攤開台南觀光地圖,只剩零星的點,尚未攻下,最低限度的市區劃分,每一個都去過、經過、遊過;借用別人的設定,草帽海賊團每經過一座島嶼,就會變得更強,那一個立志成為文學藝術家的人呢?

 

台灣現在有368個鄉鎮市區,每走過一個,他又能夠得到什嗎?當然現在這樣做並不是為了什麼,只為了追回些許逝去的青春, 可是究竟又真的追回了什麼?

來了台南之後才發現遲了,台南不再台南,中華強勢文化已在此統治了幾百年,才發現所謂台灣的定義,是經過竄改的,現在常聽到起源說,那是很傲慢的說法,後來者對原住者,強勢的多數對被消滅的少數。

所謂的台南,所謂的福爾摩沙,早就遺忘自己本來的樣貌,在漢人移入後,被粗魯野蠻的對待,現在當地政府不斷宣傳的西拉雅,無不經過細心包裝,拆開來才知道,內容物早就被城市開發給驅趕到繁華的邊緣裡,或是隱居在深山裡苟延殘喘,那些中華漢人帶入的習俗風格和假文明,不過是想在這片土地上,複製一座座的小中國。你媽的,這就是大家想要的台南嗎?

那時,我一心只想逃離台北,逃離文明,追求寧靜,享受緩慢,因為台北對熱情的人而言像是極地,對有夢的人而言像是攪拌機,對思考的人而言像是沙漠,這樣的困境叫我怎麼生活得下去,又怎麼可能想要在那邊終了一生。

我知道你捫或許不覺得。
我知道你們都有自己的想法?
我知道我們是不同的物種。
我不會勸你捫,你捫也別想改變我。
你捫描繪你捫的繁華夢
我追尋我的原始生活

最初,以為台南鄉下會有我想要找的,但是我錯了,太遲了,遲到那種純粹都長大成世故,遲到那原始也學會使用3C產品,遲到整座城市還沒來得及年輕就被迫蒼老。

這樣的台南,這樣的古都,並沒有帶走我太多東西,依舊熊熊的熱情,未完成的有夢,川流的思考,使得柔軟得更加柔軟,堅硬的亦然。

如果這是多數人所選擇、想要的結果,那我尊重民主,你捫想要,就自己去承擔那份責任,眼前這些才不是我想要的,在那一牆牆殘破斑駁的紅磚裏頭,壓著我想要的,只是拿不出來,上面被資本主義夾帶來的濃醇醉人的氣味壓著,下面被假文創之名行摧毀的政策頂著,還有許多人不時在牆上彩繪,各種歌功頌德。

我在這個被外人再創作過的古城,區與區之間流徒,古蹟與古蹟之間排回,因為探聽福爾摩沙的過往而覺醒。覺醒之人,絕對不會願意忍受如此的仿造,我相信台南它還活著,只是暫時被囚禁起來,我順著土地上所留下的線索,和外來政權所刻劃出來的封印,慢慢抽絲剝繭,消除與這片土地不相關的事物,以求打開封印,放出那個不久天日許多的原來的台南。

台南,等我,我一定要救你,你千萬要撐下去。隨著我累積到的能量,你脫出牢獄之日也越來越近。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岳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