霹靂精采戰役-敗亡之劍

劇本:


劍聖:來了
棄天帝:來
冷漠無感的眼神,毀滅之神緩緩舉起了神之手

劍聖:啊
棄天帝:呀!

招至極限、招中無招
變至極限、變中不變
毫無章法、不著痕跡

棄天帝:神之渦
強悍的力量難以壓制,劍聖踏足飛身,已是
劍聖:萬神劫

棄天帝:人 怎能成為神之劫

手一揚,護體罡氣盡擋攻勢

棄天帝:無爭無求無欲,你的劍,擋不住毀滅

萬神劫三招已過,即將來到的,是從未現世的敗亡之劍

劍聖:啊~ 啊!
最終之招,劍聖凝指,提氣驀然,空無的世界蔓延,劍之意志,散於天地之間,萬里風沙無端消散

棄天帝:嗯?
面對道之極,棄天帝運起真氣,竟連大地也為之震動

劍聖:萬物天地為劍,神鬼妖邪為劍,劫波萬度,宇宙蒼穹盡為劍,是謂 萬神劫

來的無端,來的無跡,棄天帝護體真氣爆發,隨後,極招已出
棄天帝:神之渦

層層交疊自發的劍氣,欲擋神力,無奈神力堅不可摧,連破險關

棄天帝:自發的無差別攻擊,難怪沒人可與你配合,可惜啊!

棄天帝:神之渦
神之渦狂掃奔馳,卻不知是劍者,賭注的最後機會,自發的劍氣,滲透風眼急馳而去

棄天帝:這是你,賭注的最後一招嗎?

劍聖:還未結束,或者說,現在才是開始

突然間,柳生劍影盡散意志,向外擴張

棄天帝:入道劍者,又多了一名讓吾記住的人類

劍意散於四方,百里之內同受感應
路人A:啊?啊?我的劍,為什麼在搖動?
路人A:啊!
路人B&C:啊!我的劍啊!
你看天空,嗚!好恐怖,快走

樓無痕:你想陪他,走完這最後一程,因緣已至,你去吧!

話一畢,劍衝雲霄,化作沖天火星,疾射向天

樓無痕:雖然他已經離開,但妳並不孤單

天空中,異象乍現,萬箭齊佈雷雲之中,隨著飛縱的火星,萬劍疾馳磐隱神宮

棄天帝:嗯?

劍聖:劍之真意,不過自然,自然不過是眾生性命

棄天帝:求道者散離意志,盡化元神,放棄入道兵解的機會,這是你的覺證嗎?

劍聖:守護生命,便是道之真諦,這便是 吾之道
飛濺的血液,每一滴皆夾帶劍聖意志,而最後的意志唯有 守護神宮




心得:

這是劍聖-柳生劍影的最後一場戰役,所面對的是當時所向無敵的棄天帝,而他們都是霹靂布袋戲裡面的角色,說真的從上大學之後,我看布袋戲的時間越來越少,當然並不是不喜歡,而是把時間都挪去玩遊戲了,一整天時間就那樣,哪來其他的空閒可以撥給布袋戲,但對他我是發自內心的喜歡,在怎樣也是從國一就開始喜歡了,而且純粹沒來由地迷上,突然轉到電視台在撥放布袋戲,一看成戲迷,就一直持續看下去,布袋戲在刻畫戰鬥過程以及人物描寫方面,有許多值得我學習參考的地方,而他的每一個片段,也是有辦法反璞歸真,從戲劇退回去還原成劇本,然後再由劇本改編成小說的格式,這樣轉換的過程,對我來說只是練習的一種方式,說起來很簡單,應該不至於會有侵權的問題,就慢慢磨練基本功吧。

而這場『敗亡之劍』,他前面的鋪成劇情,以及後續發展,我根本完全不知道,對於劍聖這個人也是一知半解,只知道他的武功招式叫做萬神劫,很多都是透過U2的戰鬥片段去認識的,可是當我第一次看到這一場戰鬥之後,就深深被的精神和信念所吸引,最近有一個想法不斷出現在我腦海中,「為何我會有這樣不同的想法?」、「為何我就不願意平平凡凡的過一生?」、「為何看到世界如此,就想要跳出來做一點事情?」,真的不知道是哪邊生出來的自信,也不明白是誰灌輸如此的念頭,我開始發現這種想法的形成,到最後願意付諸行動,都是因為從小開始逐漸養成茁壯的,先從想法開始思考,我從很小的時候就開始看武俠小說了,不知道其他人愛好是武俠世界的哪個部分,我特別注意武俠小說所散布的俠義精神,例如:射鵰英雄傳&神鵰俠侶裡面的郭靖所抱持的「為國為民,俠之大者」,這樣的想法,在現代的社會當中,或許會被別人斥為無稽之談,可是那樣的觀念,從小就已經住進我的心坎裡,怎樣挖也挖不走,之後接觸霹靂布袋戲,更不用說裏頭壯烈、悲情的英雄人物,根本多到數不清,我同樣很迷他們很喜歡他們的為人,但我就不會想要將自己打扮的跟裡面的人物一樣,可是,後者是現在實現年輕人所熱衷的活動,即是所謂的cosplay;這兩者並沒有誰優誰劣的比較,但有簡單困難的差別,在戲中的那樣為人,無論如何都是比將自己打扮成像他們一樣的容貌困難,每個人的能力都不同、所需所求也不一樣,從以前我就希望自己可以像布袋戲和武俠小說裏面的英雄好漢那般,見義勇為、路見不平拔刀相助、這樣的想法一種下去,想要全盤抹滅掉是根本不可能的,這也是為何我沒有成為黑社會、幫派份子的主要原因,在我的觀念裡,只有弱者需要群體行動聚在一起,那樣的群體根本不是我所喜歡的風格。

從想法連接到行為,強者是應該要保護弱者,站在弱者前面的,並不是像時下那些地痞流氓一樣,為了一些芝麻小事,或是蠅頭小利,反過來魚肉百姓,那根本是惡霸、壞蛋的行為,而這樣的想法已入至中國的傳統小說,就在三國演義與水滸傳找到了歸屬,桃園三結義那三個主要人物,劉關張不就有兩個都曾經做過行俠仗義的俠客,他們既沒有仗著自己的武功欺負百姓,而是反過來抵抗威權統治,水滸傳就比較混亂了,除了天星幾個知名的角色以外,許多人都是從流氓出身,這我就不做討論,專注在大夥聚眾梁山之後的口號「替天行道,除暴安良」,這很有俠客的精神,當然這樣俠客精神在中國重來就不缺貨,方苞的左忠毅公軼事、文天祥正氣歌,雖然在舊的傳統思維哩,那是在講愛國捨生取義的,可是換做到現在,為何不可視為,一個人為了信守他自己的誓言,捍衛自己的初衷,所做出來的一切努力,就算要與全世界對抗也在所不惜,現在或許不流行為國犧牲那一套,為何不能搬來用在對自己的理想,那般雖千萬人吾往矣的豪情呢?

就這樣,我拿這段戰鬥過程,改編成《必碎之夢》的小說,我的夢想,我的理想在別人耳裡,一定會是最可笑最不可能實現的,所以我平常很想將自己的理想說給別人聽,因為反正對方又不相信,我又何必白費口舌呢?我相信自己一定做得到,那就好了,就算那樣的理想在別人眼中的失敗率是99.9%,我也會為了那0.1%的成功將自己一生賭進去,反正我的人生只有一次,活到現在說真的從來沒有嘗過什麼叫做成功的滋味,換句話說我一直都在失敗,根本不了解甚麼叫做成功,這在以前是很難以忍受的,可是現在這樣的念頭,絕對是刺激我進步的原動力,既然怎樣做都會失敗,那失敗本身又有什麼好怕的,不做也失敗做了也失敗,那就去做吧!100次失敗跟101次失敗,實際上感覺並沒有差太多,外在的成功或失敗的界定是誰下的,我是我,你們是你們,你們覺得我失敗,搞不好我全力去做之後,反而會覺得自己是成功的,就像劍聖最後棄天帝所說的,「守護生命,便是道之真諦,這便是 吾之道」,我愛遊戲愛台灣,而守護這兩個事物便是我這一生所追尋的道,拚上性命也不會改變的。

全站熱搜

岳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