獲得認同的。

讀書報:
你如何評價這幾屆的溫世仁大獎的獲獎作品?
你覺得今天的武俠小說有何特點?

施達樂:
溫世仁大獎辦了六屆,不僅參賽作品數量越來越多(本屆高達上千件)
獲獎作品的水準也越來越高,這是無可置疑的。
今天的武俠小說最重要的特點,就是日趨「多元化」。
作者們書讀得多了,有機會接觸到各種類型、各種文化的作品
有意無意地把它們的元素都加了進來,融合起來
成了新新新新、超新武俠!

所以,我們看到哈利·波特、阿凡達的玄幻武俠、看到BL武俠
看到穿越武俠、暗黑武俠,鼠牛虎兔……十二生肖武俠都來了。
這是個武俠小說創新爆炸的時代,這是好事,這是讀者之福。
創新不一定好,不創新一定不好
大家要多支援創新的武俠小說,才會有越來越多好書可看。

讀書報:為什麼今天的武俠小說創作沒有涌現出像金庸那樣的大師級人物?

施達樂:
這我倒不認為,台灣話說「近廟欺神」。
時代太近了,反而讓人看不清。
說個客觀的事實,九把刀的銷售量早超過金庸了。
你若問台灣學生金庸是誰,十個九不知。
你要不要問他們九把刀是誰看看?嚇死你。
要看文壇影響力的話,看學生作文比賽抄誰就明白。
他們現在抄九把刀。如果你說銷量影響力不等於「大師」,那我就沒話說了。
我也不覺得現在有什麼大師。 至於為什麼沒大師?
我覺得道理很簡單啊,就沒人看了嘛。
就像你現在問黑白電影有沒大師?超級瑪莉歐有沒大師一樣。

讀書報:你目前是何狀態?教書的日子是否很愜意?

施達樂:
我命賤,閒不下來。每天就是工作、工作、工作,工作十來個小時。
除了教書以外、我作投資、搞科研、創作……忙得不亦樂乎。
 跟各位分享個小秘訣:
做你喜歡的事情,就永遠不會累。工作就是娛樂嘛。


讀書報:寫作給你帶來了什麼?網路於你又意味著什麼?下一步有何創作計劃?

施達樂:
寫作給我快樂。網路意味財富。
我的創作計劃是把台灣史上的英雄豪傑
全部用武俠小說、鄉野傳奇的形式寫出來
然後全變成電影、電視、遊戲!
因此「臺客武俠」系列大致上會以一年一部的既定速度寫作:
從鄭芝龍、郭懷一、施瑯、朱一貴、林爽文……
一直到台灣三猛、余清芳,全都會一一齣現。

來源: 中華讀書報
責任編輯:王佳


人物專訪:施達樂 寫台客武俠 爽!

作者:林欣誼(本報記者)
時間:2008年12月7日
 
 一般人對武俠小說的印象
不脫刀光劍影的畫面、古典的文言文腔調,及壯闊的大山大河等。
不過,來自屏東的施達樂生平第一部武俠小說《小貓》(明日工作室)
便顛覆了由瀟灑俠客與壯麗山河所組成的傳統武俠
他以台灣抗日初期的史實人物「林小貓」(或記載「林少貓」)為主角
通篇對話更是台語、火星文齊飛,創立了前所未見的「台客武俠」。

這樣的破格書寫讓第二屆「溫世仁武俠小說獎」評審在讚賞之餘
又不禁皺了眉頭,遲疑之下
便在首獎從缺的情況下給了它相當於二獎的「評審獎」
這部小說也終在兩年後的現在問世。

回顧《小貓》寫作歷程
施達樂操著親和力十足的台灣國語撂下一句:「我寫得很爽快!」
1970年出生的施達樂,頂著留美電機碩士和台大商學博士頭銜
30歲前就成功創辦好幾家科技事業,是名副其實的「科技新貴」。
然而30歲那年,他在商場江湖上逐漸感到空虛,決定急流勇退
便從台北返回屏東故鄉,以「半退休狀態」在屏東大仁科技大學任教。

「幾年前,我偶然發現有人跟我走了一樣的路
那就是從科技走向創意產業的溫世仁
在激勵之下,決定投稿他所創辦的武俠小說獎。」施達樂說。

現代武俠小說流行架空時代
但他仍嚮往過去「以古諷今」的寫作概念,所以從台灣鄉土故事著手
而林小貓的故鄉就發生在屏東
於是他就一邊讀台灣史、一邊在家附近實地勘景,構思出這部小說。
「碰到台灣人之間的對話,台語實在比較生動有力
所以我就用我的母語來表現。」
為了用字問題,他還特地去請教客籍作家李喬
決定先從「音」再從「形義」
更優先使用網路火星文如「林杯」(恁爸)等等
力求易懂有趣,降低閱讀障礙。

施達樂認為武俠沒有界限
雖然他少年讀金庸,中年後轉而喜歡古龍筆下滄桑、消沈的英雄
但最崇拜的其實是日本時代小說舵手司馬遼太郎,寫作手法也大多習自於他
「讀司馬遼太郎會讓人對人生產生一股豪情和鬥志
這是我寫《小貓》時很重要的精神,也就是絕不妥協的台客精神!」

書中主角林小貓並不全是正面人物
他既是抗日英雄、也是黑道流氓
但施達樂認為他足以代表「台客」
「真正的台客就像深山裡的猛虎,雖然外表浮誇
但緊要關頭一定會跳出來誓死捍衛家鄉的!」

他十分熱情地說:
「我要為台客武俠開宗立派,藉由武俠故事激起大家愛鄉愛國的意識!」

 處女作《小貓》得獎後
施達樂繼續精進技藝,完成了第二部作品《流民本色》
在上週五公佈的第4屆溫世仁武俠小說獎中,他再次獲得評審獎。

(原刊於中國時報/開卷周報)


談到武俠創作,施達樂說「這是一條很孤獨的路」
他形容自創的「台客武俠」是「教主和教徒就一個人」。
施達樂鼓勵年輕的作者要努力,永不放棄,就能得到
不一定要走金庸的路、古龍的路。
「我的作品得獎再次證明武俠是這個世界唯一合理的形式,」
施達樂說。

OS:

偶然的狀況之下,看到這個人以及他所寫的小說
根本就是驚為天人,因為他把我心中所想的東西,實際創作出來
原本還不知道下一步該怎麼走,現在整個地圖明朗了起來
再來我會開始嘗試以台語的口吻寫對話內容
當然小說題材應該沒有那麼快就直接挑戰武俠小說

會先寫幾個短中篇練筆一下
終於找到未來的方向了....爽爆啦!
船要航行也要有方向才行啊!

感謝

以上

全站熱搜

岳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