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人,人都會死,所以我會死。

 

很簡單的邏輯推論,應該是每一個人都知道的事情,但是,是什麼讓我們人類選擇遺忘,或是不去思考這個問題,偏向及時行樂那一個部分。既然無法決定自己會被生到怎樣的家庭,怎樣的環境,怎樣的國家,但至少可以選擇,自己在死前要成為怎樣的人吧?

 

也許是因為醫學科技的進步,讓我們人類開始變得驕傲起來,自以為是的認為,自己明年的同一天,還能夠活在這個世界上。也許是因為沒有大規模的戰爭,有事情各國都坐下來談,讓我們人類不用去顛沛流離,不用煩惱下一秒會不會就此休止,既然可以不用煩惱這些,就把腦筋都花在該如何讓銀行的存摺上,數字後面的零能夠多上幾個,而且終其一生都在作這樣的事業。也許是因為我們都太過習慣,被資本建構的消費柵欄所圈養,忘記了過往人類和大自然搏鬥得那些過去,今天沒打到獵物,就準備餓肚子,這樣公平的過去,誰又有見過呢?君不見,人類永遠是勝利者,勝利到最後,只剩下自己,搞到被逆轉,成為那個唯一的失敗者。

 

因為活在這個時代,有太多事情會讓我們分心了,也有太多方式可以減輕我們的痛苦,更不用說放鬆到最後,連無常姓啥名誰都忘光了,這樣渾渾噩噩的活著,這樣旁若無人的活著,我自己認為真得不太好,在不知不覺的情況下,活過了三十歲,萬般的無奈,無數次的懇求,我他媽的還是三十歲,我受夠了,如果那個總管人類壽命的經理人願意,我希望下一秒就死去,既不成為破壞地球的共犯,也不去助長資本主義的肆虐,好嗎?這個問題我真的問到爛了,可是每天睡去之後,還是同樣的結果,我醒來,我在呼吸,我又為這個地球消耗更多氧氣,增加大量的二氧化碳,夠了吧?就到此為止。

 

回顧過往三十年,實在沒有什麼可以拿來說嘴的大事,也沒有什麼特別引以為傲的傑作,就像是一條海豚,迷失了方向擱淺在沙灘上,一直看著周遭的鄰人,想要學著他們走路,邯鄲學步的學著,學到最後,才發現自己本來是一條魚,根本不需要去學走路,只要發揮本來的能力-游泳,一樣可以有屬於自己的一片大海,任我自由的深沉飄浮,只是,這個發現來得太晚,我又還剩下多少時間了呢?

 

人終將一死,別在被什麼捨生取義所媚惑,專注在自己想要作的事情,有時間還可以慢慢摸索,沒時間了還摸什麼,面對永遠看不完的文藝,過去忘了去探索的島嶼,許多期待我去完成的下一部作品,我向壽命管理人請求了一段時間,五年,如果五年後什麼成果都沒有,你想要收回這個特許時間就收吧,我不會有說推遲,躺平等著你,如果能夠達成我想要成就的,那到時候再來談吧。

 

特許時間  

 

我在電腦的桌面建立了一個倒數時間,每天提醒自己沒剩下多少時間了,這種方式曾經在國中和高中考試前,曾經見過,有種世界末日倒數幾天的味道,那段時間應該身為人,最願意珍惜時光的日子,我想要找回那種被時間追著跑的勇氣,只是這次追著我的不是時間,而是死神,時間到,所得到的特許也會結束,我真的好害怕,感到顫抖,好想趕快拼,想拼就去拼吧,人死不過停止心跳,就算我的肉體投降了,但我的靈魂會戰鬥下去的。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岳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