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叔最近經歷了一段小戀愛的感情。

之所以說小戀愛,就是它的時間很多,吸引力之強,還是我活這麼大,頭一次遇到,而發展到最高潮時,沒有撐臨界點,反而是爆炸退散,消逝至虛無之中。

這樣的始末,只讓我想到貝克特所寫的《等待果陀》的中心思想「希望遲遲不來,緣分說來就來,說走便走,苦了等待的人。

我的賴被對方封鎖刪除了!
這不是我想要的嗎?
怎麼實際發生,心裏面卻有種感傷和痛楚,隱隱的作怪。

這不是我自己去求對方絕交的嗎?
還在那邊後悔懷念什麼,趕快放下,從中學到教訓,打點好自己,留給下一個值得的人。

事情是這樣發生的,大概從四年前,我回去參加離開很久的「神魔之家」,我的媽媽在我幼稚園的時候參加,我也在那邊玩著玩到了國中,神魔生長之家,簡單說是讓自己心靈學習成長的宗教團體,大叔後來長大變成一個無神論者,中斷了十幾年,還是去參加,一是從小就在裡面,即使許久沒來,可是卻有回到家的感覺;二則是我很感謝這個團體,帶給我父母的改變,他們如果沒有改變,我會活得很痛苦。

大叔回去是從類似夏令營的活動開始,從頭學習當一個隊輔大哥哥,到現在進入了第四年,生長之家每個月定期都會有誌友會,原本我住在台北,只參加北部的課程,之後搬到台南,也開始支持高雄的青少年誌友會,就這樣和那個人相遇了。

那個人,我頭一次遇到他,是在聖誕節的交換禮物上,我必須承認她的外型,很是吸引我,難道跟當時我在看高更傳,被他所洗腦影響了嗎?對那種充滿野性的褐銅色皮膚,很想要一親芳澤,活動結束互加賴,12月到過年後,也只是偶而傳訊息,我久久問候,她也遲遲回應,雖然我心中很想與她拉近距離,只是她總是冷冷的,我也不知道如何前進後退,也就暫時放置,如此來到了三月。

之前聊天的時候,就知道她住哪裡,其實離台南也就幾個區間的距離,而四月初我就要開始準備搬離台南了,想找機會去當兵時,受訓的岡山嘉興營區,我丟了一則試探性的訊息,「明天要去衛武營 橋頭 岡山玩,妳要來當一日導遊嗎?」蒙主恩典,她居然答應了。

隔天我們約在鳳山捷運站碰面,因為岡山我自己先去了,就由她陪著我,去衛武營、大東藝文中心、蓮池潭,一直到天都黑了,才回到橋頭吃晚餐,在車站旁的椅子上聊天,接近九點才道別各回各家。
當她的頭靠在我的肩上,當她的身體依偎在我背後,大叔我對不起各位,硬硬der還不斷顫抖,這樣有沒有戲?我原本還沒有多想,誰知道接下來,連續五天都陪她開視訊聊天,妹紙啊!妳為何要如此抓弄大叔我,妳不知道我為妳都站起來了,上班都魂不守舍,想到妳男性總是蠢蠢欲動,超難受,這樣還不打緊,她還答應那個周末要來台南找我,第一站還是選我家。

這到底有沒有戲啊?

期望越大,失望越大。那天發生什麼事,將會是我和她,一輩子的秘密,也許只能怪我自己操之過急,想一舉拉近彼此的距離,誰知道事與願違,從此成為兩條不再交會的平行線,面對這樣的結局,大叔我真得好後悔,想要做些什麼來彌補,只是對方擺出永遠都不會原諒的態度。

傳了幾次訊息,收到的回覆都是「已讀就好別回了」、「拜託請你別密我」、「可以請你別在傳東西給我好嗎?」大叔承認在自己喜歡的面前,是非常低聲下去,委曲求全的,而且明明就很沒戲的狀況,我又沒辦法管理好自己,總是一直去煩對方,打一堆話傳給對方,這從我和前女友分手之後,就開始反覆上演,到這次應該算是第五次了。

這中間曾經隱藏、刪除對方好幾次,想說就到這邊,不要再浪費時間,想去感動一個不可能回頭的人,但過一段時間,又重新把他解開,私心認為事情還有可能會有轉圜的餘地,結果只是讓那個人的心,離我越來越遙遠,在這樣的過程,我看到太多自己的壞毛病,過去我以為經過這幾年在生長之家的學習,那些都已經改善了,誰知道根本只是沉睡著,沒有機會而已,一有對象,又全部舊病復發,我不想自己一輩子都這樣,只能去面對想辦法解決。

那個人,還是會去參加誌友會,而她早就把我當作空氣了,我只是好奇為何他沒有封鎖刪除我的賴,不知道留著只會讓我感覺到很有壓力嗎?因為看到就會想要密他,她明明可以選擇已讀不回,或是不已讀,為何要請求我不要在密他呢?她曾說朋友分兩種,一種是常連絡的,另一種是不常連絡,問我想當哪一種,他也說沒辦法再把我當做朋友看待了,既然這樣,又為何不封鎖我啊?最後我終於受不了,傳訊息跟對方說「我們絕交吧,請封鎖刪除我吧,我自己下不了手,妳自己考慮吧!」睡一覺起來,太好了她終於把我封鎖了。

大叔還蠻喜歡被虐的,自己做不來的事情,還請對方去做,什麼人渣啊、爛人啊!的批評就不用了,我只是放不下對方,覺得不該如此結束,可是對方又是那樣的態度,想說既然連朋友都當不成了,那也別留下聯絡方式了吧,在各自的好友名單裡面,不會聊天也不會聯絡,那又何必啊!她早就不在乎我了,我那麼在乎他幹嘛啊?

經過這件事,我才發現,大叔真得很想談場戀愛,只是活在一個以網路、通訊軟體交友的時代,有點手足無措,甚至難以適應,我還是比較喜歡面對面,看過面之後,認識開聊那種,當然這次其實很接近了,只是我自己太急,搞到直接自爆,大叔需要的是調適的心態,試著和女生先當一段時間的朋友,不要在急躁了,如果女人真的對我有好感,有戲就是有戲。

大叔真得很想談戀愛,下一個人又會在哪裡、在何時與我相遇呢?
重新開始另一輪的等待吧!

    岳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