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並不擅長與人交際,更喜歡的都是一個人舒舒服服的讀書,雖然習慣會做筆記,可是也沒想過要特別和別人分享什麼,之前會跟外人分享,完全是因為被阿酸邀請去參加公司內部的讀書會,每個月選一個主題,讀兩三本書,然後聚會時每個人便會輪流分享自己,對於主題和書本裡的想法,說實在的,每次要我出來分享都相當吃力,即使如此,從我進公司到離開,讀書會都不曾有缺席過一次,有那段時間的訓練,現在突然要我分享?應該....還是難不倒我。

 

聽到書瑋這樣問,我整理一下思緒,回答道:「我現在同時在看三本書,分別是《文明的代價》、《政府失能下的新經濟革命》、以及《儺神》。」

 

書瑋仔細得聽完我說的書本,問說:「前面兩本應該是經濟學吧?最後那本的儺神,是哪個儺?」
「人字旁加上一個困難的難,合起來讀音是挪動那個儺。」
「這本是誰寫的,我好像沒有聽過?」
「寫鬼吹燈和河神的那位中國作家-天下霸唱。」
「天下霸唱嗎?」書瑋聽完我的回答,從桌下拿出小筆本和鉛筆,很快地記錄書名和作者,然後對我說:「我可能只對這本書有興趣,但還是請你先說說前兩本的內容。」

 

聽完書瑋的請求後,我小心翼翼的在心中,開始整理自己對於這兩本書的想法。畢竟,我對經濟學來說,完全是滿分的門外漢,從以前都沒認真研究過,讀大學的時候也不曾選修過相關的課程,會被這本《文明的代價》所吸引,完全是因為逛書店的時候,很單純的被他的書名吸引,每個人隨著年齡的增長,想必會經歷一些事情,漸漸也能夠體會做任何事,背後都是需要付出代價,諸如追求夢想、珍惜愛情,都有其必須承擔的代價。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這個道理應該是每個人都知道的,也不用提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更沒有不勞而獲的成功這類老生常談,都是我們從小聽到大,當夢想和現實擺在你眼前時,堅持下去或是徹底放棄,都有後面的代價等著你,我正是因為體會到那個代價,很多時候它,都是不管你能不能承受的了,隨意的將所有的壓力加諸在你身上,夢想的重量好沉重,可是我又不想放棄,那就繼續背著他走下去,也因為這樣,當我看到書名寫著文明的代價,特別好奇聯想起,我們現在所享用一切的文明,他又必須付出哪些代價?如此單純的理由,讓我很快的去圖書館借了這本書。

 

這種參雜了我個人想法的閱讀理由,說出來真的能夠讓初次見面的書瑋了解嗎?我很猶豫,不知道該怎麼開頭,旋即想到過去曾看到書本上寫,教條式的分享很容易讓人感到厭倦,那就只能從這個我非常不擅長的經濟學裡,想幾個有趣的片段,說給眼前的書瑋聽吧。

 

我輕輕地開口,語氣裡夾帶著不確定感,說:「我對於經濟學或是文明,都只算是粗淺的認識,但正因為不了解,所以我特別會想找相關的書籍來閱讀,關於《文明的代價》這本書,我是被代價這兩個字打中點,關於代價我想到有趣的解釋。

 

不知道在你心中,是否有一個人,無論你多麼清楚他膚淺、無知、拜金、善變、自私甚至說謊成性,可是你就是無可救藥的喜歡他。有時候你付出再多,都得不到任何的回應,到最後你已經不知道自己是喜歡他,還是已經習慣喜歡他了。可無論如何,你知道你是喜歡他的。

 

當你選擇繼續喜歡他,同時必須承擔喜歡他的代價。也不單指喜歡、愛戀那種感情,擁有、追求、懷抱、享有、使用、創造、破壞、選擇、放棄諸如人活著所做的任何動作,其背後都是隱隱帶著某些代價,有些輕微到你毫不在意,有些卻會讓你承擔不起,而我這邊所說的「他」,也不光只是特定一位女性,也可以比做夢想、幸福、成功、財富、名聲、還有這本書的書名『文明』。」

 

原本還相當慵懶的用手拿著筆,微微靠著桌面的書瑋,聽我開始說之後,緩緩地放下筆,將身軀往後靠,呈正坐的姿勢,開始認真的聽我所說的每一句話,表情相當溫和,當我說到「自私甚至說謊成性」的句子,他嘴角閃過一絲絲的竊笑,或許想到某個人吧?那絲笑意一閃而過,我沒多想,繼續說下去,當主題回到書名的時候,停頓了一下,看書瑋沒有想打斷我的意思,便又接著說下去。

 

「關於文明的代價,我第一個聯想到爭吵許久的核電問題,我們現在所過的生活,文明的程度是過去的人所無法想像的,當然所製造出來的汙染,也不是過去舊時代所能比較的,核廢料一直是一個很難以解決的問題,有人會認為將他們妥善保存在蘭嶼是最完備的決策,可是當我實際踏上蘭嶼,那邊的藍天白雲,那邊的碧海翠浪,那邊人民的純樸善良,都讓我相當不捨,蘭嶼的確開發程度不如都市,可是正因為他開發不高,才讓人想要逃離都市的時候,並不需要一定要跑到國外,在國內就有如此化外之地可供選擇,一邊是價格低廉的電費,一邊是無價的自然環境,我願意承擔那高額的電費,來減輕對核能的依賴,可是在國內會這樣想的,看來還是少數,誰不希望馬兒跑得快,又能夠少吃草的。」

 

邊說著書本的內容,我邊感覺到自己體內某個開關被打開,開始對初次見面不久的書瑋,傾訴自己的想法:「台灣已經這麼小,可是我們一直有一種非我族類必群起圍之,在加上媒體的添油加醋,搞得每天的新聞,都是看熱鬧圍觀的多,深入探討挖掘得少,雖然這本書主要是講美國國內的現象,但我在看的同時,所想的最多的都是台灣。

 

即使那些問題我們還不嚴重,可是倒計時的指針逐漸逼近,那雙看不見的手失靈,利益團體玩著他們所喜愛的金權遊戲,在台上呼風喚雨,在幕後扮演黑手,政府淪為跑龍套的角色。政治成為服務財團的工具,經濟是富人量身打造的提款機。國家菁英早就忘卻他們對社會的責任和承諾,只是一昧追逐財富和權利。

 

我不是國家菁英,出社會投入職場,被動的去接受很多不合理的要求,所從事的也是類似小螺絲般最基層的工作,也因為這樣接觸到許多同樣是基層的人,慢慢的了解到,過去台灣經濟奇蹟的背後,是由勞工沒天沒夜的加班,流血流汗打拼出來的,他們將自己的青春投進去,所付出的代價是如此之大,除了每天短暫的休息時間,經濟起飛後,他們有什麼收穫呢?生活也許有些許的改善,可是最終也只能在工作崗位上逐漸老死,每天期盼著政客許下那未曾實現的政見,投下那可恥又廉價的神聖一票之後,國家機器的任何決策就與自己無關。」

 


我看著書瑋,發現他一直沉默著沒有什麼回應,才驚覺到自己剛說話的內容,可能他會不感興趣,便這樣對他說:「很抱歉說的內容是如此的乏味,我能力不夠,無法把自己不太了解的經濟學,說的生動一點。」

 

書瑋臉上浮出滿意的笑容,輕揮著手,安慰我說:「才沒那回事,你是我約來面談裡,唯一一位讓我感覺到言之有物的人,很多人來,問他們看最多的書是什麼,居然有好幾位跟我說是臉書,對於我這樣完全不用臉書的人來說,真的是鄙視到不行,有些會用許多好聽的話包裝自己、宣傳自己,可是那高超的話術,也不過是直銷所傳授的,很多都嘛一戳就破,我個人是很厭惡業務啦,聽你說了這第一本書的想法,我突然很好奇,你現在從是甚麼工作?」

 

「我現在是一個水電工!」

 

「水電工?這還真出乎我的想像,怎麼不繼續做出版類的工作呢,至少比較輕鬆吧?」

 

「就是因為太輕鬆,我怕........我會慢慢失去挑戰自己的鬥志。深刻的了解到自己有很多不懂,才會利用反覆得找各類書籍來看。」

 

「你一天可以看幾本書或是一本書要看多久?雖然都會說重質不重量,可是我想愛閱讀的人,都多少有過那種花一整天都在看書,中間最多休息一下,便又拿起另一本書開始看,你呢?」

 

「我自認看書很快,如果是邊看邊認真做筆記那種,我大概一天可以看到五本書,假如題材和內容是我相當不熟悉的像是《文明的代價》、《解方經濟》這兩本,我就會花很多時間閱讀,主要是因為邊看會邊查資料,想多了解他書中所說的主題,和他有相關的新聞,加上工作忙碌的話,最少三天可以看完一本這樣的書,如果是故事類的話,我看的速度就,連我都沒辦法預估,一本接著一本啃食下去。」

 

書瑋聽我說完,眼睛彷彿亮了起來,像是對我另眼看待的感覺,說道:「那麼說說第二本解方經濟吧!」

 

因為受到他的肯定,在說這第二本書的時候,我的語氣比起第一本來說,更加的有自信:「這兩本可以說是有所連貫,如果每一位公民如果都能乖乖的承擔文明背後的代價,努力提升與維護文明這樣的普世價值,我想今天也不會出現解方經濟這種新穎的投資方式。

 

我舉一個例子:自1970年代中期開始,全美百大執行長的薪酬不斷飛漲,在1970年,一般執行長的薪酬約是員工的四十倍,然而到了2000年,執行長的薪酬已是一般員工的一千倍!執行長薪酬大幅攀升的主因是公司給高階主管的股票選擇權,雖然企業執行長的薪酬愈來愈豐厚,一般全職員工的薪資自1970年代初期以來幾無調升,這是美國的情況,台灣最近的基本工資,或是一例一休的議題爭吵不休,實際上吵鬧完,回歸現實好像也沒什麼改變,不也就證明台灣在往這樣的結果邁進。

 

努力努力再努力,有人是不努力的在過每一天嗎?我想大多數人都是努力的,可是為什麼勞動一天差距會如此之大,同樣的工作八小時,我只能得到這樣的價值,富人卻可以如此如此,真的是我不夠努力、不如別人這麼單純嗎?我很好奇,翻開這本《解方經濟》,我驚訝的發現,原來在資本社會裡,富人不但可以擁有一切財富,還能夠打著做慈善事業的旗幟,賺取窮人仰之彌高的名聲和地位。」

 

我停下來,看著書瑋,想著我接下來想要問他的問題,以我們聊到現在的氣氛,應該能夠問了吧?,便如此的問說:「關於這本書,我有一個很簡單的問題想問你,你認為慈善事業算是一門事業嗎?」

 

「當然是阿.....我剛好有認識在做這類相關的人。」書瑋完全沒有經過思考,便回答我的問題。

 

我說:「那他們有錢嗎?」

 


這次他沒有很快速做出的回答,反而臉上的表情,洩漏了他在回想過去的事情,大概過了二十秒,書瑋說話的語氣中帶著些許的憤怒「非常非常的有錢,比以前尚未投入慈善事業,還要富有,而且累積財富的速度更勝過去。」

 

聽他這樣說時,我突然興起想開口問說,你是怎樣認識這樣的朋友,不然就是他們是你的什麼人,我也不知道為何就很想問這樣問題,一般人在說起自己朋友從事的事業,再怎樣鄙視,頂多說話時會帶著嘲諷的意味在,可是書瑋在談起他們的時候,居然語中帶怒,這真的很令人好奇他們之間的關係,或者過去發生過什麼,還好當時的我沒問。過很久以後,我聽書瑋提起,當時我問的這個問題,有點激怒到他 ,無意間踩到他的地雷,雖然我是無心的,可是那時的他真的有想立即起身走人的想法,至於到底是他的誰從事慈善事業,能夠讓書瑋這樣對任何事情都不放在心上的人,激盪起無比的敵意,這都和書瑋的身世背景有關,這邊暫且不提。

 

那時得我還真幸運,沒有緊接著踩雷,而是將主題導回到書的本身,說著:「這本書所提的解方經濟,他們是在政府失能的情況下,透過私人資金去碰觸政府資金不敢投資的領域,尋求社會創新的模式,來解決公眾議題,以及積累許久的社會問題,書中介紹了許多不同國家的案例,根據書中的記錄,公共才裡面蘊含著兆元商機,只是我在看的同時,心中一直有個疑問。」

 

書瑋的語氣稍稍的轉回平和,回問說:「怎樣的疑問?」

 

我接著說:「書中給的數據,世界上位於金字塔底層的四十億人口,他們提供人工給企業財團,財團提供人事成本為他們的薪資,這樣的供需關係,自然而然的產生了許多公眾議題,如貧富差距、分配不均、超時工作,低薪等,而解方經濟強調的是在政府預算捉襟見肘下,由成功的企業出資解決問題,而解決問題的同時,其中是有龐大商機,這時我就會想,為何企業不從源頭去解決,企業增加人事成本,給予調薪,讓員工提早下班,如此做,不就有很多社會問題會迎刃而解。」

 

他肯定的點了點頭說「我也曾經這樣想過,提供出建議,都是被回覆『我太天真,不懂企業管理。』」

 

我說:「對,我也是如此天真的以為,可是很快的在書中得到了解答,對企業來說,在內部給予調薪,只有員工知道,他們要得不是這樣。企業草創時期,追逐利潤,當集團越來越有錢後,便會用心經營所謂的企業品牌和形象,透過經營『社會成果』有關的生意,其中用來交易的『貨幣』包括公開的數據資料、聲譽及社會影響力。而堆砌出來的社會影響力,終將成為一種流通的貨幣,來做為公共價值交換的籌碼。」

 

書瑋聽我說完,彷彿想起了什麼,自言自語般的說著「原來他們這麼早就在這樣做了阿?我以前都看不透。」

 

我忍不住好奇心,緊接的問說:「他們是誰?」
「沒,沒什麼!不好意思打斷,你繼續。」書瑋語氣到這邊已經毫無敵意,輕聲的示意我可以說下去。

 

我說:「解方經濟不得不說,真的比等待政府修法,緩慢的改善來得更為迅速,可是對於發起人很多都是大企業的執行長或總裁,雖然有部分是依靠團隊合作或眾籌的方式進行,可是我還是認為財團一方面是問題的製造者,不聽勸依然故我地鑽法律的漏洞,另一方面卻華麗的包裝自己為那解決問題的拯救者,一半是天使,另一半則是惡魔,這就是財團在解方經濟中,給我的最深刻印象。

 

雖然也不能以偏概全,像是終結人口販賣的釋放奴隸,他們所拯救的目標是邊緣化且已被逼到走投無路的人,如果等待政府介入,或國際組織的救援,很難想像他們的地獄還要持續多久。

 

解方經濟還讓我們看到解決問題的,另一種方式,書中舉了一個有趣的競賽---施密特原油清理挑戰,時間背景是2010年,英國石油所屬「深水地平線」,在墨西哥灣外海爆炸,油井一天流入墨西哥灣的原油量是250萬加侖,漁獲損失高達數十億元,為了解決如此棘手的問題,所成立的一次競賽,整個挑戰賽特別的目標在於能將每分鐘清理原油汙染的數量加倍,同時原油回收的效率應可達到百分之七十,整個挑戰賽吸引了三百五十個團隊參加,其中最後有兩個團隊達到預設的目標,這也是解方經濟所標榜的獎勵和挑戰,所帶來的巨大成就。

 

最後,還有那些網路上免費的開放課程,讓許多想要進修的人,多了一種極佳的知識獲取途徑,這些都是在政府失能的困境下,解方經濟帶給世人具有創意的解決方案,仔細閱讀書中所舉的實例後,不得不說,我真的很佩服解方經濟所帶來多變的創意,可是卻又對財團在其中扮演的角色,相當反感。」

 

為何我會對獎勵與挑戰和開放課程這兩個段落這麼有印象?因為在書中,他寫到獎勵與挑戰的時候,開頭是以網路遊戲的魔獸世界帶入主題,由遊戲中玩家完成不同的任務,以獲得任務獎勵的過程,解釋何為解方經濟理獎勵與挑戰的意義,便是透過類似玩遊戲時,為了達成每個挑戰目標,而一群人團結合作找出最棒的解決方式,而所獲得就是一開始許給挑戰者們的。

 

而對於開放課程我會知道這麼多,是因為高中時期,老師在課堂上就有介紹給我們知道,我陸續有上過幾次免費課程,那時還不知道他也算是解方經濟的一種,一直到讀到解方經濟這本書時,才有種原來如此的感覺,我在不知不覺之中,早就受到過解方經濟的恩惠。

 

書瑋聽完我所舉的解方經濟的案例,想了一下,便對我說:「你後面這本書好像看的比較熟,可是我發現有一個主題好像貫穿了兩本書,那就是所謂的政府失能,你覺得在現在的時代裡,政府應該扮演著怎樣的角色?」

 

聽他這樣問,我才發現到書瑋是真的很認真在聽我說話,對於政府失能,的確這兩本書裡都反覆的提到,沒想到他會對這點如此有興趣,我把自己真正的心裡話對他說:「其他國家在導入資本主義後,好像都染上同樣的症狀一般,都會有政府失能的問題出現,財團透過選舉期間的政治獻金,成為當選者背後那實際下棋的人,遠的不說,日本、韓國都有這樣的情況,我前面也說了,台灣也逐漸朝這樣的情況前進著,我舉自己發現台灣政治的一個特點,台灣沒有一任總統是受人愛戴的,每一任都曾被人民高喊著下台,從李登輝、陳水扁、馬英九,再到現在的蔡英文,我自己覺得明明後面那個財團不解決,換誰上去都一樣。

 

只要價格談得攏,企業,不難找到有博士頭銜的人來為任何不實報告背書,過去的經驗告訴我們,所知不多,且又健忘的大眾,很容易被舌燦蓮花的財團說客牽著鼻子走,既然問題明明不是那些政黨或是政客,怎麼不高喊財團下台,讓人民自己走上台,而這些疑問,是這兩本書還是沒有給予我想要尋找的答案。」

 

書瑋突然用一種看著珍奇異獸的眼神,上下打量著我,說:「叫財團下台,請人民上台嗎?沒想到你看起來樸素踏實的感覺,卻如此的充滿理想。」才剛完,他噗哧一聲笑了說來。

 

看著書瑋笑,讓我都不好意思起來,出社會後,剛好趕上台灣社運大噴發的時代,那時好多新的想法,灌進我的想法裡,看著外在環境是如此的惡劣,也讓我在心中有了這樣的理想,曾經說給別人聽,也只是得到嘲笑的結果,後來我選擇不說,默默的思考,靜靜的去做,我已經好久沒對旁人說起自己的想法,沒想到今天卻對認識不久的書瑋,如此坦誠,連我也不清楚是怎麼了,邊想邊帶著肯定的語氣說:「可能是社會化不夠吧,才會人都這麼大了,還這麼天真,懷抱著那樣的理想吧?但是事以至此,我還是會繼續追逐那個理想活下去的。」

 

書瑋收斂起笑聲,誠懇地對我說:「對不起,我並不是在嘲笑你,反而覺得你這樣很好,我已經好久沒遇到像你這樣單純善良的人。」他指了指我前面的空杯子,說:「看你一連說了那麼多話,桌上的咖啡也沒了,還要在來一杯嗎? 接下來換換口味,來說說天下霸唱那本『儺神』吧,我最期待那本書到底在寫些什麼了。」

 

我說完:「好。」書瑋很主動的起身走向櫃檯,對店員說在來兩杯冰摩卡,也請他們收拾桌上的空杯子,說完便又走回到座位上。在他一連做出這些事的同時,我藉故上了一趟廁所,沉澱自己有些浮動的心情,真的沒想到,出社會後和所有過去的朋友斷了連絡的我,還能夠遇到能夠願意聽我說話,我也能夠訴說真心話的人,我在心裡對自己說『能夠在這裡認識書瑋,真的事太好了!』上完廁所後,出來發現書瑋已經坐著座位上等我。

 

我很快的走回到座位,喝了一口新來的冰摩卡,開口對舒瑋說:「儺神故事是在說......」

全站熱搜

岳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