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有天堂,下有蘇杭」。
長久以來,人們印象中杭州的名片是西湖與雷峰塔。
千百年來,伴隨著許仙與白蛇浪漫傳說的口口相傳
這座城市更多留給人們的是他獨有的浪漫情懷。

但杭州同樣不缺網遊戲,在這個將許仙與白蛇傳說
聶小倩與寧釆臣愛情故事口口相傳的城市理。
網遊戲的出現並不令人奇怪——
如果我們將之視為是一種藝術表現方式的話
那麼類似於《倩女幽魂》、《神仙傳》這樣網遊戲的出現
不過是將杭州人本身所熱愛的愛情故事用電影之外的方式表達而已。




而事實上,杭州的網遊戲產業起步也並不晚,早在2004年
他們就有了邊鋒集團這樣成功的棋牌遊戲戲平台。
而也是在同年,以杭州萬向通信集團立項網遊戲《十面埋伏》為標志
宣告了杭州本土網遊戲企業的出現。
如以這樣的眼光來看的話
他幾乎是第一批響應「民族網路遊戲戲出版工程」的城市之一……

杭州,基礎良好的網遊戲城市

事實上,相對於成都,杭州的網遊戲行業要顯得更有先天優勢
由於蒞臨長江三角洲這一中國最具發展潛力的經濟版塊的核心位置
這使得杭州在資金方面遠比成都充裕—僅在中國網遊戲產業起步的2002年
浙江省注冊資本達到1000萬元以上的私營企業數目就達到了3348萬戶
而在信息產業部最新公布的2010年全國百強企業名單中
來自於杭州的企業也占據了其中12家
而在百強軟件企業名單中,來自於杭州的百強企業也擁有10家。

先天性的資金優勢使得杭州
無論在互聯網領域還是網路遊戲戲領域都不落於人後
一個有據可考的事實是;做為當今中國電子商務的巨頭之一
淘寶網正是從浙江杭州起步成就了今日的事業。而在網路遊戲戲行業中
盡管杭州有端網遊戲企業起步較晚—
直到2004年才有萬向集團攜《十面埋伏》進軍網路遊戲戲產業
但在休閑棋牌領域,在這一年杭州已經湧現出了
「杭州邊鋒」這樣成功的企業並被後來國內著名的網遊戲上市公司盛大收購。

這樣的成功也給了杭州政府以鼓舞
伴隨著2004年國家新聞出版署「民族網遊戲出版工程」和
隨後四年中國網遊戲的飛速發展
杭州市政府也出台了
一系列優惠性政策以吸引網遊戲人才入駐並鼓勵本土網遊戲企業的發展。
這使得杭州一度成為全中國對網遊戲支持力度最大的城市之一
被巨人收購的杭州雪狼工作室CEO秦玉就向《遊戲戲預言家》
介紹到:「在今天,雪狼旗下的產品《仙途》
不但可以每年申請到兩、三項基金
同時市政府還願意提供免費的辦公場地。

這種發展到了2010年似乎初步見到成效
以九城在2010年初高調宣布1.4億美元收購杭州火雨工作室為標志
杭州本土網遊戲企業開始逐漸在這一年走上前台。
除火雨外,雪狼、樂港、泛城等一批本土網遊戲企業也先後為人所熟知
而來自於杭州當地媒體的統計。截止到2011年末
杭州本土已經擁有超過100家網遊戲企業
年產值達到10億元人民幣,已接近當前「第五城」成都的一半。

而恰恰是在2010年的下半年,有感於這種鼓舞
杭州市政府再一次出台了
《關於鼓勵為文化創意企業提供融資服務的實施意見》(下簡稱:《意見》)
《意見》明確鼓勵金融機搆與市文創辦簽訂合作協議
建立文化創意產業融資戰略合作機制,加大文化創意產業信貸投放力度
建立符合文化創意企業特點的貸款審批流程
對我市重點支持的文化創意項目和企業
開辟貸款「綠色通道」。
這種進一步的激勵不但促使並保證了杭州本土網遊戲企業的進一步發展
更使得越來越多的上市公司將目光投向了杭州這一重鎮。
從2010年末到2011年初,九城、完美世界、網易
等幾家上市公司先後在杭州召開盛大的新聞發布會
而以《倩女幽魂》、《神仙傳》等一批杭州工作室研發的網遊戲出現為標志
種種跡象似乎都表明,杭本土州網遊戲景噴並崛起的時機要到了。

杭州之困,高級人才缺口

中國網遊戲行業需要不需要杭州?答案顯然是肯定的
這從巨人收購雪狼,九城收購火雨就可以看到一些端倪
一個事實是,一度做為杭州本土研發企業的驕傲與代表之一
雪狼工作室此前曾經引發了
巨人網路「贏在巨人」、光宇華夏「曙光計劃」與盛大網路「18基金」
業內三大投資計劃的關注與爭搶,甚至在雪狼確定加盟巨人之後
有傳聞聲稱時任光宇「曙光計劃」
負責人楊依志將自己關在房間內大哭三日
足見其重視程度。

但與其它任何一個發展中的網遊戲城市相同的是
做為一個以「自研起家」為主的網遊戲城市
一方面杭州面臨著與成都等其它網遊戲城市相同的「運營之困」。
而在另一方面,來自於高級人才的缺口更是讓杭州企業頭疼不已。
而這一缺口早在幾年前就曾經清晰的顯現出來
做為杭州較早進軍網遊戲之一的杭州萬向通信
其在進軍之後卻沒有將研發團隊放在杭州本地而是直接進軍北京
究其原因
萬向通信一語道破天機:「相對於杭州來講
北京和上海這樣的傳統網遊戲核心領域更容易招攬到人才。」

事實上,相對於成都、北京等地
杭州本地擁有浙江大學、浙江理工大學、杭州大學等知名院校
同時遊戲戲學院早在2004年就曾將杭州做為重點校區。
從理論上來講,杭州擁有充分的網遊戲研發人才
但《遊戲預言家》經過調查後得知
杭州本地輸出的網遊戲人才更多為杭州貢獻的是初級的遊戲戲策劃與美工
其中後者占據了整個人才輸出的60%
而做為比較關鍵的程序特別是各家都缺的底層程序
由於蒞臨中國網遊戲核心城市上海的緣固
這使得大批畢業生在畢業之後都將
就業首選放在了離杭州相隔僅176.7公里的上海。
而後者做為中國網遊戲兩大核心城市之一
有數據統計,全中國有50%的行業從業者聚集於上海。

這樣的現象使得杭州的有端網遊戲長期只能處於小打小鬧階段
杭州萬向通信集團的《十面埋伏》
是杭州有據可考的第一款立項研發的有端網遊戲
這款套用了張藝謀同名電影做為背景的網遊戲立項於2004年
在初時也的確曾引發過轟動。但時間過去了7年
今天《十面埋伏》不但早已改名為《俠客列傳》
就連研發商也由萬向通信換成了上海天遊戲。
寧資海曾經創辦的杭州天暢也曾憑《大唐風云》
在中國遊戲戲產業掀起一陣波瀾
但最終的結果也是公司被迫黯然出售
誠然,在時間進入到2011年之後
杭州本土的確出現了《倩女幽魂》、《神仙傳》




這樣質量優秀的大型客戶端網路遊戲戲
但應該看到的是這些遊戲戲的研發商背後
有一個更為強大的資本集團做為支撐
《倩女幽魂》的研發商是網易杭州研究院
這原本就是網易公司為增添旗下研發力量而在杭州設立的分支機搆。
而《神仙傳》是火雨工作室研發,但在背後亦有上市公司九城撐腰。
直到今天為止,杭州本土注冊的網遊戲廠商
尚沒有開發出一款成功的有端網路遊戲戲。

這樣的現象使得杭州更多
成為了人才的交流中心而非是類似於上海一樣的匯聚中心
在類似於網易杭州研究院、雪狼、火雨
這樣背後有強大上市公司做為資本撐腰的研發團隊尚好
在一些本土的研發團隊中
更多的人將杭州的從業經歷做為簡歷上添金的資本之一
加盟一個團隊。在積累一兩年的經驗之後
便有機會跳到上海的中型甚至是大型網遊戲公司
限於城市特征,杭州對於網遊戲人才並非沒有吸引力
但在成功吸引之後卻缺乏足夠的凝聚力。

「網遊戲行業在跳槽之後工資增長5倍是正常的事
投資人本身對行業不了解,往往挖人、挖團隊。
一旦被盯上,對方不但提供高薪,還會送出干股。」
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杭州本土網遊戲企業VP級人物這樣像記者表示。
據他透露,在當前的杭州一些網遊戲企業中
網遊戲開發人才的流失已經從個人為主漸漸演變成一鍋端式的團隊遷移。

類似於此的事件往往令杭州本土網遊戲企業防不勝防
做為杭州本土較為知名的網頁遊戲戲運營商
樂港科技CEO陳博用「兩頭通的水池」
來形容杭州本土網遊戲企業人才的流失
在最高峰的時候,他曾經在一個月之內招收了40餘名新員工
但與此同時老員工流失的就有20名。
而在2010年末時,曾為樂港做出當家產品《熱血三國》的研發團隊
被志在進軍網頁遊戲戲的中青寶網集體挖角至深圳
並注資3000萬成立新公司。

輕遊戲戲之都,杭州突破口

相對於在大型客戶端網遊戲領域的不溫不火
杭州網遊戲企業近兩年在輕遊戲戲領域的崛起令人矚目。

伴隨著2010年末網頁遊戲戲領域的突破發力
杭州本土的一批網頁遊戲戲企業如樂港、泛城也開始為人所關注。
相對於許多後來者在2011年才開始投入這塊領域不同的是
杭州已經在網頁遊戲戲為主的輕遊戲戲領域發展了三年之多。

提起《熱血三國》,樂港CEO陳博有掩飾不住的驕傲
面對記者他表示:「這款遊戲戲在所有的平台、渠道上都運營過
大家對網頁遊戲戲的市場價值認可也是從這款產品開始的
他是網頁遊戲戲領域中認知度最高,山寨程度也最高的產品。」
而在2010年末,《熱血三國》
團隊被國內的A股上市公司中青寶網集體挖角至深圳
也證明了這款產品的成功。

不僅僅是樂港、泛城、久尚、遊戲龍等一批杭州網頁遊戲戲企業的興起
給了人們重新審視杭州網遊戲行業的機會
與大型有端網遊戲同質化嚴重,市場商業模式已經固定相比
網頁遊戲戲領域尚入於「戰國時代」,盡管有一些產品嘗到了甜頭
但是尚沒有太成功的商業模式,而這恰恰給了杭州網遊戲企業以機會
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杭州網頁遊戲戲運營商VP級人物這樣表示。

而更為重要的是,相對於有端網遊戲,網頁遊戲戲的技術門檻相對較低
這在一定程度上可以緩解杭州網遊戲企業人才流動性過大的劣勢
盡管在有端網遊戲領域依靠山寨
以及快速復制撈取第一桶金的模式早已過時
但在網頁遊戲戲領域
這一過程尚在進行當中並且對於一些發展中廠商來講仍然行之有效。

杭州網遊戲企業缺乏高端人才,但本身對於創意卻並不缺乏
這使得他們在輕遊戲戲領域得已有更大的發揮空間
一個鮮為人知的事實是
現如今在Android手機平台上受眾頗高的手機遊戲戲《切水果》
其開發團隊卓亨科技卻是一家不折不扣的杭州本土本土研發企業
而據公司創始人張黃囑向記者介紹
在所有的公司原創作品中
《切水果》是最令他不滿意的一款,但卻是最成功的一個
而除這款產品之外
卓亨科技開發的手機遊戲戲《投籃》目前下載量也已經超過了700萬次
名列體育類手機遊戲戲下載榜之首。而在安卓電子市場全球排行榜中
前二十名的遊戲戲中有5款來自於卓亨科技,其遊戲戲總下載量超過4000萬
而相比之下,中國其它手機遊戲戲團隊的下載成績不到100萬。

「無論是網頁遊戲戲還是手機遊戲戲,他們都是未來兩年新的增長點
尚沒有固定的商業模式。」在接受《遊戲戲預言家》釆訪時
一位杭州網遊戲企業的負責人這樣表示,他認為杭州本身並不缺乏創意
而輕遊戲戲領域的低門檻恰恰在某種程度上
與杭州本身所倡導的「小資情調」與「浪漫情懷」所相吻合。

對此,張黃囑卻令有一番看法;「安卓市場的盈利模式很簡單
玩遊戲戲時點一下內置廣告,開發團隊就有錢拿,但不會很多。
不過現在很多風投機搆想給我們錢,我們都在謹慎的考察。」
商業模式的簡單使得遊戲戲本身更偏重於產品導向
這與大型有端網遊戲所涉及的付費模式相比
無疑可以令研發人員將更多的焦點聚集
在如何令玩家感受到遊戲戲的樂趣上面。

在新鮮的市場上,很多都是未知數。
一位杭州網遊戲企業從業者這樣向《遊戲戲預言家》表示。
而也正是因為這種未知數,結合杭州企業本身強大的資金背景
使得杭州網遊戲企業在這塊新興的「輕遊戲戲領域」更富有競爭力。
來自於易觀國際的數據顯示
在未來兩年,我國3G手機用戶將達到3億人次。

而網頁遊戲戲市場規模在2011年也將於2010年的41.9億突破至60億
相對於大型有端遊戲戲的慘烈競爭
在「輕遊戲戲」領域煥發出的勃勃生機無疑更令人矚目
而杭州企業的先行則無疑使得他們率先占據了行業的橋頭堡
也許在未來的三至五年,結合杭州本土的資金以及創意
杭州會將自己打造成為
一個與現有網遊戲重鎮全然不同的「中國輕遊戲戲之都」。

這不是夢想。

目前有兩種說法,一種是說90%的開發者賺不到錢
一種是認為人人有機會一夜暴富。張黃矚兩個都贊同
但也明白成為後者很難:「當初不選擇開發蘋果的應用程序
是因為那套商業模式帶來的成績是可以預測的
但新鮮的安卓市場上,有很多未知數。」
這種未知,可能讓張黃矚一夜回到解放前,同樣可能成為中國的「小鳥」。

全站熱搜

岳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