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宗元,《拉丁美洲史》(臺北:華崗出版社,1978)。

 

拉丁美洲的歷史與地理環境之間的關係遠比其他地區來的密切。拉丁美洲的孤立以及演進極慢的文化,都足以說明是由於拉丁美洲與歐洲的隔離太遠,甚至於近代強烈的地域觀念以及民族精神也都與獨處的地理環境極有關係。

 

加勒比趨勢自佛羅里達到委內瑞拉的一連串彎曲形的海島;這群列島,正好控制了加勒比海和墨西哥灣的咽喉而保衛這南北美間的地峽。

 

大安地列斯群島、巴哈瑪

伊斯班略拉島(海地、多明尼加)-西班牙美洲之母

小安地列斯

 

高山與低地,形成了強烈的對比,但也成為地理上的障礙,在過去地理學時代,南美乃是由兩個大陸地塊所構成,西部的安地斯地塊,和東部的巴西地塊。

 

加勒比共同體

 

馬雅、阿茲特克、印加

 

馬雅人可說是新大陸的偉大創造者,它們使用一種比當時羅馬曆還要準確的曆法,他們有大天文學和數學家。它們發現了零的妙用,遠在阿拉伯人將它們的數字符號傳入歐洲之前,馬雅人已建立了一個數字系統。

 

無論是住在高山深谷,森林草原的印第安人,到後來或成為歐洲人的盟友,或成為歐洲人的奴隸,或成為歐洲人的配偶,總之它們與歐洲人共同創造了拉丁美洲的新文化。

 

西班牙的歷史驅使他們去尋找陸地和商業。例如對回教徒的抗戰,產生了一種民組統一和礦張的精神,而且創造了表現於總教狂熱上面的愛國主義。一四九二年左右,強大的軍人階級想為他們過多的精力找尋出路,而好戰的教會亦在找尋信徒和資金的來源,哥倫布的大發現,正為這種企圖做了答覆。

 

西班牙經過不少艱險,來到山阻水隔的美洲,寫下他們祖先的奮鬥史。西班牙代表了各種民族和文化的混合,一四九二年左右的伊比利安人民,可說是歐洲人種中最混雜的一支,因此西班牙的騎士們實在無法自稱「純種」。西班牙在美洲最有名的事情,乃是它們對宗教信仰的虔誠,以及對其他宗教的不能容忍。基督教在羅馬帝國時期,便開始成為正式的宗教,這個宗教自巴勒斯坦、希臘、羅馬、北非、法國南部,到西班牙。

 

騎士精通武藝,但亦享受特權。這種特權階級,都具有強烈的個人主義和分離主義。

 

領土統一的本身,並不足促成國家的強大。

 

西班牙黃金時代的菲力二世,他曾與伊莉莎白女王糾纏不休,並於一五八八年丟了無敵艦隊,而使這第一號的強大殖民地統治者,慘被不列顛的海軍所擊敗。

 

西班牙人並將他們的個性亦傳給了新大陸。那些性格固執傲慢的伊達哥在長期與摩爾人作戰之後,亦來到了新大陸。由於輕視農人和祖傳的商人、工匠,而使出身良好,在美洲的西班牙青年士兵們,寧願在前線作戰,亦不願做勞力工作。另一方面,騎士的傲慢和不負責任,以及阿拉伯的個人主義也都流行於美洲。

 

葡萄牙約在菲力二世的無敵艦隊敗在伊莉莎白女王手中之前便已衰微。菲力二世尤其母親的關係作了葡萄牙王(因為葡王男系繼承人已死光),葡萄牙不得已而併入加斯底。六十年後,西班牙本身亦已衰敗,葡萄牙的愛國者,布羅甘薩伯爵起而革命,終使葡萄牙再行獨立。布羅甘薩王朝曾親眼看到巴西黃金和鑽石的發現。

 

印地安人在表面上看起來,是缺乏統一的宗教和其自己的歷史,而且稍顯膽小而對戰爭武器一無所知。這種情形引起了毆人的新奇感,使他們覺得這塊土地簡直近乎伊甸樂園。

 

大發現和新大陸的殖民使原在地中海的貿易和財政中心,開始轉移到了大西洋。從墨西哥和祕魯來的黃金經過西班牙輸入歐洲其他國家,這使金價起了波動,並影響到銀行和財政,又使西歐產生了一個新的商人階級。農產品中的'糖和棉花,造成了在歐洲使用大宗批發的新貿易方法,甚至於使用機器製造產品。

 

文學亦因探險之間的衝突而生動化。

 

哥倫布的性格上,他勇敢、堅毅,而且非常的熱忱,但他自負也顯得急躁。他可以說是一位將文藝復興理論付諸實驗的人。曾記載阿拉瓦克人道:「我深知惟有使用愛來代替強迫,才能使他們變成基督的信徒。」

 

在印地安人本身來說,他們在社會上是弱者,而且是居於次要的地位,因此必然就被人使喚

。總之,尼加拉瓜,哥斯大黎加,巴拿馬等地的征服史是非常殘酷的。

 

總督工作的好壞,全須靠其本人的品格好壞來決定。

 

開採金礦、放牧牛馬、種植農產品,建立小型製陶及紡織手工業,而且只直接對西班牙貿易。十六~十八世紀時的歐洲,正崇尚重商主義,換句話說「殖民地的存在完全是為了祖國的利益」。只有西班牙鎮市的西班牙商人和在新大陸出生的西班牙商人,才能獲取與殖民地經商的利益,外國人全被摒於殖民的富源之外。

西班牙乃是第一個在新大陸遭遇殖民地問題的歐洲國家,因此,他對殖民地或對海外貿易的事,可說是毫無經驗。

 

自一四九二年到他來訪的一年,從新大陸運回舊大陸的貴重金屬數量,已超過自所羅門時代以來,全世界所見數量之總和。可是,這樣大量的金屬財富,卻使西班牙國內產生膨脹而且給西班牙留下了一個貧窮的工人階級和衰落的國內工業。只有小部分西班牙商人收到實際利益。

 

西班牙人之控制在拉丁美洲的貿易,一如英國人之於他的殖民地。在重商主義(或殖民商業)的原則之下,殖民地為祖國的工業供應原料,然後再買回成品。從來沒有這種殖民地式的商業,允許外國勢力與他競爭。西班牙為了維護這項政策,花費鉅款維持海陸軍,以便對付外國的競爭者,以及一個龐大的官僚組織,以限制和控制貿易和防止外人分沾利益。

 

先救靈魂,再予教育和訓練

 

教無分新舊,地無分歐美,他們都是對人民思想加以控制。書籍必須檢查,課外活動須被管制,而有異端的情形亦必受處罰。

 

在社會階級的頂端,並非白人就可充數,而且還必須是在西班牙出生的白人。如若不是出生在西班牙的王室近親,便無法取得國王的信任。因此,許多職務就被給予與朝廷有關係的西班牙人,而在美洲出生的人就無福享受此職務。其實凡是肥缺,在他們未離開西班牙之前便已決定。

 

 

詩是西班牙人表現文學最喜歡用的形式

 

您不能以貌取人,一個人的美乃在於高貴的精神裏,品格在棲息於智慧中。

 

新舊教間對奴隸的走私,搶劫市鎮,掠奪商品,都有他們自己一套宗教上的看法。法、西兩國在一五五九年的和平以後,盜船便失去了官方的靠山;於是它們變成海上的暗賊,它們繼高膽大,加以加勒比海無人居住的島嶼可以做他們的基地,時出時沒,過著獵人式的生活。

 

一五八八年無敵艦隊大敗,遂使西班牙的霸權一蹶不振,並且由原來的攻勢一變為而為守勢。

伊蘭莎白的海盜(Sea-dogs),揭開了英國侵略西班牙新大陸的序幕。

 

脫離舊大陸發展新文化

 

此時爾等聰明才智之士起於隴畝木人之間

快快脫去昨日的舊衣裳,

在共同著上你們的新裝。

 

整個十八世紀,在拉丁美洲的每個角落,都處於除舊布新的變局中;1800年時的許多西班牙殖民,已經把美麗的新大陸當作自己的故鄉。1700-1800年的一世紀裏,一切都在變,國際情勢在變,政治局勢再變,經濟觀點在變,而且「啟蒙運動」時期的文化形式也在變。

 

戰爭的頻仍,朝代的更迭,商業的發展,以及海上的爭霸,成為十八世紀國際間的主要事件。

 

知識請向逐漸脫離西班牙的領導而向東方,接受新思想和重估舊價值觀的情性亦日漸茁長中。

在十八世紀末葉,西班牙殖民地的人口在一千四百萬到一千七百萬之間,克里俄約斯差不多占百分之二十,這些人最開通亦最不滿現實。啟蒙運動在拉丁美洲使克里俄約斯當局挑戰,因知這項運動對西班押來說只是有損而無益。它並且「撕裂了迷信和無知的布幕」損壞了教會和帝國的權威,而產生了「反叛的意志」。商業的興旺,文化的進步,使殖民地以達到長成的階段。

 

在莫里斯辭職以後,葡萄牙人和混血的居民,發展了強烈的民族主義以反抗荷蘭。混血兒、自由奴隸、印地安人,以及葡萄牙人,合組一支武力,起來驅逐荷蘭的統治者。一六六一年,荷蘭人撤出在巴西的領地。說明了北方的巴西人,無論是在政府方面,或是在教育方面,都曾有一個良好的基礎,特別是這些北方人具有非常的忍耐功夫。由於他們對荷蘭人的革命,使他們知道愛國,同時它們亦為在未獲祖國援助的情形下,即能抗拒強敵而感到驕傲,這種驕傲,被認為是巴西民族主義的開端。巴西隊葡萄牙的事情缺乏忠心。

 

雖然米蘭達升起他為獨立而設計的紅、藍、黃三色旗,並下令民眾武裝,但是並無群眾起來響應,似乎是沒人感興趣。革命戰爭的基本原因,乃是殖民制度下的種種壓迫,克里俄約斯階級對種種限制在增長中的反抗,啟蒙時代思想以及「反對西班牙制度的外國思想」的散佈,加上法國和美國革命成功的例子。

 

起初,西班牙殖民地的革命份子並不急切的求與西班牙決裂;暴動開始,亦並非一個設計周密的獨立運動,而是要求政府制度的改革,以及抗議在拿破崙征服西班牙之後,在西班牙不合法的地位。

 

領袖雖多,其志一同,他們都是為了自由而奮鬥。保皇黨與愛國者的內戰。獨立對印地安人奴隸來說,亦有同等的性質。獨立成功僅為上層社會的一種政治的變革,和在商人階級裏的部分經濟上的改進。拉丁美洲的革命迅速即變成了社會革命。

 

各種討論,各種騷動,各地的叛亂,以及十八世紀的戰爭,在在都證實了不滿情緒的廣佈。

「人民萬歲,腐敗政府該死!」革命正需要這一班人來領導,因為革命是不會產生在無知的民眾中的。

 

每次的暴動卻教會了印地安人參加後來向西班牙爭取獨立的克里俄約斯的革命運動。

 

北美的民權,和法國的「自由、平等、博愛」思想,以及它們成功的推翻了君權的事實,都一幕幕的看在克里俄約斯青年眼裡。

 

他們現在所需要的只是一位勇敢的領袖。這個領袖是誰呢?無疑的,他將會出現;他將會為神聖的自由而出現。

 

這些黑奴對法國大革命的意義不甚了解,因為文森死了,但是這位受過教育的杜桑·盧維杜爾(Toussaint)卻知道這些他清楚的記得拉伊拉的話和文森的死,他決心解放黑奴。「把我打倒只不過砍斷了在聖多明哥的黑人自由之樹。但它將會再度發芽,因為它已深深生根,而且根莖遍佈」

 

-雅克·德薩林, 海地革命的領袖。獨立後稱帝,加冕為雅克一世。

 

「獨立的晨星」弗朗西斯科··米蘭達,他獻身於西班牙美洲的革命運動三十餘年,並未拉丁美洲革命與北美之間奔走聯繫。「南美都在英國經援的軍事行動」,所以他曾自稱為南美獨立的代行人。

 

一小部分自由主義的克里俄約斯希望獨立;一小部分商人希望從帝國得到自由;但是絕大部分的西班牙殖民式忠於國王的。但是這種忠心卻被拿破崙統治半島的策略所改變。

 

邦聯派和中央集權派,差不多困擾西班牙美洲有一世紀之久。

 

假如上天反對我們,我們將與它奮鬥,迫使它能聽命!

 

 

 

 

 

 

拉丁美洲獨立運動

 

促使拉丁美洲獨立的基本原因為殖民制度下來自母國的種種政經不合理限制;土生白人的反抗;啟蒙時代的思想散佈;美國獨立革命的成功先例。另外,歐洲政局變化,尤其是拿破崙占領西班牙,導致西班牙無力顧及海外殖民地叛亂,也是重要背景。

 

法國在中美洲生產甘蔗的殖民地海地最先走向獨立。黑奴出身的領導人帶領奴隸反叛殖民統治,歷經十餘年,遂於1804年繼美國之後,率先獨立成功。西班牙統治的美洲,則於1809年起開始騷動,殖民地的土生白人們紛紛以西班牙國王菲迪南七世之名,組成革命委員會(Juntas),拒絕舊有的殖民統治狀態。自此,在拉丁美洲每個角落,同時爆發革命,由小而大,漸漸蔓延。

 

反殖民運動最初具有印地安反抗白人的色彩,由兩位白人天主教士帶動印地安人和白印混血者反抗殖民統治,隨後這股運動轉為白人之間的對立,即土生白人菁英與半島白人的政經社會爭鬥,前者代表土生勢力,後者則是殖民勢力。

 

南美北部的革命最重要的領導者莫過於西蒙·玻利瓦(Simon Bolivar),他喚起獨立運動風潮,各地起而效法。玻利瓦由委內瑞拉開始進行獨立運動,領導無數戰役,但革命之路不盡順利,直到1825年,委內瑞拉、哥倫比亞、厄瓜多、玻利維亞等國終於脫離西班牙統治。雖然他曾試圖統整這些國家合一,可惜功敗垂成。

 

領導南美南部獨立的英雄乃是何塞··聖馬丁(Jose de San Martin)。他帶領智利進行獨立運動,繼續往北,進入秘魯。秘魯乃古印加帝國重鎮,受西班牙嚴厲控制。聖馬丁在利馬的南方登陸,成功驅趕殖民勢力。隨後阿根廷、巴拉圭、烏拉圭先後宣示獨立。此外,拿破崙揮軍入侵伊比利半島之際,葡萄牙王室倉惶逃至巴西。在當地建立新的本土王室力量。此舉有利於日後政權的轉移,而能和平地完成獨立。

 

基本上,1825年以後,西班牙和葡萄牙帝國在新大陸大致已經一無所有,取而代之的是年輕的新興共和國。他們已被世界和其本國人民承認為合法的政府,但他們並未順利走向發展的坦途。戰時軍事領袖成為政治領袖後,經常成為獨裁者,致使保守與自由之間互相對抗;再者,憲法雖已草成,但這些理想文獻常被視為廢物,無法受到尊重。改革與傳統勢力相互傾軋,造成新興國家經常陷入內戰與獨裁的惡性循環之泥淖中。加上母國和歐洲勢力的干涉,以及美國視中南美洲為其勢力範圍而加以染指,致使獨立以來的拉丁美洲,處處反映出這些政經困局和社會文化認同危機,直到今天仍未能有效解決。

 

富裕克里俄約斯的玻利瓦,玻氏是委內瑞拉極富有的青年。他具有優良的血統,並受過良好的教育,這一切,已使他超過了大部分的西班牙青年,但是,他由於為階級觀念所苦,所以畢生都在從事求解放的工作。它是一個重理想而愛國家的人,他曾嚴肅發誓道:「別讓我的雙手閒著,亦別讓我的精神休息,直到我將西班牙束縛我們的枷鎖打開。」

 

玻利瓦身材短小,貌不驚人,他具有一雙「機敏兒能透視人的眼睛」,使往訪的人都會為之感悟。他的一生就是戰鬥;他個人的幸福亦因此而犧牲,他的莊稼亦因戰爭而被毀;他曾以身作則,先解放了他的全部奴隸。

 

在他出賣了米蘭達之後,或寫作或演說,或跳舞或談愛,或是翻山涉水,歷經苦戰,一直未曾停息。一八一二年,委內瑞拉陷落的時候,他搭了一艘英國船去加大黑拉,但是當時他只不過是一位默默無聞的青年,他充滿成立大哥倫比亞聯邦,整個南美北部自由聯盟的夢想。

 

第二共和又如第一共和一樣的短命,許多委內瑞拉人盲目的忠於王室。

 

聖馬丁,曾就讀於西班牙陸軍學校,畢業後,曾在反抗拿破崙的戰爭中,做一名忠實的軍官,一八一二年,他回到故鄉,並決定為故鄉的自由而努力。運用宣傳的力量已達煽動祕魯人自求獨立的目的。

 

我所希望的,乃是這個國家應該由其自己來管理自己。當祕魯人自己建立了適當的政府時「我即認為我的責任盡到了,而且立刻離開他們」。

 

他們兩人做了兩日的會議,這所聚會的房子,如今已成為南美史上的古蹟。除他二人之外,在此沒有第三人參加;同時也沒有一分鐘浪費。他們討論了一連串的問題,如是否統一指揮的問題,作戰的計畫,南美未來政府的問題,以及商定除非聖馬丁絕對退出,和玻利瓦做最高統帥,不然玻利瓦是不會參加勝利軍的。總之,這是一個歷史上極富戲劇性的會議之一,而且所獲得的結果亦是大公無私的。

 

最後聖馬丁辭職回家,去做一個老百姓。他發現智利和布宜諾斯艾利斯一樣不受民眾歡迎,因為都說他浪費公帑。這時他的健康情形亦欠佳,所以悄悄地離開,去了巴黎,直到一八五零年,這位公而忘私的英雄,才被南美國家當作愛國者和解放者看待。

 

和平已經建立,至此玻利瓦自己反到覺得無所事事。

 

革命卻並未隨他們而死。

 

舊的結束新的開始

 

拉丁美洲的獨立雖然是一件政治運動,但卻留下變動和不安。長期的戰爭,使各地的面目全非。由於打劫的士兵將牛群屠作食物,摧毀了牧牛事業。由於勞工的損失和設備的破壞,使礦業易受到損害。由於解放的奴隸到處流浪或被遣入軍中服役。

 

一八三零年左右,已有十六個年輕的新興共和國,從殘破中重建起來。他們已被世界和其本國人民承認為合法的政府。在他們英雄領袖的言論中,已將他們政府所要追求的目標揭示出來。

 

假如女兒未得到母親的許可,是無法獲得真正自由行動的,西班牙殖民地,已宣佈自己的獨立,卻希望西班牙能夠給他們真正的獨立與自由。由於歐洲大陸同情於西班牙,如果西班牙不承認這些新興國家的話,歐洲各國亦不會予以承認。

 

門羅宣言(Monroe Doctrine)

歐洲列強「對新大陸任何地區的政治企圖,都將危及我們的和平和安全。」新世界再也不許歐洲列強的殖民,甚至美國本身亦無干涉現存殖民地的意圖:同時亦無法忍耐對這些以獨立新政府的外來干涉。總之,美國是無法容忍舊世界政治集團對其自己範圍內的侵略。而且亦防止俄國在北大西洋的侵略。

 

社會的完整和政府的完整制度,是高尚的理想,但是立法者卻都是人而非神

 

玻利瓦害怕產生大國的思想,但亦恐懼南美大陸分崩離析而成為許多小國。如果在這西班牙的屬地上能設立一個單獨的君主國,「這位笨拙的巨人將會大笑而亡」南美北部應該出現一個共和國──他理想中的一個,是大哥倫比亞──同樣的,在南美南部亦該有與此相當的一個單位。這些強大的共和國乃是基於「主權在民,權力區分,公民自由,禁止奴隸制度,以及取消君主政體和特權制度的原則。他亦反對行政權太弱的邦聯主義。」

 

無知的公民,毫無經驗的政府,使大哥倫比亞在其眼前瓦解。「那些為了拉丁美洲自由而努力的人,曾經吃盡辛苦!我們曾試過各種制度;但是都沒收到效果。墨西哥已經垮了;瓜地馬拉已經破壞;而在智利又發生了新的革命。在布宜諾斯艾利斯,他們殺了總統。玻利維亞在兩天之內換了三位總統,其中兩位是被刺身亡。」拉丁美洲是一個擾攘不安,混亂而易衝動,困難重重而無秩序的地方,在這些新解放的國家,他發覺「既無信仰又無真理,無論是個人或者是國家都是如此。條約和憲法形同具文,選舉即是戰鬥,自由就是無政府。」

 

玻利瓦他在聖大馬大覓一處在農莊上的破屋子住下。在他死的前幾天才來了一位法國醫生,他問道:「是什麼風把你吹到新世界來?」大夫回答道:「乃是尋求自由的意願」「現在我已經找到他了。」「可是你比我幸運,大夫,因為我還未曾找到。」

 

新政府當前最重要的問題之一是「中央集權主義對邦聯主義之爭。」他們的新憲法究竟應該模仿美國,每省設一省長,一個立法機構和一個最大極限的自治權限呢?還是應該有一個強有力的中央政府,而實行中央集權呢?

 

北美人民頗以其成功而長命的憲法而自滿,他們並以為:一部好憲法便可解決一個新興國家的許多問題。但是憲法的創制,乃是拉丁美洲英雄們文學娛樂的寵物。沒有一處在苦心孤詣的寫憲法。

 

和平分為兩個政黨,乃是民主國家的必要條件。大部分美洲國家都興起了這樣的黨,經常簡稱之為自由黨或保守黨。自由黨皆為一般市民,商人階級,知識分子,它們對商業貿易頗感興趣,他們渴望教育,和一個有主見有稅收支持的教會,他們亦常為互濟會的會員。它們受到貴族階級和不需要外國商業的地主階級的反對,他們希望緩慢而無生氣的殖民地生活仍不變動。

 

革命究竟給老百姓帶來些什麼?其實既未給他們帶來統一和民主,亦未給它們帶來有作為的政府,眾多的獨立宣言,無數的計畫,在毫無經驗的會議前的熱情演講,新出版的報紙社論,究竟又有什麼用處呢?

 

墨西哥

 

多羅來司怒吼後的二十九年,墨西哥從始便走上了向和平博愛目標前進的道路,無怪乎群眾要高唱頌詞。可是一年之後,墨西哥又陷入混亂情形「一個政府被唾棄了,卻無另外的政府來接替,革命接踵而來,到如今,還未找到解救的藥方」「革命比屠殺還要吵鬧」墨西哥從獨立以後,十五年內就發生了六次這樣的革命。

 

離開城市,鄉下的生活仍以莊園為主體,莊主就是「農奴以及印地安工人的君主和閻王」

 

貝尼托·胡亞雷斯直到如今,還是大多數墨西哥人心目中的真正英雄。

 

巴西人對巴西的愛意,和民族意識

 

蘋果已經成熟;現在已經可以擷了,否則他就會腐敗墮落。彼得一世(巴西),伊比南加呼喚(Grito de Ypiranga)「朋友們,葡萄牙的朝廷想要把巴西淪為奴隸;我們必須宣布獨立。不獨立毋寧死!我們已被迫脫離葡萄牙!」就這樣兵不血刃的從上層完成了革命。這次革命中,既未得到群眾的真正支持,亦未曾做社會和政治上的改革。

 

至今巴西人對唐彼得仍極感激。他具有結合的力量,使巴西團結再一起。他的才能,愛國心,以及他的坦率性格,不僅維持了半個世紀的和平與繁榮,而且在國際事務上以及文化教育事業方面,均有不少的成就。

 

阿根廷

 

居民都具有極強烈的個人主義和地方觀念。

 

多明戈·福斯蒂諾·薩米恩托「教育就是政治」、「無知的人民所選出的仍將是一個羅薩斯」

 

我是一個平原的孩子

生於此地長於此地的一個加伍確

海闊天空的全世界對我來說仍然太小

請相信我,我的心能夠掌握世界

在我走的路上不怕蛇來咬

亦不怕太陽曬

 

逃離法律約束,而成為邊疆英雄的典型人物

 

何塞·加斯帕爾·羅德里格斯··弗朗西亞

是一個瘦而傲慢的人,他厭世,但卻對巴拉圭的和平與繁榮有過貢獻;他亦一反以往原為牛仔或軍人出身的首領作風。巴拉圭的人民稱他為最高領袖,當他經過的時候人民都要脫帽致敬;為此,他的法律要求每一個巴拉圭的人戴一頂帽子,以便到時候脫帽之用,甚至他本人亦戴了一頂小帽子。一如他將巴拉圭自世上孤立起來一樣的將他自己也孤立起來。他單獨和四個僕人每晚睡在不同的房間裡以防敵人的行刺;他甚至於在他的諜報人員中亦安排諜報人員。

 

 

 

 

 

 

 

 

 

 

 

 

 

 

 

 

 

 

岳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