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小宛然劇團《莫伊傳說》-觀後感








時間:

101/8/19

地點:

國立傳統藝術中心蔣渭水演藝廳(法語演出、中文字幕)


劇團介紹:




班任旅於1974年至1979年之間,旅居台灣跟隨李天祿大師學習傳統布袋戲
皮影戲技巧,1978年他在法國創立了小宛然劇團
此後,小宛然劇團創作了30多齣木偶和皮影戲
許多作品曾應法國知名導演Antoine Vitez邀請,於巴黎夏佑宮劇院演出
並巡演80多個國家。2006年,團長班任旅獲頒台法文化大獎。

內容介紹:

在毛利族和波利尼西亞神話中,有一個半神半人叫「莫伊」的神奇人物
傳說中莫伊剛出生時,即被母親誤以為夭折,而被拋到海裡
一位叫Tanga nui te Rangi祖先把莫伊救了回來,撫養長大,並教他巫術

莫伊長大後學會魔法,尋回母親,與天神父親相認
回到凡間後,莫伊運用魔法及智慧不斷挑戰神祇,為人類爭取更好的生活
他的第一件偉大事蹟就是利用法術把太陽圍繞地球轉動的速度變緩
好讓人們能過上更好的日子



也利用魔法下顎創造了魚鉤,並利用他鉤起一座充滿生機的海島-新西蘭
另使用計謀從掌管火的仙人手中取走了火種
並將火送給了人類,甚至想挑戰死亡女神
試著把長生不了的奧秘帶給人類。
但莫伊終究敵不過擁有強大法力的死亡之神
莫伊雖死,但他的犧牲卻也給人世間帶來了生死的輪迴
讓人的生命能傳承不斷。



深具勇氣和智慧的智慧莫伊,不但不畏觸犯神靈
更運用來自神賦予的微小力和自我的智慧戰勝殘酷的自然。
小宛然劇團運用了傳統布袋戲、皮影戲的傳統唱腔及演出方式
並加入演員的現場表演,更邀請到台灣現代音樂作曲家廖琳妮小姐譜寫樂曲
我們期望這個融合了傳統及現代的演出
能將觀眾帶入一個充滿驚奇和詩情四溢的異想世界。









OS:

這是之前去宜蘭傳藝中心的時候,非常好運所遇到的一場表演
當時我還不知道小宛然是什麼
後來看書之後,才知道那是傳承至李天祿「亦宛然」




這場是結合布袋戲和皮影戲的演出方式,讓玩家感受不同的層次感
而且其中更出現了舞台戲中真人演出的片段
融入三種戲劇的特性於一場表演



一入場看他的故事介紹的同時,我從故事劇情的模式想到兩個神話故事
一個是海克力斯,之所以會有這樣的聯想
就是故事的主角「莫伊」也是為了人世間
不斷的去挑戰神祇,這跟海格力斯所謂十二偉業,真的相當類似

殺死涅墨亞獅子
殺死九頭蛇海德拉
捕獲「月亮女神」阿耳忒彌斯的刻律涅牝鹿
活捉厄律曼托斯山野豬
清洗奧革阿斯的牛廄
殺死斯廷法利斯湖怪鳥
制伏克里特公牛
制伏狄俄墨得斯牝馬
奪取亞馬遜女王 希波呂忒的腰帶
牽回巨人革律翁的牛群
摘取赫斯珀裡得斯的金蘋果
活捉「地獄三頭犬」刻耳柏洛斯


當然也可以看到周處除三害的影子,就是為了百姓去消除威脅他們生命的事物

另一個就是取走火種,並將火送給人類
這不就跟希臘神話中盜火賊「普羅米修斯」所做的非常類似
從這點也可以看出中華文化下的神話與國外神話的差異

國外的神話最厲害的往往都不是神也不是人類,而是那混血的半人半神
所擁有的根本比普通的神祇,還要來的野蠻粗暴
因為神礙於身分不能隨便出手
半人半神就不會有這樣的問題
可以發現國外從以前就比較崇尚那些天賦異稟的人

反觀我們中華神話,這樣半人半神的故事可以說是相當少見
后羿的故事,是凡人對抗環境所衍伸出來的故事,而我國神話當中
取火的反而是燧人氏
透過偶然的機會而意外獲得火種,也反映出我們神話中
所重視的是如何克服環境,怎樣面對環境所帶來的種種考驗
比起那些遠有神一般能力的人來說,更具有可信度




這樣的差異也是我看這場表演的同時,不斷在腦海中思考的問題
最後謝幕的時候,打擊樂的演奏家,為我們介紹了幾種不同的樂器
是我們在現實中可以取得,我對於打擊樂的興趣一直都很高

經過她的介紹,讓我了解到目前打擊主要可以分為
金屬、木頭、皮革等,但又不限於這樣,只要是能發出聲響的物品
都可以拿來當作樂器使用,他拿不同長短、粗細的水管出來
拿在手中旋轉,力道的快慢和大小都會影響水管傳出來的聲音
這也是相當原始音樂表演的,應該我們每個人小時候都有相同的經驗
就是隨便拿什麼東西出來敲打,敲打出不同的聲音,可是這樣的歡樂時間
很容易會受到外在、長輩的壓力,而就此被消滅,從此從我們人生當中消失

現在我已經懂這個道理,我並不向他們追求的是專精
因為當你專精一門技術之後,就相對的需要背負那麼藝術技巧的壓力
我呢?輕鬆很多,就當自己是三歲小孩吧!我想要怎麼玩怎麼搞

藝術又不定是別人說的算,每一個人都可以是藝術家、創作家
只是看它們願不願意耐心的去挖掘吧了,我已經踏上這條路嚕,繼續走下去吧!


感謝


以上

    全站熱搜

    岳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