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鹿港

選自蔣勳《少年台灣》

蔣勳
早期移民的船舶在艱難的渡海之後,在這裡找到可以停泊的港灣,移民絕大部分是低階層的勞工,或在家鄉無法生存的農民,他們決定飄洋過海,乘一葉小舟,航行向不可知的未來世界。那個傳說中的富裕且美麗的島嶼,遙不可及,完全像民間神話故事裡虛無飄渺坐落在海上霞光裡的仙山。

夢想使人冒險,夢想使一群在飢餓或陷於災難中的人們忽然有了出走的浪漫念頭。對大部分這個港灣最初的窮苦卑賤和奴工的漢族移民而言,浪漫兩個字是他們貧乏生活中不曾存在的辭彙。

灰黃有一種介於存在與不存在的曖昧。像泥灘裡的螞蝗,陷在灰灰黃黃的的泥濘中,你踩牠,壓牠,打牠,打得扁扁的,看起來已經完全沒有生命的跡象,但是,你一離開,那灰灰黃黃的看來不存在的東西就開始蠕動了。

牠又活了過來,在灰灰黃黃的泥濘中鑽動,遇到一頭鹿,或一個人,就貼上去,不知不覺,吸著血,吸飽了,掉回泥濘裡,交配、繁殖,生產出更多灰灰黃黃的東西。

所以「福爾摩沙」竟是一個榮耀的詞彙嗎?或者,「福爾摩沙」只是歐羅巴下達掠奪與屠殺的口令的序幕嗎?比起很低卑很低卑的生存,「愛」這個字其實非常虛假。只要有機會,他們會盡全力自相殘殺

番社、泉州人、漳州人、客家人;鄰人在這個島嶼相互屠殺是長久的宿命,賣他們火藥,可以賺到鹿皮、稻殼,也可以讓他們自相殘殺!最重要的是讓他們自相殘殺,整個歐羅巴的王室都知道,亞洲大得是一頭巨象,吞不下去,只有讓他們自相殘殺!

原住民的頭目早已失勢,他們頭腦單純,很早就在爭奪的權謀中失去了競爭力,逐漸從富裕的港灣退走,被一步一步驅趕到深山靠狩獵為生。島嶼的生存法則其實是赤裸裸的弱肉強食!

歐羅巴的甲必丹被南中國海的一支艦隊擊敗,簽訂條約之後,整批人退回到印度支那半島。
婦人含著鄰人的竊竊私語,生下一名男嬰,她望著啼哭時嬰兒十分醜陋的臉,卻一心一意相信這男嬰將英挺地站在馬頭上聽母親講述父親的故事。




浪漫夢想?

台灣早期的移民,大多是大陸沿海資源貧瘠的地區,而那時的人,之所以最後會出海,多半是在故鄉難以存活下去,才會選擇找新天堂,而且台灣並不是他們「唯一」的選擇,而這部分的背景和思維,應該可與美國早期的拓荒者,彼此心態可以互相參照比對,也就可以從中明白他們內心的無奈和悲痛;那時人或許也是聽到傳聞,對那坐落海上的島嶼有許多不同的幻想,物產如何的豐富,機會如何地匯集,最後為了生存,也不去理會黑水溝怎樣九死一生,也不去考慮到台灣以後如何,反正就走一步算一步,而這種為了生存的出海,想必沒有什麼浪漫的成分在裡頭,更不用說夢想了,只有最現實的生存的慾望,好好生活下去都很困難了,哪有閒工夫去想夢想呢?

一個是披荊斬棘的想盡辦法求生,可是反觀我們現在呢?國內近幾年興起了一波出國工作的『風潮』,會用風潮這般的字眼,是真的覺得此風氣的興起,背後真的有盤根錯節看不到的黑影,仔細去觀察去分析,他們的出發點,真的跟生存扯不上邊,美其名的是環遊世界、增廣見聞,真的是如此嗎?還是不願意面對國內萎靡的士氣,不斷惡化的工作環境,看著政府施政持續令人失望,企業財團更是商業利益擺第一,眼見這樣的現象,而選擇逃到國外嗎?另外就是受到某些人的鼓吹煽動,並非出於真正自己的嚮往,想藉出國的經驗來滿足自己的虛榮心,當然少部分的人,我相信是真的有所圖謀,才會想要出國去找尋,可是絕大多數的人,會不會只為了出國而出國?難道在國內就生活不下去嗎?前者為了生存,為了活下去而移民,是很慘烈悲壯,聞之都令人惋惜,可是後者那所謂的出國,就很值得商榷及思考了。

我不會直接說誰對誰錯,只是認為後者的想法,看在祖先的眼中,是否會覺得我們過得太爽呢?祖先們,是一群在家鄉陷入貧窮或天災人禍的人,別無選擇只能向海外發展,正如蔣老師所說「浪漫」兩個字是他們不曾想過的,甚至會對於出國這件事感到不好意思吧?不太願意去跟外人講,他們是真的無法生存下去,可是我們呢?只因為不滿足眼前的生活,而選擇遠渡重洋,當然每個人絕對有每個人的壓力和痛苦,可是兩相比較起來,說實在的,我們這個年代的出國移民真的一點也不浪漫,如果要說是為了夢想,只能形容在這樣的現實環境中,這兩個字是受到極大的汙染,當然受到汙染的不只有夢想,還有在心中環抱這樣想法的我們。

踩不死、打不敗、壓不碎的人

由顏色為出發點,描寫台灣過往的移民,所經歷過的種種,比較常見的是拿小強來形容,而文中是以螞蝗旺盛的生命力,來代表那些歷經殖民政府的統治,就算身分低微、生活條件卑劣,可是他們重來就沒有放棄,如潮水般湧進這未知的環境,克服對於失敗的恐懼,這樣的性格從初期移民就播下良好的種子,到之後的日治時期,以及國民政府遷台,都持續的不斷發酵。

可以說我們今天台灣有這樣的成果,都應該感謝列祖列宗,過去在這片土地打拼所累積下的基礎,他們雖未留下確切的文字記載,卻是以行為當作榜樣的模式,將那份奮鬥果敢的精神,一代代的散播到這塊土地的每一個角落,而後接受日本文化的洗禮薰陶,雖然曾受到壓迫,受到不平等的對待,可是這種考驗對這片的土地的人民來說,怎麼可能會是第一次啊?當然也不會是最後一次,應該這樣說,我們就是為了面對這些難題,才會誕生在這片土地上,國民政府遷台後,這片土地更因此承載了來自四面八方而來的人,青春單純的夢想;無可奈何的嘆息;對她來說都是照單全收,用一句話來形容這樣的台灣,即是「海納百川,有乃大容」,包容接納不同的族群差異,融合曾經在這片土地所繁衍的文化,這就是屬於我們台灣的優點之一,我們自己本身的文化就很優秀,不僅包羅萬象,更是始終生生不息,可是,還有多少人記得我們自己所擁有的這一切。

只看現在眼前的話,的確會感到全世界的氛圍並不太樂觀,而國人所面對的處境相當棘手,可是,讓我們回憶看看,外在的環境有好過的一天嗎?台灣所遇到的挫敗和考驗,有哪一次是輕鬆容易過關的,就算如此,我們不是一次又一次撐過來了嗎?只是我在現今國內,聞到極度恐懼的氣味,很多都是在教育及社會受過傷害,難道只因為一兩次的創傷,就從此對世事噤聲嗎?我想那些移民所面對過的,絕對不會比我們簡單,他們都熬得過來了,更不用說現在更為優秀的我們,過往那些移民所留存下來的韌性和堅忍的精神,一直都存在於我們的體內,等待我們去重新喚醒它。

自古就愛自相殘殺


這句「只要有機會,他們會盡力自相殘殺」,還真的說的是一針見血,我能說台灣人的祖先們,大部分的都是由中國大陸移民過來的,環境雖然換了一個,但人士不變的,正因為如此,好的思維模式就這樣渡海來台,可是相反的壞習慣也原汁原味的被搬過來,中國人和台灣人骨子裡,都有一項「好爭鬥」的習性,只是這樣的習性會不會只要是人就會如此?又或是只要是動物都會有物競天擇的壓力,本來就需要經過不斷的鬥爭;競爭生存權、控制權、地盤權、交配權以繁衍下一代,這是動物的本性,我們人類不是很驕傲的稱呼自己為「萬物之靈」嗎?怎麼許多時候的所作所為,跟其他的動物還不是一樣,如此結果,何來人與禽獸之分別?

從以後的歷史去找線索,牛李黨爭(唐末)、新舊黨爭(宋)這是我較有印象,以前上面的人爭權奪利,花招可說早千奇百怪,而低層的平民百姓呢?爭得東西或許沒那麼大,但同樣想盡辦法要讓自己過得更好,將別人的東西,通通變成自己所有,這些念頭的延伸,就可以帶出文中,所描述的那樣自相殘殺的前因,強者去欺負弱者,貪得無厭的去霸凌安分守己的,這樣的情況,從古到今、由東到西都是如此,文中點出了一個我過往曾疏忽的問題,那就是「亞洲大的是一頭大象,吞不下去,只有讓他們自相殘殺」,以前的帝國主義和殖民主義的背後,其實是設法追求最高的自己國家利益,別人最後如何如何才不會去在意,最重要的是我們要有錢賺;和平盛世對那些軍火商人來說,根本是世界末日,他們所期盼的是亂世,越亂越好,反正受傷、死亡的是你們,我手中數著白花花的鈔票,多逍遙啊!看看現今的中東、日本、朝鮮半島,他們彼此武裝的較勁底下,會不會又是那些商人另一場賺錢的大夢呢?

亞洲在那些西方的人眼中,就像是隻沉睡的巨龍,二戰時,光一個日本就敢自己挑戰美國了,不知賞了美國人幾個耳光的武士道精神,可是讓那一代的人害怕至今,可是從日本之後,亞洲就沒有出過那樣團結,炮口一致對外的國家,反而是自相殘殺的戲碼一直在上演著,諸如國共內戰、南北韓、越戰,印度與巴基斯坦,還有其他許多國內的惡鬥,不只台灣人和中國人愛鬥,翻開上一個世紀戰後的歷史,只要是亞洲人就常常在自相殘殺,看著外國人眼裡,美洲人樂,歐洲人笑「哈哈!看看你們亞洲人多不團結阿!」而這樣的情況,最近慢慢出現變局,那就是中國從這樣的窘境中走出來,近幾年中國的強盛,想必是每個人都清楚的,錢和機會如繁星點點一般,反而現在輪到美洲人頭痛,歐洲人苦惱了,這不過是風水輪流轉,十年河東十年河西,你們強過富過囂張過,現在換別人而已,試問有誰可以一直都保持在高峰的呢?看看歐美各國這幾年光經濟就有那麼多問題,都自顧不暇了,也沒法再壓抑中國的崛起,當然中國自己內部也有許多待解決的問題,可是只要上頭拋出幾個針對性的議題,會發現他們國內的砲口,是非常整齊的對外轟炸,這部分群眾的操弄案例,從去年的釣魚台事件,所引發的反日運動中就能看出來。

有實力做大哥,想要上位,最重要的是態度要對啊!三不五時就對台灣文攻武嚇,處處壓迫我們,還拿一堆飛彈瞄準我們,誰會服氣啊!你們地那麼大人那麼多,卻這般的心胸狹窄,怎麼啦?該不會是怕我們台灣人吧?怕我們脫離你們的控制,重新站上世界的舞台,得到國際的認同,最後在世界各國的支持下宣布獨立,而最讓你們害怕的就是,怕國內的某些少數民族得到鼓舞,也隨之宣布獨立出去,造成向蘇聯解體那樣的結果,如此的結果,正式你們最害怕、也最恐懼的一件事吧?

想想看如果你們這樣的大哥,真的很有風度和魄力,吃好的睡好的,活得無憂無慮,我們當然很樂意跟隨你們的腳步,可是你們明明有能力做卻不做,還來怪我們不乖?反觀台灣的國內上演好幾年的藍綠惡鬥,真的有那麼好爭的嗎?如果有一天,中華民國或台灣都不見了,看你們在那邊爭什麼?或許現在眼前所爭的都是假議題,檯面下的利益輸送、比例分配、官商勾結才是真的,這部分新聞媒體不會報,政治人物也不會承認,企業主無國家認同,最後受苦的還是老百姓;從對岸的種種作為來看,他們最怕的就是我們團結起來,而該如何讓島內團結呢?這是一個好問題,就朝著大方向努力吧!雖然很難,但並非做不到,大家都將聰明才智放到弱肉強食上,而我只想將注意力放在這個點上。

全站熱搜

岳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