盪著盪著,我放任自己的眼皮休息,輕鬆下來什麼都沒想,這時突然有種自己被人注視的感覺,而且還不只一雙眼睛,要看就隨你們看吧,我現在只想舒服的盪鞦韆,那個被注視的感覺,還一直持續時,初音的聲音傳了過來「疑,你怎麼在那邊?」我睜開眼睛,循著聲音的方向,才發現初音正站在二樓後陽台,驚訝地望著我。
 
「妳說妳想一個人靜一下,我整理完,就一個人來屋外探險,走到後院,才發現有這樣的地方。」「你等我一下!」只見她轉身走進屋內,很快的又從廚房的門出來,同樣將鞋子擺在旁邊,赤腳走過來。
 
我原本坐在鞦韆的正中間,看著她慢慢走過來,來到我身前時,我都還沒意會過來,和她大眼瞪小眼,她看我沒反應,才開口命令我「坐過去啦,一直看我幹嘛,很不貼心欸,什麼都要女生開口。」
 
這時,我才意識到要讓位,很快的移動到鞦韆椅的左邊,她則坐到鞦韆椅的另一端,說另一端其實也沒相隔多遠,椅子長度比餐桌還要短,因此她實際上離我很近,從她那邊傳來女孩子獨有的體香,好吧我承認,那股味道是真的很吸引人,受困在異界時,還能夠遇到這樣善解人意的女孩相陪,不得不說是我運氣好。
 
初音發現我一直沒搭話,出聲問道:「喂,大笨蛋,你又一個人在想什麼,說話啊!」我不情願地回說:「你又叫我大笨蛋,我才不笨好嗎?」
「是喔?那我改口好了」只見她用雙手做出喇叭的形狀,對著我的方向喊道:「阿寶你這個慢半拍的,什麼都要人家提醒,一點都不主動的超級宇宙無敵大笨蛋!」
 
我被她這樣喊,都感到不好意思,深怕會吵到附近的鄰居,伸手在她面前揮舞,試圖制止她繼續喊下去,慌張地說道:「好的好的,我不會再這麼被動,以後妳一個眼神,我就會立即做出反應,求妳別再喊了,別人聽到多麼丟臉。」
 
她絲毫沒有放過我的意思,說:「才不會有別人聽到。」接著指向圍牆上各式各樣的裝飾石,說:「那些可不是一般的石頭,分別具備著隔音、空濾、保全、警報的功能,就算我喊破喉嚨,也不會有人聽到。」
 
我順著她的手指頭的方向看過去,那些七彩的小石頭,居然有這麼多功能。「看什麼看,石頭有什麼好看的?看我這邊啦!」聽到她的聲音,我聽話的將注意力移回到初音身上,只見她雙頰泛紅的看著我,說道:「你沒聽出我剛才話中有話,那就是不管你現在對我做什麼,也不會有人來救我。」說完便眼睛一閉,背靠鞦韆椅的扶手,雙手攤開,以受害者的口吻說:「來吧阿寶!釋放你內心的獸慾,我不會反抗的。」
 
我一方面感到香豔刺激,同時發現臉頰變得比剛才還熱,當然有這樣面容姣好,身材誘人的女孩,不斷對你頻送秋波,應該沒有人不會不感到心動吧?我內心多少有被撩撥到,但是眼下最好的回應,就是什麼都不做。
 
初音原本雙眼緊閉,睫毛和眼皮不時會跳動,不知她是期待發生什麼,還是很怕我真靠過去;我看著她自己扮演著受害者的獨角戲,演了一下,發現我怎麼什麼反應都沒有,才偷偷地以瞇瞇眼觀察我,察覺到我只是傻傻看著她發呆,她才自討無趣的起身,整理剛才解開的釦子,臉上帶著嘲笑的表情,問我說:「女生都這樣說了,你怎麼還一點反應都沒有,你是處男喔?」
 
我用手拍著發燙的臉,不平的說著:「才不是呢,只是覺得一切太快了,我們不是才認識兩天而已嗎?」
「是喔?你不知道你們現界的遊客,風評有多差嗎?每個剛進來的,都像擺脫束縛的野馬一樣,就像是你們現界沒有女人一樣,纏著他們所遇到的每一位異界居民,刷著那虛偽的好感度,只希望能夠占對方便宜,更有一些等不及的,直衝風俗店,成天泡在裡面,難道是我魅力不夠嗎?還是你其實是同性戀?沒關係,我可以幫你物色男人,我們這邊什麼都有。」
 
遊客們進到異界後,跑去性騷擾異界居民,或是沉迷於風俗店,這些早已形成巨大的社會問題,我每次看討論節目時,都覺得那些人還真有病,不過是一堆程式碼,這樣他們也可以?當然這些話,我對初音說不出口「不用不用,我是喜歡女生的。」
 
「是嗎?我很懷疑。」初音將臉靠近我,上下的仔細端詳著我,從她那邊傳來陣陣清香,加上她一雙潔淨的綠眼,盯著我看,把我看的怪不好意思的,只能往另一端的扶手靠,她發現我在逃,才把向我這邊靠的上半身,收了回去,繼續問說:「你是檢測人員,那下班之後呢,都在做什麼?」
 
「我的生活很無聊的,下班之後,就看看電視,追自己喜歡的連續劇和動畫,偶而會打打單機遊戲。」
「每天都這樣喔,那你在現界有女朋友嗎?」
「沒有,這份工作其實工時很長,也不怎麼輕鬆,下班之後也沒太多心思想其他的。」她聽我說完,臉浮出淡淡的微笑,表情變成喜孜孜的樣子。
 
初音一直以來,情緒都很多變,我也漸漸習慣她這樣,她口氣不再像剛才那樣壓迫人,變得很輕快,問說:「那麼異世界旅遊呢,你下班之後完全都不會碰嗎?」
「沒有,可能因為工作的關係,我接觸的異世界,比一般的遊客還要多,而平時除了檢測以外,公司還有分配協助保養的業務,進入那些已經在營運的異世界,為廠商查看各項目是否有異常情況,功能是否正常運轉。每天白天都算待在異世界裡,下班後根本不會想要在踏進異界裡。」
 
她一副很失望的說:「難怪從來就沒有在晚上的異世界看過你。」這句讓我原本就有的懷疑,瞬間被勾起來,很快地反問:「我們以前有在異世界裡見過面?」
 
初音驚覺自己說錯話,慌張的岔開話題:「沒有沒有,我剛說了什麼來著,好了我們也休息夠了,你有想先認識基地裡,哪裡的環境嗎?」其實我有點想繼續追問剛才的問題,只是怕等下又惹初音生氣,只能做罷,回說:「我想先認識住家附近,看看有那些醒目的地標,這樣我才不會迷路。」
 
她想了想,也認同我的請求「帶你四處轉轉也可以,只是呢!你也必須付出一點什麼,我想一下。」她看著我思考了一會,說:「啊我想到了,你以後只要想我幫你什麼,那你必須對我說些好聽的話,至於怎樣算好聽的話,那就要靠你自己動腦想了。現在就說些我聽了會開心的話,快點想我等你。」
 
看著初音期待的表情,我硬著頭皮反覆搜刮、組合腦海裡,那些可能讓她開心的話,我們接下來的對話,就呈現在我說一句她否定一句。
 
「妳很漂亮。」
「我漂亮是大家都知道的事,而且漂亮在哪裡呢?這句不行。」
「妳槍法神準。」
「這你昨天就稱讚過了啊!這句不行。」
「妳身材纖細,很健康。」
「說到我身上了嗎?可是我現在的外型,胸部太小,我最討厭人家說我身材纖細了,再說很健康算是什麼形容詞?你好爛喔,換別的,這句不行。」
「妳.....」
「......,這句不行。」
..........
..........
 
我始終沒說出令初音滿意,我只能無助地看著她,突然靈光一閃,說道:「妳的眼睛閃爍著光芒,像綠寶石一樣。」原本已經有些不悅的初音,聽到這句馬上綻放愉快的笑容「這句還差不多,有仔細的在觀察我,這雙眼睛,整個異界裡,只有我才有的,聽了很令人開心。」說完感謝後,她雙腳著地站了起來,對我說:「走啦,帶你出去晃晃,五分鐘後大門集合,記得帶地圖和筆做記錄。」一講完,便走進屋內,看來是去做準備了,我則沿著原路,回到門口穿上鞋子,從房裡拿了筆和地圖之後,便在門口等她。

    文章標籤

    愛在異界 異世界 愛情

    全站熱搜

    岳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