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團隊將漫畫當作說故事的媒介,希望能融合台灣人文歷史並讓人產生共鳴。

有人則相信另類漫畫就算市場小,仍有他們能感動到得讀者存在。

台灣真的不缺有創意、有內容,又有品質的漫畫。真得只怕讀者不願意去翻開來看而已。

米奇鰻《台北不來悔》

結論來說,從事創作是很辛苦的一件事情,但在西方這些國家就有它們的優勢,例如你的語言和其他國家並沒有那麼強烈的隔閡。

台灣人瘋手遊,也都願意買寶石(課金),但你叫讀者買漫畫、買閱讀券,他們是不會願意買的。(免費仔)

以前小時候沒有娛樂,現在娛樂則是無處不在。這是一個很沒有耐心的時代,它對娛樂是有門檻的。以前是努力存錢買漫畫,現在卻是拜託你來看漫畫好不好。但大家還是沒有興趣、也沒有時間看。
網路時代雖然更容易被轉貼,但卻更不珍貴了。

然後我覺得現在的產業就是缺觀眾、缺漫畫家以外的人,產業不能只有漫畫家,所以要先把整個制度都做出來,讓在一旁看熱鬧的人覺得「漫畫產業好像真的有這麼一回事」,才能吸引到他們

不趁年輕亂搞難道要等老了才亂搞?

張季雅《異人茶跡》

職人漫畫有一個困難點:你必須了解那個職業的技術層面,才能將技術層面展現在漫畫裡。

就算助手訓練完了,他們願不願意待下來也是個問題,因為學生們可能也會想畫自己的漫畫,有的人就去畫自己的漫畫,有的可能就比較喜歡待在同人場。

雖然綁人約真的會多有些資源沒錯,可是對你來說,你最需要什麼?你不能放棄的是什麼?因為這種商業合作是有捨有得的,自己要拿捏好,像我就沒辦法接受人約,我覺得作品還是得跟著作者。

歐洲的出版商說:「台灣的作品應該以世界為目標來進行創作。」這是不要畫台灣故事的意思嗎?還是世界觀要設定成主角在世界各地跑呢?

葉明軒《大仙術士李白》

我感想是,漫畫要蓬勃,真的要有高獎金的比賽,才能支撐創作者繼續走這條路。

很多不是能無師自通的東西。所以我很贊成學分鏡,這是很重要的一件事。有些新人的作品畫技不錯、故事也不錯,但故事就是不順暢、節奏不對,閱讀起來有種卡卡的感覺,通常那就是分鏡跟節奏沒有抓好。

台灣其實一直都不缺有潛力的新人,但你要怎麼讓這些新人留在這裡?這才是最困難的事。

我也需要生活,是因為漫畫比賽的高額獎金我才能繼續留在這裡。

韋宗成《冥戰錄》

漫畫家要用什麼方式來磨練自己?
畫風可以學、畫技可以練,但漫畫的商業性不是學別人的東西學的很像就好,而是玩出自己的特色。重要的是跟讀者對話、廣泛的交換意見,你可以根據回應,了解讀者想從你的漫畫裡面看到什麼、並且自我修正,慢慢走出屬於自己獨特的風格。

(台灣文化)這些元素都是自然加進去的。比如查完相關資料後,我會思考怎麼把一些比較適合的情節加進去,像是盡量描繪一些周遭的環境:台灣人談論什麼、怎麼吃飯、怎麼買東西...之類的。

你認為《冥戰錄》成功的條件是什麼?
當角色設定吸引人後,讀者買了書,接下來就是內容決勝負,劇情、演出、設定都很重要;這個角色會有怎樣的表現、會遇到什麼樣有趣的事件、發生些甚麼樣的狀況,有內容來支撐,這些後續才是《冥戰錄》能一直吸引人的原因。

我認為網路平台收費很難,因為台灣的生態被養成習慣看免費的。不過台灣讀者對於看到自己有興趣、熱門的台灣原創作品也相當支持,所以如果有好的東西,台灣的讀者還是很樂意幫你買單的。

多少會有類似題材的作品出現,這種情況依定會有,而要繼續支撐下去,會很倚賴作者的風格,作者風格強烈,就能夠站得穩,有自己的一席之地。

彭傑《時間支配者》

我覺得無論如何要先把內容抓好,好的內容可以有各式各樣的形式,可以是頁漫也可以是條漫,但最重要還是要把握精神。現在紙本出版沒落,但是我認為內容永遠被需要,只是可能會改變其呈現方式罷了

我想用圖像講故事,而不單單是畫畫而已,所以講故事一定要是自己親身經歷過,或者核心宗旨、基本概念是作者自己體悟的。而每個時期體悟的概念會不一樣。

諸子百家爭鳴,每一家都有自己的角色和個性,我覺得這對漫畫來說可以好好創作,因為漫畫需要的是展現不同的個性。

漫畫這一行需要在前線和師傅一起戰鬥才能有收穫的,那個不是上課就能學到的知識。

很長一段時間我畫的東西都不知道讀者是不是覺得好看,而我想要做的是,無論回頭看多少次都覺得有趣的故事,相對耗費的精力和難度很高,這個也需要讀者感情的醞釀。

當興趣變成職業的時候就有很多的辛苦要去克服。

單純從傳統紙本來看的話似乎慘淡到不行,但是消費力依然是存在的,只是被轉移到了其他地方,像是手遊和周邊商品等等。

全世界各地都有人才,當世界扁平化,市場是全世界的時候,你要競爭的對象就是全世界的人才,那要如何與他們競爭呢?

速食文化的時代,免費送到面前的東西都不見得會打開來看,到最後還是掌握通路、具有可見度和曝光度的人是贏家,廝殺到最後可能還是握有資源或資本的一方獲勝。

我覺得現在是一個正在洗牌的時代,大家都在找方法,尋找漫畫產業在新時代下的型態,最後會重新出新的階級,穩定下來,等待下一次的動盪。人類歷史也就是這樣重複的。

蠢羊、花栗鼠《火人》、《菜比巴警鴿成長日記》

人們的耐心也限。人們對一個議題的耐心最多就兩年吧,而且他需要犧牲才能加油添醋,需要人命的犧牲才能繼續加柴火燒下去。

漫畫家的責任不是改變社會,改變體制,是那些真的擁有權力或是擁有協商權力的人需要去做的。

以前會覺得這些並不是問題、並沒有什麼好在意的,一定要比較之後才會發現,原來這些就是台灣的問題。

我想應該要有夠多的人出來畫,不管是台灣的題材或是原創題材,他要把自己經營得夠有名,作品要夠成功才行。

我覺得台灣不缺人才,缺的是舞台,還有經營自己的能力。

商品化或是授權在日本或歐美都是很成熟的,但台灣的創作者對於商品化是不習慣的。大家看不到書,就沒有市場,美有市場就沒有必要出周邊。這就是一種惡性循環。
 

    文章標籤

    台漫不死

    全站熱搜

    岳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