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在玩哲學思辨,以下是我設計的命題,歡迎賜教,命題本身可以會有些瑕疵,但還是會有結論,應該沒有正確答案,而且每個人的答案應該都不一樣。

『請問在大自然之前,以下選項當中,誰最為暴力?』

一、

1.50位流氓打死1位警察
2.50位警察打死1位綁匪
3.50隻老虎咬死1隻綿羊
4.50隻老虎咬死1位獵人
5.50位獵人打死1隻老虎

二、

1.1位狙擊手殺死50位敵軍
2.1家醫院處理50件墮胎手術
3.1個人打死50隻螞蟻或蚊子
4.1場瘟疫奪走50條人命
5.1場戰爭犧牲50位戰士

 

 

 

 

思辨過程:


以人類的觀點出發,在第一個命題當中,我大概包裝了三個衝突點在裡面,一個是善與惡,一個是強與弱,最後一個則是人性與獸性。至於數目字,純粹是為了呼應最近發生的事情,所作得不必要設定,其實可以直接忽略。為了讓大家落入所謂「最暴力」的迷思當中,稍微想一下,只要前者願意單個對單個,還是有辦法將後者打死,因此數字蠻沒必要的,這應該算是這個命題所出現的第一個瑕疵。

我不知道人是不是都這樣,看到流氓就很自然地把它化為邪惡的陣營,而警察則代表著善良的陣營,只是那是我們外人所看的角度,對事件的當事人來說,被報為罪大惡極的流氓,但他在自己人的眼中,可能會是一個好男友、好兒子、好兄弟,而那一位在自己人眼中好老公、好爸爸、好上司的人,難道他就不會在的敵對人的眼中,是一個作威作福、狐假虎威的大壞蛋呢?


善惡並沒有絕對,這在新聞當中往往都被忽略掉,有的應該也只剩下相對關係而已。

我一直覺得警察的身份,在台灣常常是處在一種微妙的狀態,人民需要他們來維持社會秩序,協調所有可能發生的衝突,在這個時候他是正義的一方,可是當警察出現在公民運動的場合,人民當然是有所訴求,才會站出來希望政府改變,只是政府總是已讀不回,多來個幾次,民怨累積起來,很自然的會有激烈的行為出現,在那樣的場合時,我就沒辦法將警察擺在中立或善良的一方,反而偏向邪惡的一方,這當然也是我自己設身處地站在公民運動的角度,去看警察的身份,或許對那些沒有參與旁觀的人來說,他們只希望社會安定,永遠不要有這些抗議行動出現,也因此對那些人來說,警察們的行為完全符合他們的需要,他們就會認為警察做了一件對的事,而給予稱讚,由此就能證明,善惡根本沒有絕對不變的,完全是看人怎麼去看待他而已。

再來強與弱的對照,說真的,我命題真的設定很差,老虎本來就比綿羊強了,這個是不需要思考就能判定的,就算增加數量,還是過不了弱肉強食的那一關,在這邊就稍稍露出我所預想好的結論,完全是為了湊足對照組,而寫上去的,不然這個強與弱太過明顯,無法讓人有什麼太大的衝突,一點猶豫都沒有就跳過。

第一個命題最後,我以獵人和老虎的對照,來強烈那個人性與獸性的衝突,老虎往往是出於本能才攻擊人類,他們根本控制不了自己,但人類呢?這就不是只有本能而已了,人有思考有理性,可以透過思考來控制自己的本能反應,除非是生命受到威脅時,才會去攻擊老虎,可是在命題當中,50位獵人出動,去攻擊一隻老虎,我不太認為這是為了生存才出動,反而比較是在狩獵,當然這樣的命題真得很不好,對照前幾項,很難有實際的差異性出現,不然真的要選的話,我會選擇5,這應該會是最暴力的。

12雙方都是人類,都有思考能力,也有機會溝通,甚至有其他不一樣的結果,只是他們跳過了那個過程,在這之中並不會讓我有感到非常暴力的感受,而是愚蠢魯莽的碰撞。

3動物咬動物,應該很正常,同樣不太會有暴力的感覺。4老虎沒辦法控制自己阿!他可能也不知道那是人類吧?情況其實就跟3很類似,所以暴力感還好。

反而是5,因為只有人類可以控制自己的本能,不去傷害那些不能說話的動物,而他選擇去傷害,那其中所流淌的醜陋的人性,再搭配上它們的行為,令我感到破表的暴力。

以人類的觀點出發,第二個命題就真得比較有趣,我舉了幾個平常我們會忽略的暴力,不管他外表怎樣,實際上他還是可以視為一種暴力。

1.很自然的我是想到電影「大敵當前」瓦西里,數字同樣是取個整數而已,這個選項能思考的部分,並非善與惡,對開戰的雙方來說,本來就沒有善惡之分,大家都是很無辜,被塞進了那樣的時代框架之中,會有差的就只剩下「誰輸誰贏」而已。

也許對國家來說,戰爭並沒有誰輸誰贏,因為大家都是輸家,國土受到嚴重的破壞,人民也因為戰爭顛沛流離,但是對個人來說,戰爭的結果反而會有差別,對勝利的國家來說,這樣的狙擊手,根本是英雄一樣的被崇拜,可是對戰敗的國家來說,反而變成戰犯,受到的待遇完全不一樣,有這個疑點存在以外,在戰爭那樣的鉅變當中,無論你殺再多人,都不會讓人感覺到很暴力,因為你不殺人,別人就來殺你,這是一種以保命為手段的自衛方式,因此這並不會有很暴力的感覺。

3.其實也是我湊數用的,因為我開始思考這個命題的時候,人在工地,常會被蚊子咬,他咬我就打他,這應該是很普通的一件事,將他和其他選項擺在一起,完全是想讓大家分心而已。

4.這是我聯想到最近發生在西非的伊波拉病毒,如果真的傳染開來,完全就會重現歷史當中,那無可抗拒的黑死病情況,這並不是完全沒有可能的事情,再加上卡繆的《瘟疫》又是我很喜歡的一本小說,所以特別思考了這種情況,但這一個選項,有一個缺點就是其他都是人為,只有這個是自然,瘟疫並不是由人所創造出來的,不管死傷多少人,都很難讓人聯想到血腥暴力。

5.算是讓我最猶豫的,因為戰爭是由人為所導致的,這邊與第一個命題的12選項不同的是,戰爭的雙方,沒有絕對的對錯,也沒有絕對的善惡,他們往往是抱持著某些利益而開戰,國與國之間才不會為了打戰而打戰,一定是背後有某些東西所驅使,也正因為這些事物的存在,淡化了那之後的暴力對決的形象,別人看到雙方在打戰,可能會比較想知道他們是為何而打,,人民過得好不好,反而不太會關注,戰爭到底暴不暴力的問題。

我跳過了2,正是因為我認為這個選項,是這一個命題當中,最暴力的一種行為,但他也是最容易被人所忽略的,那樣的暴力,我真的覺得完全是因為科技的發展,而將人性邪惡不負責任的一面,真實的呈現出來。

不管那個胎兒是如何被製造出來,也不去看他是透過什麼關係所產生的,面對體外的那些有思考的人類來說,他是絕對的弱勢,完全沒有選擇的餘地,處於相當被動的狀況,就因為體外的那些人,各種考量、各種只看眼前的享樂,不理會事後的責任,還沒有來到這個世界之前,就要被整個抹煞掉。

戰爭也好,弱肉強食也好,成人之間的對決也罷,那些暴力怎麼想,我都不覺得比這個還要暴力,這個選項絕對是我所列出來當中最暴力,也最冷血的,我真的不想聽什麼冠冕堂皇的說詞,要聽的話真的聽太多了,明明有太多選擇可以避免這樣暴力的出現,但是人還是不斷地讓此類暴力在,我們沒有看到的地方反覆上演,所以這是第二命題當中,我認為最為暴力的。

 

 

 

 

 

 

 

 

 

 

 

 

 

 

 

 

 

 

 

 

 

 

 

 

 

 


其實以上都是廢話,我在設定這個命題時,所想到的結論是

沒有暴力

可能從人的觀點出發,會在意死的是人還是動物,或是動機為何,或是數量多寡,但是我在命題當中就有設定「在大自然之前」,你想想看對大自然來說,死的是警察、綁匪、綿羊、老虎,有差別嗎?

在第一個命題當中,大自然根本不會在意死的是人還是動物,因為對它來說,都是一條生命的結束,而在大自然當中,這又是件非常稀鬆平常的事情,我們人會覺得特別重視,是因為我們都是從由自身,以自己身為一個人類在看事情,應該沒有人不怕死吧?所以當面對死亡的時候,往往會特別重視,死的是誰,他的頭銜、他的名字是什麼,他有哪些家人,他是怎麼死的,他的過去現在未來等等。無論是與自己有關,或是無關的人,我們已經習慣了這樣思考模式。

當我們開始習慣這樣思考的時候,就已經把被害人是為自己人,把死的現象投射在自己身上,但是,對大自然來說,那真得沒什麼,除了人類,每一秒不知道有多少事物,逝去是我們所不知道,如果大自然每一個都要大驚小怪的話,那大自然早就忙死了,因此對大自然來說,生命的開始與結束,是非常「自然」的一件事,完全不需要大驚小怪。

大自然也不會去思考,那條生命死前受到怎樣的遭遇,是怎樣失去生命的,對它來說,生命就只有兩種狀態﹝存活﹞、﹝死亡﹞,不可能會有其他狀態;至於數量本身,對大自然也是無意義的,會去計算的只有人類,在大自然眼中,50條生命或是一條生命都是一樣的,因為他是把它們拆開來看,而不是集合起來統整,我們人類世界,一切都是以人類本位在播報計算,就以之前的高雄氣爆,新聞當中只會出現統計有多少人意外過世,完全不會有人去統計,爆炸當下,有多少蚊蟲、有多少老鼠、有多少微生物,也同時在那一場爆炸過程中死去。

我不知道這樣說會不會得罪人類,但我認為人類並不是唯一生活在這個大自然中的,本來就沒有誰優誰劣的問題,不管人類再怎樣強調自己為萬物之靈,或是提升自己的地位,我們與萬物明明是處在平等的地位之上,每當看到有人在爭取人權的時候,我就會聯想到那些不能說話的動物,它們的權利又要由誰來爭取?

接下來是,第二個命題,大自然根本不會知道,是誰讓生命結束,或是那個人讓多少生命結束,對大自然來說,可能有某種自動調節的功能,讓人數保持在一定的數量,不會太少且不會太多,這個想法就很像電腦的防毒軟體那樣,經過掃毒的過程,將電腦裡面一些有害的檔案刪除。

每當有意外或是天然災害發生時,我不經有種感覺,是不是大自然有在自動刪除某些人了?面對大自然,我們完全無力反抗,比什麼都還要弱勢,只能默默承受那股看不到的力量,我描述的可能不太好,但是這樣的現象,讓我聯想到第二次大戰到現在都一直很流行的「存在主義」,人在大自然面前是如此的脆弱,而那命運更完全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情,人總是想要掌控一切,但是在這兩者之前,那種掌控的慾望完全崩潰,處在一起虛無飄渺的狀態,雖然眼前沒有瘟疫和戰爭,但是誰又有自信自己明年的今年,還能夠繼續活在這世界上,追逐著自己的夢想。

而為了反抗如此的虛無感,人會有許多不同的作為,來證明自己曾經存在這世界上,卻不知道那些最終會記得自己的人,只有身邊的親朋好友而已,我們的死根本不會有其他人在意。在大自然之前,我們的生命毫無特別的意義,來了就來,走了就走,人命實際上並沒有特別珍貴,跟螞蟻或蚊子的生命等價,只是他們比較短暫,他們的死亡我們看得到,而且能夠意會的到,反而是我們自己生命的死亡,沒有人看得到,因為死了就死了,誰會知道那是怎樣的感覺。

而我在處理2選項的時候,犯了將太多的道德觀念放了進來,就算是以人類的觀點出發,當思考問題的時候,放入太多不並要的道德觀念,很容易讓自己做出錯誤的判斷,這是我看哲學相關書籍時,過程中發現的,前輩們在思考的時候,往往可以將個人主觀和道德觀念拿掉,完全思考問題本身,大概看了前面,我想我離真正的哲學思辨還是很遙遠。

最後我不得不在說這個命題本身另一個瑕疵,可能有人會想到,那就是對大自然來說,根本沒有所謂的「暴力」可言,暴力是人類所賦予創造出來的名詞,你在大自然裡面根本找不到任何暴力,看到獅子撲向羚羊,我們可能會覺得那很血腥很暴力,但那是因為我們「覺得」,看到人無緣無故的被打死,我們也會覺得那個場面很血腥很暴力,但那也是因為我們「覺得」,對大自然來說,一切都是自然,

這個想法是脫胎於老子道德經當中的「道法自然」我所在意的自然二字,什麼是自然,拿掉一切人為和人所思所想,大自然依照了既定的規律在運作,那個是無可解釋,也不能說明的,人活在其中,也只能順從它而已,也因為這樣,我這個命題在一開始就不成立了,對大自然來說,才不會有什麼最為暴力的。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岳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