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自金光布袋戲《天地風雲錄之九龍變》第十六集

對白

黑龍:白狼,趕快跟我合體,只有變成黑白郎君,才救得了石頭仔

白狼:黑白郎君?變成黑白郎君,你我兩人就等於是死了,你到底知道嗎?

黑龍:我不知道啦!我只知道石頭仔現在很危險,只有合體才能救得了她啊!

網中人:哈哈哈~~~哈哈哈!你們越是在意,我就越要殺她

黑龍:白狼!

白狼:我...

網中人:接受你們的無能吧!

黑龍:石頭仔

一聲輕喝,史艷文與獨眼龍衝向網中人

黑龍&白狼:石頭仔/憶無心

心中浮現回憶

黑龍:妳好,我叫做黑濾濾
憶無心:我有兩個朋友,一個黑濾濾、一個白爍爍,變成黑白郎君,我一個都不剩

白狼:我是白狼,我只想做我自己
憶無心:你的感覺我都知道...
白狼:但是我救不了你

月牙嵐:只要有一個人,會因為你的死而替你傷心,你就不是獨來獨往的一個人

白狼:我一定要救妳,我一定要救妳啊!

加速推著黑龍衝向網中人,後發而先至擋去披向憶無心那致命一刀

網中人:黑白郎君!?

黑白郎君:我甘願放棄自己,只為妳


短評:

相當有張力的一段,很久沒看霹靂了,以過往的經驗,霹靂真的沒有辦法編出如此有劇情,或許現在有進步,但我也沒那麼多時間觀看,而且它給的感覺就是角色一直出,很少有深刻描寫的,就像別人說的,現在的霹靂「無法創造經典,只能消費經典」,當然天地現在也才三檔,還看不出來,可能要多一點角色,才比較有機會看出來他後續發展。

黑白郎君,主要是因為金光重新塑造後,融入年輕人喜歡的風格,將原本舊時代的角色,變成相當合現在年輕人口味的,也正因為如此,才將霹靂原本的框架,輕易地拋在腦後,這個角色,塑造最大的衝突點,就是白狼,想要追求自己,可是外在環境卻無法讓他做自己,所以上衣檔的《決戰時刻》,幾次的合體,都無法融合得很成功,因為自我意志過於強烈,導致內在產生衝突,這樣一路看下來,真的會覺得目前的編劇,真正想要編的或許不只是人物角色而已,他還將如今眼前台灣的現狀,透過劇情、人物給包含了進去。

大家如果常去書店的話,應該會發現一個現象,那就是很多書籍,都是在強調可以「做自己」,原本我還沒有想到,現在終於明白為何會有這樣的結果,正因為現在的社會中,根本無法做自己,為了工作為了家庭,有太多需要犧牲的地方,這就好像一直鼓吹成功、面對失敗、享受孤獨、追求真愛、信仰精神生活,反過來思考,不就只是因為現在的人,感覺到自己很不成功,恐懼各種失敗,相當不喜歡孤獨感,在愛情方面充滿各種欺騙、社會風氣完全由商業利益主導,這樣想就完全了解,而那些是圈內人想要跳出來的低鳴,可是原本就活在圈外的人呢?

就像對白中一句很簡單的成語,『獨來獨往一個人』,圈內的人怎樣還是佔去多數,圈外只能屈居於少數,而國內不就有所謂少數服從多數,我小時候還傻傻地以為這樣的方式,真的相當民主,沒錯!民主民主,將人民放在鍋子裏煮,現在的人都很聰明,聰明到明明眼睛看到不合理的地方,卻會摸摸鼻子裝作沒看見,如果有出社會的人,絕對一定有同感吧?可以發現到現在這樣的人,真的非常之多,就像魯迅筆下的聰明人與奴才,能說他們不對嗎?應該也不行,人都有選擇自己生活的方式,而他們選擇的是穩定和平的生活,可是如果一代代都這樣選擇,長久下來各方面並不會有所進步,這些論點和思維,上至魯迅的五四開始,到近年的柏楊、龍應台都有提出來,我舉這幾個人,也是因為剛好有讀到,未來會越讀越多,或許也會遇到更多的想法。

在我來說,憶無心這個角色,是在影射如今的台灣,那幾句聲嘶力竭的「我一定要救妳,我一定要救妳啊!」就完全表達出許多人心中所想,可是雖然有想法卻不知道該怎麼做,我現在還不知道怎麼做,但至少目標已經確立了,就一直朝那個方向追尋下去吧,我甘願放棄自己的所有,只為了台灣,這是我正是我慢慢摸索出來的夢想。

全站熱搜

岳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