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我在與平時一樣的時間醒來,走出房間,才發現前廳還是暗的,看起來初音沒有起來,往後面的廚房走,到浴室前才看到初音昨天穿的衣服,很凌亂的放在洗衣籃裡,她昨天是真的累壞了,之前衣服都換很整齊的放著,昨晚就這樣隨手一丟,洗完澡就去睡了。

 

我照這段時間以來的習慣,操作著牆上的料理面板,準備自己的早餐,也順便為初音準備了一份,在廚房忙的時候,多看了樓梯一眼,心裡想「要上去叫她嗎?可是她不希望別人跑上去,我還是等她自己起來吧!」將早餐拿到前廳,也不多做等待,就開始吃起早餐來,一直到我吃完早餐,在收拾自己用的餐具時,初音才從走廊走出來。

 

初音換上居家服,白色特大號的寬鬆上衣,邊走邊打著哈欠說:「你早啊!」看向桌上「嘿,你還有幫我準備早餐,那我就不客氣啦!」初音很自在的坐下開始享用她回來後的第一份早餐,我則繼續做著自己收拾的動作。

 

我從後面走回來後,便坐在她面前,初音倒是很主動的,打聽起我這段時間做了什麼,我大部分都照實告訴她,唯獨她問起我都看那些書時,我趕緊將昨晚睡前整理好的說詞,照搬出來回應她,關於異世界的故事背景,全部被我改成了現實世界中,某個歷史的朝代,原本戀愛和後宮的情節,也被我說成了尋寶冒險的故事。

 

起初,初音還聽得很有興趣的樣子,但是當我說出是尋寶探險的故事後,馬上表現出對我說的話,絲毫一點興趣也沒有,反而是我自己編故事上了癮,一連說了好長一段的故事內容,才發現初音都沒有反應,才停頓下來,轉換話題問她:「你們調查的進度順利嗎?」初音像是等我這句話等很久了,馬上開始分享,她們和我分別後所發生的事。

 

「我們兩個」初音稍微打起精神來,說著「加上早已經在大門外等待的調查隊員,一行人二十人,立即向南奔波到前線基地,到達基地已經是三天後,基地內外架設著各式各樣的防禦工事,和裡面留守人員交接後,才知道亂碼區在這段時間,照它日侵蝕的速度,已經來到了距離南基地,,還剩兩個月的路程,而且侵蝕的速度不減反增,更產出大量的亂碼怪,在先遣據點以南的荒原亂竄著。

 

休整一天後,我們又往南來到了先遣據點,和先遣隊會合,開始進行調查工作。我的任務,便是保護調查隊,能夠安全的對亂碼區進行採樣分析,主要是希望找出這些亂碼區生成的原因,以及有沒有辦法來遏止它侵蝕的速度,因為亂碼區本身帶有強腐蝕性,所以我們只能和邊界保持一天的距離,透過機械手臂,遠距離對亂碼區進行掃描,也因為無法直接採樣,造成分析工作異常緩慢,就算我們已經帶上基地中幾位菁英的科學家,可是他們對亂碼區的內容,及為何會生成,一直找不出合理的解答。

 

在他們分析工作遇到困難的同時,我和巡音所在的守備隊,也沒有閒著,在好幾波混亂的亂碼怪的侵襲當中,拯救著我們的調查隊成員,我們發現亂碼怪能夠吞噬任何有形的物質,像是弓箭、子彈、火炮之類遠程武器,不管對它們發射幾百發,它們都像是沒事一樣,繼續向我們所挖的壕溝推進。

 

在危急時刻,還是多虧巡音急躁的個性,她看到我陷入危險,便將手邊所有摸得到的物品,都往亂碼怪面前砸,砸了許多物品,同樣阻擋不了亂碼怪的步伐,直到她把剛好移到她身邊的掃地機器人,舉起來丟向那群圍著我的亂碼怪,情況瞬間扭轉,那些亂碼怪居然一副很畏懼掃地機器人。

 

原本躁動不已的亂碼怪,開始整齊的在掃地機器人面前,乖乖的排成一列,任由機器人將它們吸進機器裡,我們一夥人被眼前的劇變所吸引,忘了要逃跑的念頭,完全停下手邊的工作,看著掃地機器人神奇的表演,沒多久的功夫,原本那群襲擊我們的亂碼怪,就這樣被吸得一乾二淨。」

 

聽初音講她們調查工作不順利,真的很替她們擔心,亂碼區的問題找不到解決辦法,亂碼怪源源不絕的侵擾,誰想的到最後的救世主,會是掃地機器人!?聽到機器人整治亂碼怪的片段,讓我情緒一時激動起來,不自主的脫口而出說:「這麼說亂碼怪的危機,完全解除了,妳們可以專心調查亂碼區了?」

 

初音嘆了一口氣,抱怨著說:「我們原本也是這樣認為,可是當我們靠近那幾台被丟向亂碼怪的掃地機器人,才發現它們都已經停止運轉,靜靜的立在那邊,看起來是故障了,我想將機器人帶回據點去維修,伸手一拉,馬上感覺到異常沉重的反饋感,我喊上守備隊中,幾位力量較大的成員,幾個人同時出力,想試圖移動機器人,可是那些本來很輕巧的機體,無論我們使上多大的力,還是一動都不動,依舊死死的釘在沙地上。

 

經過隊內的討論結果,認為機器人吃掉那些亂碼怪後,本身的狀態也受到改變,雖然我們發現到掃地機器人,可以用來對付亂碼怪,可是功用只有一次性,用完我們便失去對它們的掌控。」

 

只能用一次?用完就沒辦法回收了喔,我沒有在現場看,很好奇那些機器人到底怎麼了,抓緊機會的問說:「那些故障的機器人,就完全沒用了?」

 

初音聽完我的問題,又繼續說下去「我們在那邊也有想過這個問題,隔天又從據點帶了幾台全新的掃地機器人,擺在那些已經故障的機體旁邊,然後其他人遠離它們,由我用槍遠遠的破壞那些故障的,正如現場某些人推測的那樣,當機器人爆炸毀壞時,先前被它們吸收的亂碼怪,便像解除封印一樣,從機器人炸開的殘骸當中冒出來,可是又立即被我們放在一旁的機器人所吸進去。

 

「那天後,分析和調查的任務照舊進行著,我和巡音以及其他守備隊的成員,多了一項任務,便是去計算一台掃地機器人,能夠吸除多少的亂碼怪,直到它進入死機的狀態。」說著初音臉紅了起來。

 

「我的算數一直很差,好幾次都算錯,我們是分兩組進行,因為先遣據點的掃地機器人數量有限,實驗沒多久就用完了,後來還是靠著調查隊中,比較了解機械的人,在空閒時間,以據點現有的資源,經過打散和重組的方式,組合出機器人供我們測試。

 

我們實驗組這裡總共八個人,四個人一組,靠近那些不時由邊界產出的亂碼怪,一人負責拿機器人定位,另一位負責計算機器人吞噬的數量,後面兩人則是隨時注意周遭狀況,我因為出錯太多次,自己都受不了自己,主動要求去擔任後衛的任務,我們這邊的實驗進度很順利,很快的發現到每一台機器人,總共可以吸收五十隻亂碼怪。

 

之後又記錄到,當機器人吞噬二十隻亂碼怪時,便逐漸脫離我們控制,開始出現在原地打轉的情況,還好我們趕在機器人用完之前,將實驗完成,只是另一邊分析亂碼區的進度,就相當不順利。

 

因為採收的樣本,本身具高度的腐蝕效果,所以他們完全只能依靠機械手臂,進行遠端實驗,這些都拉長他們分析的時間,而且前面十天可以說是都在原地繞圈,就算先遣隊他們已經在那待了兩個月,可是還是無法解析出亂碼產生的原因,究竟是什麼。」初音很平靜的說著。

 

我在現界的工作,並非程式人員,較多的時候,都只是在進行功能測試,對於異界內部,和它背後的程式怎麼運作,並不是很了解,聽到她們調查進度遇到困難,也只能乾著急,順勢問初音說;「那妳們怎麼又在外面多花了十天的時間,如果進度緩慢的話,怎麼不先回來找綠牛他們?」

 

「因為遇到意料之外的事。」初音原本口氣還一派輕鬆,瞬間沉重了起來「雖然亂碼怪的危機,得到顯著的改善,可是亂碼區本身,卻在短短幾天內,又產生兇猛的變化,我們的先遣據點,本來距離邊界,還有兩萬步的距離,而這其中除了原有的標記之外,還插了一個又一個死機的掃地機器人,有一天起來,觀察員驚訝的發現到,亂碼區侵蝕的速度加快,不但速度加快,而且亂碼怪出現的頻率也縮短。

 

一開始我對亂碼區侵蝕的速度,很後知後覺,直到我發現有好幾台,做實驗用後死機的機器人,明明昨天看還在遠方,可是沒隔多久,就突然消失不見,才察覺到亂碼區,正加速朝我們的據點衝過來。

 

亂碼怪頻繁出現,加快我們據點內資源的消耗,而亂碼區不但沒有減速的趨勢,我們的據點原本還很安全的,反而因此暴露在危機之下,先遣隊的帶隊官清點我們所剩的資源後,宣布調查工作暫停,大家準備開始往南基地的方向撤退,我們在回程的路上,每隔五千步,便放置五台為一排的掃地機器人,做為隊伍後撤時的緩衝。

 

唯一還有任務的便是負責標記的,他們以一千步為間隔,放置一個警報器,就這樣反覆進行,我們的機器人在五萬步的地方,全部用完了,剩下的時間,都在幫忙搬運先遣據點的調查器材,而帶隊官則是不斷要求觀察員,注意亂碼區侵蝕的速度,最後我們退回到南基地時,已經走了十五萬步,之所以會知道那麼清楚,純粹是因為我的鞋子有計步的功能。

 

現在有個難題擺在帶隊官面前,是讓大家以現有的資源,繼續在南基地工作,還是整隊帶回基地,重新備齊資源,並且帶大量的掃地機器人出來,這個問題在調查隊中,產生意見分歧,一派還是以綠牛出發前指示的,盡可能不要造成居民的恐慌,當調查有所進展時,才公告給大家知道為準。

 

另一派則主張眼下調查毫無進展,而且消耗大量的資源後,更遇到亂碼區加速的突發意外,應該集全基地居民的力量,看能不能因此減緩侵蝕的速度,憑調查隊的幾個人,分析的速度實在提升不了,最後投票結果,是後者的人比較多,所以我們會回到基地,才發現因為撤離先遣據點的緣故,延宕了十天左右。」

    文章標籤

    愛在異界 異世界 戀愛

    全站熱搜

    岳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