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的,如果不是經過異世界居民,親口對我,我還真不知道,當我們如往常一樣,在複製一條條程式碼或檔案的時候,他們都是有想法,有記憶的,未休止的不斷延續,雖然眼前這個事實,讓我感到意想不到,我還是先問出,我到現在比較關心的問題:「槍手小姐,既然你知道我來自外面,那我想知道,現在這個異世界,還有多少人活著?」
 
比起剛在思索我從哪裡的時間,綠髮少女很快做出答覆:「布洛那邊有兩千吧,我們是格林有兩千五,中間有許多旁觀的隱士,人數約在五百人,全部加起來,大概五千多。」
「五千人?那你們住在哪裡?」我看向光禿禿的荒原。
「少數人會在地面上的衛所居住,大部分都搬進兩個大地下城之中。」
「地下城,那你們吃什麼、喝什麼?」
「我們搭建的地下城,比你想像中還豐富,裡面有地下湖泊,可以種田、養動物,就算照不到陽光,還是可以提供足夠資源給我們。」
我聽她這樣說完,開口問說:「那...」對著這位綠髮少女,我的聲音越來越小,畢竟會感到很害羞,對陌生女孩提出這樣的要求「可不可以分我一點食物和水,我已經好久沒喝水」說完後,滿懷期待盯著少女,等待著她的反應。
 
少女聽我說完,反而笑了說出來,那瞬間的笑容,真的很甜「你口渴要早說嘛!」接著把槍背在身後,從腰包裡拿出了水壺和一包乾糧,直接遞給我,笑咪咪地對我說:「你吃吧!別噎到了,如果不夠,我們等等回基地裡還有。」
 
之後,我們坐在稻草人旁邊,我邊吃邊聽著少女說她們異世界的故事。
少女叫做「艾兒‧初音」,她叫我稱呼她初音就好,她是在異世界出生,異世界旅遊剛推出不久後,便被創造出來,來來回回被轉移在不同的異世界當中,也曾經過研發廠商倒閉,異世界停止營運的狀況。
 
我問異世界都停運了,她們異世界裡的居民怎麼樣?
她回說,那段時光,反而是異世界最混亂的時候,因為外面不再有人進來,之後很長一段時,沒有停機維護,代表許多東西會開始損壞。陽光空氣水,這種基本要素,反而比較不會,都是先從周遭的環境開始改變,馬路變得坑坑洞洞,房子腐爛傾倒,漸漸地原本熱鬧的首都,潛移默化成廢墟,最後從地表消失,而那些河流和森林,也同樣脆弱,城鎮壞完之後,就輪到他們,無法抗拒的進入沙漠化狀態。
 
環境這樣的變化,對他們異世界居民,最大的影響,只是把他們逼進地下城裡面。「那些原本住在地下城裡的怪物和魔王呢?」我這樣問。
 
她像是早有準備一樣,緊接著說:「當然被我們居民自己消滅了,你以為平時玩家登出異世界後,我們居民都在幹嗎?」說完秀出她一直帶在手上的皮袖套,指著上面一顆顆音符圖案,跟我解釋,這裡每一顆音符,可是代表著一頭巨龍,或是強大的魔王。
 
她又繼續說:「因為,被居民佔據地下城之後,那些怪物或魔王,反而會在地面刷新出來,為了維護基地和居住區附近的安全,她們居民協議,每隔一段時間,便會派人出來處理那些刷出來的怪物,這樣的任務,算是她最快樂的事,因為她可以藉此離開基地,出來荒原探險。」
 
我好奇的問說:「她們居民平時都在做什麼?」
她先是嘆氣,接著搖頭說:「真得很無聊,你要知道我們每一個異世界居民,在現實當中可能就是幾條程式碼和參數,只要不被完全刪除,就能夠永遠活著,某種意義上的長生不死,我想你無法體會,就算我們被殺死,因為程式本身的自保機制,過沒有多久便會復活,就這樣居民之間,極少會出現互鬥的情況,打死對方,過沒多久又會遇到對方,那還不如各留點情面,因為誰都殺不死誰。你說這樣打怪物,不也是很無聊嗎?當然不會啊,怪物會因為被刷新的次數,而慢慢變強,本身的技能也能得到加強,就這樣每此打鬥都不一樣。」
 
聽她分享居民在現實世界不干涉時,所產生的範本以外的變異,真是相當新鮮,我突然想到現實世界男女都會遇到的困擾,問說:「那麼你們異世界的居民,之間會談戀愛,結婚生子嗎?」
 
「除了生子,受限於我們本身是程式碼,無法憑空增加後代以外,其他當然有試過,還有人是其中的狂熱分子,每換一個異世界和身份後,身邊的伴侶也跟著換過一輪,你問我? 我也有過幾段感情,可是都沒留下美好的回憶,現在也就不想那麼麻煩,選擇一個過。好了好了,都是我一直在說,換你了吧,你怎麼會來到這個異世界的?」說完,初音笑盈盈看著我。
 
「我喔...」我就將自己從事怎樣的工作,平常都在做什麼,受困前又在進行怎樣的測試,從頭到尾跟初音講了一次,初音則是靜靜地聽我說,時不時點頭點給予回應。
 
當我說的差不多時,就是提到在遇到她之前,自己的處境,她開口問說:「所以你暫時回不去了嗎?」。我無奈的表示:「是阿,看來是這樣,我和外面斷了聯繫,他們短時間內也找不到我。」她嗯的一聲進入思考,我看她像是想到什麼,問道:「怎麼了?」
 
初音臉上浮現甜甜的微笑,對我說:「好啦!看你也休息夠了,我帶你回基地吧!」之後我才深刻了解到她那時聊完自己的感情觀後,會笑盈盈看著我的意思是什麼。
 
只見初音小姐,以稻草人為基準,慢慢地繞起圈,不時看向遠方的各個土丘,好像是在尋找什麼,我只能站在旁邊看她表演,只見她左手比了遙遠的土丘,再用右手對準太陽劃下來,兩隻手交會在一起,只聽到她說:「好了,基地是這邊,我們往這邊走。」聽到這句話,我又多看了幾眼那無辜的稻草人,如果不是仰賴它指引初音回基地的路,我們可能還會繼續迷路,被無知的我,拿來當出氣筒,真的很抱歉,心裡邊這樣想,邊趕上逐漸走遠的初音。
 
往基地的方向走,我問初音說:「難道身為異世界的居民,也會迷路嗎?」
「不知道呢,有些人就不會啊,可是我就不太會認路,不管過去被重新複製好幾次,就算是現在的基地裡也一樣,我還是常常會迷路呢!」
「那麼你們異世界的居民,平常和現在有那些能做,那些不能做的?」
「平常有遊客進入異世界時,因為會有研發的人固定監視,所以我們一定要扮演好,自己被設定好的角色,我們本身會連接到角色資料庫,什麼時候在哪裡出現,做些什麼,和哪些人有互動,甚至觸發遊客們一些支線事件,這些都已經寫好了,就算我們有千萬個分身,被分配到千萬個異世界哩,最後所有分身,經歷過的事,都會流回角色資料庫,就這樣因為每個遊客的體驗進度不同,讓我們扮演著不同時間線的居民。」
 
「全部的經驗匯集在一起?」我突然聯想到很恐怖的事,問說:「這樣你們異世界居民,不會越變越強嗎?」
 
「變強?再強也有一個限度,我們居民所連接的資料庫,可無法與你們遊客相比,研發商為了討好你們遊客,給你們的都是單自的儲存空間,容量絕對夠你們揮霍,而我們每一位居民,所能動用的空間,則是壓縮再壓縮,而且是大家共用的,就算學會新技能,當我們的儲存空間,即將裝滿的前夕,都會詢問是要清除過去的回憶,來保留新的技能,或是捨去新的,永久保存舊的,我所認識的居民,都是選擇後者,因為過往那些美好的回憶,才是真正對我們重要的。」初音堅定地這樣說著。
 
聽著她這樣講,我有點同情起異世界裡的居民,因為我是異世界安全檢測員的身份,所以進出異世界的數量,絕對比遊客們還多,每次我在檢測各測試項目時,常會興起羨慕異世界居民,那樣無拘無束,不用為明天而打拼,結果我如此單方面的武斷,當遇到真實的異世界居民時,只能印證我的無知。
 
現在才知道她們每一位居民,就像是被囚禁在異世界裡的動物,扮演著別人幫自己設定好的角色,日復一日做著不斷循環的事,追求別人希望她們追求的目標,哪裡都不能去,就只能在漫長的時光裡。只能從這個異世界裡,到另一個異世界中,生為人類的我,卻如此不珍惜,真的很抱歉,心中這樣思考時,便低聲問說:「那這樣你會很討厭現實世界中的人嗎?」

    文章標籤

    愛在異界 愛情 異世界

    全站熱搜

    岳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