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台南政大書城遇到一個女孩。

 

最初,我是為了看書走進這家書店的,挑了幾本自己有興趣的書,找了個位子坐下,看到一半,有個身影從我眼前走過去,我匆匆地抬起頭,剛好和她眼對眼,那女孩有著一頭烏黑的捲髮,看似凌亂,卻亂得很有個性,說實在的那類型怎樣都不是我的菜,在整家書店裡,還有其他女店員,她並不是最漂亮,身材也不是最好,可是那對眼當下的眼神,勾起我心中某種情慾。

 

是某一次的夢中情人的形象嗎?還是她眼睛周圍少許的眼帶,微微的黑眼圈,讓我想起了某任女友?我真的不知道,只知道那之後我去政大書城,不再是為了看書,而變成看她。

 

 為了能夠認識她,我拿出了大叔走跳江湖的絕技之一,連續七天晚上都去政大書城報到,坐在同樣的位置,低著頭以她的形象,帶給我的衝擊,在她面前寫一篇短篇小說;那篇短篇是我有史以來寫的最順,也是現階段寫的最好的一篇,看到成品影印出來,我自信滿滿,心想這次穩中的

 

 挑了個平日書店裡看人很少的夜晚,起先我拿幾本書在店裡假裝看書,實際上是在觀察她在哪裡,趁著店休之前的一小段空檔,我走上前,拿出我寫的小說「小姐,這是我在這裏寫的小說,送給你,希望你會喜歡。」這種台詞我整個似曾相識,不知道在哪邊也講過。

她也只是冷冷的回說「喔,謝謝。」收下那篇我絞盡腦汁的小說。

 

 為了讓對方有消化的時間,我刻意幾天都沒有去政大書城報到,那幾天的太陽,真的讓我感到比平常還要煎熬,我好想趕快知道結果是怎樣。大概隔了一個禮拜,我才假裝沒事的走進政大書城,先是掃描店裡所有的女店員,很好她今天有上班,拿起兩本之前就想要買的書,走向櫃檯,她在櫃檯旁邊的用著電腦,我先繞過去招了招請她過來。

 

 她一臉疑惑的走過來,我說出那句大叔最會用的搭訕語言「小姐,你好,我想個你做個朋友,請問可以嗎?」靠,她接下來的那個表情我真的不太會形容,我是有這麼讓你做噁嗎?「不好意思,這不方便...。」沒戲唱我很識相的作結「喔,我知道了謝謝。」順勢做著我本來要做的事,拿著書到櫃檯結帳,結完帳根本不敢看女孩那個方向,趕快逃出政大書城,我還記得我那時買的是書林出版社的《易卜生戲劇集》13,易大師,你根本沒幫我忙嘛!

 

 那之後,我又回復到進書店是為了看書的原點,去的頻率當然比之前少了很多,企圖都被人家知道,也被人家拒絕了,還不如在自己家裡看書,因為每次看到她從我面前走過,還是會感到很失落,大叔的文筆就麼爛媽?連用小說要跟女孩交個朋友也交不到,那還談什麼戀愛阿?

 

 我真的覺得用小說去跟女生交朋友,是文學史的一大創舉,不知道有沒有那位前輩或老師真的這樣搞過,至少我所認識的老師們,還沒有一個像我一樣隨看即寫,當然也沒人會想我這樣被女孩拒絕,大叔真的很想談戀愛,只是談戀愛需要對象,那個對象又會在那呢?

 

 我期待著與她相遇的那天。

 

 

文章標籤

台南 政大書城

全站熱搜

岳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