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與道    ——從《關山奪路》談創作的瓶頸

 

文學作品是一種「藝」,它的基層是「技」,上層是「道」(p374)

 

藝術無技不成形體,無道沒有高度,它的下層是科學,上層是玄學,上下融合,道成肉身。

 

作家不能創作,可能因為技窮,也可能因為道窮。(p375)

 

世上為甚麼有文學,我認為那是因為人關心人,人對人有興趣。人喜歡到人多的地方去,主要的目的是看人。

 

因為人關心人,人對人有興趣,所以才有文學家寫人,表現人。(p376)

 

我曾經反覆思索怎樣「恢復」對人的關懷,後來我覺悟,我需要的不是恢復,而是升高,而是退回去,而是走出來。這就要鄭重提到佛教對我的影響。(p377)

 

我不關懷別人,是因為我堅持某種是非標準,這個是非標準以自我為中心,我用它審判別人,否定別人。最後,在我心目中人都沒有價值,既然「人」沒有價值,我自己又有甚麼價值?(p377)

 

作家筆下的人物好比眾生,作家就好比是佛菩薩,人物依照因果律糾纏沉迷,他們每一個人都有充分的理由那樣做,他們都不得不那樣做,他們害人,同時自己也是受害人。他們都對了,同時也都錯了,他們都是在作業,都是在受苦。作家也像佛一樣,他不能改變因果,但是可以安排救贖,救贖不為單方面設計,是為雙方而設,他同情每一個人。(p378)

 

耶穌說:上帝降雨在好人的田哩,也降雨在壞人的田裡。蕭伯納說,他和莎士比亞都是沒有靈魂的人,依我的理解,他是表示沒有立場,超越是非。(p378)

 

社會上有許多人以不讀書為光榮,作家也不讀書,「我是寫書給別人讀的」(p379)

 

我聽說佛家認為功不唐捐,我們一舉一動,一言一行,都有無窮的作用和影響,像滾雪球越滾越大,滿山的雪都崩坍下來。(p379)

 

美國總統艾森豪說:「國家為個人而存在,個人非為國家而存在。」(p380)

 

印順法師:百藝因佛法而精妙(p381)

 

我終於知道,藝術造詣除了求精,還要求妙(p382)

 

只有佛法圓滿究竟,可以不落空,也不落有,可以勇猛精進,也可以離相。(p382)

 

藝術家可以精中有妙,妙中有精,一個不可說的境界,等作家藝術家攀登(p382)

 

 

   精   妙

 

   盡善 盡美

 

   功力 悟性

 

   大地 天空

 

    1 0.9999999999999999

 

 至矣盡矣 無窮無盡

 

   相內 相外

 

   可見 可信

 

    色 空

 

法,法非法 法非法, 非非法

 

憑努力可以精,不能妙。精可言傳,妙不可言傳。即使是佛像,精品多,妙相少,畫家一心一意用「精」表現皈依的虔誠,就執著了。精在相中,妙在相外,精可見可信,妙不可見仍可信,因為信,不可見的也成為可見的了。獨見不能共見,合眾多獨見成共見,如人飲水,冷暖自知,但是你知我知他也知,你我他共飲長江水。(p384)

    全站熱搜

    岳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