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向佛典尋找甚麼

我覺得上帝秘而不宣的一部分,可能在佛經裡面找得到一些。

 

我認為信仰要從深刻的人生經驗之中生長出來,以豐富的知識做養分,「六經皆我注腳」,諸子百家都是我的證人。(p357)

 

我到佛教的經典裡去找甚麼呢,我的野心很小,不想成佛成菩薩,只想做個更好的作家。我在佛家的經典裡找到對人生更透徹更全面的詮釋,文學創作和宗教都是詮釋人生,在這方面作家需要宗教幫助。(p358)

 

成佛成菩薩的事我不知道,佛教一定可以幫助你成為一個更好的作家。當然,你得立場站穩了,你是作家,你是來做更好的作家,不是出家,別像弘一法師,文學藝術都割捨了。(p359)

 

我年輕的時候,老師告訴我一句話:「只讀一本書的人是可怕的。」我這一代有許多可怕的經驗,就只讀一本書造成的,現在時代不同,這句話也許要改一下:「只讀一本書的人是愚笨的。」(p360)

 

永州山水疑雲

基督教有個鐘錶理論,如果你在沙漠中發現一隻錶,你不會認為它是由大自然演化而來,大自然永遠不能演化出一個齒輪或一枚螺絲釘。鐘錶理論又稱智能設計論。

 

我想世上大部分都忽而覺得有神,忽而認為無神,有些現象只用無神論來解釋,有些遭遇又需要用有神論來排遣,有神論可以救無神的狹隘,無神論可以補有神的空泛。

 

文學並不能解決問題,只能提出問題。

 

永州八記,柳宗元他的「神」,就是那個握有絕對權力的皇上,神不應該這麼做,神偏偏這樣做!他有難以言傳的悲哀。(p363)

 

他們這一票人放逐蠻荒,他們的意見領袖遭皇上賜死,並非因為他們犯下大錯,而是恰恰他們做了該做的事情。他不敢「訕謗朝廷」,只好用個隱喻說出來。

(p364)

 

大屠殺和大地震有關係嗎?

敝鄉有句俗話,只見活人受罪,沒見死人帶枷,眼前的現實利害分明,你應該知道怎樣趨炎附勢,怎樣損人利己,怎樣得隴望蜀,只要現實能過得去,也無妨傷天害理。(p367)

 

對孔子而言,未可知的約束是最大最高約束。(p368)

 

一步兩腳印

佛陀想普渡眾生,設計了很多方便法門,他也一定考慮到怎樣說最有效。

 

我說半部心經學文章。像我這樣一個作家,只能看見佛法是對人生的詮釋和批判,能增加生命的深度和高度。在理論上,作家生命的高度和深度,決定他作品的高度和深度,這就從根本上改進了、或者改變了他的作品(p371)

 

我聽說佛法在人間,文學也在人間,我希望佛法成全作家,不是消滅作家。(p372)

 

佛家說,世界上一切東西都和佛法相通,他們這句話提醒了我,我發現世上一切都和文學相通,我的文學天地可能比別人廣闊。

 

佛家有四弘誓願。我仿照四弘誓願也寫了四句話,算是文學四願:文心無語誓願通,文錄無盡誓願行,文境無上誓願登,文運無常誓願興(p372)

    岳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