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音聽到他這樣說,頭偏向老者,因為她是側面對著我,我也只能看到他的側臉,看不出她是用怎樣的眼神看著老者,只能從老者的臉上,讀到一絲歉意,老者也沒等我回應,接著說:「你們也從外面走很久的路,才回到基地的,快去休息吧,」他請右手邊第二位的參謀,拿了一張紙給他,在紙上畫了圈,示意我過去拿,只是當我走上前,準備收下那張看起來,像似居民平面圖的時候,初音居然先我一步,將那張紙搶過去,舉在面前看了看,很快地對老者抱怨說:「你怎麼把他分配離我這麼遠,這樣我找他要走很久呢!」
 
「你不知道,我們這一區,本來所剩房子就不多,這段時間,又接納了許多原本在流浪的居民,導致現在根本沒有空房,分給他的那間,還是有人準備要一起住,才空出來的。」
「流浪的居民,他們是從哪邊過來的?」初音問到。
「南方。」
「南方,那邊發生了什麼事了嗎?」
「有些事情正在發生,之後再找時間妳說,所以妳覺得讓他住哪裡?」
 
初音仔細看了平面圖,手指在每個方格上畫了又畫,驚訝的說:「我都不知道在我不在的這段時間,我附近的空房都滿了呢,原本都還是很空的啊!」
「是阿,妳才知道,所以我才會把他分配到那間空房去。」
「那不如...」初音才起了個頭,卻停了下來,這樣的表現,讓在場的所有人都盯著她,等著她會怎樣提議,還是老者先順著她的意思,問下去:「不如怎樣?」
 
就看始終大辣辣的初音,因為這個問題,突然臉頰像燒紅一樣,她發現到我也正盯著她看,用雙手摀著臉,直嚷嚷:「你別看我,羞死人了,要女生自己提出這樣的要求。」
 
老者還是和她相處比較久,很快猜到她的意思,語氣肯定的說:「我知道,那不如」初音稍微平靜了一下情緒,伸手制止他說出來,先看向滿臉疑問的我,臉還是很紅的說:「那不如讓他跟我一起住,我房子還有空的房間,這樣也可以就近保護你了。」說完用一副很期待的表情看著我。
 
異世界女人都這麼直接的嗎?明明認識不久,就直接開口把人帶回家,她外表還是未成年的孩子呢,我這樣想的時候,初音好像猜到我在想什麼,趕緊說:「你別想彎喔,基地雖然不大,但從我這邊走到原本你住的那邊,還是有段距離,我每天走那麼遠去找你,一路上被人指指點點,我會感到很煩燥阿,所以你的意思呢?」
 
我還在困惑,難道我跟你住一起,就不會被人指指點點嗎?看到初音一直看著我,像是在等待我的答覆「好吧,你都這樣說,我就聽你的。」初音臉上堆起滿意的笑容,這時才聽到老者乾咳一聲,像是在提醒我們還有其他人在,看到我們兩個注意力都轉過來後,才緩緩地說:「住的事情,就這麼決定了,剛才被初音打斷,反而忘了,現在我正式的做自我介紹,我叫做綠牛,目前是這座基地的指揮官,你有任何疑問,不方便問初音的,可以直接來找我,你就先住在初音家裡,她會負責帶你認識基地的環境,以及各樓層的設備有那些,耽誤你不少時間,你先去休息吧,最後,歡迎你來到我們的異世界。」
 
我查覺到眼前的所有人,都看向我這邊,感謝的說:「謝謝你們接納我。」
綠牛制止我的謝意「我們本來存在的意義,就是為了接待你們現界來的遊客,早點休息吧!」待他說完,初音先是和他們道別,便拉著我走出會議室,往出口的方向走去。
 
 
※※※※※※※※※※※※
 
 
待初音二人完全退出指揮部後,會議裡的人,才又重新開始交談,只聽綠牛左邊的人,低聲對綠牛說:「南方的侵蝕,莫非與他的出現有關,我們是否要派人對他嚴加監視?」
綠牛冷冷的回:「還不急,你別忘了初音會一直在他身邊,她的能力和脾氣,你又不是不知道,再說現在看來他什麼都不知道,我們先盡可能尋找方法,來抑制這個世界崩壞吧。」
會議室裡的人,繼續討論著,初音他們已經走下指揮部所在的小山丘。
 
 
※※※※※※※※※※※※
 
 
初音的步伐,和剛來的時候輕快許多,我不想猜想太多,只是拿著剛由她轉給我的平面圖,不時的對照周遭的場景,想盡可能把它記在腦海裡,因為太過專注在地圖上,都沒發現初音早躲在一旁,看我一個人默默地往前走,也不知道低著頭走了多久,到達一條岔路後,抬頭尋找初音的背影,才驚覺她根本沒走在前面,正在緊張自己什麼時候跟丟的,身後傳來初音銀鈴般的聲音:「大笨蛋」,我回頭一看,才發現初音站在我剛才經過的轉角處,臉上不斷訕笑著。
 
我走向她,初音邊笑邊說:「大笨蛋,如果我不叫住你,你是不是會以為自己跟丟,然後像無頭蒼蠅那樣,開始亂跑亂闖?」我滿臉委屈的說:「初音大小姐,你就別抓弄我了,我就只是想盡快把基地的路記下來。」
「你可以帶我一起出門,我就是活地圖啊!」
「話不能這樣說,如果我一個人出去不會迷路,就不用麻煩你,你也可以去忙自己的事。」
初音聽我這樣說完,絲毫感動的感覺都沒有,臉上湧起怒火,生氣地指著我說:「我一點都不忙,你想要一個人就一個人吧,我不想管你了。」說完也不顧我詫異的表情,拋下我往另一個方向走。
 
現在的初音的樣子,比最初被她撞見我在破壞稻草人的時候,還更為惱火,我不知道自己這樣處處為對方著想,怎麼會惹的她這麼火大,看她越走越遠,深怕剛才的情況又會發生,馬上小跑步跟上她,邊跑還邊喊著「初音初音,你等等我啊!」
 
原本,走在路上散步的居民們,聽到我的喊叫,也都停下來看我們兩個,大多數都是指著初音,在那邊各自講著悄悄話,而初音彷彿沒聽到我的呼喊,頭也不回的快步向前走,發現到大家都在看我們,我也顧不上丟臉,依然喊著初音,穿過人群,試圖趕上她。
 
終於,她在一棟純白的洋樓面前停下,洋樓的外觀是以磚塊所堆砌而成,而各個邊邊角角都有以黑色油漆,特別描出邊線,我好不容易穿過重重人潮才跟上她,嘴上還喊著:「初音,我可終於趕上你了,你知道你走超快的嗎?」
 
初音瞪了我一眼,說:「一路上一直叫一直叫,你是小嬰兒想吃奶嗎?喊那麼大聲在找媽媽。」她一句話就把我的嘴給堵上,只見她指著眼前純白的洋樓,說:「這就是我家了,進去吧!」
 
走進房子很快就能發現,並沒有因為主人離家三個月,而積累不流動的氣味,房子內部不但空氣相當流動,一點灰塵和霉味都沒有,甚至連蜘蛛網都看不到,想必是有人定期來做打掃,而且掃的人,還相當細心,連門縫、窗溝、桌底都沒有忽略,初音有注意到家裡有被人整理過,只聽她說了句:「那個多管閒事的。」我以為她是說綠牛有請人來幫她打掃,也沒有多問什麼,之後才發現我錯了,而且錯得厲害。
 
初音回到自己家之後,氣也消了,把外套脫了之後,露出纖細的身材,她像是把我當不存在一樣,自動的脫下袖套和靴子,同時清理起上面的沙塵,將外套掛在衣架上後,又繼續整理她的愛槍,而我什麼也沒做,就這樣站在她身邊,欣賞她的每個動作,她忙了一陣子,把獵槍放進衣架旁的收納箱,抬頭才看到我傻傻地盯著她看,她突然雙手抱胸,做出保護自己的樣子,開玩笑的對我說:「幹嘛一直盯著我看,不會真的想喝奶吧?」
 
被她這樣一說,我也不好意思了,回說:「這是你家啊!你回到家之後,就開始忙自己的事,完全沒有介紹家裡的格局,或是該遵守的規範,我又怕被你罵,不敢打擾你,所以只能等你忙完。」越說到後面,我都覺得委屈。
 
初音聽我訴說自己的委屈,一邊偷笑,一邊很滿意的說:「哼,會怕就好,看你以後還敢不敢惹我生氣,跟我來吧!這就帶你認識家裡的環境。」就在她大小姐愉悅的心情下,我開始熟悉未來要住的家。

    文章標籤

    愛在異界 異世界 愛情

    全站熱搜

    岳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