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我將沙拉和培根都吃完了,喝著牛奶聽著她的話,反問說:「在基地還可以鍛鍊?」
「對,我們基地分三層,我們現在這層是居住區,樓下層是農場、牧場、加工廠,和唯一的大圖書館,及各種鍛鍊場。」
 
聽到大圖書館,我有些興趣,昨天聽綠牛的說法,也許裡面會有讓我回現界的方法,只是我並沒有打斷初音,靜靜聽她說話。「最低層,則是地下河流匯集的地方,那一層是地下湖泊。」
 
我邊聽她說,不斷點頭表示回應,從她的描述,覺得異世界一切都太神奇了,也不知該從哪邊看起,她看我都吃完,又看了看我身上的衣服,問說:「你昨天深夜還有爬起來洗澡?」
 
講到洗澡,我便將昨晚洗澡的經過,和發現到異界的衣物是多麼方便,全部都跟她說,初音聽到我描述被牆上的裝置驚嚇到時,嘴角止不住地一直偷笑,也許這些對她再平常不過,可是從我這樣初次體驗的人,口中所說的驚訝,還是讓她感到很有趣。
 
她聽我講完我的初體驗,帶點解釋的口氣說:「我們異界分為有遊客和無遊客的兩種狀態,你是知道的。在沒遊客的情況下,我們所做的一切事,都被設定以我們的需求為第一優先,才會出現你做任何動作,牆上的裝置都不回應,一定要你提出你的『需求』後,他才會有所反應,而那些衣服、裝備都會依照你個人,轉變成你使用最舒服的狀態,這樣說你可能無法體會,我表現給你看。」
 
說完她拿出收在圓桌底下的竹籃,雙手捧著竹籃,對著空氣說:「請給我麵包」只見竹籃裡,憑空冒出五個麵包,她將竹籃放在桌上,對我說:「來,換你試試。」
 
「我也可以嗎?」我感到很懷疑,就算異界再怎樣方便,怎麼可能憑空變出東西,可是剛剛初音已經示範給我看,我探出手指,戳了一下竹籃裡的麵包,指尖回傳的觸感,非常柔軟,而帶著餘溫,像是剛出爐一樣,如此真實的感覺,讓我也想要嘗試看看。
 
初音看我一直沒動作,鼓勵著我「你也可以的,昨天去找綠牛的時候,他就已經將你新增進入我們基地居民裡,也為你打開權限,昨天洗澡時,裝置會對回應你的需求,就是最好的證明,就算沒有用竹籃,也可以進行招喚。」
 
我還是怕怕的,問說:「什麼都可以招喚嗎?」
「除了活物以外,你只要提出需求,這個異界裡面有的,他都會為你準備到位,你就別擔憂了,直接試試看就知道。」
 
我把手掌攤開,盯著自己的掌紋,帶點懷疑的態度說:「請給我雞蛋」眼見三顆蛋,在我手中逐漸現形,我實際感覺到他們的重量,同時驚奇地想著:「這到底是怎樣的機制?」
 
初音在一旁為我歡呼,邊解釋說:「你可能會感到好奇,我可以簡單地告訴你,在地下二層的牧場裡,有人負責替大家收取物資,而所有的物資都會被搬運到加工廠,裡面有負責配送的部門,他們是採取值班制,時時刻刻接收大家所提出的需求,第一時間會滿足你,你看你還缺什麼,儘管對他們提出吧。」
 
那之後我又招換了幾雙鞋,幾件可供換洗的衣褲等生活必需品,初音也搬來一個大籃子,幫我裝起來,趁她收拾使用完的餐具,暫時離開前廳的機會,我想到兩個東西,是我知道這樣功能之後,一直想嘗試招喚的,我做著和剛才同樣的動作,手攤開,對空氣很誠懇的說:「請給我萬通卡。」
 
說完我內心相當期待,因為只要有萬通卡,就能幫助現界的人,快速找到我,可是這一次,什麼都沒有出現,我實在不願意就此死心,又對著空氣說:「請給我對講機」這樣的請求,多少是賭氣想試試看,放在我房間桌上的對講機,會不會就這樣被我招喚過來,初音回來時,正好聽到我說出某種需求,她坐回她的位子,陪我等待結果,這時我手中出現了一張紙條,上面寫著「請不要招喚神創造的物品」初音看到紙條,很快地一把搶過去,看完內容後問說:「你剛剛到底招喚了什麼?」
 
我如同做壞事,被母親抓包的孩子,不敢正眼看她,低著頭對她說:「我招喚了萬通卡和對講機。」她很快的反問說:「這兩個是做什麼的?」
 
「對講機就是擺在我房間桌上的那個東西,我只是想測試這麼近,能不能指定它招喚到我手中,而他的功能是讓我跟現界能夠取得聯絡。」
初音聽我這樣說,表現出原來如此的樣子,接著問說:「那個萬通卡呢?」
 
我在心中閃過無數解答,只是那些都不是真實的,面對從相遇到現在,始終為我著想的初音,最後我選擇說實話:「萬通卡,是神賦予我們檢測人員,讓我們處在隱身狀態,不但可以自由進出異界,也能幫助現界的人,輕易的找到我。」
「那你原本的全通卡呢?」
「我...為了求救,將他取下來,而他只要一解除配戴狀態,便會自動消失。」
 
初音臉上浮現落寞的神情,語帶感傷的說:「你就這麼想快點回到現界嗎?」
 
「我...」那一刻我真的不知該如何回答,初音看我答不出話來,嘆了一口氣,說:「我幫你把東西放到房間了,你自己去整理,我需要去靜一下,晚點我再逮你去認識外面的環境。」
 
她將自己的書夾在腋下,往後面走去,不久便聽到上樓梯的腳步聲,我則是把剛招喚的雞蛋放到廚房,也回到房間,將所有獲得的換洗衣物,整齊地放進衣櫃,又用同樣的方式,招喚了筆和日記本,也招來他們異界在使用的月曆,他們的月曆當然不是使用公元的計算法,而是以所謂遊客離開後的那一天開始計算,我也沒認真去看到今天為止,算過去了幾天,只是將月曆掛在牆上,又坐回書桌。
 
拿起筆,回想受困後到現在的經歷,用自己的方式,將它們一條條記錄下來,不時從樓上傳來用力踏地板的聲音,初音她還在生氣?停下寫日記的動作,思考自己是不是將想回去現界的意念,表現得太過明顯,在面對綠牛時,在和初音打聽時,我總是呈現出相當渴望,想要多獲得一點關於回去的情報,這也不能怪我吧?畢竟又不是我自己想要來的。
 
我真的只是想回到原來的世界,想著想著又想到了初音,她的貼心,她的體貼,她的俏皮,以及她被我惹生氣的樣子,每一項都讓我覺得她是個好女孩,可是我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會突然回去,以後可能也不會再遇到她,還是盡可能和她保持距離,再說,初音她是程式碼,這些都是程式寫好的,也不會因為我有什麼改變,想必她對每一位遇到的遊客,都是這麼友善吧?對就這樣想吧,把對初音的想法整理後,我又開始寫著日記,當然樓上不是還是能聽到「蹦蹦蹦」的踏地聲。
 
寫了一會兒後,將日記本收進抽屜後,樓上也安靜下來,我因為平常工作習慣了,絲毫不感到疲勞,便走出房門,開始往房子的周遭探險,對異界所有事物,我還是感到不可思議,明明是在洞穴裡,空氣卻還是如此流通,仔細感覺還一點汙染都沒有,難怪一堆人下班之後,便一股腦地躲進異界裡,遊戲和探險先不說,光是環境這條的優點,我以前做相關檢測時,都沒有認真想過,只是很單純的去測試功能正不正常,以及空氣品質有沒有合格。
 
現在想想,異界所呈現的一切,的確有他抓住人渴望的那一面。初音的房子到圍牆之間,全部鋪滿綠色草皮,我索性脫掉鞋子,赤腳走在草皮上,腳底傳來那令人懷念的觸感,而基地外那荒蕪的沙地相比,宛如天堂和地獄之別。
 
我順著圍牆走到房子後面,才發現這座白色洋樓後面,在二樓的地方,居然有小陽台,偷偷看向上面,很好初音沒有在上面。遠遠的看到一個我有興趣的傢俱,初音居然在自己的後院,擺了一組鞦韆椅。
 
輕輕地走向鞦韆椅,坐上籐編織成的搖椅,稍微出力,順著前後方向盪了起來,因為過去配戴萬通卡的緣故,讓我以往都只能和場景互動,在河流裡玩水,躺在草地上偷懶,如此放鬆自在地使用異界內部的裝置,還是第一次呢,事實上,也因為這次受困的機會,讓我發現深受大家歡迎的異世界旅行,的確有其吸引人的地方。

    文章標籤

    愛在異界 異世界 愛情

    全站熱搜

    岳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