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記得以前重考的時候,考作文,題目是什麼早忘記了,但閱卷老師給的評語,我一直都記得,不過是短短四個字「自行其是」,那時還懵懵懂懂,現在越來越能夠明白這句成語背後,是需要承擔多少壓力,面對數不清的考驗

我很喜歡的毛姆小說《月亮與六便士》,裡頭寫了這麼一個人。中年男子查理斯.斯特里克蘭德原本是證券市場經紀人,40歲左右,突然沒理由的,拋家棄子學畫畫,忍受一切貧窮困厄毫不在意。他住大溪地,畫到死亡降臨那一天。臨死前罹患痲瘋病,身體殘疾:但仍坐屋子內,畫著豔麗的、生命力蓬勃的壁畫。他走了,看似一無所有,卻留下傳世的藝術作品。

想不起來是先讀這本小說,還是先認識高更,反正現在這個為了極致的藝術,點燃自己的生命之火,勇往直前不理會旁人的生活法,深深的吸引著我,西方的畫家方面,我最喜歡的是梵谷、高更、莫格利亞尼,梵谷的瘋狂、莫格利亞尼的畫筆和個人情事,都是令我著迷的點,只是怎樣都比不上高更,當我看完他的傳記,閱讀毛姆的小說後,我想要成為的人,就是如此的模樣,那是過去找好久,才找到的完成版,也因為如此,重考時閱卷老師所寫的那評語,我總是會在睡前想起。

活著對我來是一件難熬的事情,可是我總是逃避不了它,早晨醒來的第一口氣,提醒著我他媽的還活著,既然要活著,那做什麼事情都要隨心所欲,曾經讀過這樣一段文章「活著,且堅持自己所信之念,是件奢侈的事情。在移動時代,堅持寫自己想寫的文章,堅持做自己想做的工作,堅持不隨波逐流,每一種堅持都似乎千斤重。堅持自己,不只要足夠心理上的存摺,還要勇氣面對可能的失敗。既說了「堅持」兩個字,那麼從一開始,它就帶了孤獨的預感。我很清楚自己這樣做,並非是為求一個堅持,個性也沒有很倔強和勇敢,不過是因為如果不這樣做,我會更想死。

就像「自行其是」這個成語的解釋,自己認為對的就做,不考慮別人的意見。我這樣的根本不適合活在團體裡,可是這個國家的教育、職場、社會,總是想盡辦法,把人綁在團體當中,對某些人來說是如魚得水,可是對我來說卻是水深火熱,明明大家想要的東西是如此的不一樣,就像我在寺廟裡最常看到的兩個成語「風調雨順」、「國泰民安」,前者是對自然的祈求,後者是對集體的一種期盼,或是希望大家都能夠遵守,講白的兩者都是在追求一種和諧,而打破和諧的人,就是全民公敵,便是該死,需要受到處罰


我他媽的從國中就開始經歷,這樣長大的人,怎麼可能會想要活在多數、團體裡面,在學校的時候,當一個好學生,不然就為了自己的以後未來,拼命讀書準備考試,出社會後,安安份份的賺錢養家,結婚生子,為了國家和社會盡一份力,這麼好統治,這麼愛聽話,妳們就去吧,別逼我跟你們一樣,看到你們這樣一群,我他媽的就反胃。

校有校規,國家有法律,都是前人制定下來的遊戲規則,我想要的是摸清它,搞懂底線在那,在那個邊緣自由自在,悠悠哉哉的過我的生活,不想服從誰的命令,也不願意去捧誰的纜趴,
的確每天認真工作,銀行裡的鈔票會慢慢的增加,可是這鈔票又不是只有你一個獨有,全世界的每個人都有一份,我想要創造的專屬我一個人,抬頭看,我發現到太陽,太陽和月亮一樣的確永遠,那我想要的就是那一顆太陽,別人用買的都買不到的。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岳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