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音所住的洋樓,是一棟兩層透天厝,呈現長方形的形狀,剛她整理衣服和裝備的地方,是一進門就看到的客廳,也用來當作餐廳,往裡面走,以木板做成的隔間,隔出一間相當大的房間,初音走到房間的門口,指了指裡面,說:「這間就是你的房間,怎麼樣,對你不錯吧,這麼大間呢,完全沒有欺負你的意思,先進去感覺一下吧!」
 
順著她的意思,走進我未來的房間,內部的裝潢很明顯是走鄉村風,從牆上的油漆,和牆上的裝飾品,都能發現當初佈置這間房間的人,背後所花的巧思,剩下的家具,就很簡便,一張書桌、 一組衣櫃,以及一張軟硬適中的床舖,最重要的他們居然都是,以手工裁切木頭打造的,我手指劃過它們的表面,放到鼻子一聞,還能聞到淡淡的木頭香。
 
房間有一扇對外窗,窗外正對著圍牆,而書桌正好擺放在窗下,上方牆角兩邊各開了透氣孔,讓房間即便不開窗戶,也能感到空氣是流通的,我坐著床上看著房間的一切,思考著,再來的時光都要在這裡度過了,只是還不知道要待多久。
 
「喜歡嗎?房間的佈置。」聽到初音這樣問,讓我想起自己每次到異世界做檢測,當測試項目結束時,離收工前,都有一段空檔,我會泡在事先調查好,該異世界中哪邊有最舒服的小鄉村,將所有時間都泡在裡面,這多少與自己過往有關,以前我曾經有過逃離大都會,躲在偏鄉去生活過一段時間的經驗,即使現在為了生活,將自己綁在大城市裡,可是心中還是相當懷念過去那段在鄉村的生活,所以我就特別喜歡異世界的鄉村,每次來做檢測,都會花時間在鄉村上,直到喊收工時,才會帶著不捨地離去。
 
現在,居然初音的房子裡,就佈置著一間我所喜歡的鄉村風格的房間,而正好將成為我未來要住的房間,這一切都只是巧合嗎?我沒有多刺探什麼,語帶感謝的說:「我很喜歡,謝謝。」
 
初音像是早已猜到我的答案一樣「你喜歡就好,先跟你說,二樓是我的房間,注意喔,絕對不能偷摸上來,你是知道,我的槍法非常準,你房間後面就是廚房和浴室,現在我要先去洗澡了,你就先休息一下吧!等我洗好會來叫你的。」
 
我點點頭表示知道,初音便出了房門往後走。我將唯一能與現實世界連接的對講機,放在書桌上,看著它發呆,這東西算是神所打造的物品,在異世界中,完全不用擔心沒電,而我也一直將他輸出轉到最大,可是從我受困到現在,它就沒有響過一次,很多事情我不願去想,可是當一切靜下來之後,那些不安的疑問全都冒出來:
 
「我被放棄了嗎?」
「我還有機會能夠回到現實世界嗎?」
「他們有設法救我嗎?」
「如果回不去,再來我該怎麼辦?」
「我有辦法在異世界中生存嗎?」
「我...」
 
無數的疑問,跳進我的腦海中,可是大部分都沒有答案,煩惱著、徬徨著、害怕著、擔憂著,此時受困至今所累積的疲憊感湧上來,我也就迷糊的昏睡過去。
 
隱約中聽到初音的聲音,喊著我的名字「怎麼這麼快就睡死了?算了,你好好休息吧,醒了之後再去洗吧!」我實在太疲勞了,連回應她的體力都沒有,又繼續沉沉的進入夢鄉。
 
不知睡了多久,彷彿聽到對講機有傳出聲音,人立刻從床上爬起來,抓起對講機做回應:「喂喂喂,有人嗎?」對講機依然靜悄悄,才發現自己居然出現幻聽了,輕輕的將對講機放回原位,自己重重嘆了一口氣,看來我真的太想要回去了,還一直夢想著現實世界的人,能夠找到我,帶我回去,唉!現在想這些也沒用,此時才聞到自己怎麼這麼臭,趕緊起身往後方的浴室走去。
 
經過樓梯時,看到樓梯口吊著一塊牌子,寫著『擅闖者死』,看到這幾個字,不禁笑了出來,初音不知道,她這樣寫,只會讓人更在意,她房間裡到底藏著了什麼,不去理她,繼續往浴室走,穿過廚房時,看到廚房裡的擺設,以及廚具齊全的程度,難道初音她很愛下廚?該不會是那種外型亮眼,結果廚藝奇差無比的老梗設定,這讓我期待了起來。
 
這時,就看到在浴室外的矮櫃上,平整的擺放著一套男性的衣服,而在它的旁邊,同時放了好幾條男性內褲,我拿起一條內褲來看,原本它放在那邊時,還很小一條,可是當我的手一接觸到它時,它居然自動的放大,變成適合我的尺寸,我很快的將它放回原位,只見它乖乖地回復原狀,原來異界的所有衣物,都會依照當事人的體型,隨時改變大小,這可真夠方便的。
 
不用說,這些衣物想必又是初音的貼心,從相遇至今,她已經表現出時時替對方著想的優點,我又該如何感謝她?邊這樣想著,拿起衣物走進浴室,將自己穿了一整天的公司制服,脫下來放到一邊,看到牆壁上的裝置,我呆住了,那裝置一點也不像現界的水龍頭和蓮蓬頭,也完全沒有看到水管,根本不知道從何下手。可是這樣的裝置,它擺放在浴室當中,應該是用來洗澡的吧?我不敢亂動亂按,深怕誤觸什麼開關,它會不受控的跑出什麼東西來。
 
這樣的時間點,我也不可能去找初音來教我怎麼使用,更何況她還不准我擅自上二樓,這該怎麼辦,我真的好「想」洗澡,就在我光溜溜,對著牆上的裝置發楞,心中只求能夠好好洗個澡的當下,牆上的裝置像是會讀心術一般,開始朝我的身體噴水,那水的溫度和力道都是恰恰舒服的,等我身體全部溼透之後,中間小孔冒出大小不一的泡泡,有些往我頭髮集合,剩下的則撞上我的身體,就這樣我體驗了,來到異界後的第一次洗澡。洗完之後,將那些聽話的衣物穿上後,又走回自己的房間,坐在床上看了一會兒對講機,又再一次熟睡。
 
醒來時,發現床外的天空已經亮了,走出房間,先到浴室做梳洗,才往前走,來到客廳,才看到初音早已為我準備了一桌早餐,桌上的盤子內放著荷包蛋、沙拉和培根,旁邊還放著一杯牛奶,初音人則是慵懶地將腿伸直,躺在沙發看書,她眼角瞄到我的出現,將書本闔上放在沙發,對著我說:「起床啦,看你睡得那麼熟,就沒有去叫你,先吃吧。」說完,將身子移到餐桌旁的椅子上。
 
我來到她的正對面的椅子坐下,也沒有等她,便拿起叉子吃起來。這異界裡的早餐,味道可一點都不輸現界,往往最普通的料理,才最能看出廚師的手藝,吃著眼前的食物,居然讓我想起在現界時,很常去的早餐店裡的餐點,初音看我一口接著一口,喜孜孜地問:「怎樣我的廚藝還行吧?看你吃得很滿意。」
 
「是的,完全看不出妳的廚藝這麼厲害。」我回以佩服的讚美,只是很快的發現初音自己面前,並沒有擺放餐具,甚至一點吃東西所掉的屑屑都沒有,接著問:「妳自己不吃嗎,還是已經先吃過了?」
 
她語氣平淡的對我說:「你忘了,我雖然外表看起來像是人類,實際是一條條程式碼所組成的,是不會感到飢餓,更不會疲累的,吃東西對我們來說,只是一種儀式,完全可以看我想不想吃而已。」
 
「不會飢餓,不會疲累,那妳昨晚在二樓時,都在做什麼?」
她沖著我神秘一笑:「秘密。」我知道追問也沒用,便指著桌上的早餐,說:「妳不用吃東西,那怎麼有辦法做出這樣美味的菜?」
 
「這還不簡單,我留下儲存空間,放入烹飪的訣竅,再加上遊客登出後的時間很多,就花時間反覆練習和嘗試,自己吃不出進步,便拿給附近的朋友嚐嚐,久而久之廚藝就好起來。」
 
異界的居民,在我們遊客不在的時候,居然過得這麼充實,這樣無憂無慮的生活,似乎也不錯,我問道:「這麼說烹飪算妳的興趣嗎?」
 
「本來不是」初音看著我,臉上泛起回憶的神情,說道:「只是有一次在異世界中,扮演廚師的職業,那次被人稱讚過,之後就迷上了烹飪,它也是我除了狩獵和鍛鍊之外,會特別花時間的休閒活動。」

    文章標籤

    愛在異界 異世界 愛情

    全站熱搜

    岳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