巡音原本只是將手搭在初音的肩膀上,直到聽初音提及自己的稱呼改變,而綠牛沒有同樣的待遇時,巡音的手又開始不規矩,沿著初音的後背,偷偷的上她的小蠻遙腰,再一次在我面前,兩位動人的女人纏在一起,我都不知道該把眼睛放哪裡。

 

從初音所說的過去,我很快地了解到,也許對初音來說,只是教導巡音她來讓自己不會受到拖累,可是對那個初次被創造到異世界的巡音來說,初音的出現,使原本像是在汪洋中漂流的她,找到了安心的燈塔,那種初次美好的感動,對生活單純的異界居民來說,是永恆的深刻,無論如何都會將它保存在心中。

 

所以,很容易解釋巡音會如此喜歡初音,其中的感情,甚至超越了家人和朋友的迷戀,此時巡音那雙不安分的雙手,緩慢地往初音女人的美好進軍,初音幾次都想掙脫她的環抱,可是又不願出手傷到巡音,只能任由她的雙手,在自己身上摸了個透,初音滿臉通紅的看著我,露出求救的表情。

 

我該做點什麼幫幫她,便開口問站在她身後的巡音:「巡音我知道初音選擇保留槍法、格鬥技、廚藝,那你呢,你自己保留了什麼?」沒想到我這句話起到一擊必殺的效果,她那雙不乖的雙手,立刻停下來,也放鬆了對初音的控制,初音很快地從她懷中逃出來,躲在我背後。

 

我的肩膀,突然感覺到被一雙柔軟且溫暖的雙手搭上,耳邊傳進初音的喘氣聲:「阿寶,換你保護我了喔。」呼氣聲在左耳,我用眼角餘光看了一眼,只看到初音的側臉,就停在我的左肩處,這時我如果犯傻轉頭過去,絕對能夠親到她那粉嫩的臉頰,強忍心中的那股衝動,只是肩上被初音搭上的部份,激起的鬆麻感,不斷擴散,我愈是不去注意她的雙手,那種舒服的感覺,反而愈加強烈。

 

巡音看到初音一轉眼便躲到我背後,也懶再玩鬼抓人的遊戲,整理自己凌亂的衣服,平復一會高漲的情緒後,才回答我的問題:「我不喜歡打架,也對廚藝不感興趣,槍法怎樣也不可能追上初音姊姊,可是我對潛行跟蹤,反而有極高的興趣,也許是以前有被設定成情報人員,那時便對蒐集情報有濃厚的愛好,也為了能夠安全的跟蹤,保留了一部份的格鬥和投擲武器的技能。」

 

我順著她的話,繼續發問:「就這樣?我記得你們異世界居民不會疲累啊,儲存空間還蠻大的,應該還可以放其他技能和記憶的。」

巡音臉上閃過些許怒氣「喂,你現在是幫著初音對付我?」她這樣問時,我只感覺搭著我肩膀的那雙手,默默的在出力,不時還能從左邊聽到初音銀鈴般的笑聲,可能她很喜歡這樣,我能和她站在同一陣線的感覺。

 

巡音的目光先看著我,之後稍微偏向一邊,看向初音「好吧,連你背後的初音也挺你,從遇到初音姊,我就知道她永遠是我在異界裡,最重要的人,所以我有大部分的儲存空間,都是放著過去遇到她之後,在一起所發生過的種種回憶,那些對我來說,才是最珍貴的,我永遠不願意刪除那些美好。」她停頓下來,目光依然看著我身旁,改以更慎重的口氣接著說:「姊我知道,也跟我同樣的個性,心中有一個很重要的人,雖然討厭那個人,搶了我在妳心中的份量,但我是支持妳的,妳可要好好珍惜,可以和他相處的每一天。」

 

她口中初音的那位重要的人是誰?正感到疑問時,原本搭在我肩上的雙手,悄悄的離開,隱約之間好像聽到啜泣聲,初音在哭?當我馬上轉身看她怎麼的時候,巡音一個箭步,插到我和初音之間將她擋住,接著扶著初音離開我的眼前,我只能盯著她們的背影,慢慢跟著她們往樓下的方向走。

 

塞納河和多瑙河在第二層往下的地方,上下匯流在一起,原本就是來自同樣一個起源的彼此,此時也分不出誰是誰,綠中有藍,藍中有綠,融合成一條藍藍綠綠的瀑布向下落去,看到眼前的景色,我更感覺到無論是現界,還是異界都在為顏色之別,做著無休止的爭吵。

 

可是,在異界,我是局外人,就算能夠有這樣的覺悟,想必也很難影響到,那群在異界裡,不知已經存在了多久的居民,她們的想法在心中認定之後,再怎樣醒,也不可能輕易的將我的勸告聽進去;唉,回到現界,同樣的對立,依舊無止盡的持續著,我既沒有影響力,更毫無話語權,所以異界根本沒有多美好,雙方意見不同,一樣會拉黨結派,到最後也會因此道不同不相為謀,煩啊!不去想那些無解的難題,將目光放回走在前頭的那兩位。

 

剛才巡音最後的幾句話,總感覺話中有話,巡音將初音當成心中最重要的人,這是我知道的,可是初音她重要的人,反而是別人,那個人是誰啊,總不可能是我吧?不可能不可能,我自己都因為這樣的想法,被逗笑了出來,我才剛和初音認識多久,怎麼會有如此可笑的念頭,如果可以,我只希望能夠趕快離開這裡,從聽到南方有亂碼區在蔓延後,我真的很擔心在這個異界完全崩壞前,我還無法逃脫,至於初音真正的想法,及她的心上人是誰,我真的沒太多心思去想。

 

經過漫長的步行,終於來到她們基地的最底層,眼前的景色和前兩層完全不一樣,滿滿的被湖水填滿視線,湖邊只有零星的幾座小房子,湖中漂著像小船的影子,很明顯這層的樓高是基地當中最高的,雖然在洞穴中,所謂的天花板看不太出來,實際的高度,但單從剛所走的通道在裡面體感的步伐來說,也能猜出這樣的結果。

 

如她們先前所說的,這座地下湖泊,還真是超乎我想像的遼闊,以我自己過去的旅遊經驗,到過不少的池潭和湖泊,那些我只要仔細看,都有辦法隱約的看到彼岸,可是眼前的湖水,不管我如何的遙望, 都看不到對岸的景物,說是湖有點委屈它了吧,這種等級已經算是海了啊!周圍的景色,看就知道是經過精心的設計過,很美是沒錯,可是一切都太過完美了,面對這樣無邊際的湖泊,我興起很不好的預感,卻不知美景在前,為何會有如此想法,初音此時來到我旁邊,開始為我介紹眼前這一層的情況。

 

「當我們發現這個地下城後,上面兩層佈置完成後,才發現我們將上層的塞納河導引至這裡,這裡的湖水逐漸隨著時間在增漲,原本我們剛搬進來的時候,還看得到對岸的景色,而現在你也看到了,它可能長成類似你們現界中的海。」

 

我不自主地抬頭看向天空,問道:「原本,第三層就比前兩層巨大了?」

「是的,因為那時這裡是好幾隻龍王和魔王的寢室,我們將原有的裝飾和隔間,全部都打通,才形成眼前如此的空間,怎樣有沒有比你們現實的湖邊景色還要漂亮?我們可是完全照著資料庫中,場景素材裡,各國的湖泊來參考的....」初音持續講著,只是我的注意力早已飄走,思考著第三層比前兩層還要寬廣,而眼前的湖水,非但看不到邊際,還深不見底,湖水量還會緩慢增漲,儲存著如此大量的湖水,難道他們異界都沒有想過其他可能發生的意外嗎?我突然想懂自己為何會有不好的預感,只是看到初音一如既往的愉快分享著,自己所居住的基地,我當然沒將掃興話說出口。

 

天空很藍,湖水像是一面乾淨鏡子,和它對看著,平靜的湖面,不時會看到有人頭冒上來,隨即又沉下去,才想到他們是在游泳,我伸手指向遠方散布的小黑點,問說:「那些是漁船?」

 

初音點了點頭,說道:「對啊,異界的居民什麼愛好都有,你在湖邊也看到,有喜歡對著湖泊,發呆沉思的,有釣魚和游泳的,還有人組織船隊,在湖裡競速,也有完全放任船在湖裡漂流的,反正這裡沒有加入氣象變化的因素,什麼時候來,永遠都是這樣晴天。」

 

漫無目標,永遠都在找事情做,排解自己的無聊,不用擔心時間的浪費,更不懂得珍惜,活在一切都設計完美的環境中,這便是我對這兩天,所聽所見的異界居民的生活模式,我不知道,自己被困在異界裡,是否也能像他們一樣長生不老,我不敢去放鬆自己,讓時間隨意的流逝,就算異界裡的一切,都是如此的完美,可是周遭的一切,還是時時刻刻提醒我,這個世界,不是我的世界。

 

「怎樣也看滿意了吧?走我們回家吧。」聽初音這樣講,我內心其實很失望,這就回家了嗎?不是還有圖書館沒有去,我只敢在心裡想,卻沒種開口提出要求,嘴上唯唯諾諾的應好。

 

初音看了我一會兒,才語帶安慰的說:「什麼時候變這麼乖的,好可憐喔,騙你的,我知道你怕惹我生氣,才不敢說實話,你明明很想去圖書館,我沒說錯吧?」被人說中內心真實的想法,就跟做賊被抓到一樣,我只能很虛假的說:「這...其實圖書館不急,現在沒去也沒關係的。」

 

她笑了笑,解釋道:「反正這樣回去也順路,時間也還沒到吃午飯,帶你了解圖書館怎麼借書和還書也好,如果之後我不在的時候,你一個人才不會無聊,走我們上圖書館去。」她順手拐了一直在笑的巡音,拉上她回頭往樓上的通道走,留下滿是疑惑的我,初音不是剛巡邏回來嗎,怎麼會說如果她不在的時候,莫非有什麼事發生?

    文章標籤

    愛在異界 異世界 愛情

    全站熱搜

    岳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