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中人

 

政府:中華民國。

軍隊:立誓要捍衛他的人。

警察:過去人民的保母、現在政府的打手。

小平&小馬:外表年輕無知還在成長的小政府。

法律:對政府有管教的權限,但約束力已蕩然無存。

財團:政府的好朋友。

人民:我們每一個人。

 

這一故事發生在亞州東部一個島嶼上。

 

ACT.1

 

政府家,進入回憶

 

政府:不要啦 人民 人民

政府:不要啦 人民 人民

 

ACT.2

 

世界,警察保護著幼小的政府到世界遊玩,恰好遇到軍隊。

 

警察:(對著小馬說)有沒有很好玩(軍隊帶著小平走過來)

軍隊:~~ 警察!

警察:~~ 軍隊!

軍隊:保母

警察:有沒有叫保母。

軍隊:怎麼沒有叫人好啦好啦

警察:害羞

軍隊:對阿 ~ 去那邊玩(小平跑開)

警察:你們家的小平也這麼早上台

軍隊:對阿 而且我看政局穩定啊,就帶他過來世界玩一玩

軍隊&警察:~~小心

軍隊:小心頭真的是有得玩都瘋了

 

警察:唉唷不用再看了啦這裡沒有壞人你不用擔心

軍隊:不是啦最近電視上有很多那種「武裝血腥革命」的案件弄得我都神經兮兮的好不好

警察:是該要小心點不過還好我們家的小馬是強權政府,我比較不用擔心

軍隊: 拜託 ~警察,你不知道嗎? 最近政府被強暴的比例在世界啊成長了好幾倍

警察:真的嗎?

軍隊:你都沒有再看新聞喔! 很恐怖耶說有一個最年老的政府 ,還因此分裂對立,唉~總之啊!政府也是要注意

警察:可是,政府怎麼會被強暴啊?

軍隊:就是被野蠻地推翻啊!有些政府的局勢都被翻到慘不忍睹,還會被強迫主權在民,解散國會、總統下台.....(中華民國站了起來)

 

中華民國:不要說了

軍隊:完全不是出於自願(中華民國轉身跑過來)

中華民國:不要說了

軍隊&警察:ㄟ?

中華民國:~~~~~(喊完之後轉身跑走)

警察:這個政府怎麼回事啊?他幹嘛那麼激動啊?

軍隊:他是中華民國!?

警察:你認識他嗎?

軍隊:嗯!我在地球村政治制度的保護者,他怎麼會變成這樣啊?我去看看他好了

警察:好好好我先把小孩帶回家你等下再來接他

軍隊:不好意思 真的是麻煩

警察:不會不會不要這麼說

軍隊:好 謝謝

 

ACT.3

 

公園的另一角

 

軍隊:中華民國? 不要害怕你不記得我了嗎?我是軍隊同志,我有去保護過你的島嶼喔!

軍隊:過來坐剛剛我們的聊天,是不是讓你想到什麼?要不然你反應怎麼會這麼激烈啊?

 

(中華民國無助地搖頭)

軍隊:還是你身邊也誰被欺負了呢?

中華民國:如果我告訴你,你會相信我嗎?

軍隊:我當然會相信你啊!而且我還可以幫助你鎮壓那個人

中華民國:你們剛剛說的都是真的

軍隊:真的?這是什麼意思啊?

中華民國:就是人民也會強暴政府.......

軍隊:是啊!最近電視上有很多人民強暴政府的新聞,是你鄰近的政府受到傷害了嗎?

中華民國:如果我早知道,我就不會去他那裡了(淚流滿面地痛哭了起來)

軍隊:好了~好了。中華民國~你不要難過了不用害怕,軍隊同志在這邊。不論發生什麼事情,我們大家一定可以找到解決的辦法,而且我會保護你的

 

ACT.4

 

旁白:前幾天,在民國政府那一天法律一直唸我,我真的受不了了

 

政府弱耶~拜託你很弱耶你現在知道誰是老大了喔(對著新聞報導嘲笑著)

法律:民國啊! 你又在胡搞了?停手一下吧做正點事好不好

政府煩耶

法律:我在跟你講話有沒有聽到?

政府你不要煩好不好

法律:我才講你兩句,你就說我煩,我只希望你能夠好好拚內政,整天只看到你在這邊為非作歹

政府吼,跑了啦!都是你害的啦拜託(起身離開)

 

旁白:那天 我只是因為受不了法律囉嗦,就衝出去誰知道,竟然......

 

ACT.5

 

國會議事的密室裡,政府和財團正對著國家機器操作著。

 

政府:他們的耶

財團:我知道啊之前我就剝削

政府:還有那些選民每次都被我欺騙

財團:他們

 

政府快點啦

財團:我看到商機了

政府:錢多一點錢多一點。

財團:好了咩

政府:加碼加碼。

財團:放了放了

政府:再多再多

財團:你不會快點通過服貿協議快點快點快賠死了啦快點通過。贊助贊助~來救我快點快點

政府來了.. 來了

財團:死了不要玩了

政府

財團:幹嘛啦?

政府你不要每次都這樣好不好

財團:不想玩了啦

政府你還有沒有資金啊? 我口袋好空喔

財團:沒了啦 !本年度都花光了

政府一開始不是叫你多一點嗎?

財團:你幹嘛自己不多

政府不要每次都這樣好不好

財團:好啦時間也差不多了,也該回家了。

政府不要我還要再玩一下

 

ACT.6

 

國會大門口

 

政府~財團!

財團:幹嗎?

政府手頭好緊我們兩個把錢都花完,再來你要幹嘛啊?

財團:沒有錢我們就只能回家

政府:拜託,我才不要回家咧,法律超兇的耶!去住你家啦!

財團:不行啦!

政府:為什麼不行?

財團:吼!我自己都自身難保了。

政府:哪有!

財團:而且股東會揍我。

政府:真的假的?

 

(人民慢慢地走過來)

人民:不好意思,我剛聽到你們兩個說手頭緊。我這裡剛好有個稅金,我還夠得過去,先讓你們運用。

政府:先收先收。

人民:對了,我叫阿民,我也常來這裡參觀,他們都叫我人民。

政府&財團:人民好。

政府:先把稅金收齊啦!

人民:你們好,我一個人住,我的房子還滿大的,歡迎你們來我家玩,玩累了就直接睡覺,沒問題的。

 

政府:你覺得咧?

財團:我覺得他怪怪的。

政府:看來就是個很奇怪的人啊!不要理他。

政府&財團:不要去不要去。

人民:我常常幫助一些弱勢的人,如果妳們不要來的話,也沒有關係,如果要來的話,我等下可以帶你們去銀行,領一些有價的喔!

政府:有東西可以拿耶!要不要去啊?

財團:好啦!不然去好了。

政府:去一下好了啦!

財團:好。

政府:那人民,我跟我朋友今天就去住你家囉。

人民:好啊!沒問題啊!那走啊!我們現在就去銀行領一些有價的。

政府:好啊!

人民:走走走~

 

ACT.7-1

 

人民銀行裡

 

政府:ㄟ!你去那邊 ~你去那邊。

政府:股票期貨,還有些小建案耶!

人民:都可以拿。

政府:謝謝人民。

 

ACT.7-2

 

政府:好多甜頭喔,有地皮耶!

財團:不要看地皮了啦!先拿甜頭啦。什麼都可以拿嗎人民?

人民:都可以拿。

財團:真的假的?

人民:對,隨便拿,你們隨便拿。

政府:真的可以嗎?

人民:可以拿,都拿。

政府:謝謝人民。

 

ACT.8-1

 

人民家

 

人民:你看~!你看這個財團,才炒了些地皮就滿足了,真的太遜了!

政府:這財團就是遜啦!

人民:嗯?聽你這麼說,你很黑喔?

政府:開玩笑,我超黑的好不好,我超會貪的啦!

人民:超會貪?很黑嘛!口才不錯喔,滿老實的啊?(開始對政府毛手毛腳)

 

政府:人民,你幹嘛啊?

人民:都幾歲了,還那麼害羞?我看你完全是不懂喔?

政府:懂什麼啊?

人民:你想懂,我房裡還有一些好賺的。

政府:好賺,是新協議喔?

人民:什麼新協議,比協議還刺激,還可以讓你開眼界喔!

政府:開眼界?

人民:對啊!來啦,來看就知道了~來啦!

政府:哎呀,人民,錢呢?

人民:錢拿著~來來來!

 

ACT.8-2

 

(進入房間)

 

政府:幹嘛啊人民?你怎麼有好多爭議提案喔?

人民:唉唷!那沒什麼,來看這個好賺的

政府:人民,這是什麼阿?

人民:唉唷,你害怕啦?來 ~~讓我拆拆。

政府:不要啦!

人民:讓我拆拆。

政府:不要啦!人民~~你幹嘛啊?

人民:讓我幫你一切重新啟動啊!

政府:人民,不要啦!

人民:聽話~ !!讓我拆拆。

(以粗魯的手段開始對付政府)

 

政府:不要!

 

政府:人民不要啦!人民不要 ~人民!

 

政府:人民不要啦 !人民~ 人民不要 ~~人民~~~人民~~~

 

ACT.8-3

 

(結束)

 

 

人民:這件事是我們兩個之間的秘密,你最好不要給我告訴其他政府。如果說出去,就給我小心一點,我一定會再回來,也不會這麼容易就放過你,你最好給我好好記住,懂嗎?

 

 

 

 

 

 

 

後記

 

改編至今年暑假的一部教育短片,劇情架構大家應該都很熟悉,我就不做過多的敘述。融合今年大埔事件中的核心「拆」的想法,希望與短片同樣以幽默戲謔的手法,呈現出很嚴肅的問題,從我所做的角色、劇情安排,大家應該可以略知一二吧?至於誰才是真正的受害者呢?就留給大家思考吧。

 

我是七年四班的,也許你們跟我一樣不喜歡參與政治,我知道我們都曾經受過任何集團的欺騙,我知道對我們來說,這成人世界真得太過複雜,我知道大家都不喜歡,被別人隨便扣帽子,我知道每個人都想要付出,卻不懂該如何表達那份愛心,我知道關於台灣的未來,你們都有自己的想法,我知道我們都願意為台灣的土地和人民工作,並且不要求任何回報,我知道...還有很多事情是我不知道的。

 

面對眼前的困境,真的需要塵歸塵,土歸土。過去的事過去的人過去的業障,就請們乖乖留級在過去吧。現在是屬於我們的,為何我們什麼事都沒做,一出生就要背負著『歷史共業』的詛咒,如此沉重難受的蝸殼,可不可拋棄掉?為何我們一定要承接累世所傳染下來的一切弊病,如此汙濁噬人的禮教,可不可不去負責?站在這親愛的土地上,我們可不可不再為他人而活,為自己的文化,為自己的人民、為我們的所愛而活?

 

眼見打著商業利益的怪手壓境,又有多少真善美的事物,被財團的巨輪所碾碎?又有多少單純美好的理念,被民代們的無情所犧牲?只是面對這些冷酷的我們,有誰不低語?有誰不憤慨?有誰不悲泣?有誰不希望一切可以RESET?看著下一代的笑容越來越少,背著越來越重的書包,前途卻越來越遠去。我們自己上班的時數越來越多,不敢面對越來越高的肝指數,夢想卻越來越破滅,難道這些是我們想要的嗎?難道就沒法可以改變嗎?難道人民只能無奈承受一切嗎?

 

這個問題,應該有很多人都曾這樣問過自己。

 

我想大家應該跟我同樣,已經受夠了台灣什麼事情,都一定要分藍綠色彩的傳統,藍綠是什麼小朋友?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台灣和人民而已。讓國民黨跪在狗頭鍘前等候審判結果,也讓民進黨吊在絞刑台上安心上路。民主民主,人民才是真正國家的主人,為何我們放任公僕踩在我們的頭上?為何我們眼見應該為我們服務的立法工具,卻不過我們的利益,只制定一些對他們自身相關的法案條例,或許過去因為我們的懶惰、我們的放任,讓權力慢慢地集中在少數人手中,絕對的權力,只會使人墮落。既然現在我們已經醒覺,對這種情況很有感,那即刻開始討回本來屬於我們的東西,現在我們所擁有的,都是前人一滴血、一把淚、一身汗去和威權所爭取來的,現在輪到我們為下一代,以及後代子孫的幸福生活,多付出一些了。

 

有可能你們會對社會運動有所顧忌,還有可能會對民粹產生疑問,但這些活動在有長久發展的民主國家當中,都是正常且頻繁的。那些會指責群眾的、那些會畏懼民粹的,真的有在每個議題上,站在人民的角度再思考嗎?人民本身並不會害怕民粹,唯有恐懼人民的黨派團體,才會說社運是不好的,也唯有擔憂自己的既得利益會有所損失的,才會攻擊民粹,人民是最善良,也是最無助的一群。所以,快點加入我們吧!

 

無論你選擇在鍵盤前燃燒,或是在街頭上怒吼,也無論你對台灣的夢想是怎樣,每個人都有自己表示愛的方式,每個人都能夠憑自己所能「Do one thing good for Taiwan 」。我相信我們並不孤單,我們是可以成為全亞州的榜樣,鼓舞鄰國的人民起而反抗強權,一次又一次前仆後繼的,一代傳一代始終如一,直到推倒那最龐大的邪惡政府,而在事情的發生之前,誰又會相信原來政府也會被強暴?

 

 

 

岳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