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題材:

 

鋼彈、機動戰士、反戰

 

故事主線:

 

故事是發生在一年戰爭末期的小插曲,隸屬吉翁的特殊部隊「獨眼巨人」調查到地球聯邦軍正在研發新型的鋼彈,為奪取新機體而襲擊北極的聯邦基地,最後,不僅犧牲了一位隊員,任務還失敗,只能目送太空船離開。

 

生活在Side6的阿爾,有一天偶遇襲擊殖民地的吉翁新兵巴尼,同時當初選擇進入聯邦軍,如今擔任鋼彈測試駕駛員的克莉絲也回到殖民地,故事便由這三個人,圍繞著這台還在研發中的RX-78NT1ALEX而展開。

 

在襲擊殖民地時,認識阿爾的巴尼,從阿爾手中奪得他偷拍聯邦貨櫃的照片。上層推測那台新機體,就是被送到Side6裡重新組裝,為了補充在北極損失兵員的獨眼巨人,便將巴尼調進了這隻特殊部隊。

 

萬萬沒想到,吉翁企圖奪取新機體,所派遣的獨眼巨人特遣隊,居然因為巴尼的關係,被阿爾帶著警察找上門,阿爾並非要拆穿他們,只是想要纏著巴尼而已,在聽完他們的來意後,阿爾本著隊機動戰士的狂熱愛好,居然選擇加入吉翁特遣隊的行列,開始幫他們調查鋼彈到底查在哪裡。

 

事實上,在一年戰爭末期,吉翁的財政已經抓襟見拙,高層不僅沒有因為戰況不利而團結,反而還是在互相鬥爭,原本只是針對地球聯邦軍,到後面也變成對任何殖民地都進行攻擊,奪取被運到Side6的鋼彈,是這部的主線,而聯邦方的克莉絲,跟阿爾本來就是鄰居,後來藉由阿爾的關係,認識了巴尼,兩人之間或有好感,如果是在和平的時候,也許會有美好的感情發展,只是現在還在戰爭。

 

特遣隊的行動很快便失敗了,最後只剩巴尼,他沒有和克莉絲道別,便選擇離開,阿爾並不懂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的道理,對巴尼發脾氣,回家的途中與克莉絲相遇,克莉絲一句「幫我跟巴尼問好」,很普通的一句問候,背後所帶來無形的壓力,壓在這個不懂戰爭殘酷,也不懂聯邦和吉翁為何而戰的小學生的肩上。

 

最後,在那年的聖誕節,互有好感的兩人,為了一場根本不用再打的戰爭,爭鋒相對,鋼彈對薩克怎麼看都是不平等的對戰,可是透過環境和戰術的運用,薩克還能與鋼彈打成平手,結果就在鋼彈的頭落地,鋼彈的光箭直挺挺桶入薩克的駕駛艙結束。

 

 U.C.0080年1月1日,一年戰爭結束,周遭的小朋友還在慶祝迎接新的一年,克莉絲也因為受傷回到地球去就醫,誰會記得那位在幾天前,企圖拯救殖民地犧牲生命的巴尼,只有阿爾記得,他嚎啕大哭了起來,因為這場戰爭,他失去一位好朋友、大哥哥,巴尼他永遠都不會再回來了。

 

主要人物:

 

阿爾弗烈德·伊茲魯哈

11歲,小學五年生,出身於保持中立的Side6,相當喜歡機動戰士,擁有不亞於成人的機智和膽量,在動畫最後,心理上受到的創傷是最大的,不僅無法阻止巴尼對鋼彈發起攻擊,還親眼目睹巴尼被殺,而殺他的人居然還是克莉絲,雙重的打擊下,反常的表現出不同前幾集的活潑,最後在集合場崩潰大哭。

 

克莉絲汀娜·麥肯錫

新人類專用Ms開發測試駕駛員,與阿爾是鄰居關係,就像他的姊姊一般愛護著他,對巴尼有好感,雖然最終殺死巴尼,但是那是在戰鬥中做出正確的判斷,攻擊駕駛艙,除了受傷之外,並沒有太多心裡的負擔。

 

巴納德·魏茨曼

暱稱巴尼,戰爭末期加入吉翁軍的菜鳥士兵,卻被派進特遣隊的任務,靠著自己修理好薩克,到最後還有辦法打掉鋼彈的頭,如此戰績都足於留名鋼彈史,最後那種殉道般的精神,更讓全球的鋼彈迷,都將聖誕節視為巴尼紀念日。

 

評語:

 

死小孩,離鋼彈遠點!

 

看完整部片,對於這樣的小孩,我真的喜歡不起來。為了以小孩的角度,來呈現一年戰爭的殘酷,以生活在Side6的阿爾為主角,就讓我來細數,阿爾在OVA中,到底做了什麼?


1. 與朋友打賭,為了證明聯邦是有機動戰士的,便隨意闖入聯邦的碼頭,對貨櫃胡亂拍攝,最後還導致洩密,把吉翁引來。
2. 吉翁襲擊殖民地,居民逃的逃,避難的避難,只有阿爾跑到薩克墜落的現場,還與吉翁的駕駛員接觸。
3. 翹課,國小五年級就翹課,這樣反抗效規和長輩的態度,是國小生應該有的嗎?
4. 為了追蹤吉姆特務,不僅對警察說謊,最後還演了一場兄弟重逢的戲碼給警察看,眼淚說掉就掉。
5. 潛入聯邦組裝鋼彈的基地偷拍。
6. 明知道薩克沒有回收,也沒有回報,直接造成最後薩克對鋼彈的悲劇結果。
7. 再一次表演哭戲,轉移聯邦士兵的注意,這次更嚴重,假借父親因戰爭逝世的原因,拿鐵棒敲打悍馬車。
8. 幫忙購買修理薩克的工具,尋找其他必要的材料。

 

這就是官方設定一位11歲,小學五年級生所做的,雖然我可以接受小五生,還不太有善惡觀念,分不太出來誰對誰錯,更還不會將人分成敵我雙方,可是對警察說謊,拿鐵棒破壞悍馬車,這已經太超過了吧?完全不是小孩會做的事情,不如說是作者讓他這樣做的。

 

看他前面這樣做,連貫到最後一集只不過是變得沉默,父親便認為他好像成熟了一點,比較像大人了一點,聽到這邊整個拳頭都硬了,阿爾今天之所以會這樣,還不是你們兩位所導致的,夫妻失和,父親長年在外工作,母親也一副沒有再管教的樣子,養成阿爾頑童般的個性,光從班上對吉翁君的態度,就可以看出阿爾的母親並沒有在關心阿爾到底在想甚麼,同學說媽媽說吉翁是壞人,另一個則說新聞也是這樣說。

 

先不論殖民地新聞被聯邦控制,人民會被聯邦所灌輸對他們自己有利的資訊,可是阿爾反而回說:「我才沒有時間看那種東西(新聞)」,在小學的時候,應該是活在長輩說甚麼都是對的,雙親的喜好,直接影響兒童對事物善惡的判斷。阿爾身為殖民地的人,雖然是宣布中立,可是吉翁應該不只一次來攻擊殖民地,卻單純因為個人喜好,幫著吉翁調查機密,在他身上我已經看不到屬於小學生該有的純真,而是頑劣不化,如此沒有家教的壞小孩,這個鍋不由父母來背,誰來背呢?

 

當他知道吉翁戰艦帶著核彈往殖民地來,他所表現出來的,對巴尼哭鬧要求他去打爆鋼彈,對警察說吉翁可能會毀滅殖民地,這樣的作為,我不能把他視為他想要拯救整個殖民地的大愛,而是為了保全自己和家人朋友的那種自私而已,但最後得知戰艦不會來,殖民地不會因為鋼彈而被毀滅,急急忙忙跑去阻止,那也完全是出於自私,他將巴尼視為夥伴,想要保全他的生命,所做的努力而已,但最後在集會典禮上會哭,也全是因為巴尼永遠都不會回來,巴尼是他的朋友,他為此才哭的。

 

這是因為體會到戰爭的殘酷,所帶來成熟的象徵嗎?我覺得根本不是阿,他在這部分就很完整是表現出小孩子那種自私,只想到自己的個性,做很多事也都是以自己為出發點,小孩子這樣子做我覺得很正常,可是要從他的表現為起點,聯想到反戰,有點太牽強了,從單純的喜愛機動戰士,到最後為巴尼掉眼淚,中間有太多都是他自己自私的作為,那些給人的印象已經強烈到,完全蓋過作者想要透過他心態轉變,傳達出來的東西,看完我反而沒有因此對於戰爭有所反思。

 

要不是警察不追究,吉翁特遣隊早就被害死了,被這樣的小孩害到任務失敗,真的會欲哭無淚,聯邦和殖民地在戰艦來襲前也辦法做其他應對措施,就因為他選擇站在吉翁那邊,幫忙維修薩克,而錯失好多機會,要不是這部有巴尼這樣悲劇性英雄的角色,完全會被這個死小孩毀掉這一鍋好粥。

 


真男人?莽夫?巴尼是哪個

換作是你,會為一個待不久的地方,認識的人也只有個位數的地方,犧牲自己的生命,去保護他嗎?正常人都不會這樣吧,這就像是中國特務來台灣執行秘密行動,行動失敗只有自己僥倖存活下來,在準備潛逃出境前,卻得知中國準備往台灣發射核彈,所以他放棄逃跑的機會,留下來自己前去破壞原本的目標,即使成功機率相當渺茫,如今他失敗身亡,看到這樣發展,身為台灣人會覺得他是真男人,英雄嗎?會覺得巴尼這樣的選擇是真男人,純粹是因為觀眾並不是吉翁或聯邦的人,以一個局外的人去觀看,最後成功與失敗,都可視為與我無關,當巴尼做這樣猶如莽夫的抉擇時,才會對他感到尊敬,甚至是佩服。

 

酒吧老闆,為什麼有機會逃不逃?因為他是真的在那邊生活過一段時間,想必也認識很多人,所以當他說出他喜歡殖民地,會讓人覺得合情合理,克莉絲為什麼會選擇戰鬥?因為他的家人在這裡,曾經成長在這裡, Side6對他來說就是故鄉一般,為了捍衛故鄉站出來戰鬥,更是理所當然,你一個來不久的吉翁特務,只因為和阿爾及克莉絲相處過後,就能夠興起同樣的想法,真的讓我感到困惑。

 

舉我自己前幾年的例子,我分別在台南、台東生活過一年,即使我個人再喜歡那邊,可是常常會有自己就只是漂泊的過客、徬徨的異鄉人的感觸,那邊的許多社會議題,就算關心、就算知道、就算感到不捨,那又能怎樣?我並不能表示什麼,更不用說提出與當地住戶完全相反的想法,在當地人的眼中,我始終就是一個外地人,多說了幾句,不過是多管閒事罷了。

 

0080-口袋裡的戰爭,吉翁側的主角,巴尼他最後所做的選擇,那種明知不可為而為之的態度,在對照他遺言中所說的,我稍微從中抓到了一些有關聯的思維,以下是巴尼的遺言:


我本來打算去警察局自首的,怎麼說呢…那樣感覺像在逃避
在這不作戰的話,好像自己會變得不像自己
並不是恨聯邦或報隊長他們的仇,不知該怎麼說…我想和鋼彈打一仗
或許我是軍人的關係,理由連我自己都不知道

 

阿爾,我大概會死
不要因此恨聯邦的士兵或鋼彈的駕駛員
他們也只是和我一樣,只是作他們認為該做的事情而已
雖然可能作不到,但希望你不要怨恨他人或責怪自己
這就是我最後的請求

 

如果我幸運的活了下來,而且戰爭結束以後我一定會回這衛星的
我會回來找你,這是約定
就這樣分別了,再見了阿爾,好好保重
幫我向克利絲問好

 

明知打不贏,還是想要和鋼彈打一仗,深怕不在這裡打這場戰的話,自己將變得不像自己,如此硬漢般的想法,不就很像是梅爾維爾的《白鯨記》裡的船長對Moby Dick的情感,以及海明威的《老人與海》裡的老頭與馬林魚最後的搏鬥,在Moby Dick和馬林於面前,人類都是很渺小、脆弱的,但是人還是選擇鼓起勇氣去挑戰他們,更不用駕駛著在鋼彈動畫中,猶如雜魚一般的薩克去挑戰鋼彈。

 

我一直都很喜歡海明威的作品中,所透露出的硬漢風格,他常藉由他小說中的角色表達出「男人無法接受被打敗。男人可以被摧毀,但不能被擊敗。」把同樣的態度,放在巴尼身上就能夠了解他那自己也不知道是什麼的理由,其實就是男人和與女人較不同的地方,男人心中常會有一個一定想要超越或打敗的目標,而面對那個目標時,是不允許自己被打敗,你可以看不起我,甚至是拿光劍把我捅死,我也會把象徵是鋼彈的頭打掉。

 

可能是因為剛好遇到也同樣菜的鋼彈測試駕駛員,很少有一台薩克就把當劇集中主角的鋼彈打成這麼慘,當然看到象徵鋼彈的頭被砍掉,說真的有種無比的快感,光是巴尼在動畫裡的表現,就會讓人永遠記得這位薩克駕駛員。

 

結語:

 

一部動畫,在劇情上敵我雙方要有衝突才精彩,這部裡面只有巴尼稍微有資格擔任衝突的這個角色,其他獨眼巨人特遣隊就像雜兵一樣,死的太快讓人一看便忘,克莉絲的表現,反而不是他在駕駛他,而是鋼彈讓他駕駛而已,所做的都只是普通士兵會做的,雖然和巴尼都有一句「幫我和對方問好」的台詞,可是在這部動畫裡,並沒有刻意營照出羅密歐與茱麗葉那種悲劇戀侶的情節,比較想要呈現戰爭裡充滿各種錯誤、誤解、誤會,最後所導致的悲劇,可是這樣的衝突點,卻是放在一個小學生身上,他前後的表現,並不能夠擔起這樣的重擔。

 

巴尼只有描寫他身為吉翁新兵,對於他的過去和家人沒有太多的著墨,卻被派進如此危險的特遣隊,當任務失敗,準備遁逃時聽到旁人的電話中的交談,就這樣輕易的改變想法,雖然行動上是很壯烈勇敢,可是要說為了殖民地如此付出生命,難道你的家人對你來說,就不如殖民地來的重要嗎?說服力真的不夠強烈,甚至轉折太過硬,只會給人為了死而選擇死的一種行為。

 

這部沒有W和Seed那樣偶像陣容,更沒有00和UC那種類似外掛的機體和駕駛員,可以說有點悶,前面還要忍受看阿爾一個人做我上述所說的那些事,鋼彈出場的次數不多,最後甚至還被打掉頭,相當不光彩,更沒有宇宙大會戰那種場面,集數不多,如果想看看一年戰爭中,殖民地人生活的狀況,宣布中立是否能夠置身事外,以及如何靠單架薩克爆打該劇集中的鋼彈的人,這部到可以找出來看看,想必會有不同於我的想法。

岳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