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音不假思索地回道:「不會呢?我知道有些人,會很討厭現實來的,他們多少曾經被現實的遊客玩弄過、欺騙過、傷害過,從此就變得不想再和現實的遊客互動,你們現實那邊所做的設定,自以為靠刷表面的好感度,就能提升我們對你們的看法,不知道我們居民私底下可以偷偷交換身份,還不會被你們發現。我呢?反而一直對你們感到好奇。」
 
說完對我眨眨眼,臉上閃過迷人的笑容,那是看了會令人想要終生保護的笑容,她又接著說:「有聽和你們現實遊客交往過的姊妹分享,你們現實過來的,總是匆匆的進來,只找自己有興趣的內容去體驗,不像我們居民永遠悠悠哉哉的,可是當陷進愛情之後,反而態度翻轉過來,我們因為長生不老,所以很少會去追求永恆,反倒是你們明明只擁有有限的生命,卻能說出和你天長地久,愛你到世界末日,這麼動聽的話,如果可以的話,我也想體驗....嘻嘻,騙你的。」
 
「什麼?」當她說到最後一句時,突然變得很小聲,我反而沒聽到,只聽到她笑嘻嘻地對我說是騙我的,這讓我很是在意,她剛剛到底說了什麼,趕緊問她:「等等,妳剛剛最後一句,說什麼,我沒聽清楚。」
 
她對我扮了鬼臉:「好聽的話只說一次,你沒聽到,算你沒那個福分。」說完她指著遠處一座山丘的黑影,歡呼喊著:「太好了,終於讓我到基地的入口。」喊完,就像小兔子從獵人的槍口溜走一般,原本我還想繼續追問,可是看初音已經一溜煙跑走,只能趕緊加快腳步跟上。
 
從稻草人到這裡,因為一路上都有初音的陪伴,也不知道究竟走了多久,聽她剛才所說,她每一次出來,路線都不是直線的點到點,而是在荒原裡繞阿繞阿,直到繞到她所豎立的稻草人,這些稻草人總共有八個,每一個都有它的編號,而這些稻草人,都是她運用無法毀滅,且可以立即修復的材料所組合的,最初也是由基地裡,絕對不會迷路的居民,帶著她逐一將這八個稻草人,放在基地的各個方位,這樣以後她在荒原瞎繞圈的時候,只要遇到稻草人的時候,她就能很快的辨別出現在位置,進而找到回基地的方向。
 
初音說她這次出來巡邏,已經三個月,初次聽到她這樣說,我只是覺得奇怪,但沒有打斷她的話。她繼續說著,因為他們異界居民比較能夠忍受飢餓和口渴,大部份喝水和進食也只是演給遊客看,而他們居民做的食物,又有著較久的耐久度,所以剛相遇的時候,才願意把她所有的乾糧和水都給我。
 
我因為工作的關係,下班之後,完全不會去碰所謂異世界旅遊,更對在裡面生活不感興趣,檢測的時候,我負責的項目,更不會特別去和異世界居民互動,所以也不是很了解異世界居民,是不是對所有人都這麼友善,只是從她救我之後的種種行為,真的覺得她是位貼心的女孩。
 
追隨著初音的腳步,我們終於站在基地之前,他們所居住的基地,外觀並不宏偉,怎麼看就只是一個大山洞。要我舉例,就很像中國黃土高原的窯洞,我第一眼看到,就覺得怎麼會和窯洞,如此的類似。洞口沒人放哨,我想也是,這裡面的居民,連魔王和巨龍都能屠殺,那些魔物當然會躲遠遠的,怎麼可能還會自己跑來惹他們。
 
洞口只有一扇巨型鐵製的大門,初音取出類似識別證的物品,打開一旁的小門,朝我招了招手,要我隨她進去,我走進去後,很快發現洞裡和洞外,根本是兩個世界,洞外的世界,沙漠化嚴重,隨處可以看到大型魔物和巨龍的骨骸,天空上根本看不到任何鳥類,地上更不用說了,什麼都沒有,可能是有初音陪伴,我才什麼魔物都沒有遇到,外面世界可說是已經毀滅了,但洞裡卻不是這樣。
 
一般的地下室,如果沒有良好的通風設備,呼吸都會感到悶悶的,並且室內溫度會持續上升,因為熱氣排不出去,全部淤積在裡面,這種情況就像進入烤爐一樣,人要在裡面多待一會兒,都是折磨;可是初音他們的基地就不會,室內的溫度和濕度都是令人舒服的狀態,也沒有陰風陣陣的感覺,我是不知道他們怎麼克服這點的,以我過去的經驗,異世界當中,魔物所居住的地下城,裡面的通風都是很不良,說是為了增加遊客冒險的體驗,實際上是研發那邊偷懶沒做而已。
 
我吸著清新的空氣,猜說這想必是異世界的高科技,只是也沒對初音多問什麼。我跟著初音的步伐,慢慢深入這座原本是地下城的基地,走道兩側放置著會發光的石頭,那亮度已經等同於現實的燈泡,我還因此停下腳步,站在發光石之下,入神的觀賞著它,初音發現我沒跟上,才回頭拉著我:「趕快走,看什麼?先去和基地的指揮官打聲招呼,之後你想問什麼,我都會替你解答。」
 
我們繼續上路,穿過漫長的走道,空間突然豁然開朗,看樣子是來到了居民的交流廣場之類的地方,舉目所見到處種植著花花草草,不時還可以聽到蟲鳴鳥叫聲,隔了這麼久,我終於又看到了綠地和小河,心中的感動,不禁讓我蹲下來觸摸那些可人的花草,初音也不再催促我,善解人意地站在我旁邊,讓我抒發自己的感動,耳邊聽到腳步聲,抬頭才發現,附近多出了許多人,可能原本就已經在廣場周圍,只是我被沉醉於眼前景色,而忽略了他們。
 
聽到有人語帶開玩笑的說:「初音妹子,你怎麼出去巡邏三個月,還把老公也帶回來了?」
 
「就是他嗎?那位...」旁邊一位外表像似大媽的居民,話都還沒說完,看到初音將原本綁在背後的獵槍,一甩拿到手中,馬上改口:「好好好,算我怕你,是說他怎麼會還在?不是檢測都結束,要準備下班回家了?」
 
我對異界居民的神通廣大,不管聽幾次,還是讓我覺得難以置信,他們連我們做檢測,以及什麼時候要結束都知道,看來在異世界裡,做任何事都瞞不過他們,只聽初音帶點嚴肅,卻沒生氣的語氣回答她:「剛有問過他,好像是最後有追加檢測項目,想測試疊加多重異世界時,是否有再穿越的可能性,最後出差錯,他就跑到我們這個世界來,和外面世界失去聯絡,在荒原流浪的時候,被我遇到時,剛好看到他正在破壞我的稻草人,氣死我了!」她說到氣死我的時候,還帶動作,對著我的方向跺了一下腳,我則是尷尬的點點頭,並且以傻笑混過。
 
大媽看著我,對我豎起大拇指,帶點說風涼話的口吻說:「小夥子,你真勇敢,那些稻草人,可是初音的寶貝呢,整個基地裡,就算是指揮官,也不會犯傻去碰那些稻草人,那些可是她照...」初音瞬間惡狠狠瞪了婦人一眼,還把獵槍上膛,婦人看到她這樣,馬上又把到嘴邊的話,吞了回去。
 
「走啦!先去跟指揮官見面,說一下你的狀況,之後你就可以自由活動了。」初音發現其他人,講話說話都帶有暗示,趕緊催促我離開那些人,深怕那群說話不經大腦的人,還會說出什麼話來。
 
其他的居民,都在廣場裡聚集,許多人對我指指點點,不時發出竊笑,初音不再領會他們,獨自走在前面,領著我穿過人群,往基地的深處走,一直以來都不曾成為別人目光焦點的我,突然得到廣場上,所有異界居民的關注,真的是讓我感到很有趣,不斷點頭回應他們,就在我得意忘形的時候,從人群當中,有一雙冰冷的雙眼就這樣鎖定了我。
 
從他那邊不斷傳遞滿滿的恨意,和其他居民的目光不同,他們大多是在我和初音身上游移,之後便轉回到身邊的伙伴,只有這個人發現我之後,就一直盯著我,盯的我後背直發冷,我四處張望,試圖想從人群當中,找到那雙陌生卻兇狠的雙眼,到底躲在哪裡?只是結果什麼都沒看到,不久那股寒意悄悄的消失,看來目光的主人,也覺得無趣,不再盯著我,到底是誰?對剛來基地的我,有這麼大的恨意?

    文章標籤

    愛在異界 異世界 愛情

    全站熱搜

    岳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