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籍資料:

 

巴黎文學散步地圖

作者: 繆詠華
出版社:貓頭鷹
出版日期:2012/06/10

 

書籍導讀:

 

雨果寫下《鐘樓怪人》的住所,海明威跟費滋傑羅相識的咖啡館,喬治.歐威爾當洗碗工的飯店,王爾德跟新婚妻子度蜜月的旅館,卡謬、沙特、莒哈絲等人在二戰時反抗德軍的地下組織所在地……永遠千姿百態的巴黎裡,處處有故事。每個看似不經意的角落,都可能留有某位名人停駐的痕跡。

 

  巴黎曾讓多少人流連忘返,就曾讓多少人為它心醉。從來沒有一座城市擁有如此多的作家,也從來沒有一座城市能在所有人心中留下如此無法抹滅的地位。幾個世紀以來,巴黎不僅是靈感的泉源,也是最佳的文學場景,不但啟發了無數詩人和作家,更見證了文學思潮的湧現。巴黎是花都、是光明之城、是一席永恆的饗宴。

 

徐志摩:「到過巴黎的一定不會再稀罕天堂。」

蕭邦:「巴黎有你希望的一切。」

米勒:「今天我坐在巴黎的克利希廣場,這個世界是對是錯,是好是壞,全都不重要了。」

蒙田:「巴黎是法蘭西的榮耀。」

 

 

讀後感:

 

從今年諾貝爾文學獎公布之後,得獎又是法國人,我先是整理了一份世界各國諾貝爾文學獎的人數統計,至今為止,法國總共出了14位得獎者,還有許多其實是與法國有關係的,到底是什麼原因,讓法國可以產出如此大量的文學獎得主,而身為法國首都的巴黎,又在其中扮演了怎樣的角色,因為好奇,我開始看許多有關法國的書籍。

 

關於法國文學,如果要我馬上講出各種文體,自己所喜歡的作家,可以很快的各舉一位,,當然是波特萊爾,我是因為芥川龍之介的「人生不如一行波特萊爾」,而開始喜歡讀詩和寫詩的;小說,應該是莫泊桑和卡繆在競爭,當然莫泊桑勝算比較大,我所追求的短篇小說,就是莫泊桑所寫得那樣;戲劇,排首位的是莫里哀,我是從志文出版的新潮文庫編號243「莫里哀故事集」後,就開始喜歡戲劇,後來也買了正式版的劇本,哲學方面,我自己哲學思維是「懷疑-思考-反抗」,這就對應到三位哲學大師,笛卡爾-伏爾泰-卡繆,這是我自己讀了他們的著作之後,所慢慢形成的哲學態度,最後不得不提,他們都是去年(2013)我才開始認識的。

 

這就出現了一個問題,會不會我特別在意的諾貝爾文學獎,不去算法國他們的國人,在國外事實上,除了幾個特別有名的以外,對一般的民眾來說,大家根本不認識他們,就像2013年之前的我一般,完全不會知道法國出了那麼多詩人和藝術家,除非自己本身對文學和藝術有興趣的人外,實際上大眾,並不會特別熟知這些人,可能也就只有聽過,但並不一定會對他們有什麼特殊的感情。

 

像是他導讀裡所寫的,除了雨果、海明威、蕭邦,其他人如果我沒有進一步深究了解,根本不會知道他們是誰,對於法國的觀念印象,可能就只會停留在很世俗大眾的階段,認為法國是時尚、美食、文化、藝術都高於我自己所居住這塊土地的地方,對於比自己好的地方,往往會出現莫名奇妙的嚮往和崇拜,如果不是相關科系或有興趣的人,誰會知道卡繆、沙特,以及歷代所出生的名人。

 

我不知道,現在學校在教導國文、英文時,所用的教材和教法,還跟以前一不一樣,在我求學的時候,我所接觸的東西是非常狹隘的,除了中國和台灣作家的文章以外,對於其他國家的文學,根本是一無所知,會認識他們,反而是在歷史課本裡,扯到世界文化史的部分,介紹思潮的變動,可是往往只提到一個人名、一本著作,除此之外,當時的我,並沒有與他們產生連接,我跟他們沒有太多感情,也不知道他們的故事,或許有些人,早在國高中就開始閱讀他們的作品,而我真的一直等到2013年才開始。

 

既然開始了,一步接著一步往前走。只是回想過去的教育,我們真的有打算讓我們的學生有世界觀嗎?那為何在課本的編寫選文上,還是只選擇中國和台灣作家所寫的呢?我並沒有說他們寫得不好,但讓學生更早能夠知道,甚至對其他國家產生興趣,把那些文章編進課本,不是一個很好的選擇嗎?我想這邊與政府所抱持的「政經重於文藝」的思維有關。

 

「政經重於文藝」這從我之前寫得一篇短文《給我一條有故事的路名》,開始抓到了一點關鍵,而這個關鍵就使得法國巴黎和台灣台北,之間的距離,完全不是用錢可以填補的。

在我的想法裡,台灣這個地理位置,和所處的時空背景,一直擁有著創造出世界級的文學或藝術的條件,我之所以會這樣想,因為在我們的左邊,喘息著一個集悠久的中華沙文主義,和一切向錢看蓬勃發展的資本主義的中國,他的興起他的強盛,絕對不是偶然,這樣龐大的經濟壓力,和全球前幾強的軍事力,可是一直都沒有從我們所生活的天空,移開他那朵壟罩的陰影,再來看看右邊有什麼,越過廣大的太平洋,肆虐、吞噬、宰割全球的美國帝國主義,操弄影響著各國的政治,只追求自己國家的利益,從來沒有去在意小國人民想要的是什麼,身處這兩者之間,每天每月每年每人,這樣被壓縮、逼迫、霸凌、欺負,這種困境,讓我聯想到帝俄時代,蘇聯所產生那一大票的作家和藝術家,正因為他們拿出自己的生命去對抗那無法抵抗的邪惡,才因此換來世界文學史上,絕對不容別人忽視的俄國文學,台灣還不只一股威脅呢!內憂外患之下,這些條件難道還不夠嗎?我相信這座島嶼這邊的人,一定可以創造出讓世紀驚艷的文學和藝術作品,我也相信自己能夠。

 

將台灣擺到法國之前,我們就像是一個小朋友,因為他們的歷史是如何的悠久、他們的民族是如何多元融合,我們跳脫了過往要同化對方的思維,選擇接受和尊重其他民族,這種行為是一直持續進行著,文化也是一直在成長和蛻變,而巴黎的歲數,更是比台北,甚至是台南,都還要長壽,這樣的想法,在我離開台北,來到台南生活之後,才慢慢發現如此的差別;年長有年長的沉穩歷練,年輕有年輕的好動多變,如果台灣是一個年輕人,或是一個小孩,你希望教會他什麼呢?又願意給他看怎樣的背影長大?我的答案,先保密,等以後再說吧!

 

我有我的責任,份內一定要完成的事情,你們也有你們的,一起加油吧!

 

 

岳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