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2012第十五屆台北文學獎-散文組,結果:未獲獎
檢討在最下面




本文:


如果有機會讓你對台北說一句話,你會選哪一句呢?
我想到是過往學生生涯在課堂中,常聽到老師講的「某某某,抬頭看我」這句話背後帶有長輩的請求,也隱含了些微的威脅,我真的很想要對目前所處的台北,大聲地說出這句話,可是假若我真說出來,又會有多少人願意把頭抬起來呢?我對答案抱持著極為悲觀地看法。

國外學者不是常會做一些讓大家看了感到很無厘頭的研究嗎?不知道有沒有人針對近五十年來,人類的頭所看的角度進行統計整理,如果真的有哪一份資料,所得到的結果是否會像公園裡的溜滑梯一般,越來越低呢?

台北老了,頭都抬不起來了!
這是我對現在的台北的一種錯覺,整個都市真的就隨著我的年齡的增長,緩慢地老去,不只是整個台北,就連每天在街上所遇到的人,也常讓我會有這樣的錯覺,頭低到我兩隻眼睛都在在觀察他,對方也毫無知覺,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手中那所謂的「智慧型手機」,宛如那智慧型手機小小螢幕才是他真正所處的世界,而周遭現實的一切反而變成過眼雲煙,這樣的轉變,讓我感覺台北真的變老了,而且是那種無趣沉默的老人,人與人之間所能夠連接的,就只剩一個臉書上的好友,仰或是幾則通訊軟體裡面的訊息,我真的很想跟每一個人做朋友,也好想跟台北做面對面的聊天,可是當我看到每一個低頭苦讀的人,那四周搭建起各式手機造型的城堡時,我竟為之卻步。

曾經看過一則報導裡面提到「臉書及智慧型手機的出現,會讓原本就善於社交的人,更加沉迷於社交活動,而對於那些原本就不善於社交的人,只會將人與人之間的距離越拉越大」當時讀到這樣的論點為之拍手叫好,只是當這樣的情況實際發生在自己身上,才驚覺到自己居然是那種,面臨被社會所淘汰的老古董。

台北老了,頭都抬不起來了!
上班的早晨,踏著輕鬆愉快的心情走進捷運,才發現周圍瀰漫著不和諧的氣氛,原本應該是笑容滿面的莘莘學子,卻擺著一張撲克臉看著一本又一本的教科書,當然在看書還算好,絕大部分的人,像著了魔似的,對手中那台智慧型手機又畫又按的, 這樣反而讓我感覺到自己是環境裡的異類,一點都不敢把背包裡所放的書籍拿出來,當大家都這樣做的時候,不跟著一起做,總是不免令人心生惶恐,就好像我抬著頭望著他們,想要得到一些善意的眼光回應,但如此的渴望已經好久沒有得到滿足,所看到的都是黑壓壓地一片,無聲卻散發出冷漠的氣息,從什麼時候開始我所愛的台北,竟變成這樣一個「亞斯伯格症患者」社交困難、溝通障礙、因興趣狹隘而重複特定行為......。

台北老了,頭都抬不起來了!
下了班,每個人都變身不畏生死的勇者,奮不顧身的往巨龍大嘴般的捷運站擠,一脫上班時慵懶無力的精神,那一刻整個台北宛如重獲新生一樣,從悠久的沉睡當中醒了過來,也許現在台北給我的形象,就如同印象中日夜顛倒的患者一樣,日正當中之時是他準備昏昏欲睡的時刻,而如此濕冷的夜晚,卻反而是他狂歡的起點,我依然是站在捷運的候車處,四處觀察著周遭的所有人,試想經過一天繁重且漫長的工作與學習,想必每個人應該會呈現出疲憊倦怠的神情,可是結果我錯了。
           
剛好配合著台北愉悅的起床氣氛,每個人臉上洋溢著興奮、驚喜的表情,更加專注在手中那小小一台的智慧型手機「智慧啊!智慧啊!你可知道你無意間吃掉了我們多少天才了嗎?」台北雖然醒了,我才有機會看出他真實的年齡,他真的好老,曾經所擁有豐富的想像力與創造力,早就隨著歲月而逐漸流失,如今早就不知道搬遷到哪一個未知名的星球去定居,
怎麼沒有相關研究,來比較我們現在的人,創造能力和十年前來比是前進還是後退呢?看著那人手一台的智慧型怪物,我心中浮現了一個屬於我自己的答案,「科技果然來自於人性」。

台北老了,頭都抬不起來了!
我曾經不只一次的,詢問著長輩,希望從他們的口中來描繪出他們那個年代台北的樣貌,不知內心是否有種生在福中不知福的心理在作祟,總是感覺良好的以為以前的台北是有趣,是充滿好玩的事物,當時的台北的樣貌我也透過書籍與照片看到過,現在我們所看到寬廣大馬路,在三十、二十年前絕大部分都是水田,或是難以行走的石頭路,捷運都不捷運了,以前的年代根本沒有如此龐大的地下怪獸,永遠吃不飽填不滿,更不用說現在那人手一台的智慧型手機,你可以想像的到我們上一代的人,居然是用姑婆芋或荷葉在包裝各種魚、肉、豆腐嗎?這真的是太神奇了傑克,人手中抱著大包小包的以樹葉包的物品,那幅圖怎麼看都覺得充滿生命力,因為本身樹葉就是有生命的東西,會逐漸腐爛,連帶烘托著所包裹的物品,化腐朽為神奇,原本死的東西,又重新賦予了他生命。

或許正是因為這樣,我才會如此討厭智慧型手機, 可能是因為我自己先入為主的認為那東西是死的,沒有生命力的,很不喜歡把這樣的事物,一直握在手中深怕受到它的傳染,染上那死物的氣息,每天碰觸著那樣冰冷的機器,久了是否也讓我們習慣冷漠的個性,也讓台北的性格漸漸轉變為冷酷,提早老化了呢?

台北老了,頭都抬不起來了!
我也是近來才發現到,現代人日常生活中,大部分時間所接觸的都是冰冰冷冷不具生命的事物,悠遊卡、智慧型手機、電腦、掌上型遊樂器,甚至連捷運也是沒有生命的,相對於公車等大眾運輸,移動時依靠電腦做操作,人反而只是輔助而已,我所居住的板橋正上演著蓋大樓的競賽,一棟又一棟的豪宅大廈到處林立,如此是否象徵著整個都市不斷茁壯,讓然有種越來越年輕的誤會呢?有嗎?讓台北自己回答吧。

不只是人有逐漸走向死氣沉沉的趨勢,就連整個市容都像患有皮膚病的流浪狗一般,坑坑疤疤泛著水泥色的病斑,我是出生在經濟起飛後的台北,也早就習慣在這樣的都市叢林中冒險,可是過去我從來沒有去在意過上一代或上上代的長輩,外在環境的變化對他們內心所帶來的影響,會不會現在我們覺得普通的一個十字路口,或是路邊一棵毫不起眼的行道樹,在他們的心中,在二十年、三十年前,曾經上演刻骨銘心的愛戀情事,不然就是懷抱著青春熱情的奔騰歲月,台北本身並不會說話,但是處處充滿著各種故事,我從小就很喜歡聽故事,讓我們開始靜靜地傾聽台北訴說著他的故事。

台北老了,頭都抬不起來了!
我們現在所看的台北,絕對跟你我的長輩所看過的不一樣,正因為這樣,我現在很喜歡跟長輩們聊天,一方面可以學到很多人生經歷,也可以透過他們的回憶,依稀看到存在於過去台北各種的面向,而那些都是我一輩子都沒有機會去見識的,更是我的下一代,很難想像的到的,環境只是變動之一,最大的變動還是人與人間的距離,以前根本沒有什麼臉書、通訊軟體,上一代所熱中的是面對面的交陪搏感情,那樣可以互相碰觸到對方呼吸的交流,也是我現在最渴望的,可是處在現在的社交圈中,就算我內心在如何翻騰著熱情想要和對方聊天,可是我的熱情卻抵抗不了整個都市所背負的冷漠,我一股腦地想要往前衝,結果卻只在無形中帶給習慣現在流行的社交模式的人,異常沉重的壓力,為了不讓自己的善意,會對別人造成傷害,最後就乖乖成為無數個臉書好友之一,偶而點個讚留個言,或許到最後根本不是台北老了,而是我自己老了,不適合生存在這樣的時代。

台北老了,頭都抬不起來了!
說不適合有點太過頭了,可能只是還不適應現在的時代,所喜歡的都是舊時代的事物,有興趣的話題也都是年輕一代所不感興趣的,現在都這樣了,那到下一代的時候,生處在那樣的台北,我又該如何面對怎樣的心理壓力,現在都過不下去了,以後應該只會更嚴重吧?
未來會是怎麼樣的呢?環境應該會比現在還要科幻,我腦海中浮現電影第五元素的畫面,大家都在天空中飛來飛去,而越接近土地的區域早就因為空氣污染而不適合居住,只是這些畫面都是別人所想出來的未來。

我所幻想台北未來的樣子,在街道上根本看不到任何的車輛與人在走動,大家早就退化成為宅在家裡的人種,因為科技的先進,整個世界都構築在虛擬世界中,不用出門只需要戴上類似腦波機器,人就可以透過網路和世界各地的人做腦波聊天,想逛街就去虛擬百貨逛街,想出國也可以直接透過網路的世界去滿足,到了那個時代書籍、實體書、城市過往所發生過的小故事根本一點都不重要,因為完全不會有人去在意,大家只在意著刺激、驚喜、有趣的事物,面對面的溝通更是早就落伍了,在未來的網路世界,輕易地按幾個鍵就可以滿足一切社交需求,誰還跟你玩舊時代的那一套呢?那時我和台北一樣,早就老到連頭都抬不起來了!連為自己辯駁的能力也沒有,光想到未來可能會有那一天,就令我嚇出一身冷汗,就由我自己開始做點改變吧!

台北,請抬頭看我!
李白在他的春夜宴從弟桃李園序有一句話,最近讓我受用不少,那就是「陽春召我以煙景,大塊假我以文章」這也是以前讀我所不能體會的,現在越是身處在如此的台北當中,反而更能體內中對於大自然的那種的渴望,為何長輩們本身不會有如此強烈的渴望呢?或許就跟他們所成長的環境有關,過往的台北並沒有如此多的高樓建築,車輛更是少之又少,他們所處的就可以視為是整個大自然當中,處處充滿著有趣的事情,童年時的所見所聞,對於那一代的人可以說是影響得非常深遠,起跑點就已經不一樣了,現在又要面對智慧型的怪物,可以的話我真的很希望可以為台北注入一股年輕的生命,可以的話請抬起頭看我,我會為你們說上一個又一個有趣動人的故事,也替台北訴說著他的過往舊事,只希望你們不再頭低低的,希望可以一直說下去。

檢討:




去年寫這篇我花一個下午構思,一個晚上編排寫成,沒參考太多東西,純粹將自己的感覺寫出來,以當時的能力來說,就是達到那時的極限,這樣就妄想拿大獎?根本跟茂野一樣有自信啊!要說缺點的話就分三個大方向去思考:抒情部分還不夠感動人心,筆觸搔不到G點;寫景部分還不夠栩栩生動,筆法不夠華美;議論部分還不夠一針見血,筆鋒不夠銳利,文章好不好?優缺點在哪?寫的人應該最清楚,剩下的也不用講太多,笨蛋是沒有極限的,才不會因為這樣的失敗就放棄。



全站熱搜

岳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